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56章:祁寒暑雨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209

    连载(字)

9620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6章:祁寒暑雨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 96209 2019-09-02

滕青山跟随诸葛元洪,进入了武阁。武阁一楼便是一座座书架,书架上摆放着一本本秘籍。“单单这一楼,约莫着也有数百本秘籍!”滕青山心中暗自惊叹,“逾千年历史的宗派,的确不一般。”

滕青山立即起身,躬身:“宗主!”此刻公开场合,还未正式拜师,滕青山依旧要称呼为‘宗主’。

原本以为很难,可是现在发现竟然不知不觉中差不多成了。

有进步,滕青山便很高兴了。

“问的好!”诸葛元洪笑道,“看‘神’是否够达到先天,有一个非常简单的办法!”

“对了,青山,这神与气和!‘神’能控制内劲,不是让你达到像我那般,只要能略微控制就行了。内劲离体,你还能略微控制。那‘神与气和’算是成了。当然你也别心急,要做到这步,很难。等得到密典,你按照其中办法,好好修习。终有一日,能成的。”诸葛元洪随即笑着道,“嗯,你先回去吧。”

爆发同样的力量?

滕青山看着冷着脸的关绿,笑着低声道:“关统领,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就好像,同是后天巅峰高手。

“好玄妙的枪法,连使用先天真元,都达到‘入微’境界,以后前途不可限量啊,不过,他死在我手上!”司马庆暗赞一声,右手却玄妙地变拍为抓,五指巧妙地仿佛抚琴一样,抚过滕青山的枪杆。

如果隐藏实力,要杀这银发老者,很难!

“不,不可能!”银发老者眼眸中难以置信,“一个后天武者,不可能挡得住那么多刀气。他身上有内甲,可脸部没有,怎么脸上都没伤痕。难道,难道……”

“赤鳞兽!”

“老白!”黑长老凄厉喊道,只能眼睁睁看着断了一条腿的白长老,无力挣扎着,最后掉进岩浆中,燃烧起一团火焰!

只见一道枪影劈来,仿佛打一个沙袋,这一条枪影抽打在冀鸿的腹部——

石子,太快!

高手死,才能满足那些武者们看戏的心理。

“嗤嗤~~”缓缓流动的岩浆,时而幅散出一阵阵热气。

对,占位置!

里层的武者都站了起来,几乎一瞬间,数道身影便飞向了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岩石上。

……

“不知道,那些鬼地方我也不敢『乱』闯。当时下来,只是沿着火岩浆一路走。我知道,这样回头也容易出去,不容易『迷』路。”那精瘦汉子说道,“愈是往前,就愈加的热。那黑火灵果所在处,最是热!”

一股腥气弥漫过来,精瘦汉子还没反应过来,便感到全身剧痛,随后就没意识了。

滕青山猛地转头看过来!

三人走到洞口,滕青山透过藤曼枝叶缝隙看向外面。

……

“来的高手越来越多了。”冀鸿皱眉道,“单单《地榜》高手,我认识的,就有六个!《潜龙榜》《雏凤榜》的高手加起来超过十个。而且许多高手,虽然不是《地榜》,可实力相差并不算太大!青山,关绿,咱们现在麻烦了!”

关绿皱眉道:“师伯祖,青湖岛、逍遥宫,派出的高手是多,可都是在明里。我最担心的,是暗里的高手!毕竟……现在已经聚集了上万的武者。逍遥宫和青湖岛,也都是过百人而已,谁知道,有没有一些超级强者,隐藏在人群中。”

滕青山一眼分辨出来,那足有数十丈长宽的空地中央,一身青衫,手持黑『色』长枪的冷峻男子,正是如今潜龙榜第一人,青湖岛少岛主‘古世友’。而他的对手,则是一个使用长棍的中年人。

中了‘火中取栗’这一招,重剑不由一偏,不过司马峰身形一转,借着那股旋转的力道,手中重剑顺势就是一个斜劈。

上千名武者中,有一位银发灰袍老者,目光似毒蛇,盯着滕青山:“这股意境……上次魏巫崖那老家伙追杀我,意境就和这一招很接近!这个年轻人这一招意境虽然还很模糊,不如魏巫崖,可是,他才十七岁!是杀了他,让归元宗没了这个天才,还是把他夺过来,当我的弟子?”第五十八章 融合

“看来我小觑天下高手了!嗯,这里高手众多,且等等看……待得这边事了,我就回幽州,找师傅!闯『荡』八年,也该回去了!”燕铁心中暗道。

夜,一片寂静。

滕青山,想要将《烈火五式》,借鉴炮拳的意境,融合为一体,化为一招。

《烈火五式》是一个契机。

这时,统领‘关绿’也从大帐内走出来,看了一眼滕青山,眼神略微有了些变化,只是很快恢复冷漠,从滕青山身边走过,同时声音响起:“滕都统,你可别忘记了咱们的约定,待得这边事情一了,到时候不怕受伤,你我好好比试一场。”

“兄弟,这野兔味道不错嘛,给哥几个尝尝。”一道声音从旁边不远处传来。

可那独臂汉子却是用战刀削了一块兔肉,抓来吃,而后点点头,又削了一块。

可是,能在《地榜》上排前十,而孟田却是吊着末尾。

“噗!”一道鲜血飞溅,那穿着银白『色』的青年抛飞倒在地上,胸口上有着刀痕,鲜血缓缓朝外冒。顿时铁衣门一大群高手立即涌上去,帮忙看伤势、止血等等。

在人群中的滕青山眉头一皱。

骑黄鬃马,太没面子了。

“都过来!”冀鸿在不远处喝道。

一支商队缓缓的行进在官道上。

原本闭眼养神的赤脚青年,眼睛睁开了。

有一些隐世绝世强者的弟子出世,想要名传天下的!

如诸葛云、臧锋统领、冀鸿统领、岳松、《地榜》高手孟田,哪一个瞬间爆发没几万斤巨力?

“段兄!我也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滕青山拱手道。

滕青山再度询问道:“老杜,我问你,全身黑『色』鳞甲覆盖,有四蹄,背部有着极短尖刺,嘴巴长而大。而且紧急关头能全身变地通红,速度实力大增的妖兽,是不是赤鳞兽?”这杜洪在归元宗呆的时间很久,知道很多。

滕青山在心里加了一句:“同时也夺下黑火灵根!”

只是,李金福却不知道,对方怎么认识他了?他李金福,十八岁就离开了家乡,差不多有十三四年了,滕青山今年才十七岁。也就是说,他李金福进入黑甲军,滕青山才四岁左右。

虽然说一领人马有1500人,一个百人队就是一百人,不过十五个百人队中,有一个最精英的百人队,名为‘亲卫队’,这是统领的亲卫人马。既然是亲卫,当然是精英!亲卫队的‘伍长’,可比一般百人队中的‘伍长’,要更强。

“哈哈,青山。宗主的意思是,赤鳞兽如果没吃到黑火灵果,就宰杀赤鳞兽,得其鳞甲。如果它能抢到黑火灵果,我们就想方设法,弄到它蜕变时,褪下的黑『色』鳞甲。”冀鸿详细解说道。

“朱兄,你招待已经够好了。不过,我黑甲军现在刚过招收新人阶段,我这一营人马,也会补充新人。这黑甲军军士要补充、淘汰、训练,有很多事情要忙。真的不能再留了。”滕青山说道。

“这天『色』刚好,现在也不太热,我们一口气,刚好能赶到下一个城。”滕青山笑着一拱手,“朱兄,不必在挽留。等什么时候,你来我江宁郡城,我兄弟再相聚不迟。”

“客官,里面请。”小二立即热情迎接过来。

滕青山一笑,喊道:“小二。”

滕青山心中一惊。

“都统,那个小二说的,你信?”杜洪、滕青虎看向滕青山。

一只信鸽落入了江宁郡城归元宗内。

吱呀一声,书房房门推开,诸葛元洪此刻已经起身,点燃了蜡烛。

如果一头妖兽强大到那蛟龙地步,岂会偷偷『摸』『摸』,并且遇到大量人群,还逃?

……

滕青山杀孟田,他将踏着孟田的尸体,直接荣登《地榜》第六十一位。

踏!踏!踏!

“孟田,你想走,也要看我准不准你走!”滕青山整个人几乎和飞刀同时飞出,当孟田挡住那一记飞刀的时候,他就看到滕青山已经从高空扑来。

就在他话音刚落时——

俊秀青年嘴角有着一丝笑意:“九哥啊九哥,你城府深,爹给十年时间,你过半时间,都在海外,的确是有大毅力!你知道‘磨刀不误砍材工’,可也应该懂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的道理吧。你在海外熬上几年。相信大哥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会警惕你吧,诸多兄弟暗地里联手抵制你,不知道你是否还能笑到最后!”

“太热了!”滕青虎一擦脑门,汗水直流,“青山,你怎么一滴汗都没有?”

“嗨,小二,问你个事?”滕青山笑着问道。

锵!锵!……

“有毒!”大厅内顿时一阵喧哗。

“哼,杀你们,死的兄弟越少越好。”那大当家骑着战马上,慢吞吞在后面追着。他这边带领的三千兄弟,只有一千马贼是有着战马的。而现在因为追赶的缓慢,所以,两名马贼共乘一匹马。

“这位好汉,这货物给你,你也用不了。”朱崇石朗声笑道,“这样,我奉上十万两白银!好汉你放我们带着货物离开……这样,大家都不伤和气。毕竟一旦厮杀起来,这死人太多就不值得了。现在好汉你们一人不死,就得十万两白银,不更好?”

马贼这一边。

“大哥,那人说的也对啊,咱们多要点银子,也不用死人了。”旁边有人看向大当家,大当家瞥了他一眼,喝斥道:“老三,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啊!”

包括那位大当家,心底都有些忌惮。

其实……

十岁时,众多野狼都伤不了滕青山一丝,如今,这些马贼还想杀滕青山?

“噗!”“噗!”“噗!” ……

无可阻挡!

滕青山盯着被他悬提起来的大当家,冷漠道:“我说过,你的人根本挡不住我。”

可是,滕青山还是分了些银子。

“狼,等我们离开组织,我们一定要生一对孩子,一男一女。”

“到时候我们让他们学画画、学钢琴……过平常人的生活!不让他们学杀人了,这样的生活……我真的厌倦了。”

可惜,小猫死了。等小猫死了,他疯狂报复red组织时,才领悟‘黯然一刀’,而后全身心投入武道,才终于踏入宗师境界。可惜,一切都晚了。

“小猫……”滕青山喃喃道。

“嗯?”滕青山脸『色』一冷,“你想走?”

在这个世界,就这样,强者就会受到尊重。

滕青虎『摸』着脑袋一笑。

开了门,门外正是诸葛云和诸葛青二人。

青姑娘转头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我带小雨她先出去逛逛啊。”

“小雨,你们几个别送了。”滕青山嘱托道。

而在九州的西方,那就是沙漠之地,偶尔也绿洲,也有西域诸多小国。

那些海外小岛,西域小国,根本无法和九州大地上高手们相比。

“朱兄,漂流海外,是为经商?”滕青山问道。

朱崇石环顾周围,哈哈笑道:“闯『荡』了这么久,还是咱们九州大地,最是富饶啊。”

哗哗!

当然以朱童的财产而言,即使很少,已经很多了。

“他的九儿子,请宗主你干什么?”冀鸿疑『惑』道。

诸葛元洪遥看黑甲军军营方向:“短短数月,能创出这等枪法!我之前对你评价,还低了!看来不久之后,我归元宗,也能出现一个同时名列《潜龙榜》《地榜》的天才了。”

“那七八十名护卫解决容易!我麾下兄弟们,调遣五百名弓箭手,两轮弓箭,就能灭了那些护卫!”大当家皱眉道,“最麻烦的还是黑甲军那二十三人!连人带马,一个个都披着重甲。刀剑难伤,要杀他们,损失的兄弟绝对不少。”

“黑甲军的马匹,那都是好马!你看清楚马的『毛』『色』了吗?”大当家询问道。

天『色』昏暗。

“哈哈,各位,还是留下吧!”一声大笑声从远处传来,仿佛奔雷般响彻在半空,只见那血石坡下浩浩『荡』『荡』出现大量的人马,“你们还是别逃了,另外一边十里地,也有我两千兄弟等着你们,你们没路可逃!”第三十五章??白马帮刘三爷

清晨,铁连山上一寂静处,就滕青山、滕青虎二人。

那是滕青山前世就是宗师的缘故。

《烈火五式》中的‘火上浇油’以及‘火中取栗’,这两招,滕青虎算是有了小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