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81章:铸此大错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209

    连载(字)

9620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1章:铸此大错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 96209 2019-09-02

沈傲先去请示了县尊,转运使大人有请,于弼臣没有留难沈傲的道理,捋须道:“今日衙堂里也没有什么大事,若是真出了事,本官来替你看着,你只管去见江大人吧。”

杨戬看出了沈傲的心思,淡笑道:“是西夏,金人说动不了大宋,便鼓动西夏夹攻契丹人,辽人希望我大宋出兵,另一方面,吐蕃国也是这个想法。”

坐在最后面的于弼臣听到转运使大人唤自己,一开始以为自己听错了,愣了愣,随即连忙醒悟,碎步过去朝江炳行礼,道:“下官在。”

二人喝过了酒,沈傲亲自将程辉送到门口,程辉有些醉了,又叫人驾着马车送他回去。回到后园,后园里又是吵翻了天,狄桑儿和赵紫蘅仿佛是一对天生的冤家,让人烦得很,春儿在旁劝着也无济于事,倒是那晋王赵宗,屁颠屁颠地跑去劝架,说是劝架,其实是会同赵紫蘅欺负人家狄桑儿一个,沈傲很生气,忍不住地朝她们大吼:“吵,吵,吵,吵个什么,谁再吵,今天晚上不给饭吃!”

………………

他这么说,于弼臣便相信他所言非虚了,挽着他的手道:“你来了便好,本大人日夜盼着你来呢!那个新到的县丞昼青为何迟迟不到?”

二人不再理会沈傲,不多时便消失在夜幕中。

徐魏想了想,点头道:“吴兄什么时候走,通知一声即可。”

对啊,是半子啊!汗,居然成了杨戬的半个儿子,不过他说得倒也无可挑剔,自己是他的女婿,不就是半子吗?不过说出去有那么一点点不好听罢了。

杨戬便道:“问题就出在晋王那里,陛下要寻晋王算账,晋王先一步畏罪跑了。”

沈傲道:“不好,哄了她,岂不是厚此薄彼,教春儿和蓁蓁独守空房?这样的事,我作不出……”眼珠子一转,飞快地闪过一丝狡黠。

随即向赵佶道:“陛下,臣以为当务之急,是立即草诏四方,与金人盟誓,令各方经略做好准备,一来给予辽人压力,策应金人,另一方面厉兵秣马,随时北伐。”

国公世子,升迁自然比别人快得多,况且周恒进了殿前司,在司中办事也勤快,见了官长也很客气,一个纨绔少爷,摇身一变,其实是最容易和那些丘八打成一片的,有了升职的机会,都虞侯们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他,一方面是向公府示好,另一方面对周恒也喜欢,愿意照顾。

圆代表的是优秀,而点则是合格的意思,这便是说这七八份卷子算是全部录取了。

沈傲顿了一下,又继续道:“后来看了那打磨的痕迹,一开始,我也以为这应当是赝品,但仔细一看,便明白了,这不是打磨作旧,因为若是作旧,为什么不打磨铜镜的背面,为什么不用牛皮蘸油擦拭,而只是打磨镜面?有了这个线索,我便开始回忆晋书的内容……”沈傲呵呵一笑:“一方铜镜,它的主人去打磨镜面,若是普通人,一定会以为这人疯了,将镜面打磨了,镜子的功效不就没有了吗?直到后来,我才明白了。”

“三十年……”周正似在回忆,而后晒然一笑道:“人生有几个三十年,你为我周家『操』劳了这么久,现在有件事要教你去办。”

说完这些,周正叹了口气,唏嘘不已。

安宁公主淡然颌首,看不出她的表情是喜是怒,只是道:“我有一件事要请教你。”

周若知道沈傲在打什么主意,佯怒道:“你可莫要得寸进尺。”

夫人道:“若儿,这里没有外人,你便直说了吧,你父亲那边虽然还没有同意,若是你点了头,为娘的尽量为你去争取。”

作旧是伪造古物的重要关节,可以说一件赝品的好坏,最终还是看作旧是否足够精细,最通常的一种办法就是用带细沙的泥砣,对赝品轻轻擦磨。为拭去擦痕又用牛皮胶砣蘸油打磨。用此法使赝品褪去光泽,冒充古物。不过这只是最低劣的手法,初看确像古物,然仔细察看,终可发现破绽。因为古瓷历经日久,长期摩挲,虽然呈现旧『色』,但毕竟还有难摩和漏摩之处依然带亮『色』;而伪品则全部磨旧,无一点亮『色』。

这一番话,自然有点儿讨好的意味,沈傲心里明镜似的,自己是祭酒大人的上门女婿,莫看唐严在家里有点儿伸不直腰,在这国子监却是一言九鼎的。

沈傲不置可否,将刘慧敏叫来问道:“他是什么时候『自杀』的?不是叫你看住他吗?”

沈傲微微一笑:“因为供桌上有蜡壳的痕迹,涂抹得很均匀,应当是用来保护酒具的。连那几件赝品都封了蜡,那么真品自然要更好地保护起来。”

王凯淡然道:“那一日安账房和小姐买下了酒具,待沈公子走后,我便回房睡了,这一点刘慧敏可以证明,对了,我和另一个伙计住在同屋,若是我半夜醒来,那伙计一定会有知觉的。”

沈傲点点头。

“哼!”狄桑儿不服气地冷哼一声,总觉得沈傲处处针对她,满心不悦。

“咳咳……”沈傲咳嗽两声,正『色』道:“狄小姐深更半夜拜访,不知有什么事要见教?”

沈傲看着对面的徐魏,晒然一笑,从容淡定地等待试卷发下,心里在想,一定要打击这徐魏的嚣张气焰。

三人一道去了入仙酒楼,门口的小二见了沈傲,顿时眉开眼笑,再没有不久前那样的嘴脸了,将沈傲迎到二楼,恰好见到狄桑儿,狄桑儿冷哼一声:“什么风儿将沈公子吹来了。”

狄桑儿听罢,警惕地看了赵佶一眼:“他是谁?”

晋王邀沈傲去看了一次,对手是永安坊的一个球社,据说这球社的水平不低,上一年取得了中赛的资格,因此晋王对这场蹴鞠赛尤为关注。

沈傲问道:“这又是为什么?难道不拨发赈济的银两,对他们有什么好处?”

沈傲不答了,其实他心里明白,这些人越是闹,反倒是将官家『逼』到了墙角,就算官家心里有松动,见他们这么多人玩『逼』宫的把戏,天子的威严要置于何地?因此,那原本要妥协的心思会立即『荡』然无存,今***们可以对赈灾的事指手画脚,这大宋朝到底是你们这些学生主事,还是他这个皇帝当家?

这时酒楼里几个人抢身出来,为首的一个须发皆白,精神矍铄,沉眉道:“小『奶』『奶』,什么事?”身后的几个小二一个个身形魁梧,显然都不是寻常的角『色』,或搬了长凳,或寻了扫帚冲出,眼见沈傲欺负了狄桑儿,已是怒不可遏,就等狄桑儿一声令下,为狄桑儿报仇。

这人拍了拍包袱,示意安燕要的东西就在包袱里。

狄桑儿突然细声软语道:“公子,你可以放开我吗?我的肩疼极了。”

小丫头怒了,双眉蹙起,眼眸中杀气腾腾,怒斥道:“你看看,这里是茅房吗?”

沈傲板着脸道:“小丫头,快让开,你若不让开,学生可要喊了。”

好了,大家早点睡,不啰嗦,再啰嗦就超过四千字多收订阅书友的钱了。第四百零四章:小蛮妞

其他人可想不到这么多,反正是王兄请客,纷纷豪爽地道:“好,就去入仙酒楼。”

万条细丝,『荡』漾在半空中,『迷』『迷』漫漫地轻纱朦胧笼罩;先是如丝的小雨从空中降落,给汴京披上蝉翼般的白纱。

沈傲摇头:“陛下错了,学生听说: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天子之仁,保泰持盈,万民安业。陛下的喜怒哀乐,不正是在作一幅江山万里图吗?”

赵佶深望沈傲一眼,坐回御塌上,沉着脸道:“原来沈傲也是来做说客的。”

……………………………………………………………………

身为君王,既然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学生和皇帝之间,已变成了仇敌,王黼等人的请辞,当然不准,因为皇帝明白,学生的欲望是不能满足的,同意了王黼请辞,接下来就要同意赈灾,再之后是裁撤花石纲……

刘文急匆匆地来禀,道:“表少爷,礼部尚书杨真、礼部主客郎中吴文彩求见。”

此时的大宋朝,在辽人和西夏人眼里,明显是属于那种人傻、钱多、速来的敲诈对象;而造成这种状况的根源倒并不是大宋天『性』软弱,这其中,已经涉及到了根本利益的问题。

耶律正德道:“你们南人爱写诗,这诗词能陶冶人的心志,有闲时,我也喜欢看看。”话锋一转,脸上又隐现倨傲之『色』:“不过光凭作诗又有什么用,不会骑马弓术,到头来还不是要和我们契丹人言和?就是这些诗词,让你们南人都变成了软骨头;就是李白杜牧在世,也挡不住我们契丹人的利箭。所以这些诗词看看也就是了,切不可沉醉其中,否则贻害无穷。”

咬咬牙,当着大家道:“来,拿三个铜板来。”

“呀,状元公好大的口气。”众人纷纷笑作一团,也不好再计较沈傲的诗词是好是坏。

蓁蓁本就是无父母的孤儿,有人要收她为女儿,抵触心理并不强,更何况蓁蓁又岂肯让沈傲因为自己与他的姨母闹僵?有了身份,祈国公府那边自然也无话可说。

唐严这一次倒是赞同夫人的看法,颌首点头道:“沈傲不是外人,说清楚的好。”

唐严脸上有些挂不住了,这哪像是个读书人啊,简直就是斯文败类,让你说几句爱慕之词,你大庭广众之下说得如此肉麻做什么?哎,斯文丧尽,斯文丧尽!想着不能再让他胡闹了,赶快收了聘礼,叫他赶快走。

去的人回报道:“这倒不是,小的听人说,新姑爷出门时猜了枚,结果率先选中的是唐家。”

杨戬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笑嘻嘻地道:“好,好……”

唐茉儿连忙摇头。

分头下聘?唐严倒抽了口凉气:“你这意思是教茉儿做你的小妾了?哼,我唐家诗书传家,是断不做妾的!”

高进大叫道:“她是你的未婚妻子,自是偏帮你的,谁知道他说的是真话假话,你有人证,我也有人证,我带了七八个家人出去,明明是在街上闲逛,不料被你无缘无故打了一顿,大人不信,可以叫我的家人进来佐证。”

沈傲呵呵一笑,只是那笑不及眼底,道:“我又不问这件事,我只问你,你说高衙内喜欢读书,那么高衙内平时都读些什么书?”

沈傲冷笑着盯住高衙内继续道:“既然他们是伪证,那么他们说的话已没有了效用,那么本案只有一个证人,就是我那未婚的娘子,高衙内,你还敢不认吗?”

高进惊得一下子瘫在地上,眼眸儿又是看向高俅,叫着:“爹……救我……”

过不多时,便又有一队人过来,为首的乃是大理寺的一个都头,身后带着七八个杂役,眼见这个场景,先是一愕,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沈傲笑道:“不知大人让学生知什么罪?莫非是这高衙内调戏了我家娘子,也是我有罪吗?”

高进已是泣不成声,看着堂内的高俅,高声哭道:“爹啊,快看看,快看看,他当着你的面都敢打你儿子,这是做给你看的,是瞧不起你啊,爹……快救我……”第三百四十四章:暴打高衙内

沈傲抱着手,嘴角依然带着笑,只是渐渐变得冰冷起来;此时那公子哥又道:“将这娘们带回府上去。”

“官司?”沈傲晒然一笑,先对唐茉儿道:“茉儿,到我这边来。”一把扭住这位被人称之为太岁爷爷的公子哥,微笑着道:“怎么?这官衙是你家开的?你叫我吃官司便能吃?”

唐茉儿一听太尉高俅这四个字,忍不住有些惊慌,低声道:“沈公子,算了,我们放了他吧,叫他发一个毒誓,不许再纠缠我们便是。”

“杨公公?”周正微微皱眉,大宋立国以来,却没有放榜时宫里出来报喜的规矩。

沈傲摇头:“并没有看过。”

周正摇头苦笑,一时踟蹰,正在这个时候,刘文却又是飞快来报,道:“晋王府来了个公公,要面前公爷和表少爷。”

大宋宣和五年开春,今儿是初月的月末,节庆的气氛已萧条了许多,只是这烦人的绵绵细雨却似是没有尽头,让人平添几分烦扰。

刘文应了一声,立即去了。

想着想着,周正便晒然一笑,这个沈傲,沉稳起来犹如历经沧桑的深邃中年,玩闹起来却犹如顽童,完全不计后果,真不知到底哪一个面孔才是他的真『性』情。

这一说,便教人无词了,周正吹胡子瞪眼道:“你在孩子们面前说这些做什么,没的叫人笑话。”

“不是阵?”赵宗更是疑『惑』了:“既是蹴鞠,为何不摆阵,须知阵列看上去是花架子,可是真正比起赛来,还是极有助益的,你看吴教头的一字长蛇阵,看似简单,其实里头有着深奥的道理,每一个鞠客放在恰当的位置,一轮拼杀便可将你的蹴鞠队打个落花流水。”

李铁早已冲到进球的最好位置,对方的鞠客也大多去防守范志毅,因而待球落下,身边并无人阻挡,他一鼓作气,一下子跃起,横空飞腿截住飞来的球,用力一踢……

沈傲摇头道:“是战术而不是战阵,战阵是死的,而战术是活的,我教你们的,是一些活学活用的技巧。”

赵紫蘅却是不怕王妃的,高声道:“是啊,我快闷死了。”

几日下来,沈傲白胖了许多,眼看蹴鞠竞赛就要开始,沈傲心知自己再糊弄不过,便又到晋王府去。

沈傲道:“这就是了,你看,他们都没有哭,你哭什么,不如这样,往后我来这寺里,就将你也带来,如何?”说着便得意洋洋地说起汴京城的繁华,当然,最重要的是关于冰糖葫芦和糖人的事,释小虎听得心动不已,期待地问:“那我天天都能吃到吗?”他不哭了,只是眼睛还有些肿肿的。

沈傲笑了笑道:“教姨母费心了。”

酒菜上席,沈傲为众人斟满酒,笑呵呵地道:“今日能与诸位大哥同心协力,学生欢喜的紧,这一杯酒,权当学生敬意,诸位不必客气。”

大家心有余虑地看着眼前的酒杯,却是迟迟不动;突然,范志毅猛地拍桌,恶狠狠地道:“好,喝!”他横下了心,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喝了酒再说。

沈傲带着满脸笑意地问:“学生初来乍到,初涉蹴鞠这一行当,许多事都不太懂,还要请教。”

沈傲笑呵呵地谦虚几句,要掏钱来给赏,刘文连忙摆手道:“表少爷这是什么意思,要给赏,怎么也得放榜之后再说,现在我们是断不能接的。”

一个丫头道:“方才公爷已经叫人传了话,说是表少爷在殿试上大放异彩,状元是稳定有的,就是不知是书试还是画试状元。”

周恒在沈傲身上锤了一拳,这一拳来势很猛,落下时却很轻,低声咒骂道:“教你看我笑话!”

周正是熟知晋王秉『性』的,笑呵呵地道:“沈傲,你就随晋王爷去一趟吧,夫人那边,我打发人去通报。”

在蹴鞠场上,已有不少包着头带的鞠客如踢毽子一般练习者球技,他们大多身子较为羸弱,短小瘦小,据说是因为在蹴鞠对抗时,身体越小,越能占尽优势。

想到这个,沈傲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是抢人饭碗啊,太不厚道了,朝吴教头躬身行了个礼,笑道:“吴教头誉满汴京,学生早就闻名已久,今日一见,果然是盛名不负,学生是后辈,往后还要吴教头多多指教。”

赵宗见二人卯上,一开始还觉得有些尴尬,但听说他们要比试,顿时大悦,道:“好,本王来做公正,十日之后,谁若是能赢,本王赏钱百贯。不过既是比赛,那就需记住,大家都是同社手足,大家切莫手足相残,不可因为一场比试失了和气。”

器物搬上来,非但贡生们引颈相看,就连周正等爱好断玉之人,也都目不转睛地看着这古怪的器物出神。

沈傲想不到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此时眼见了这平庸的大皇子,心下了然,难怪赵佶喜欢皇三子赵楷,赵楷英俊潇洒,文采出众,而这位大皇子赵恒却是庸庸碌碌,同样都是儿子,赵佶偏爱赵楷是理所应当的事。

若是单纯地只看一些古籍,沈傲或许会相信这个推论,可是现在看来,赵恒之所以作出这种表现,只怕是另有所图。

沈傲显得落落大方地道:“凄凄重凄凄,嫁娶不须啼,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卓文君的诗太过悲切了;安宁帝姬心情抑郁,还是少看这些为妙。”

杨戬搬了个锦墩来,沈傲大喇喇地坐下,呵呵笑道:“帝姬的气『色』好了不少,想必学生的『药』下对了。”

正对面的是如痴如醉的赵佶,除此之外,官员自是不少,还有几个方才参与弹劾沈傲的官员也位列其中,当所有人回过神,失礼的官员纷纷向赵佶请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