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圣安娜注册 第108章:一篙到底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96209

    连载(字)

96209位书友共同开启《圣安娜注册》的古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8章:一篙到底

圣安娜注册 雪墓凝曦 96209 2019-09-02

所以,也就不必承受被凤阑绝喊停的风险。

是他太自私,只想着自己的家,自己的前程,所以让鸾儿受了那么多的委屈,最后还。

上官凌雨的身子也是忍不住的轻颤,是怕,却是更是恨,这夜无痕实在是太狠了,竟然要把她送去那种地方,她不去,死都不去。

而且,这个时候,他也不想改变自己的主意,那怕是她求情也行,遂再次冷声道,“她,欺骗了本王,这件事,本来就没完,跟你没半点关系。”

“是,我的肚子里,怀的正是绝王的孩子。”那个女人的脸上便更多了几分得意,望向上官云端的眸子中,带着明显的不屑,“你不过就是夜阑国硬塞给绝王的,绝王不会喜欢你的,因为绝王喜欢的人是我。”

上官云端微愣,没有想到,凤忆希也认识她,而且还这般的熟悉。

双眸再次望向那些不断涌上来的百姓,脸上更多了几分激动,再次说道,“看百姓们都这般的积极,说不定真的能把皇兄超了呢。赢过皇兄呀,那是多么让人激动的事呀。”

她此刻不想再听下去了,就算,这个女人,真的跟凤阑绝有什么关系的话,她也不想知道。

不要说是一个男子,就连身为女人的她,听到这样的声音,都感觉到骨头都要化了,柔了。

现在,也只有皇上是支持她的,若是连皇上都得罪了,她就真的孤立无援了。

若不是亲耳所听,他们真的不敢相信,或者说,就算是亲耳所听,仍就不敢相信。

但是,他跟云端昨天才刚成了亲,就这么分开,他真的舍不得……房间内那刚刚被南宫雪喊进去的丫头正在收拾着房间,谨慎认真而小心,看不出半点的异样。

上官云端的唇角微微的绽开一丝轻笑,眸子中也多了几分欣赏,这样的凤忆希越来越让她喜欢。

“来人,为上官小姐搬张凳子过来。”皇上虽然气恼,见凤阑绝总算还是答应了,便连连地说道,生怕凤阑绝会反悔似的。

“一起鉴定?绝王要如何一起鉴定呢?”皇上眉头微蹙,略带不解地问道,他们连这个问题的规律都还不知道,要如何一起鉴定呀。

那声惊呼很轻,而且她是刻意的学的公主的语气。

“你这孩子,还谦虚呢,这要是还不好,那怎么才算好呀,雨儿的刺锈可是无人能及的。”老夫人回过神后,连连接口说道,只是一双眸子还望着上官云端,脸上也带着几分不在自,目光也微微的有些闪忽,似乎在确定着什么。

门外的护卫认的凤阑绝,所以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阻拦,而是连连的进去禀报,只是,这位公主却已经紧跟着人家闯进去了。

上官云端愣住,皇,皇嫂,这丫头难不成是凤阑绝的妹妹?只是这称呼会不会太……

这儿有主子的朋友?

只是,平时南宫小姐对主子可是一点都不好呀,特别是南宫雪,每次见了主子,都狠不得杀了主子般。

所以,他要让人监视阁厢院,确保那些大臣没有离开。

叶寒虽然对云端说会想办法医好她,但是却暗中告诉过他,云端的病根本就不可能医好了,她可能真的这一辈子都不能当母亲了。

“让叶寒才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上官云端的望着那个小瓶子,沉声说道,声音中,微微的带着几分期待,说真的,她觉的丞相不会再在这个时候害她,当然为了安全起见,最好还是先让叶寒来检查一下。

站了片刻后,便转身离开了。

蓝岚惊愕中突然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在皇兄的心中,是喜欢着凤忆希的。

毕竟这一次,皇兄是来正式提亲的,若是凤忆希再像上次那样的拒绝,那时候,就不会像上次那样的简单了。

“啊!”房间内几个女人纷纷惊呼,都是一脸的恐惧。有几个胆小的,双眸还下意识的望过四周,毕竟是深更半夜,这实在是太恐怖了。

这个女人背叛了他不说,竟然还把所有的罪名推到一个傻子身上,欺骗他,真是可恶。

低低的声音中,似乎带着几分不满,还带着几分明显的指责。

欢呼间,便听到她从柜子里拿出了什么东西。

坐在花轿里的上官凌雨此刻的心情那叫一个兴奋呀,特别是悄悄的透过帘子,看到外面那些人的羡慕,或者是妒忌时,心更更多了几分得意,她现在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了。

“或许吧。”秦思柔有些闷闷地说道,说真的,她真的不抱太多的希望,而且,她觉的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神医吊儿郎当的,没有个正形,不太可信。

“恩。”只是太上皇却是微微的点头,“丞相言之有理。”

不过,以她那惊人的传言,相信那绝王是绝对不会看上她的,不,应该是绝对不会正眼瞧她一眼的。

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话,声音亦是极为的轻淡,但是却有着一种让人不敢拒绝的惊人的气势,而她身上所散发出的那股冰冷也让上官凌霜惊滞。

上官云端自然也站起身,向着那宫女的身边走去。

随即便感觉到自己的衣衫被人扯住,然后便听到一声细微的撕裂声,接下来,她便走不动了……得罪了夜无痕,落在他的手中,是绝对不可能会有好下场的,不过,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上官凌雨自做孽。

这个男人,不会是为了她报打不平吧?

那一刻,他便明白,这个世上,没有人亲情,感情,能信的只有你自己,要看的只有你的势力,你强别人就服你,你弱别人就欺你。所以他努力的让自己变的强大,不断的扩展自己的势力,终于让皇上不得不重视他,让这夜阑国离不开他。

“你明知道他是为了别的女人心痛,你还为他心痛,你不觉的你太傻了吗?”叶寒的眸子中再次漫过一股怒火,有些气恼的望向秦思柔。

不,他不甘心,不甘心,他也知道,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他失去的,不仅仅是那皇位,只怕连他性命都难保。

凤阑绝听到他的话,脸色也微微的一沉,神情间隐过一丝愧疚,当年,的确是他不小心,遭成了凤阑锐的受伤。

夜无痕的眸子微微的眯起,脸色铁青,手也微微的收紧。

“我当然记得。”那个男人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异样,反而更多了几分激动与兴奋,连俩的回道,只是话语也微微的顿了一下,再次继续说道,“当年,老爷把我捡回来,说让我好好的保护小姐,那年我才只有十三岁,第一次看到你时,我就知道,这一生注定要为你而活着。”

压在他心底多年的沉痛,突然一下子的消散了,他一直因为那件事,感觉对不起鸾儿,没有想到,当年,他根本就没有碰二夫人,再找到鸾儿,他就能够跟鸾儿开开心心的在一起了。

“丞相说的也有几分道理,你可还有其它的证据?”尚书大人毕竟也不敢与丞相大人对抗,遂再次转向上官云端,沉声问道。

“云端儿都答的出,丞相等人却答不出,本王用笨来形容丞相,似乎是太抬举了丞相了。”凤阑绝此刻的话语中更多了几分明显的惩罚。

凤阑绝连声说好,唇角继续的上扬,声音中似乎更多了几分笑意。

“呵。”凤阑绝再次轻笑,只是这次的笑意中明显的更多了几分冷意,“本王可是清楚的听到丞相让本王证明,好,本王就证明给丞相看,只是,这后果,希望丞相能够承受的了。”

上官云端微愣,双眸慢慢的抬起,直直地望向他,她相信凤阑绝的话,他既然说没有,就一定没有,因为,以他的性格,若是做过的就不会否认,更何况,他先前在面对那个女人时也的确没有半点那种男女之间的情意。

他的动作极为的轻缓,又带着几分郑重,他的手,已经移向他的手腕,手中的链子,正要穿向她的手腕。

当然,他与她之间的微动,只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没有人注意到,而因为,那些举火把的人都退远了,乍来的光亮,又突然的远了,那些护卫便愈加的惊怕了。

自以为够淡定的上官云端这次也是完全的惊滞了。

他,他这意思,不会是想要赖上她吧?

“那公子的意思呢?”上官云端略带试探的望向他,其实,她真的很好奇,他这么做是何目的。

“你,你胡说什么,本公子哪有说谎,本公子本来就不认识那些女人。”李玉一听大怒,随即急急的吼道。

皇上只怕早就对上官傲天有些防备了。

“你这个贱人,竟然敢在我面前玩阴的。”二夫人快速走到三夫人的面前,扬起手,狠狠的扇在了三夫人的脸上。

“那么你爱过吗?”上官云端再次开口,打断了她的话,但是却并没有追究她的口出不敬。

刚刚那话,只不过是蓝岚好不容易找出来的一个借口,只是,却没有想到凤阑绝竟然这般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她。

侍卫明显的多了很多。

好不容易进了宫,上官云端可不想再被赶了出去。

“奴婢不知道,奴婢只知道,今天皇宫中,突然多了好多侍卫,而且总管大人下令,所有的宫女与太监,都不能到处走动,奴婢出来时,还是经过了总管的批准的。”那宫女低声解释着。

“希儿,谢谢你,但是我也不可能会让你去冒这个险。”上官云端一脸感激的望向凤忆希,她岂能不明白这丫头的心思,就是不想看着她去冒险,所以情愿自己去冒险,这份情,她领了,但是同样的,她也不可能会让希儿去冒险。

“为什么?”凤忆希微愣,有些不解的问道。

太上皇的眸子终于转到了上官云端的脸上,只是,太上皇脸上的轻笑,却是猛然的僵住,一双眸子,更是极力的圆睁,一脸的难以置信的错愕,似乎还带着几分特别的似痛,似喜,又似乎是极为激动的情绪。

而且,他现在的表情,明显的不仅仅是高兴那么简单的,而且似乎不是为了他,而是完全的针对云端的。

是,他此刻望向她的眸子中,有着太多的惊,有些她想不明白的惊。

特别是他此刻唇角那丝轻笑,更是让人有着千万的不解。

他本来就极为的虚弱,那经的起这样的咳,那涨红的脸微微的变了色,似乎是一口气没有顺过来。

凤阑绝的一张脸完全的阴沉,一双眸子更是猛然的眯起,带着一股嗜血般的寒意,这莫须有的罪名也实在是太过离谱了吧,竟然敢诬陷云端杀了皇爷爷。

没有想到,刚到凤月国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看来,想要害她的人不好呀,也可以说是,凤阑绝的敌人不少。

各位大臣看到凤阑锐不但不生气,反而仍就是一脸的轻笑,而且还是那般纵容的语气,不由的都纷纷的愣住,看来,这个皇上似乎一点都不可怕,比起先前的皇上,似乎要好很多。

“凤阑绝,这儿真的好美呀。”上官云端一脸欣喜的喊着,一边在那山水间跑着,如同一只快乐的小鸟。

一双眸子直直地望向他的脸,入眸的一张略显平凡的脸,让她微愣,她原本以为,他会是那种美的一塌糊涂,美的人神共愤的妖孽,所以看到那张平凡的脸时,真的有些意外。

“老臣参见王爷。”

夜无痕的眸子冷冷的扫过李玉,冰冷中似乎快速的隐过一丝狠绝,但是却又快速的隐了下去,然后沉声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丞相暗暗冷哼,脸上也隐过几分嘲讽,这个年轻人这哪儿像是审案,只怕是想用这种方式来认识,巴结他。

那人肯定是在她与凤阑绝来这密室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这一切。

凤阑绝对着她微微一笑,随即一双眸子慢慢的扫过在场的所有的人,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任何人不准泄露出去。”

毕竟,对于一个高手而言,要在远处,将那待放的弓弩中的针射出,也并非难事。

当时,他也是在场的,所以,那几个侍卫,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不可能是他们发动的那弓弩的。

只是,她原本就是为了逃避选亲才配合着那些女人把自己的衣服弄破的,现在,她竟然又给她弄来一件新的。

她的身高,在这夜阑国,可是略略偏高的,一般人的衣服,穿在她的身上极少有合适的,但是,这件衣服,竟然如此的合身。

上官云端只感觉脚底似乎冒出了几分寒意,那人怎么就知道,她的衣服会破呢?难不成,他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而恰恰在这个时候,那‘宫女’带着上官云端走进了大殿。

现在,再想带她离开,显然是不太可能了。

顿时,刚刚所有的疑惑都有了答案,原来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她的脸也是完全的扭曲,凄惨而恐怖,胸脯仍在微微的起伏着,只是那跳动的浮动似乎越来越弱了。

老虎不发威,还真的当她当病猫了。

“我没事。”上官云端望向他,微微一笑,带着几分感激,也带着几分异样的情意。

“皇兄,不是。”凤忆希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再次急急喊道。

她不知道,上官凌雨对他们做了什么,不过,她知道,从上官凌雨的嘴中是绝对问不出什么的,所以现在只能多派些人去找他们。

只是,凤阑绝是何许人,神话般的人物啊,岂是能用一般的标准来衡量的。

“王爷突然来访,不知有何要事?”南宫逸相对的却是十分的冷静,与凤阑绝相对而坐,不卑不亢的态度,不急不缓的语气,不亲不疏的把握,恰到好处。

第一次见她,她身着男装,脸上也易了容,而第二次见面是昨天晚上,她还蒙了面纱,所以唯一能够辨别的就是她的眼睛。

到底是?还是不是?

一个侍卫已经拿了刀子走到了上官凌雨的面前,那个侍卫如同夜无痕一样,一脸的冰冷无情。

“哼,想死,那有那么好的事。”只是,夜无痕听到她的怒骂声,并没有丝毫的怒意,唇角反而微微的扯出一丝轻笑,只不过脸色愈加的阴沉了几分。

只是,她只想着骂夜无痕,想用这样的方法激怒夜无痕,但是她却没有想过,如今夜无痕是要让人割她的舌头,割了她的舌头,她就骂不出来了。

二夫人已经看到了上官凌雨,一边哭喊着,一边冲了上去,“你们做什么,你们想把我的雨儿怎么样?”

“王爷,雨儿到底犯了什么错,竟然让王爷下此狠手?”老夫人微微的停了一下,然后才望向夜无痕,低声问道。

“王爷,不可以呀,不能这样呀,你就饶过雨儿吧,她已经知错了,她以后不会再做傻事了,不会再伤害云儿了,而且云儿现在也没事了,王爷就放过雨儿吧。”老夫人听到夜无痕的话,猛然的一惊,连连的为上官凌雨求情。

“雨儿,我的雨儿呀。”二夫人立刻哭喊着扑了上去,想要抱起上官凌雨,但是看到上官凌雨此刻的样子,又不敢动她。

而上官傲天听到老夫人的话,并没有太多的惊愕,有的却只是满满的愤怒与冰冷,他相信他的鸾儿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他的事情,而他更相信云儿绝对是他的亲生女儿。

月儿看到上官云端又要荼毒自己的脸,急急的拦住她喊道,“小姐,今天是你大婚的日子,你就听奴婢一次吧,这样的小姐真的很美……”那般的浓妆真的很吓人,月儿在心中暗暗的补上一句,小姐虽然有些傻,她也不能在小姐面前乱说话。

“可能是王爷睡的迟了,还没起呢,等会吧。”上官云端略带羞涩,极为温柔的声音,轻轻的从轿子中传了出来。只是这话听起来,却是要多傻就有多傻。

上官云端在心中将夜无痕的十八代祖宗都问侯了个遍。

她认的出,那丫头是苏月情身边的……

月儿很快便端来了饭菜,看到那丫头已经离开了,不由的疑惑地问道,“咦,那丫头走了吗?那王爷?”

蓝岚刚刚背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可是明显的有些结巴,背错了很多地方。

双眸微微的望向皇上,红唇微动,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这次比试胜负未分,我自然要继续,赢,我就要赢的漂亮,让所有的人心服口服。”

这个问题,似乎比刚刚跟蓝岚的比试更让众人期待,更让众人紧张了。

“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的上绝王呀。”另一个女人也随着她的意思说道。

众人这才回过神来,还把王妃拦在城门呢。

“养你何用?连一个傻子都对付不了。”不等那女子的话说完,里面便再次传出说话声,这次的声音中明显的多了几分狠绝,也隐着明显的怒意。

房门外的女子已经快速的离开了,整个阁院中,便只有那琴声不断的回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