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55章:与年俱进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209

    连载(字)

9620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5章:与年俱进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 96209 2019-09-02

吴曦媛吃了一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还是说,那时候你是因为意会了她的意思,所以才会那么大胆地向梁董这么建议?”

“滚!别再在我面前说胡话了,翟俊楠我只当你是朋友,如果你再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咱们以后就别做朋友了!”

“耀阳。”他到是皱眉回了她一句,要她直接叫他的名字耀阳。

这时候似乎再说什么都是多余。

到是郑惠华女士的殷勤招呼让她不得不硬着头皮往前走,面带微笑,举止优,现在的裴淼心,早不是当初那个看到他都会脸红的小女孩了。

曲耀阳这时候转过头来看着陆离,“你俩什么时候把证给领了?”

“我是!”裴淼心模样坚定,望着舒玲玲的模样亦不卑不亢,“我知道你早前因为公司里的一些传闻而对我有异样的眼光,而你的设计无论是从哪个角度考虑都是为公司着想!可是作为设计部的一员,这件作品的主设计师,我也有权根据自己的意愿来选择做或者不做,以及怎么做!”

两个人正针锋相对,坐在会客沙发上的男人却突然抿唇笑了起来。

然后快步过来。

拿着休闲西装外套站在沙发边的曲耀阳,还是不住皱起浓眉,侧过头来望正在厨房边上用身上的围腰擦小手的裴淼心。

她在一声声惊喘中想要用力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可是那愈发明亮的光线里,她看到他已然赤着全身,也看到他带着浓重的粗/喘压低在自己身上恣意缠绵。车子飞速驶进市中心最繁华的地段,曲耀阳在一座气派恢弘的酒店门前停下。

有时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总会想起她一个小女人坐在餐桌前的情形——他未必就见过她那时的模样,却仍然能够想象,本来活泼可爱的小姑娘费劲做了一桌子的菜却只能对着那些菜发呆,那时候她心底的苦,她所有的难过,都只有被她硬生生吞下去,独自一人难过。

“瞧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啊!人皖瑜她爸妈在北京给你们把日子都看好了,就下个月的月初,什么订婚啊都不用了,直接结婚。所以这不,我带皖瑜上街买新媳妇的衣服,人心里惦记的可都是你……”

“难道,你当真以为我会让你同那小贱种结婚,来侮辱我的家门?”曲母侧头冷笑了起来。

曲耀阳微眯了眼睛,一把用力扯开小内的掣肘,再用力拉下自己的裤头。

也是那时候她心中生起一丝小小的希望,总觉得就算他同一个女人在一起那么多年,可也不是全然只巴望着那女人一个人。

“是,我知道自己配不上耀阳,像他那样高高在上要什么有什么的男人,就算我苦心求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得到。可我就是爱上他了怎么样?我爱他,不只是因为他的身家和地位,起初的那几年,我是真的爱他,爱他对我所有的好!”

一个月后的a市,从香港回来再到处理完手头最近的一个工程,年关已经将至。

于是裴淼心提着手中的东西,直步进了酒店以后,直接就搭乘电梯到地下停车场去换鞋。

裴淼心绷着脸,用手比了比右侧的车门。

“这车真不是我的,淼心,哥哥不骗你,哥今天出门的时候就没有开车,只不过顺道坐这车出来。”

曲耀阳却像是在这时候突然得了手似的,一把揽在她腰间旋身,立时便躲到了门板的后面。

赴宴的日子正好就是周五的晚上,她早早下班回到家中,换衣还有打扮自己。

刚才的那一声轻唤过后,手机里的女人突然静默了声音。

天亮以前,肆掠了整晚的狂风大雨似乎慢慢消停了下来。

两个人正说话的当口,苏晓的玛莎拉蒂小跑,一下就给抛锚停在了半路。

她低头慌忙一惊,赶忙伸手抱在胸前,“下流!”

聂父似乎再按捺不住,威严向曲市长望去,“成益兄,我敬你是一市之长,所以该有的礼节咱们都有,该敬的心意都要敬到。可是现在牵扯上儿女的问题,就算你儿子再本事再能干,可也不能对我女儿没个说法。”

“可是……可是那不是二少奶奶么……”

“我怎么没资格了?刚才在客栈里人多,我方便跟你说些什么,可是现在这里不同,怎么旁边没人了你就不转了吗?跟你在一起的那些女的是干什么的你不会不清楚吧!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裴淼心,好好的裴家的千金小姐不当,你出来卖,你还要不要脸了!”

男人有时候需要女人,女人也会为了男人颤抖。

可这该死的裴淼心,该死的二手货,她凭什么还要纠缠自己的儿子?

曲婉婉还想张嘴再劝什么,手中的电话却突然响了起来。

曲臣羽不忍心吵醒大哥,径自打开车门,又取过司机递来的拐杖,这才招呼了裴淼心过来,两个人找了间烤肉摊子坐下,点了一大堆的烤肉和烤菜。

本来是开玩笑说出来的话语,可他这会正裸露着丑陋的伤疤,被她这样一说,裴淼心只觉得一怔,一瞬就变成一个犯了错的孩子。

“其实认不认可也没有什么关系。”裴淼心的话让他一怔,就见前者娇红着一张脸道:“大叔,刚才我不是有意偷听,可是你妈妈说的话也确实很有道理。虽然我从前并不怎么了解和明白她,可是刚才听她说话的口气,我也知道,她是真的关心你,并且想要维护你。”

曲耀阳的头顶顿时电闪雷鸣,“裴淼心,你信不信我一脚把你从阳台上踹下去?!”

聂皖瑜看了看曲耀阳,又去看跟在他身后的裴淼心,“真巧啊!耀阳,你没时间接我的电话,却有时间陪别的女人在这里吃午餐。”

她红着眼睛摇了摇头道:“大叔,我相信你,我最相信你。”

“聂皖瑜!”曲耀阳回身准备轻斥聂皖瑜,却在抬眸的瞬间与对面的裴淼心打了个照面。

可是这又关她什么事情?

裴淼心讶异地张大了嘴巴:“臣羽,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事了?”

“是么,他要同ailsa结婚?难怪前段我给ailsa打电话的时候,她说有什么大事等确定了才会告诉我,原来是这件事情。”

“嗯,我知道,苏晓,谢谢你。”

她知道这里不属于自己,就像某个男人,永远也不会属于她。

“芷柔做过的事情我听说了,我代她同你说一声抱歉。”

裴淼心没敢去看他的眼睛,“你有你的家庭,我有我的,我们早就是互不相干的两个人。”

曲臣羽说着,竟然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弄得拿着酒杯的曲耀阳都是一怔,望着他在夜色里愈发朦胧的眼睛,一时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夏芷柔立时一吓,赶忙挂断了电话才道:“哦!没有,就是何太太他们几个之前跟我关系很好的朋友,知道我又再次怀孕都为我高兴,她们想在何先生的游船上面为我举行一场小型的庆祝会,何太太还专程让人从北海道运过来一批新鲜的海鲜,她、她就是问我想不想吃。”

很快,重回了一室暗黑,在初晨的阳光透过闭合的窗帘隐隐透射进来,落在床尾的软凳上,柔和,安宁。

周末曲婉婉是约了朋友骑马的。

走到她跟前,见她试着从地上站了几回,楞是没有站起来。

裴淼心抬手抚了一下女儿的小脸,“对啊!小弟弟可喜欢芽芽了,再过不到几个月他就会从麻麻的肚子里面跑出来,跑到芽芽的怀里,逗你玩呢!”

挂断了电话扶着肚子,坐在走廊边的塑胶椅上深呼吸了半天,她还是觉得人不舒服得紧。

……

他说完了话就转身,没有道别没有问候,他兀自拉开庭园外的栅栏门,他的车就停在外面,出了去,车灯一亮,便安静消失在这夜色里。

昨夜一直工作到凌晨,最难过的时候想要回家,回到有夏芷柔在的那个小家,可半途却接到裴淼心的一通电话,说是明天就是端午,他最好还记得要去爷爷奶奶那过节的事情,早七点就得出发,所以晚上必须回来过夜。

“你肚子饿了?”她继续喝水。

夏芷柔气不过,站在房间里生着闷气,“我也没有想过那样对他,可是情急之下我也没有办法,与其告那两个女人谁一状,让耀阳去修理了她们最后也改变不了什么,到不如让耀阳以为,是他自己把自己的孩子弄掉,这样效果也许来得更为直接。”

曲臣羽的吻带着不顾一切的热度,几乎是在她把所有的话说完以前便用力覆上她的双唇。不若曲耀阳的啃咬与掠夺,曲臣羽的吻十分温柔缠绵,又极尽小心,拿她当珍贵的宝物,一样细心对待,就像他每一个清晰的举动,都同样在乎着她对这个吻的感受。

她悄悄地伸出自己的小舌试探着汲取更多的温暖与关怀,他的舌头便在这时候挑开她的双唇,带着烫热无比的灵魂攻占她口腔里所有的蜜甜,仿佛不在这一刻夺取她所有的呼吸便不罢休。

裴淼心微微一颤,双手慢慢攀上曲臣羽的脖子,主动回吻,脑海里牟然蹦出的曲耀阳的模样,也只是让她心生了一丝报复的快感。

裴淼心一怔,“什么?”

“姐夫……”

曲耀阳盯着她看了半晌,似乎当真怎么都想不起来这人是谁。

曲耀阳进门了才想要拿自己的毛巾,阿成很快转身,准确无误地从卧室附带的洗手间的架子上取来毛巾给他擦脸。

只要她给他打电话他就回她,说他们不闹了,还像从前一样只要想起对方就在一起过夜吧!不管接下来还有多重要的事情、多重要的人找他,他都可以通通不去管了,夜里的时间他肯定是留给她的。

几个姑娘大包小包从超市里边提了东西出来,裴淼心正好看向洛佳的方向,说:“你给苏晓打电话了吗?我已经好久没有见到她了,也不知道她最近在忙什么。”

再后来,留了彼此的电话,她甚至比他还要潇洒,临走的时候勾起他的下巴吻了他的额头,说:“我想你的时候就给你打电话。”

车灯亮起,本就光线有些昏暗的地下停车场里小范围被那车灯照亮。

聂母赶忙凑到跟前,着急看着女儿,“皖瑜,皖瑜你好些了没有?你可把妈妈吓死了啊!”

裴淼心抬手揩过自己的脸颊,可是一直连续不断的眼泪让她形容都有些憔悴。

聂皖瑜说着又要大哭,旁边的聂父却早是看不下去,“我问你,皖瑜你给我好好说话,今天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无端端地从扶梯上摔下来了?”

她在那办公桌旁的展示柜上,见识到多只漂亮的钢笔或是笔盒。

可她说出来的话又好像句句在理,不管他跟裴淼心之间,曾经是谁先负了谁,谁又伤了谁,他就算心里再多着急愤怒也要忍着,他是再不能把这小女人给弄丢了。

车子开到中央广场附近的步行街前停下,曲耀阳去附近的商场停车,曲婉婉则牵着芽芽的小手站在路边,打算先进去商场里的游乐园等他。

“啊?”

……裴淼心在餐厅里坐了很久仍然没有等到父女两人过来。

两个人正说着话的时候,厨房里隐隐约约传来一阵笑声,有大的,有小的。

曲市长一听就轻拍了下桌子,“你要不高兴就别在这里坐着,少说两句都不行,我教训儿子,又惹着你什么?”

曲市长沉声没有再说什么,到是曲耀阳赶忙低头,唤一声:“爷爷,是我的错,不应该为公事耽误了这么半天,到现在才出现,您别怪我爸妈。”

想到这个字他的眉头就皱得更深,以前的她活泼开朗,总用着她青春似乎又无敌到了极点的快乐感染着他每一个细胞。她的快乐和她的没心没肺一直都是他最害怕沾染的东西,那像毒一样可以穿透人四肢百骸令人上瘾的东西,也一直都是他敬而远之的东西。

她被他箍得一深呼吸,他眉目轻眯,“你也……用这样的手段勾引过另一个人?”

“滚!”他脸一沉,转过头去不再说话。

看到游手好闲多年又不学无术的弟弟出现在病房里,曲耀阳多少还是有些欣慰,伸手招了手让他过来,“婉婉知道了吗?”

“可是今天到底是为什么?就算我平时再不听家里的话,可我也知道妈她这么多年为了我们兄妹几个都做过什么,可你现在到底在干什么,你是不是又跟二嫂牵扯不清?她不是已经嫁过二哥了吗?这时候你还要这二手货做什么?”

“请您穿好衣服,曲市长在楼下等您。”

从楼上房间下来的时候,a市的雨季已经来临,狂风大作过后,树影摩挲间已经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那是作为和‘yq’的换股交易而产生的股权,那是臣羽留给我的东西,我有责任也有义务帮他好好经营。”裴淼心态度坚决。

裴淼心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几近摇摇欲坠地追问:“你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臣羽怎么会是自杀?怎么会……”

“苏晓,不要!”裴淼心慌忙将她扬高了的手抓住。

“你姐妹儿一直一厢情愿地缠着他缠到结婚,他没有办法了才会妥协的!又不是我想变成现在这样!相爱有什么错啊!我不要名份什么都不要地一心跟着自己喜欢的男人,这又有什么错啊!你们凭什么来指责我啊!”她想要用力挣开自己的小手,哪怕是在这狼狈中将被他褪到膝盖的睡裤拉起来一些也好,免得在晨光里只只看得见自己身上那条薄薄的蕾丝小内要让她的神经好过得多。

夏芷柔转身就走,似乎懒得再跟自己母亲在这里浪费唇舌了。

挂断了护工的电话正好又接到桂姐的,说是从家里煲了汤虫草乌鸡汤过来给爷爷,若是她还没走的话就留下来喝碗汤再离开。

“可算赶得及了,这汤可是桂姐我煲了很久的老母鸡汤,又加了几根极品的虫草和党参桂圆枸杞,正是提气的好东西,你无论如何都得给我喝一碗再走,知道吗?”

车子在高速公路上滑行,小家伙被裴淼心抱在怀里仍在叽叽喳喳吵个不停。

裴淼心的脚步在原地一顿,不过几秒,又继续大步向前。

“呵呵呵,就是啊!我老公还说我每次摆腰的时候都特别好看,他还说幸亏这里的学员全是女的,不然他都不放心让我来!”巧笑倩兮的夏芷柔,一边同身旁的几个太太说笑,一边侧头四顾,却不料正好望见了门边。“曲耀阳!你已经有个好好的完整的家了,干什么还不放过我们!我跟芽芽在一起相依为命这么多年,要不是这次因为工作的事情我也不会回来!我这就走!我马上就走!你还可以像从前一样当我们两个在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干嘛还要苦苦相逼!”

天知道那刻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情,再一次被同一个说过会等他的小女人欺骗,再次那么热切地对明明早不该信任的她抱有一丝幻想,可她回报给他的结果,就是一次次地让他失望,一次次地害得他五脏六腑都疼。

他在那套房子里坐了七天,整整七天,一边打电话一边抽烟。

那时候他似乎连母亲说的话都听不见了,只不外乎是他从小到大她就一直在对他说的:曲家的长子嫡孙得有长子嫡孙的样子,哪怕做不成什么光宗耀祖的事情,也绝对不能让曲家的长辈跟亲戚看不起,丢了本家的脸面。

曲母这时候更是得意,“行了行了,刚不是还说她儿子明年才毕业嘛?这刚毕业的孩子,一个月能有多少待遇?像我们家子恒刚毕业那会儿,每个月挣的那点钱够他自己用就不错了,每个月都是月光,更别说一个月背个几千元的负债,那对孩子来说得是多大的负担。”

“可不就是这样。”张太太弯唇笑道。

“曲太太。”王燕青冲她点头微笑,“之前咱们其实有过一面之缘,只是可能后来你贵人事忙,咱们也一直没有机会再聚,所以‘青苗会’后续举办了那样多的活动,却没有一次有机会邀请你来参加。”

他柔嫩多汁的双唇紧紧贴着她的,霸道的舌头也拼命往她的口里去。

曲耀阳开车去了“御园”,门前站了半天,门也敲了个遍了,可里面就是一点声响跟回应都无。

这么些年来,一直都是她在自己照顾自己,同时照顾着他们的小孩。

……

她的言下之意是自己才接手“玉奇”与“宏科”的相关事务,这段时间的每天夜里她都要做很多很多的功课,白天宴客已经浪费掉了那么多的时间,那么这会儿,可不可以留给她看件跟资料了?

他瞪大了眼睛望着她清澈的眼睛,试图从她的眼底看出那么一点想要留他下来的意思。

“什么?”曲耀阳瞪大了眼睛,“你刚才叫我什么?”

曲耀阳除了安抚弟弟的情绪就是喝酒,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往死里难过,真是疼,疼得要命。

快出门口以前,背后一声轻唤,是已经端着杯蜂蜜水走上前来的裴淼心。

他闭着双眸闷不做声,他也不知道是怎的,整个脑袋里嗡嗡作响,混乱的声音里,有她在他耳边的笑声,有臣羽刚才同他说的话,还有此刻她在他耳边叩着车窗说的话。

裴淼心挣扎,脑袋刚向后一仰,只觉得头皮一紧,他另外一只大手已经扣了上来,死死抵住她的后脑勺,再不给她半分后退的机会。

“哦!”kity颤巍巍望了裴淼心一眼,赶忙接过舒玲玲递过来的东西。

裴淼心咬唇,“即便你想夺我的权也不急在这一时。”说完了她抓过自己的包包便向大门而去。

夏芷柔慢慢悠悠地啜了一口杯中的清茶才道:“我不记得有在什么地方见过你,不好意思了,这位小姐。”

手机开始大作,看一眼屏幕他就不想接了,可左不过该来的事情一样都逃不过,他还是将电话接起。

曲耀阳简直要吐血,从这个角度去看,她身上的纯白色连身裙的领口,正好将她雪白优美的脖颈暴露在空气之中。

“哦。”裴淼心还是轻描淡写地应了一声,可又觉得不对,她同他现在到底算是什么关系,他到底又跟年婷说过什么东西。

严雨西还是对着李卓,“我都跟你说过了,想要钱就得先充实自己。这年头光漂亮已经没有多大用了,什么都得讲究技术含量,就你那,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