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95章:郎前白发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209

    连载(字)

9620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95章:郎前白发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 96209 2019-09-02

“不能不快,我的儿媳妇都被抓了,再不速度点,我的孙子小命就不保了。”

“为什么,为什么!”huā丹十分不甘心的问道。

他不会告诉顾千城,他就喜欢顾千城这护短的性子,因为被她护着的人会很幸福。

“能的,这上面有数字,只要按规律计算出开启机关的数字,就能打开石门。夫人你仔细看。”长生门的人明显是熟练工,带上手套,拂掉石门面上的覆盖物,露面了刻在上面的数字。

她虽然只有三脚猫的功夫,可要杀死一老虎,或者一匹狼应该可以,至少冒个险还有活路了,就比不明不白的横死好。

顾千城不是没有想过,直白的写上原因,可又觉得目的性太强,不够含蓄。

秦寂言与顾千城到了义庄表明身份后,义庄的管事立刻将他们带到后院厢房。房间里一字排开十八俱棺木。

“可是……”武定抬头看向窗外,“天黑了,我们这个时候找回去也不安全。”顾千城身边只有一暗一明两个护卫,要是遇到什么事,他们根本保护不了顾千城。

“本王第一次来寻案宗时,也颇为惊奇,后来寻问才知晓,林宇居然将刑部所有案宗都看完,并且对每一份案宗了如指掌。”秦寂言说这话时,隐隐流露出几分欣赏。

“千城,对不起,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秦寂言将顾千城打横抱起,紧紧的抱在怀里,要不是怕力道太重,会压得顾千城生痛,秦寂言都想将她揉进身体里。

顾国公拿走的是压箱的现银,和好变卖的黄金。留给顾千城的,全是一堆不好变卖的古董、布料、首饰,甚至还有家具。

不过,顾千城注定白担心了,案子已经破了,秦寂言也没有不给顾千城传消息,而是他暂时没法脱身。

说完,就先一步离开,留下秦寂言一个人坐在那里捡棋子。

“孙儿不敢。”秦寂言木然的低头,眼中没有一丝情绪。

秦寂言的顺从让老皇帝很高兴,老皇帝开口道:“中午留下来陪朕用膳。”

昨天还在为她脚好了而高兴的孙妈妈,今天就变成了一俱冰冷的尸体。顾千城眼中的泪一颗一颗往下滑落,在众人给纷纷后退时,唯有她上前。

“是,是奴婢。”一个瘦小的丫头走了出来,怯弱的道:“奴婢早上扫落叶时,看到池子里有东西在飘,还以为是衣服,上前一看才发现是人。”

贤惠这种词能用在男人身上吗?就在长生门的人,想着要如何才能阻止秦寂言和大军离开,保住北岭秘密时,秦寂言已有所行动了。

她不能离开漠北,所以她现在只能赌,赌秦寂言会因忌惮长生门,而不敢抓她,或者不敢伤害她。

“哦……”唐万斤蔫蔫的应了一声,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

当顾千城听到顾家的消息后,先是为老太爷和承欢的离去叹息,接着又为顾国公奇葩的想法而震惊。

只是告知一下,不问他们同不同意就直接前来,这不就告诉他们北齐人,他秦寂言要来,谁也挡不住嘛。

好好照料四个字就非常有深意了,大秦特使不会死,但在北齐的这段日子绝对不会好受。

长生门特使杀出一条路,并且放出信号通知原先的人马过来。那些人因大秦士兵突然折回,也跟着在附近徘徊,见到长生门的信号立刻跑了过来。

“果然是销金窟。”顾千城看得啧啧成奇,暗叹摘星楼背后的主人嚣张,同时也赞它背景果然大。

他们还以为,发现刻板,就能找到仿造银票的刻板呢。

他们,他们……倒是想出了几个法子,但却不敢保证皇上会采纳。

顾千城一脸无奈,大喊:“住手!”

这才惨了,要是让殿下知道他们保护顾姑娘不利,最后还是景炎的人救了顾姑娘,他们就死定了。

不仅给不了他一点帮助,还要他自己做决定。

就算对方有救援又如何,一旦他命人放火烧船,连救援的船也会出事。

“完了,完了,我们这次完了。老大,我们得罪了皇上,这次真得完了。”害怕是会传染的人,有人开了头,船上其他人的人也跟着慌了,猪头六很想呵止他们,让他们不要危言耸听,可是……

她原本以为秦寂言那么高调去西胡,是事先做了周全的安排,不会让老皇帝起疑,结果……

“快,快,有人闯军营。”被飞奔的马,吓得摔倒在地小兵,忙吹响口哨,提醒军中的人。

围攻秦寂言的将士们见状,不敢再随意出手,只将秦寂言团团围住,让他无法动弹。

“你们不是皇上的对手,别做不切实际的梦了。”景炎摆摆手,并没有采纳这个建议。

天牢里只关了三个犯人,除了周王和荣王世子外,就只有倪月。秦寂言这次过来,是来见周王与荣王世子的。

他们都要赢了,这些人想要闹哪样。

是的,赵王很卑鄙,他把一群普通百姓赶到战场上,然后骑马出现,对秦殿下的兵马道:“让秦寂言退后,不然我就杀了这些无辜的百姓。”

其实,赵王真得很想,很想下黑手暗杀了秦寂言,可是……

这湖里的水有多脏,就算顾千城没有看到也知晓。子车会选择喝湖水,实在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那你快去吧。”顾千城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吃了吐,吐了吃,老管家已经习惯了,并不会多想。

虽说这段时间条件很艰苦,可老管家却在有限的条件内,尽了最大的力让顾千城过得舒心。可是,不管是子车还是顾千城,都无法感激老管家,更不可能感动。

可是,“不是”两个还没有说出来,秦殿下被顾千城用吻堵住了,“殿下,我很高兴,我很高兴听到你跟我求婚。”

顾千城主动吻住秦寂言,热情的举止充分表明她此时的心情。秦殿下默默地将到嘴的话咽了回去,按住顾千城的头,加深这个吻。

“如果是九道石门,他们能算得出来吗?”十位数的计算,还有庞大的公式与算法,顾千城不是怀疑他们的能力,实在是……太难了。

至于折回去寻问长生门的人?

那两个打手,看到打到了顾千城,却没有把人打趴下,正想再出招,可手挥到一半,却对上顾千城手中血淋淋的刀子,那两人吓了一跳,生生收住攻势,想要避开顾千城的刀子,可是……

重重的一咬唇,闻到了嘴里的血腥味,顾千城才回过神,带着无法宣泄的愤怒与杀意,再次回到被烧成废墟的别院。

凤家不站在秦王这边没有关系,他站在秦王这边就好了。

向笛要和这两人同一年。

估计是这两年,北齐全权掌控在手中,使得这个女人自信心膨胀,以至于忘了自己有几斤几两重了。

北齐太后刚降下的怒火又有上升的迹象,幸得摄政王反应快,抢一句话,“太后娘娘,您看,您是不是先坐回去?”

秦寂言从不相信,有什么是天生就会的……

水里,加了忠心蛊。一旦服下,就只能忠于长生门,任长生门驱使,此生都没有回头路可以走。

“这些不是你可以管的……”老管家冷冷的瞪了子羊一眼,“记住,你们只需要把事情办好,别多问,别惹我们生气,我生气的后果你们承受不起。”

“跟朕谈条件?你好大的胆子!”秦寂言的眼神如同刀子,看倪月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

殿内,除了圣后的凤座外,再无其他桌椅,圣后所说的椅子,自然是指凤座。

“告诉圣后,朕虽不是君子,但也不是小人。”落子后,秦寂言没有再下的意思,起身说道。

秦寂言迎风而站,在灰衣人下船后,冷硬的唇线微微上扬,“走吧!”

“随便搬两箱东西给长生门的人,就说这就是忠心蛊的解药。”他是答应了圣后,让手下人出面解释,可圣后并没有说怎么解决。

“可。”秦寂言自然不会绝。

他们这次得罪的人,非同小可。

如同一阵清风拂过,除了一个暗卫留在原地等候外,其他人都跃过防守的五个土匪,继续跟过去了。

顾千城不否认好的家世,可以带来更好的未来,可对一些不努力的人来说,就是给你好的家世,你也做不到比人家更好。

嘶……顾三叔打了个寒颤,觉得四周都是阴森森的,怕顾千城害怕,连忙将灯笼往顾千城身边移了一点。

三叔进去也帮不上忙。

“想太多了,前两天才来的月事。”夏天犯困再正常不过,秦殿下脑洞开太大。

一向都是她顾千城挑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挑她了?

“承意回来了?”顾千城脚步一顿,让下人把东西放回去。

作为皇太孙,他有资格不回答任何人的问题,不是吗?

“景庄主?”一个月未见,突然见到披着一身霞光而来的景炎,顾千城承认她差点闪瞎了眼。

“住手。”那可是北齐未来的皇帝。

“难不成,你打算一路打进皇庭,就靠这一万人?”凤于谦舍得牺牲,他还舍不得呢。

“这么严重?是我孟浪了,下次小心些。”秦寂言知道顾千城这是使小性子了,可想想自己也确实过了些,所以……

“是。”侍卫领命退下,秦寂言问向怀中的顾千城,“你打算什么处理?”

没有让秦寂言失望,这些人在大殿上足足吵了近三个时辰,直到腹中饥饿,口干舌燥,这才停了下来,然后……

理智回笼,他们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可是刚刚吵的太欢,他们似乎说太多了?

“不许动。”顾千城挡了一下,那几个婆子直接无视,把人撞开,幸亏顾千城反应快,一个闪身避开,才没有摔倒地:“顾府的下人,越来越嚣张了。”

秦寂言没有半丝不耐,简单的将长生门的事说了一遍,末了又加了一句:“本宫这次外出,便是与长生门有关。”至于具体有什么关联,秦寂言却没有说。

能坚持自己的选择,不受旁人蛊惑,不因旁人的话而动摇,即使再窄的路,封老爷子也相信,顾千城能走出一条康庄大道……

不管何时,城门口的人都不会少,每天都是车如流水马如龙。在城门口发生一点小事,立刻会引来大量的人旁观。

那触脚可是比刀还在锋利的东西,可就是这样也戳不破。那枚白卵软绵绵的,触脚一碰就凹下去,完全无法给它带来伤害。

这个小小的要求,皇上还是可以满足的,君亦安被人带着去了六扇门,看到了被关在牢里无人看管的唐万斤,君亦安大大地松了口气,也总算相信顾千城说话算话了。

秦殿下看着其中明显一份,份量明显极多,不由得再次失笑……

当然,就算不是也没有关系,先上船再说。

君亦安在见到长生门的人刹那,就呆住了,完全忘了反应,直到出了京城,长生门的人放下她,才颤抖的开口,“几,几位大人找我做什么?”

“不敢,请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办好。”君亦安本就忌惮长生门,这下更是不敢说不了,咬牙点头。

他们一直都担心,药王会让他们去救他,现在药王的女儿拿人情找上门,他们不用担心得罪大秦,哪有不愿意的道理。

“小人不知。”大管怕顾千城生气,连忙补了一句:“大少爷是被四个军汉抬回来的,他们把大少爷放在门口就走了。”

正事、私事都谈完了,天色也不早了,秦寂言起身欲回去,不过走之前还是不忘叮嘱顾千城一句:“要变天了,没事的话出去走走。”

秦寂言一点也不意外,在得顾千城收到所谓“武家人”的信后,秦寂言就猜到暗中有人盯着顾千城。

秦寂言一脸淡漠,没有一丝被人怠慢的不满。

带路的人慌忙后退,却仍是被伤了胳膊,当即怒了,“你竟敢在我长生门动手,好大的胆子。”

只要人没有落到长生门的手里,凭顾千城的本事谁也难不住她。

“对,你不能这么做,我们没有杀人,我们要离开这里,这里有杀人凶手,我们不能呆在这里。”

此时,顾千城已完全控制好自己的心情,没有流露出半分伤感,而且一上马车,顾千城就和秦寂言讨论那些干尸的事。

顾千城也不隐瞒,点了点头,“是猜到了。”神女庙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干尸,总是有原因的。

此时,站在墓园的人,都忙着拍掉身上的老鼠,好往山下跑,根本没有注意到秦寂言的到来,也没有想过秦寂言会冒险上山。要知道,秦寂言可是皇上,皇上怎么可能为了他们几个臣子而以身犯险。

“圣,圣上?”封首辅结结巴巴的说道,此刻已经完全忘了自己在哪,心中一涩,封首辅想也不想就要跪下……

“圣上……”朝臣扑通扑通跪了下来,一个个苦苦哀求,秦寂言不为所动,冷冷的道:“你们有时间关心朕纳不纳妃,不如好好清理清理你们的后院,看看你们的后院都成什么样,看看你们的儿子都成了什么样。”

“来人呀,来人呀,快宣太医,娘娘晕倒了。”

即使手边没有趁手的仪器,可顾千城还是能看出,顾贵妃这次真出事了,这伤就是好了也会留疤。

“去,拿干净的布来。”顾千城蹲在一旁,为顾贵妃清洗伤口。

德妃几个不需要皇宠,光凭家族的势力就能在宫里立足,可是他和母妃不行,要是母妃真得毁了,他们母子二人在宫中的地位,就会一落千丈。

“程蕊杀人的事捂不住,但我们可以让公众把关注的重点,从程蕊身上移开,让他们去关注吴六郎。

“都是我们,没有照顾好顾先生,居然让顾千城被活活烧死。”

“不必。”他不至于连个女人都不如。

两人一貂继续往前走,很快就看到秦寂言所说的尸体,一条粗长的蟒蛇,还有一只成年的雪貂。

劫囚车的人,往百姓中间丢炸药,就是想要制造混乱,好让混乱的百姓拖住官差,给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便于逃离。

“明知故问,一点诚心也没有。”秦寂言抬头,剜了顾千城一眼,然后继续看书。

为了讨好丈夫,即使心里再恨顾千城,顾夫人在这个时候,也要表现得温柔善良,好让顾国公放下昨晚的事。

后院的事,没有那么多是非对错,只有做得漂不漂亮,顾老太爷是个精明的人,自然不会刨根问底,训斥儿媳,说儿媳有错。

要不是看在药王的面子上,就凭季诺哄骗他们的事,他们就会拿季诺当药人炼了。

肯定了顾千城没有说假话,老太爷对那本《夷国志》也就死了心,他胆子再大也不敢找皇长孙要东西,至于自己手上这半本?

后面半句顾千城只当没有听到,她只问前半句的内容,“你想回京城?”

人走了,秦寂言的耳边也清净了。继续批改堆压在侧的折子,动作不疾不徐,好似完全不受粮仓被烧的事影响,可是……

老皇帝年纪虽大,可眼力却很好,两个杯子丢出去,正好砸在周王和赵王的额头上,两人不敢闪躲,只能生生受着,鲜红的血顺着额头往下流……

赵王和周王同时走出去,兄弟两人虽然一脸是血,却走得极稳极大气,不肯在外人面前示弱。

在这件事中,赵王和周王出力最多、损失最多,可获利的人只有秦寂言!

世家名门子弟,家中藏书万千,一出生就有名师教导。寒门子弟家徒四壁,连饭都吃不饱,纸笔都买不起,你确定有公平可言?

即欣慰又失望,可话里话外全是为秦寂言说话,这让赵王几人心里难受得紧。

如同秦寂言查不到顾千城的消息一样,远在西北的顾千城也不知京城发生的事。不过,顾千城并不担心秦王殿下的安危,明显赵王造反这种事,最得利的人就是秦王。

“秦王也难。皇上这两年……”后面的话封老爷子没有说出来。

二夫人不知二老爷这是要做什么,只是二老爷开口,她便附和了一句:“老夫人,二爷说得是,你大人大量就别和千城一个孩子计较。就算不看在大伯的面子上,也请老夫人看到秦王的面子,准千城回家吧。”左右他们二房与顾千城,也没有多大仇,而且承欢和千城关系还好着呢。

工部的官员匆匆带着人去两侧调整机关,秦寂言一行人则是且战且退,争取时间好让工部官员将机关调好……

至于两个宫女吃惊的眼神?

顾贵妃胸部只有两个小口子,顾千城很快就弄好了,比较麻烦的顾贵妃手腕处的伤,这伤是为了取血,虽然不是很明显,可就怕有心人发现。

顾千城点了点头,不再多问,把沾血的碗洗净,然后把没用的绷带,拿来擦血,务必把几大盆水,弄出血淋淋的顾千城才满意……

“啊……”几位胆小的妃子立马捂住双眼,皇上的脸色也很难看,顾千城坏心的想着:希望皇上不会有心理阴影!

从那七个人的口中,秦寂言可以肯定赵王的探子,已经渗入到军中。按说他们提前得到了消息,要把探子找出来并不是难事,可谁敢保证这次找出来后,不会有下一次,不会有藏得更深的人?

老太爷身子一好,顾家的大权自然落到老太爷手里,顾侯爷与顾二爷的日子更难过了,而顾贵妃?

老爷子对此没有任何意见,只说了一句让承欢多小心,至于顾二爷和二夫人?

顾千城听到二夫人的话,连理都不想理她,只问千梦:“你的意见呢?”

顾千城真得,真得很不想理会顾千梦,可是她答应了承欢会照看千梦,所以再不愿意,她还是开口了:“你是承欢的姐姐,看在承欢的份上,我也会尽量如你所愿。你好好准备,今年内我会将你的婚事谈妥。”

“水运?”老皇帝陷入深思,浑浊的眸子闪着精光,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顾千城此时正在顾家,接待上门道谢的夫人们。

她则是彻底的死心了!

长生门毁了,可她的一生也毁了。她什么都没有了。哪怕长生门毁了,她也什么都没有了。

走近海边,看到就是一片血沫浮在海面上,扑面而来的血腥味能把人熏晕,而海面上除了凤家军,连一个长生门的人都看不到。

“死了!”秦寂言脚步一顿,脸色瞬间变得阴沉无比,“自爆而死?”

“这是怎么了?”景炎晚一步,看到这一幕,吓了一跳。

“哼……现在才退开,是不是太晚了?”景炎眼神冰冷,看倪月的眼神就像是看死人。

顾千城把陈老送出大门,又将药方誊了一份,拿给大管家让人给承欢抓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