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22章:觞酒豆肉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209

    连载(字)

9620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觞酒豆肉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 96209 2019-09-02

黄兴很认同这个决定,但一番犹豫后还是摇头回答:“大帅,土地都是近两年时间,百姓因为各种苛捐杂税活不下去,不得不把土地卖出去,然后才集中到皇亲国戚手里。”

董翰林和海棠学生立下赌约之事,在莲池书院里早已传得人尽皆知。如今海棠学舍的一众少女风光夺得第一,董翰林的脸被打得啪啪响。

丽妃也神色恭敬地附和:“淑妃姐姐所言,亦是臣妾心中所想。臣妾也盼着四皇子早日大婚呢!”

我去是去了,可每天都是在学舍外等着。小姐读书如何和谁交好和谁闹矛盾,我是一概不知啊!

话音刚落,魏公公熟悉的脸孔已映入眼帘。

当日建安帝处处依仗俞太后,自动退让,萧皇后又性情软弱,被俞太后牢牢压了一头。

……

盛鸿立刻后退几步,一副“誓死捍卫自己清白”的模样。成功地逗乐了谢明曦。

谢明曦忍俊不禁,笑了起来。

“反之,若母后和皇姐不济了,我便出手助她们一把。”

此时的师徒关系,十分紧密。甚至不弱于父母和儿女之间的亲密。

不肖片刻,局势便彻底扭转。

万幸此时苏夫子来了,免了一场口舌纷争!

流言总有一日会过去,不必沉浸其中自怜自苦。

……

李湘如:“……”

谢明曦的声音随之响起:“三皇嫂,礼不可废。四皇嫂膝下空虚,谢氏因有了身孕,被抬为侧妃。正因如此,谢氏才更要恭敬守礼。”

谢明曦没问六公主是如何看出来的,六公主也未细说,只张口道:“江家人确实可恨可恼。今日得了个教训,以后定不敢再来书院滋事。”

江家两个儿媳心里犯嘀咕,却不敢多嘴,唯恐又遭来江老太太怒骂不休。

众人都被逗乐了。

拥有她们母女,于他而言,便已拥有了全世界。

将俞太后的病治好,他的脑袋哪里保得住。

很快,顾山长迈步进了学舍。

这封信里,到底写了什么?上苍一定没听到盛鸿的祈祷声。

重生后,她早已暗下决心终生不嫁,便如顾山长那样孑然一人过一辈子。却未想到,会横里冒出一个盛鸿来!

想及此,顾山长又叹了口气:“明曦,我知道你心高气傲,最恨人欺瞒于你。只是,七皇子亦有种种不得已之处。事已至此,你也别再介怀了。”

“皇后娘娘还是坚持要去灵堂。赵院使无奈之下,只得打发人去椒房殿送信。太后娘娘打发人传了口谕,皇后娘娘这才未下床榻。”

至少,不会再有轻生的念头了。诸皇子不管私下如何勾心斗角,当面却是一团和气,一派兄友弟恭。彼此间来往也是常事。

饶是如此,谢云曦也得感恩戴德,再次行礼谢恩。

徐氏回府之后,将谢明曦这番话原原本本地告诉谢钧。

可惜,淮南王不愿舍下自己的脸面,连带着将淮南王世子夫妇也臭骂了一通。

这一团疑云,堵在胸口着实难受。

谢明曦淡淡说了一句,然后走到谢元亭面前。

廉姝媛扭过头,以袖子擦了眼泪,然后转过头来,神情前所未有的认真:“盛鸿,谢谢你。”

颜阁老自我解嘲,在赵阁老的搀扶下站了起来,张口问道:“你是何人?”

方阁老清了清嗓子,说了句场面话:“蜀王殿下出马,定能安然救皇上和诸藩王殿下归来。”

谢明曦说得果然没错。永宁郡主并没有撕破脸的打算。既是要继续做夫妻,对公婆该有的礼数便不能少。

盛锦月确实不算聪明,不过,也没蠢到家。这一个多月来,她不停地回想当日之事。到后来,便慢慢想通了。

二十二岁,正是一个女子容颜鼎盛风韵最佳之龄,温柔秀丽的萧语晗却因心力消耗过度,显得比同龄女子苍老得多。

第一晚收用通房丫鬟,还能说是醉后放纵。可接下来一连几晚,谢钧都没消停安分过。两个年轻貌美的丫鬟,已成了谢钧新宠。

文绮只得点头。

当日晚上,永宁郡主便领着谢云曦回了谢府。

果然是有喜了!

再者,董翰林是科举出身,对四书五经理解深刻,擅长策论。做了十几年的官,见识颇多。这些优势,都是身为女夫子无法比拟的。

“否则,我便要任人摆布。纵使受了再多的委屈,也无人会为我撑腰。受再多的苦,也无人相怜。”

谢钧满面愉悦,满眼骄傲。然后,又殷切叮嘱:“以后你要和六公主殿下多多来往。”

而时常自称“哀家老了”的俞太后,占着身份优势,紧紧攥着不属于自己的权利,丝毫无放手之意。甚至连至交好友也不肯放过,阴险卑劣,无耻之尤。

你还是快点闭嘴吧!

同样爱吃竹笋的顾山长:“……”

谢明曦嗯了一声,略略仰头。

嘭嘭!

秦思荨,颜蓁蓁,萧语晗,尹潇潇。都是熟悉脸孔。

好一个林微微!我今日记住你了!

谢明曦颇为赞同地点点头:“没错。娶我为妻,是你三生之幸。”

她不想回李府,也不愿回方家。忽然有种天下之大,自己竟无处可去的凄凉。当丫鬟在马车外询问时,她脱口而出:“去莲池书院。”

方若梦只字不提李默,也不提自己受了闷气之事,谢明曦便做不知,和她说些闲话解闷。

建文帝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不过是训斥一顿罢了。

谢家家底薄,再如何精心操持,嫁妆也无法与诸皇子妃比肩。好在谢明曦私房丰厚,身家百万,到时候一并带进七皇子府便是。

夫妻对视片刻。

正门处忽地一阵喧闹,淮南王初时未曾留意,只以为是新过门的孙媳下轿时的热闹。直至管事神色仓惶地前来禀报:“王爷,不好了!”

谢钧出尽风头,心情十分舒畅。

李湘如的母亲李夫人优雅万分的走到众人面前,照例“低调”“自谦”一番。

贵妇们不动声色地低声窃语。

方家内宅那点事,早已被众人口耳相传。

然后,一众皇子进了椒房殿。

淮南王老当益壮,步伐不慢。

“不必了!”

宁夏王冷冷说道:“现在说这些废话还有何用。当日我就说过,现在动手太过仓促。是你坚持要提早动手!”谢明曦略略侧头。

谢明曦看在眼里,也觉有趣。

三皇子也是憋屈。和自己弟妹计较吧,有失身为伯兄的风度。不计较吧,又着实气闷。思来想去,只得来找盛鸿了。

谢明曦抿唇轻笑:“我在想,公主殿下穿起男装便是翩翩少年,穿着女装则是美丽少女。转换自如,浑若天成,委实令人钦佩。”

谢明曦等人立刻转身,齐齐拱手行礼:“学生见过山长。”

为了这一日御马比试,她整整苦练了两个月。

昨日晚上,她特意练了一个时辰,想的便是今日拿个好名次,为莲池书院争光。却未想到好心做了错事……

谢明曦正好退至角落处。此时一众少女都在悄然抬头向殿门处打量,谢明曦跻身其中,也一并抬头看了过去。

赵长卿露出了然的笑意。

伤心欲绝的梅妃头脑陡然空白,猛地抬头看向穿着罗裙的孩童:“你到底是鸿儿,还是安平?”

记忆中那个圆脸爱笑的娇俏少女,如今就像一朵失了水分的鲜花一般,枯萎得令人心怜。

盛灏!

众少女:“……”

一眼便看到了四皇子。

鲁王同样茫然:“不、知道。”

谢明曦似笑似嗔地白了盛鸿一眼,却什么也未说,反手握住盛鸿的手,一起携手进了内室。

林微微看着手中的帕子,陆迟看着桌上的茶杯。

也不知徐氏被谢明曦灌了什么迷魂汤,事事向着谢明曦。

隔日清晨。

盛鸿看在眼底,不由得暗暗心惊。

简直不能更好!

俞太后略有些不快地扫了一眼过来:“怎么了?哀家想见见孙女,莫非有何不妥之处?还是你不想令芙姐儿和哀家亲近?”

俞太后再不乐意,也得行礼:“儿媳给母后请安。”

后宫暗流涌动,不必细述。

是,他们为了自保,不得不算计建安帝。建安帝犯的错越多,于他们越有利。宁夏王也绝不会坐视平王被欺辱……

俞皇后也不吝啬,给莲香的衣食用度皆是上佳。再调一等,和丽妃等人也相差无几了。

仿佛椒房殿里的争执从未有过。仿佛她们之间从无隔阂。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起,那个深爱她的男子就悄然变了模样?

俞皇后目中迅疾闪过一丝水光,将头转头一旁。

顾山长鼻间微酸,伸出手,轻轻放在俞皇后的手上。

几日相处下来,俞婉心中的钦佩,变作了微妙的仰望。

“我不害怕。”谢明曦不知何时转过身来,神色淡淡,目中如一片枯井,波澜不惊:“我只是十分厌恶那个地方,不愿再踏进半步。”

最后一句话,近乎嘶喊。

临江王喜好美色之事,必是真的。赵杨身为临江王府的侍卫,如何能不知这一点?为何还要怂恿她去临江王府做厨娘?

叶秋娘和余安有过几面之缘,不过,彼此并不熟悉。

如此不动声色的体贴,令叶秋娘心中涌起暖意,久久不散。

“姐姐,你终于回来了!”

俞太后的身子忽然晃了一晃。

此时却虚弱无力的躺在床榻上,神色暗淡,满头白发有些凌乱。看着就如所有病重的老妪一般。

大齐建朝百余年,盛家子孙繁衍壮大,至今已有数千人。单以宗族来论,也是人丁兴旺的大族了。

盛鸿目光一扫,神色淡淡:“放下吧!”

新帝登基后,谢明曦便随盛鸿回了七皇子府……现在已经改做蜀王府了。连匾额也换了一回。

顾山长在昌平公主府住了数日,眼见着顾清的伤势渐有好转,便回了蜀王府。

“你瘦了一些。”林微微有些心疼。

四皇子性情冷如寒冰,从不会放下身段说句软话,更别提哄人了。之前那一句,已是极限。

四皇子四肢冰冷,脸上血色全部褪去,心跳紊乱不定。便是立储当日,他也未这般慌乱无措:“子毓!子毓!你别走,你听我和你解释……”

“免礼平身,坐下说话吧!”俞皇后含笑说着,和淑妃四目相对间,心中掠过心照不宣的快意。

又过片刻,三皇子夫妇联袂而来。

顾山长面色微微泛白,目中露出无尽的痛苦。

李湘如对兄嫂颇为不满,待宾客走了之后,对李夫人抱怨不已:“大哥大嫂也真是。今日是霆哥儿的洗三礼,他们两个竟都未来。这让人看在眼里,会怎么想?岂不是以为我娘家无人撑腰?”

“要不是你是我亲生女儿,我今日都不愿意来!”

往日真是太小觑徐氏了。原以为徐氏只是个乡野村妇,不值一提。没想到,这个粗鄙的老婆子竟这般刁钻。

这怎么可能?

永宁郡主心绪复杂微妙,一时无语。

永宁郡主反射性地说道:“我要回郡主府。”

敲门声忽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