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64章:风云会合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209

    连载(字)

9620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4章:风云会合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 96209 2019-09-02

陆离放下碗,“嘿,我说你这女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可是你表姐夫,你不帮着我也就算了,不带这样挤兑人的啊!”

乔榛朗一放碗筷道:“我也不知道今天自己到底是哪根筋不对,要来这瞎凑什么热闹,大中午的吃什么火锅,还整得那么辣,到底还让不让人活了!”

坐在床边的郭秘书刚盯着电视笑个不停,拿着筷子的手一顿,正好就望见出现在门边的男人。

曲耀阳的手指僵住,回头神色复杂地看着裴淼心的脸,“我明天早上还要回公司,睡沙发会很不舒服。”

“等等。”曲耀阳这时候打断,转身看向身边的裴淼心。

真正至高无上的“公主病”并不是一味地骄纵跋扈或是装柔弱扮可怜。

“他不会。”裴淼心还是笑笑,双眸里平静晶莹得没有一丝掺杂,“我缠他了那么多年,又耽误了他那么多年,未来没有我的日子里,他只会觉得开心,觉得幸福,再没有时间想起我是谁了。”

……

场面顿时有些尴尬,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看,尤其是夏芷柔的,扬手又想打儿子,可心想着刚才,还是只有一把紧紧将他抱住,跟着他一起悄悄哭了起来。

那男人身材颀长、肌理分明,小麦色又刚劲有力的肌肤在阳光的映衬下散发着健康而诱人的光泽。男人只是背对着大门的方向,站在那里一边享受着日光,一边擦着满头的湿法。

不高兴地皱眉向后退开,腰间不知道什么时候落了只大手,一个用力收紧,正好在她猝不及防的时候迎面撞上面前的男人。

裴淼心按下车窗,正要为这险些酿成的车祸讨个说法时,那奔驰车后座的车窗也在这时候降了下来,露出曲母一张不冷不热的脸。

这个时候这么多台照相机跟摄像机对着他们的方向,她的身份敏感,丈夫亦才过世不久,这个时候同别的男人说些有的没的,保不齐就被有心人听去,做了新闻。

有几名记者刚开口讽刺易琛,他们身后,一身酒红色坠地晚礼服的中年女子却突然拖着长长的裙摆从大厅正门口过来。再想伪装坚强的小女人早痛得微眯了眼睛,隔壁的声音给了他莫大的鼓舞,他红着眼睛咬着银牙,开始用力推挤……

“是朱秘书打来的电话吗?”沈俊豪果然在楼前驻足,回身。

也是那时候她心中生起一丝小小的希望,总觉得就算他同一个女人在一起那么多年,可也不是全然只巴望着那女人一个人。

“没有。”夏芷柔用手背揩过眼角,“当年其实我们一直都很好,非常非常要好。即使后来陆仲一次又一次地威胁我,我一次又一次地妥协和委曲求全,也是为了在耀阳的心中保留一个完璧无瑕的自己。”

这时候裴淼心抬手揩过唇角血渍,迷蒙着一双大眼怒目,“那你就别再做这么莫名其妙的事情,曲耀阳我现在还怀着孩子!”

谈到这里曲市长的意思其实很明白了。

他对妹妹点了下脑袋,又总觉得她的模样好像有些奇怪。

……

坐在去机场的出租车上,裴淼心才给好友苏晓挂过去一通电话。

裴淼心站在风中低了低脑袋,“算了,其实我早就猜到了。曲耀阳不是一个不守承诺的男人,之前我拒绝了他几次,后来还是央他写下了赡养费的金额给我,他答应了会给我就一定会给,因为就算是对我无情,也不会在我最需要钱的时候绝情到那种地步。”

“我也不想明白,但实话跟你说吧,兄弟,现在你俩的情况若是换成我跟晴晴,我才不会管她是不是曾经嫁过人或生过孩子,只要她现在还是一个人,我就有资格同她一起。”

“妈,算了吧!淼心姐……淼心姐她可能也不是故意的,我知道她心里难过,所以……所以才会做出这么不理智的事情。”

她本来并不欲去接起,可是想想还是把电话接通,“刚才我去过你家……”

“爸,我人不太舒服,我先回去……”

两个人大包小包拎了许多烤肉和螺丝以后重新上车,等到车子重新停在他们的别墅跟前,她这才拎着手中的袋子,看司机下车帮忙把似乎睡得极沉的曲耀阳扶进二楼的客房去。

从心底开始向四面八方蔓延的疼几乎让她说不出话,却还是瞪大了眼睛看他,“耀阳,我不是故意推她……”

她知道他工作辛苦繁忙,且在他周围打转的,不是想从他身上捞到什么好处便是想趁其不备倒打一耙的人。

她一看见裴淼心便礼貌性地点了点头,“刚才看见曲总一个人在外面,我还在想他今天是约了谁,没有想到是你。裴小姐,你好。”

他直觉发生了什么事情,皱眉,“你刚才在里面碰见谁了?”

聂皖瑜狼狈的哭声将裴淼心唤醒,她赶忙在曲耀阳彻底发火以前一把将他拉住。

他这一句话直接暴露出他早已忘记前程往事的秘密,可听在万晓柔的耳里,却变成他故意不想认识自己。

……

“总之以后在我家里你得注意了,听话,我不会亏待了你。”

这一下,裴淼心再听不下去,只是仓皇扶住墙壁,一步一步,赶忙从二楼下去。

曲婉婉努了嘴,继续低头吃自己面前的东西。眼角余光里,正好看到裴淼心坐在餐桌前剥粽子的时候,小手被刚刚蒸腾的热气烫得不轻,纠缠了几下也没有将粽叶剥开。

她起身拿过自己的小包,往肩上丢的时候仰头看他,说:“谢谢,这里没人,你不必做戏,我自己回去就行。”

“我是真的吃不下去,你想多了,那我先回去……”

清了清喉咙后他才道:“因为他们对你不好吗?还是他们欺负芽芽?”

裴淼心情急之下说出了两个人的名字,在场的众人都有些愕然,不过索性大家酒过三巡,早就不记得要追问些什么。

靠在座椅里闭目养神,他离开时曲臣羽和裴淼心还在酒店门口送客,他也只跟臣羽说了一声便钻进车里,若是换做从前,弟弟结婚这么大的事情,他一定会留下来和曲臣羽一起送客人。

“嗯。”曲耀阳轻吟了一声,什么都没有再说。

沉静了一会,曲臣羽突然低低笑了起来,兀自又去开了一瓶红酒,咕噜噜喝下半瓶,才冷静了一些。

何太太在电话那端怪声怪气一阵乱笑,末了沉着声音才道:“其实曲太太你现在已经比我们不错,你看你吃了那东西才多久,皮肤光滑紧致了不说,又重燃了你老公对你的爱火。其实你现在已经是我们这帮人当中最幸运的了,而且你还怀了身孕,你又怀了,你老公可不得把你给宠上天吗?”

她仓皇之下赶紧拼命点头,“爱!你知道的,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在爱你了,这么多年来我所爱的一直都只有你一个人!现在和以后,也会只爱你一个人!耀阳,我爱你,我一直都爱你,你应该明白我的啊!”

他当时心里记挂着她,即便曲市长再三强硬的态度,他也坚持着要对一个女孩子负责任的决心,他并没有打算就这样离开。他去学校找了她,不管是她常待的教室或是常去的书店,他都去找过她了,可她真的一次都再没有出现。

“喂……”

……

曲婉婉气红着眼睛,用力扯了几下鞭子都抽不出来,情急之下四处回身去找打人的东西,可是荒荒草地上哪里有什么能让她抓了继续打人的东西?她一回身,瞅准身旁那匹马的马鞍,扑上去便用力抓扯。

他自顾自低头,摸了香烟点上,抬头看她的时候不由一笑,“这么怕我?”

裴母摇了摇头道:“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才对,其实当初我跟你爸爸离开a市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耀阳在外边有别的女人……可是我们总以为曲市长他们家会待你好的,而且我的淼心,你这么可爱,耀阳他只要回头,就一定会爱上你的。”

“淼心,我跟芷柔之间是多年前的承诺,更何况她现在又怀了身孕……”

陆离一顿,仰起头来有些怔然地望着曲耀阳,“你刚才说什么?她还是个处/女?你跟她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能还是个处……这事伯母知道吗?曲耀阳你够可以的啊!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进门,居然能守住这么多年都不去碰她……”

早一点结束,早一点放开自己,那才不会有这么的疼。

嫁一个真正爱你且会对你好的人,只因她还想要好好活下去。

他这样一提醒她方觉得怔然。

曲耀阳气不打一处来,曲母则委屈了半天,索性直接哭了起来。

曲耀阳看也不去看她,转对旁边的民警道:“到底怎么回事?”

阿成旋身去了更衣间,很快将他要的那块腕表取来。

所以他偶尔会跟女儿通通电话,问问她在国外生活的情况,有时候甚至会问起曲臣羽腿伤是否康复的事情,却只字未提起过裴淼心。

洛佳也是隐约知道一些他同吴曦媛之前的旧事,于是更觉得这人轻浮,只道:“别跟着我们了,我们就快到超市了。”

曲婉婉道:“嫂嫂,苏晓姐怎么会怪你?本来收不收购他们家的公司也不是你能决定的事情,不过,她可能是怪我哥了,因为当初我哥本来有意向收购他们公司,最后听说是因为他们财务作假,我哥才突然作罢,放消息出去让‘摩士集团’抢先收购的。可是,如果不是‘摩士集团’抢先收购,我哥拿到这么一间财务作假的公司,就算是他不想,也不得不把苏晓姐嫁的公司拆开来卖。而苏晓姐是你的朋友,他不想做让你为难的事情,所以才会……”

裴淼心不解,还是狐疑着伸手接过,打开盒子一看,里面装着一只铂金的细长链子,链子下面坠着一只奇形怪状的铂金链坠。

……

“我知道。我知道他能够做到,可是‘玉奇’是臣羽留给我的东西,我知道他想要我把公司做好,只是可惜我现在的能力有限,我没有办法仅凭借自己的能力将它发扬光大,甚至完成那么大间跨国公司的基本运营我都成问题,我只有把它交出去。可是,‘玉奇’是我的责任,不是曲耀阳的。”

又去问曲耀阳?

“行,关于孩子的问题我们仍然有空间跟余地坐下来慢慢谈,暂且并不急于一时。”

“但是……”

“不可能!”裴淼心瞪大了眼睛,“芽芽长这么大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再说了,你刚刚不是已经答应过我……”

上了楼就掏钥匙开门。他负手而立,看她低头在自己的包包里翻找了半天,似乎也没有要帮忙的意思。

他执意在那堵着,非要寻一个答案,她又为他莫名的火气恼怒得不行,索性什么也不再管了,抬起两只小手就去搜他身上,想找着自己家门的钥匙,赶紧开了门进去,再不要跟他在这纠缠。

过了很久之后曲耀阳才道:“我知道你还在介意臣羽的事,觉得现在和我在一起会有罪恶感,心里不痛快。”

裴淼心拿过鲜花里的卡片,打开,开头就是一句:“dear心,感谢生命中有你的陪伴,感谢曾经一切的风风雨雨中,你对我所有的包容以及爱护,我爱你,爱你永生不变。”

再然后有人通过小道消息得知,曲耀阳携家眷前往欧洲某处不知名的酒庄,在酒庄内举行了一场小型的,只有家人参与的婚礼,并封存了当年出产的所有红酒。作为纪念承诺,以后每一年的纪念日都开一箱好酒宴请亲朋好友。

曲臣羽绕到车的一边扶住裴淼心一起往里走,这个时候的a市低气温环绕,他们从屋外的车库往屋子里面走,还是难免受了冷风的侵袭。

“对了,刚才在外边敬酒的时候我听说,你从前在伦敦的时候就跟曲二少一起,还给他生了个女儿,是不是啊!”

曲母适时闭嘴不再吭声,却到底因为什么事情彻底和曲市长翻了脸面,所以从前再能假装恩爱牵手人前,这一刻却无论如何都不愿了,他俩就是撕破了脸。

玩游戏正玩得欢的曲子恒斜着身子一笑,说:“不能吧!这刚还在扯我哥呢!这会儿又扯我干什么啊!我招谁惹谁了?”

“总之我不管,离婚协议书我已经拿到,你想要赡养费就必须听我的话办事!”他态度强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