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99章:失石之难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209

    连载(字)

9620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9章:失石之难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 96209 2019-09-02

“这是把我们大家当猴子耍呢?再怎么说,我们这些人也都是有些身份,地位的,这北尊王朝竟然这般的欺负我们。”

竟然会是来揭露她的身份的。

长公主并不是真傻,而且还聪明的很,当时那样的情形,她明知道皇上已经下了命令,是绝对不能改变的,所以,就算再怎么吵闹都没有用的。

“伯母,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呀,你还年轻着呢。”孟冰听到她这么说,有些急了,连声的安慰着她。

“不行了,人到了我们这个年纪,就是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人了,是活一天就赚一天了。”

李老夫人再次微微的叹气。

“是呀,那这怎么选呢?”

这个女人,是第一次让他动了真正娶回去的念头的女人,他觉的,也可能是最后一个了。

这个男人的气量实在是太小了点。

话说了一半,却突然的停下,然后一双眸子又转向了蓝宁辰,再次微微一笑,接着说道,“到时候,会通知蓝城城主就不必来喝喜酒了。”

若是真的按蓝宁辰所说的,他跟孟冰之间早就有什么,那么不就是一直给蓝宁辰带了绿帽子了吗?

“他娶了公主,今天可是他们的新婚之夜,他若是不回新房,那人家公主会怎么想呀,而且,这不是让人家公主难堪吗?你新婚第一夜不回新房,不管换了是谁,都忍受不了呀,更何况,人家可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呀?”

“答应过她,答应过她,要放手,放手,成全她。”李逸风此刻已经醉的什么都分不清了,只是按着心底最深处的想法,本来的做着回答。

话语说完后,微微的愣住,双眸微微的圆睁,直直地望着李赢,突然说道,“相公,你不会是怀疑什么吧?”

就因为知道她的心中爱的人不是自己,也就是因为,北尊王朝的公主就是逸风心中所爱的那个梦小姐已是红烛泪最新章节。

只是,那个走在前面的男人,唇角却是微微的勾起,并没有任何的慌张,似乎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他那突然的动作般,仍就一摇一摆的,风情万种的向前走着。

而接下来,他也没有太多的解释,并没有说明,那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只是,此刻,没有人再相信他的话,而且,他越是这么说,大家便越是觉的他可耻,毕竟刚刚他做的事情,=大家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而且,刚刚他那样子,也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而后来,北尊大帝又严禁此事外传,按理说,知道此事的人本来就不多。

“皇上,尸体现在已经在皇宫外。”花断尘见北尊大帝并没有做出反应。

而且,世上那有那么巧的事情,她就那么巧的跟梦家五小姐长的一模一样。

但是,却万万没有想,北尊大帝根本就不相信。

他们的皇上是何等威武的人物,何时受过这样的威胁呀,这个花断尘,实在是太过分了。

一般的情况下,应该不会刺激到他的,不过,现在这样的情形,却又很难说了。

她此刻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心中也更是愤恨,那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恨了,若是皇上有个什么意外,他就是死十次都不够。

而且,他若是这样带着孟千寻出去,只怕也不可能安全的离开皇宫,毕竟皇宫的侍卫太多了。

他知道,这件事若是再这么由着李逸风,那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呢,看的出,这小子现在根本就还没有那个意思,要不然,他不可能连北尊王朝的公主的招亲都不参加,那至少也是一个机会呀。

但是,她这话,一是婉转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第二,也是含蓄的给李逸风做着思想工作。

所以,他生气肯定是生气的,但是却也并不是那种怒火冲天。

他此刻的身子紧紧的压着她,他的脸,离的她也很近,很近,那双眸子,那般直直地望着她,似乎要将她穿透了一般。

然后,就比什么,她必须要确认夜无绝可以顺利的晋级,而且是出色的晋级,得到所有人的认可,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理所当然了。

“嘘,宝儿还在睡觉呢?”孟千寻想到宝儿就睡在一边,不由的小声提醒着夜无绝,他笑的这么大声,只怕会把宝儿吵醒了。

便强忍住心中的恶心,慢慢的走了过去。

她有腿,有脚的,难道不会自己走吗?

“我若是说,我是爬过来的,你相信吗?”段红似乎看出了他的心思,冷冷一笑,再次咬牙切齿的说道。

“臭小子,你就装吧,我看你要装到什么时候?”李老爷子可不想听他那么多的费话,再次对着他怒声大吼,“哼,你当我们还都不知道呢,你当我们都是瞎子呢。”

他怎么能够就这么放李逸风离开呢?

李逸风此刻更加的迷惑了,老爷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虽然到现在,他还没有完全的弄明白这件事情,但是,他也不可能就这么的让父亲进宫去提亲。

“绝。”孟千寻听到他的话,反应过来时,他就已经到了房门前,心中不由的一惊,不由的脱口喊道。

不过,他此刻的沉默,便完全的可以肯定了一件事,也就是,那件事不是她的猜测,而已经是事实了。

她那么的相信他,却没有想到,他竟然早就背叛了她,或者,不止一次的背叛着她吧,毕竟,他最后是跟那个女人一起冲进她的地方,杀了她的朋友,还要杀她的。

“滚,别让本公主看到你,恶心。”孟千寻很少骂人的,但是,此刻,却忍不住暴了粗口,这个男人真的是太无耻了,真的让她感觉到恶心了。

“是呀,公主到现在,都还没有出声呢?”更有人忍不住的疑惑。

众人再次彻底的惊住,望向那个男人时,有些半信半疑,花公子真的会送那个男人花吗?

不过,众人惊愕过后,却又不得不默认,正如北尊大帝所言,孟千寻的确有着那样的能力。

更何况,她很深知朝中之事的险恶,若是突然换了她来处理朝事,那些老臣们只怕一个个都无法接受。

那些大臣们,对这个公主,还都没有完全的认可呢。

朝中大臣那么多,难免会有一些图谋不轨的。

“这也是对她的一个锻炼,她就算不接管北尊王朝,将来嫁给了夜无绝,到了凤阑国,面对的只怕是更多危险。现在让她开始锻炼,也未必是什么坏事,何况夜无绝在这儿,也可以帮她。”北尊大帝的脸色微沉,神情间多了几分凝重,凤阑国的情形可是比北尊王朝复杂的多。

“那就都由着她了。”北尊大帝的脸上却多了几分欣慰,他知道千寻遇事冷静,沉稳,既然她答应了他,接下北尊王朝的事情,自然会处理好所有的事情的。

此刻,她这话一出,那些大臣们定然会拿出朝中的事情来故意的刁难她。

“当然,各位都是北尊王朝的重臣,本公主相信,你们都是清廉的,你们对于那些不顾百姓的死活贪污的恶官们肯定也是跟本公主一样的深恶痛绝的,肯定也是跟本公主一样,狠不得除去那些害群之马,本公主觉的只有那些贪官,或者是跟那些贪官一起同流合污的人,才会为贪官开脱。清廉如你们,公正如你们,自然不会去为那些丧尽天良的恶官们开脱。”

“你这是做什么?”守门的侍卫看到他的举动,有些奇怪。

进了皇宫,直奔书房,将手中的纸条,全部的都递到了孟千寻的面前。

拿过那些纸条,打开,看到上面的字体时,却是猛然的惊住,握着纸条的手,也明显的一僵,刀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阴沉,脸色也一下子变的十分的难看。

“公主,那些花要、、、”那个刚刚取来字条的侍卫,却并不知道那么多,只是觉的,有人送公主花,公主肯定高兴,女孩子吗,肯定是喜欢这些的,更何况,那人又一下送了那么的,而且还在每束花上加了字条。

那个侍卫微愣,看到白容一脸的冰冷,还带明显的狠绝,再看到公主在听到他的话后,脸色似乎变的有些难看了,便不敢再多说什么,连连退了出去。

此刻的他,一脸的阴沉,全身散出一股让人惊滞的冰冷,一双眸子更是直直地的盯着她,那眸子中此刻却带着明显的怒火。

“真的已经放下了,至少对他的感情已经完全的放下了。”孟千寻却是微微一笑,说的极为的肯定,对他的感情,她是真正的,彻底的放下了,若说还有伤心,那么就是被他害死的她最好的朋友。

“只要你说的,我都相信。”夜无绝却是微微一笑,一脸肯定地说道,他对她是绝对的相信的,不管她说什么,他都绝对的相信,不会有任何的怀疑。

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所以,这一次,她看到他时,是极为的冷静的,也是极为的平静的。

以前,像这样的话,他曾经跟她说过很多次,他说,他不曾让她一个人太过逞强,因为,那样她很很累,很苦。

那声音中,似乎略略的带着几分笑意,亦或者还隐隐的有着几分纵容。

算了,他愿意怎么想,就由着他怎么想吧,反正也跟她没有什么关系。

她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仍就直直地站在她面前的男子。

孟千寻觉的他现在肯定是听不懂人话了穿越归来。

所以,孟千寻此刻真的是不想跟他再说什么。

只要你有能力,那么就一定能够胜出。

而且,这种简单的方法,只要一场的比赛,就可以淘汰大部分的选手,当然,也不可能只用一场的赛跑就只留下那么几个人。

若是那样的话,大家心中定然会有所不满,只怕会引起动乱,选出个三分之一,应该是最合适的,然后再用其它的比试,慢慢的去淘汰。

“公主饶命,公主饶命。”两个宫女一听到刘公公的话,顿时惊住,连连跪在地上,轻颤的着喊着饶命,身体更是因为害怕而微微的轻颤。

她们刚刚只是看到公主的样子,便不由的脱口说出了那样的话,可能也是因为如今是公主,少了平时皇上的那种冷冽,两个人便随意了些。

公主现在才刚刚开始,若是不能完全的服众,只怕以后会有其它的麻烦。

“是,是、”两个宫女连连应着,这次才终于相信了公主是真的不会惩罚她们,真的放过她们了,而且还让她们照顾小公主,便说明,对她们是信任的。

“公主,早朝的时间就快要到了。”虽然此刻一脑子的疑惑,刘公公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事情,再次小声的提醒着孟千寻,而且,神情间也更多了几分小心,他突然觉的服侍公主比服侍皇上更难。

孟千寻的眸子停在平大人的身上,看到他的神态时,心中微微轻笑,话语也微微的轻缓了些许。

而且,这样的提议,也不算过分,相信到时候,也不可能会有太多的人抗议,毕竟那些百姓们都不敢抗议,而且,在那些百姓的心中,早就有了那种潜意识的奴性,到时候也会觉的很正常。

大将军此刻更是步步紧逼,声音明显的提高了几分,说话间,狠狠的瞪了丞相大人一眼发,然后再次转向了孟千寻,沉声道,“花公子仗着皇上当初的旨意,胡作非为,还请公主明查。”

孟千寻的眸子微微的眯了眯,虽然说那个男人伤害过她,甚至杀了她最好的朋友,但是,她此刻却也不可能会近凭大将军的一句话便处置他。

更何况,她对他还是了解的,多年的习惯,让他做事处处谨慎小心,大将军只怕是言过其实了。

他的眸子再次的转向平时的那几个跟他站在同一条线上的几位大臣,示意他们也站起来说话,只是那几个人对上他射过来的目光时,却都下意识的微缩了一下身子,纷纷快速的垂下了头,一个个都装做没有看到他的暗示。

“当然了,这可是北尊王朝的公主招选驸马,而且那条件又那么的宽松,当然会有很多的人来。”李逸风微微的扫了孟冰一眼,声音中似乎多了几分异样,双眸再次的望向孟千寻,“若知道是你,我定然也会报名。”

“恩,她是我跟夜无绝的孩子。”孟千寻微微的点头,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几分轻笑,是那种淡淡的幸福。

不是吗?

李灵儿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声的安慰着他,那轻柔的声音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安扶力,让人瞬间的变的轻松。

“你要答应父皇,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勉强自己,父皇只要你开心,幸福。”只是,北尊大帝再次的笑了笑,轻缓的声音慢慢的传开,却是那种宠到了极致的疼爱。

只是,话一说完,再次的咳了起来,仍就是那让人惊心的止不住的咳声。

孟冰自言自语般的说着,神情间带着几分明显的担心。

孟千寻的身子却是猛然的惊住,一双眸子更是下意识的慢慢的睁大了一圈,一时间,脸上闪过太多,太多的复杂的情绪。

若是其它的一样毁了,引起的天下的人的公愤,那后果的确是很严重的。

“是呀,望公主能够为皇上着想,为北尊王朝着想。”其它的大臣也都纷纷的转身,面向孟千寻跪着。

有着快要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了。

而且,他也的确是为了她,可以牺牲一切,他本来就是那种极度的维护家人的男人。

看来,他们父女已经相认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只是,皇兄要做的事情,也是从来都没有人可以改变的。”孟冰的神情间多了几分复杂,其实,她觉的,夜无绝跟皇兄倒是很像,性格脾气上,都很像。

“哦,千寻事先的确也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是进了城才知道的,而且,她一进皇宫后,便直接的去找皇兄了。”孟冰连声说道,也是不想夜无绝跟千寻之间再产生不必要的误会。

这个女子竟然就这么闯了进来?

“千寻才刚回来,先去休息一会吧,父皇一会儿再跟你细说。”北尊大帝却没有任何的恼怒,脸上反而更多了几分轻笑,那声音也更加的轻柔了几分,望向孟千寻时,更是一脸的慈爱。

“我现在就要一个解释,还请皇上当着全朝大臣的面,给我一个解释。”孟千寻的眸子快速的望过那些大臣,脸上更多了几分坚定,她既然来了,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离开,就一定要一个结果。

孟千寻自然不会让他在这个时候逃避这个问题。

那些大朝们看到皇上咳成那样,一个个都纷纷的变了色,都是一脸的紧张。

“选驸马呀,是北尊王朝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旁边的一个好心的人听到小宝儿的话后,很有耐心的解释着。

孟冰的眸猛然的圆睁,一张嘴也瞬间的睁开,难以置信的惊呼道,“公告天下?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全天人男人都去了北尊王朝?”

“这昭书张贴了多久了?”孟千寻望着那昭书,有些咬牙切齿的低吼,虽然如此问着,但是她的心中却也隐隐的猜到答案了医道官途全文阅读。

不但那个侍卫惊的全身发颤,就连孟冰也惊的魂飞魄散的,她心中暗暗庆幸,还好皇兄跑的更快,要不然现在还真不是知道会是什么样子。

答应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夜无绝肯定只怕正赶去北尊王朝。

“爹爹在北尊王朝,很快就可以见到爹爹了。”宝儿听到孟冰的话,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幸福的喊着,“跟爹爹一起离开,一起离开。”

这个小丫头,怎么会?怎么会一下子就猜中了是他?

小宝儿见他摇头,小嘴微瞥,脸上多了几分不满,却仍就就不死心地说道,“那你也猜一下,看能不能猜中。”

夜无绝看到她的脸上重新绽开的笑意,心中突然感觉到满足,这一刻,似乎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她此刻纯真的笑。

夜无绝愣住,神情间隐过几分犹豫,若是并非如自己做想的那样,他跟着这小丫头去见了人家的娘亲,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什么误会,毕竟这小丫头看上去的年纪,以及说话什么的,都绝对不可能是只有一岁的孩子能够达到的。

“是。”护卫没有半句费话,连连应着,主子难得有感兴趣的事情,看来今天这件事情引起主子的兴趣了。

“是呀,真巧呀。”那位被称为王兄的也打起了哈哈,笑的有些诡异,一双眸子更是望向刘公子的身后的人马,看到那阵势后,脸上多少的多了些郁闷,“刘兄,这阵势,还真够大呀,看这样子,肯定是要去北尊王朝了。”

一行人快速的向前行使,竟然没用了一个时辰,便看到了城镇。

此刻夜无绝还要对付那些死士,伤口不断的拉扯着,血便流的更快。

但是现在,梦千寻拿着玉血灵珠冲出了包围圈,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玉血灵珠,自然不能让人把它拿走。

皇上很快来到了大殿,大殿内此刻,已经没有了打斗的声音。

皇上眸子微沉。

此刻的皇浦拓哪还有平时的冷静,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脸上却是明显的多了几分懊恼,“是本王的错,都是本王的错,本王当初就不应该让她嫁给你,本王应该阻止的,若是当年本王再坚持一点,她就不会嫁给你,也不会这样的被你伤害了。”

“千寻,是你吗?”不跳字。那一刻,皇浦拓是呆愣的,一双眼睛似乎也直了一般,就那么直直地望着孟千寻,眼珠都不转动一下,他真的不敢相信,此刻站在他的面前的女人,竟然就是孟千寻。

孟千寻望着他,慢慢的,却是极为认真的点了点头。

不过,惠妃难道以为她是傻子吗?以为她还会像以前那样听她的话?

她心中虽然担心,甚至害怕,但是脸上却并没有表露出丝毫,反而仍就再次的挤出一丝轻笑,唇角微动,刚想要再说什么。

“母妃说,那丫头的心中是喜欢你的,当初,是她亲口告诉母妃的。”惠妃望向皇浦拓,装做一脸错愕的的说道。

“现在还说那些有什么用,现在最重要的是想办法解决这件事、。”梦啸天听到她的话,心中也多了几分怒火,本来他留下了那个女人,也没有得到过她,就已经够懊恼的了。

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算只是有一分的可能,她也不北尊王朝的皇上要为他唯一的女儿选驸马的消息一瞬间传遍了全天下,众人纷纷的议论,纷纷猜测。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还觉的北尊大帝会开这样的玩笑,戏弄全天下的人不成,北尊大帝是何等人物,做事自然是极有分寸的,他竟然公告天下要为他的女儿选驸马,那自然不可能会有假的。”有人却是忍不住的反驳。

“不错,不错,北尊大帝是绝对不可能会开这种玩笑,既然发了昭书,自然是真的,大家不必怀疑,够条件的,对自己有信心的,绝的自然可能会被公主选上的,尽管去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