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5章:善罢干休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209

    连载(字)

9620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善罢干休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 96209 2019-09-02

轻歌撇撇嘴,“主子,这您也信他?四皇子狡诈若狐,心机颇深。他的一面之词不能尽信。就算他有心放了武卫将军一马又如何?那也是这么久以来,武卫将军对他多加照顾,他该报的恩义。”

轻歌讶异,“主子,您是说您娘不是博陵崔氏的女儿?”

轻歌见谢芳华不欲多说,也知道有些事情不便多问。主子想说,自然就说了。天机阁如今有大半的人是当初无名山动乱时趁机逃脱下山的。他就是其中一个人。能过上如今悠闲的日子,他曾经做梦都没想过。从那日起,自然是发誓一辈子追随她。所以,关于她的事情。她说,他就听。不说,他自然也知道有不说的理由。天机阁的所有人都一样。

“我出京城,皇上都未阻止我离开。怎么?皇室隐卫的宗师这是擅作主张?还是奉了皇命?不再京城杀我,要来这么偏远之地杀我?”谢芳华问。

“皇上?”藏锋大笑了起来,“你说南秦的皇帝老儿吗?无能之辈,妄想继续掌控我们,做梦!”

谢芳华在落梅居闭门不出,已经喝了七日的汤药,这一日,秦铮休课,闲在府中。

------题外话------

皇帝回过神,摆摆手,阻止道,“不必戴着它了,摘掉吧!”

谢墨含微微抿起唇。

“朕记得这丫头出生时没听说有什么病症,后来这病究竟是怎么得的?”皇帝忽然问。

谢墨含看向灵雀台外,想着燕亭曾经透露出对谢芳华的执着心思,生怕她今日来这里真是为了他,心微微揪了起来。

燕亭闻言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是,公子”风梨立即应声。

谢芳华想着多日不见,皇上没因为四皇子秦钰回京被暗杀,百多年的古桥被炸毁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而焦躁心烦震怒,反而如此和悦,心情看起来不错,让她想着天子到底是天子,帝王有着八风不动的本事。当然,除了秦铮能将他气得跳脚掀桌子外,恐怕还没什么大事儿能让他震怒,想起秦铮,便想起了老夫人的话。她收敛心思,淡淡道,“皇上说得是不错,到底同姓一个谢,是一个祖宗繁衍下来的子孙。寻常看着疏远,一旦有事情,还是要靠一家人。不止是谢氏,秦氏也是这样。我听说裕谦王和两位公子快要进京了,带了许多的寿礼,裕谦王虽然远在岭南,多少年不见皇上,但是兄弟情分可没忘了。”

虚到虚无空洞,弱到弹指既碎。

他勒住马缰,身下坐骑驻足,身后的一千骑兵也跟着他齐齐地驻足。他眸光先是扫了一圈四周,目光向远处看了一眼,火光将夜晚的天空都烧红了,他收回视线,眸光一一掠过谢云澜、言轻和地上躺着的云水,最后,目光定在谢芳华的身上。

谢芳华挑开帘幕,向外看了一眼,的确是孙太医府邸的马车,她道,“孙太医看来是先来了一步,在这里等着咱们了,你上前知会一声,一起走吧。”

“有一个人来了。”玉灼立即对谢芳华说。

孙太医是我祖父,你闪开。”孙卓挥手打开玉灼。

谢芳华不再说话。

秦铮攸地睁开了眼睛。

秦铮又跟进中屋,见她站在镜子前接头发,凑上前,“要不我们……”

&n

秦铮扔了一把干柴进灶膛里,没说话。

“喂,秦铮兄,你的听音可真是了不得,她听到这三个人的身份,连个表情都没有。”燕亭走进小厨房,站在谢芳华身边,侧头打量她半响,敬佩地道。

刚拿起盐罐,秦铮开口,“那是糖。”

英亲王妃自然是相信谢芳华的医术的,恼怒地看了刘侧妃一眼,“当初永康侯夫人都一脚迈进鬼门关,差点儿没命了,孙太医都救不了,是华丫头出手给她救回来,保住了母子平安的。你若是不相信她的医术?还能找谁来?”

“小王妃,你给她吃了什么?”刘侧妃立即问。

“给我拦住他们!”秦倾一挥手。

谢芳华扫了一圈哭成一片的姑子,正如金燕所说,十多个人,又扫了一眼废墟,问道,“这房屋是什么时候榻的?”

谢芳华点头。

金燕似乎从来没见大长公主对她如此凌厉,顿时禁了声,

“大姑姑,咱们刚出了丽云庵,丽云庵就发生了这样的事儿,总要有人去看看。更何况,府衙官兵既然去了人,到底是天灾,还是**,都会弄清楚。毕竟我们刚出丽云庵,若是**,也脱不了干系。”谢芳华道,“您放心吧。有云澜哥哥陪我带着人去,不会出事儿。”

金燕和燕岚齐齐摇摇头。

...谢芳华回到落梅居,秦铮和听言已经出府了。

她将剑挂在墙上,简单用了饭,刚收拾下去碗碟,李琴便来了。

谢芳华很想问他拿什么说动了英亲王妃。让堂堂王妃亲自教导她这么个小婢女,传扬出去,她的名声怕是又高了一筹。

二人无奈,只得折回皇宫。

李沐清和郑孝扬刚走出皇宫不久,小泉子便骑马,大喊,“两位大人留步!”

秦钰揉揉眉心,“你什么时候也跟左相、大伯父一样尽说些冠冕堂皇的话了?”

李沐清瞥了他一眼,“虽然是黄金打造的椅子,但是夜夜坐到三更。你觉得皇上真好?”

小泉子咳嗽了两声,“奴才也是不敢得罪两位大人啊,这不是怕更惹皇上不高兴吗?皇上若是发了火,奴才可是要掉脑袋的。”

为什么?

“他为

“你清楚就好。”秦铮冷冷地道,“既然交给我了,就任何人不准插手,你也不行。”

秦铮对外面打了个响指,吩咐道,“青岩,送太子回京,未来一段时间,你跟在太子殿下身边。”

过了大约一盏茶,谢云澜偏转头,又继续看手中的书。

这一间房间陈设简单,屋中有些清凉,虽然打扫得干净,但显然是好久不曾有人住过。

谢芳华坐在床上,踢了鞋子,立即扯过被子,钻进被窝里躺下,露出两只眼睛看着谢云澜,“谢谢云澜哥哥,还是床舒服。”

春花、秋月齐齐一惊,“小姐,今日云澜公子对您的作为十分之纵容,而且让您靠得极近。可不像是不喜欢甚至厌恶女人的模样啊。”

玉灼想了一下,摇摇头,“似乎三年前谢云澜来平阳城的时候,我娘好奇跑去看过他。后来我爹去了,将我娘给拦回来了。然后这么多年,一直看着我娘不让他去招惹谢云澜。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明夫人一怔,训斥道,“不准胡说。”

秦钰抬起头,颔首,“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的。”

谢芳华压低声音,将这内衫的秘密说了。

马车顺着秦铮的意思,没直接回英亲王府,而是来到了右相府。

守门人吓了一跳,看了一眼天色,虽然不是极晚,但夜色也已经深了,他不敢怠慢,连忙对一人吩咐了一句,那人立即向府内跑去禀告,他连忙打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