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热线:第54章:甘之如饴

圣安娜热线 作者: 苏憧笙

她娘的确希望她过安稳生活,不要报仇。

骑马飞奔的是一对母女,她们脸上都脏兮兮的,头发凌『乱』,而那那少女泪水不断流下。

的确,擂台上,臧锋一开始就在蓄势。滕青山更是持着长枪,淡笑以对!

艰难地抵挡住一枪又一枪,可是,生生不息连绵不绝的枪法,令臧锋好似陷入一个庞大的漩涡中。臧锋完全被缠住了,他无处可逃!臧锋只感到自己的刀法,根本无法施展,每一次抵挡都难过的要吐血!

有想请滕青山,收他们某个亲戚子侄为弟子的。滕青山为二十七代弟子,实力这么高,是有资格收弟子的。

滕青山睁开双眸。

“这一幅画,最起码画到中午才能成。”诸葛元洪笑看着滕青山,“青山,你喜欢画画吗?”

滕青山盘膝静坐在后庭院内,目光落在《幽月枪典》上,《幽月枪典》正翻开着放在地面上,这翻开的一页,讲述的正是如何踏入先天!

“这就是归元宗!”滕青山心中感叹,一支精英的六千黑甲,一支数量庞大训练有素的八万城卫军。核心弟子近万人,外围弟子更是不计其数。这就是归元宗,完全统治江宁郡的依仗!

陡然——

他这个徒弟‘臧锋’毅力的确不错,也有天赋,唯一不好的地方——太看重名利!在黑甲军时,臧锋就很看重高下等级之分,一般黑甲军都统,见到这臧锋心底都发怵。

臧锋看了滕青山一眼,目光如刀子般。

“傻站着干什么?”诸葛元洪低喝道。第七十六章 江宁

傍晚时分,滕青山一个人手持轮回枪,逍遥自在地下山了。

其实他之所以单独行动,是因为……他进山,并非是搜寻赤鳞兽,而是悄然练习《虎形通神术》。

“这黑火灵根,也幸好落在我手!如果是别的武者,他们都是修内劲,而不是提高身体力量。黑火灵根吃下肚,他们根本是浪费。”滕青山,也为历史上,那些被其他武者吃下的黑火灵根叹息。

滕青山不是傻子。

历史上有人吃下‘黑火灵根’,仅仅发现体质变强,身体瞬间拥有万斤巨力。其次,他们便没有发现了……这不能怪他们,因为,他们连人体的潜力都没有完全开发出来,怎么开发天地灵宝‘黑火灵果’的能量?

他现在就想会江宁,好好休养,随便教导一下后辈弟子,好颐养天年。他,太累了!

“小心点,应该没事。”滕青山也说道,“它体积庞大,到时候,我们寻一个小地方一钻,它就没办法追了。”

“你们啊……”

人皮面具下面,才是司马庆的脸。

一般用先天真元攻击。

靠灵活『性』,杀死滕青山!

而爆发底牌,最好别让别人看到!

“这个赤鳞兽,竟然能吞吸岩浆?还能吐?”滕青山震惊不已,赤鳞兽早就习惯高温,连脆弱的眼球都能抵御,更别说口腔喉咙了。喷发的岩浆,成扇形,覆盖向整个黑『色』大石头。

轮回枪的扁平菱形枪头拍击在岩浆上,一股强大的反冲力作用在滕青山身上,滕青山仿佛一头雄鹰,再一次扑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上。

只剩下那战靴缓缓下沉,还有那暗金『色』的内甲,在岩浆流中缓缓下沉。

所有人傻眼了!

“你们着什么急?”那名站在下方的少岛主‘古世友’一挥手中长枪,拦向滕青山。

秃顶老者三角眼中寒光闪烁,同时‘锵’的一声,拔出了腰间的两柄短刀。

一个个明里的高手,暗里的强者,等黑火灵果成熟,就会真正出手!第六十三章??遭遇

可乌岱丝毫不怕,反而继续前进。

汩汩~~

“他们竟然这时候进来!”古世友没想到,对方也这时候进来。

而且——

看着飞奔的精瘦汉子,滕青山手中的另外一枚石子一扔。

当即,滕青山吩咐道:“青虎,老杜,你们跟我进洞『穴』,其他人就在这周围,装作搜寻黑火灵果地点。等我们出来。”

虽然畏惧滕青山,可他更怕被杀了灭口。

“呼!”杜洪竟然学滕青山,也从洞口一跃而下。

滕青山、冀鸿、关绿三人也没办法,只能等待。

“蓬!”

魏苍龙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

“表哥,看清楚,‘火上浇油’和‘火中取栗’这两招的真正意境!”滕青山忽然朗声说道,此话一出,顿时引起周围一片哗然,滕青山想要干什么?这一场大战,难道滕青山还想借这一战,教导他的表哥?

的确,滕青山手下留情了。那司马峰手中重剑被震飞,在无法阻挡情况下,以‘火上浇油’这一招砸在人身上,即使是数万斤力气,都可以将司马峰给砸死。滕青山在最后时候,收住枪式。

归元宗驻扎地。

“统领大人他们回来了,准备晚饭!”

‘残废’还没说出来,便是一道青光!

这一刀,绝对不比那孟田的血月刀慢,而且,那名独臂武者还是坐在地上出刀,这种姿势别扭,可出刀依旧这么可怕。

这吴越比孟田,绝对要强,而且强不少。

远处围着一个足有数十丈的大圈子,周围大概聚集了上千人,估计周围绝大部分武者都过来了。

“碰运气!”滕青山说道,“那头赤鳞幼兽,很狡猾,找到它很难。黑火灵果是死物,我们或许就能碰到,耐住『性』子吧,这种日子,可要持续一两个月的。”滕青山明白,现在即使发现黑火灵果,也无法采摘。

对这种挑战的,滕青山懒得理会。黑甲军军士们也是不屑看了一眼少当家‘贾梁’,对这种年轻人,懒得理会。

黑甲军众人回头,冷漠看着贾梁一群人。贾梁毕竟生活在马贼当中,面对黑甲军的血腥气息,也感到心中一窒。

……

人体存在于大自然中,有其局限『性』。如滕青山达到十八万斤巨力,已经是极限。

冀鸿随即朗声道:“在场的所有人,听清楚了,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赶往火焰山!今天,大家好好休息,黑甲军士兵,明天重甲都不要穿了,在火焰山中,根本无法骑马。不必带马,也无需穿重甲,穿一件内甲即可。”

“滕都统!”关绿脸『色』一冷。

关绿冷冷看了滕青山一眼:“等黑火灵果事情一了,我会好好请教滕都统的枪法,看滕都统,到底有什么手段!”说完,这关绿大步地朝门外走去。

“朱兄,你招待已经够好了。不过,我黑甲军现在刚过招收新人阶段,我这一营人马,也会补充新人。这黑甲军军士要补充、淘汰、训练,有很多事情要忙。真的不能再留了。”滕青山说道。

滕青山一笑,喊道:“小二。”

“我哪敢啊。”小二连道,“各位客官,你们还别不信!这事情传的是有鼻子有眼的,还是一位武者高手亲眼看到。绝对不假!就今天,咱们这来了好几个武者了。都是去那大金庄的!”

这越传越快,也就传到了归元宗的情报人员耳朵里。

“各位大人,各位大人!”那位白发老者大声的喊道,“那黑『色』怪物可能从我们庄子任何一处进来,所以各位大人,可以选一个好地方,慢慢的守着。等到深夜,相信各位大人一定能看到那怪物,杀死那怪物!”

“嗖!”滕青山猛地一跃,直接跃到那妖兽上空。

“我看你往哪逃。”滕青山也有些惊讶,拼命的妖兽极限速度,竟然和自己极限速度相差无几。

这孩童仰头看着滕青山,眼中满是泪水:“大哥哥,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杀了那个怪物,为我爹娘报仇!求求你!”

“你们放心!”段侯对着金家庄族人拍着胸膛,“咱们武者人多势众,今天人不够多,以后肯定还有更多更强的武者来,那妖兽肯定有死的一天。”那些金家庄族人听了,只是心底略微好受。

“你瞪我干什么?”段侯旋即便笑起来,“哈哈,我懂了,你是想让你们铁衣门独占那宝贝?”

段侯笑着说道:“有人不想让我说,我偏要说!秦狼兄,这赤鳞兽是一头极为厉害的妖兽,传说,它足有三丈多高,五六丈长,看起来犹如一座小山。而且全身赤红。就是先天强者都难以攻破它的鳞甲!而且能口吐火焰,火焰能融金化铁!”

“找死!”滕青山速度也是飞速冲去,一道血『色』人影和一道黑『色』人影,一前一后,就冲入了荒野黑暗当中。

伤地榜高手,和杀死地榜高手,那是两个概念。

二人死,一人重伤。这是黑甲军的结局。

可以在一瞬间,出足足七七四十九刀,每一刀都有开碑裂石的可怕威力。

呼!

“哈哈……要谢,就等到了你那,让我这些兄弟们好好歇息一晚上吧。这半个月一路劳顿,大家就是晚上睡觉,都不敢松懈啊。”滕青山笑着说道,现在大家心情都轻松的很,距离目的地已经很近了。

“你们这些人。”杜洪一身重甲,冷漠看向另外一些人,“朝旁边挤挤,让出一张桌子来!”

客栈大厅内的一群人,吃的正欢。

如影随形枪法——五万斤巨力!

“轰!”

“大哥,那人说的也对啊,咱们多要点银子,也不用死人了。”旁边有人看向大当家,大当家瞥了他一眼,喝斥道:“老三,你脑子里装的都是大便啊!”

包括那位大当家,心底都有些忌惮。

箭矢『射』在身上,根本没事。

箭矢『射』在滕青山身上也没事,恐怕,连滕青山脸皮都『射』不穿。只是,滕青山不想暴『露』自己的秘密。

“哈哈……一人和我千军万马斗?他以为他是先天强者,兄弟们,给我杀,杀死他!”大当家大笑着。

在滕青山前世世界的历史上,在千军万马中,夺上将首级的例子比比皆是。而今天,滕青山就展『露』了这一手。以他如今的枪法,这些马贼连阻拦他的脚步都不能。不过为了保护朱崇石等人……

可是,滕青山还是分了些银子。

官道上,荒郊野外的客栈稀少。这是因为孤零零一个客栈在那,很容易被强盗土匪打劫。凡是能在荒郊野外开客栈的,都是有背景有实力的!

别看对方模样看似中年人,可实际年龄却都已经八十多岁了。

黑甲军军士们原本还愕然,此刻脸上不由『露』出笑容。

“爹,滕叔叔一个人能打败那么多马贼?滕叔叔有爹你厉害吗?”年幼的男童眨巴着大眼睛看着远处滕青山,眼中满是崇拜,小孩子最容易崇拜英雄。更何况,滕青山能在洪流般的马贼中,轻易屠杀,擒住贼首。

那大当家急得汗如雨下,忽然想起什么,猛地对周围咆哮道:“老二,把你的景玉佛拿过来!快点!”

“大哥,这是我祖传……”那二当家急了。

“算你凑够了,我饶你『性』命。”滕青山直接将地面的金票、银票、景玉佛都放进怀里,至于其他东西都拿在手上。

“都统大人,我这金蚕丝背心最起码得值二十万两银子啊,要不,我那柄饮血刀……”那大当家话刚说到一半,滕青山冷冷看了他一眼,便让这位大当家吓得不敢吭声了。

滕青山和滕青虎二人减慢速度,前面已经是宜城城门口。

后庭院有马厩,那匹赤血马就在后庭院。

就在这时候——

滕青雨也大喜。

“我哥是最强的。”青雨立即一抬下巴,自信说道。

朱崇石点点头,并没细说。

来到归元宗这么久,滕青山也对这个世界地理知识有所了解。

而在北方,便是广阔的草原,再往北,就是北海了。

嘴里喝骂着,一名精瘦的独眼男子正跑向不远处一座宅子里。

“四爷!”那宅子门口的两名汉子立即笑着打招呼。

“大当家,大当家!”这精瘦独眼汉子一把推开大门,便大声嚷嚷了起来,“有肥羊啊,大肥羊!”

“宗主,那朱童可是先天强者,寿命长的很,还不用担心这些吧。”冀鸿说道。

“看到那滕青山的表哥‘滕青虎’的枪法吗?”诸葛元洪说道。

“《烈火枪诀》,给滕青山?那《烈火枪诀》我也看过,有九九八十一招,威力一般。”冀鸿有些迟疑,随即眼睛一亮,“宗主,你是说他滕青山,将那枪诀……”

危险?

“嗯,冲洗一下铠甲,等会儿出发。”滕青山吩咐道。

“实则虚,虚则实。”朱崇石瞥了身侧护卫一眼,“这血石坡,既然经常有马贼埋伏,说明那地方很适合埋伏!适合埋伏,马贼们当然会选!”朱崇石看向旁边的滕青山,喊道:“青山兄弟,还有五里地,就是血石坡了,可得小心点。”

滕青山骑着马,走在最前面,前面一里地就是血石坡了。

“青山你创的?”滕青虎瞪大眼睛。

“认真点,可别成为最弱的八名百夫长。传出去,我面子上也不好看。”滕青山说道。

训练有素的黑甲军军士们迅速地停下,一点都不『乱』。另外五名百夫长立即赶到滕青山身旁。

杜洪点头,随即朗声道:“出发!”

“谢城主了。”

周围人有些惊讶。

“青山,吃!”袁兰连朝滕青山碗里夹菜,“娘,够了,够了。”滕青山看看母亲,又看向一旁父亲,以及那乖巧的妹妹,心中一阵暖流。

能当百夫长,谁是善茬?

“你们营的新任都统,这是宗主亲自任命的,我予以传达。”冀鸿冷漠道,滕青山五人都暗自期待,宗主诸葛元洪亲自任命?任命谁?

“私下里咱们是兄弟,可都统还是得叫的。这规矩可不能破。”旁边的杜洪哈哈笑道,“青山兄弟,你年纪轻轻,《莽牛大力诀》便达到第八层,枪法无双。以后在咱们黑甲军前途无量啊!”

表哥滕青虎,学了这《烈火五式》,即使学了两三成,足以坐稳百夫长之位。如果能大成,完全学会五招。实力将不比那白崎弱!第三十三章??当自强不息

冀鸿见白崎的惨状,也没再多说。

就在这时候——

“我们走!”董延一咬牙,直接冲过去跳上马。

“这些紫金,是这人偷带出来的,当然得带回去。”滕青山平静说道。

那两兵卫吓得一愣。

这毒传递,靠的就是血『液』流转。气血不流传,毒当然无法传遍全身。这也是,前世世界中ss级强者可怕的原因之一。而内劲高手,虽然实力强,可靠的是内劲。对于自身肌肉、筋骨控制,差的太远。更别说控制气血流动了。

只见被割开处,流出的鲜血,都是红『色』的。

“查到那个和我交手的贼人身份吗?”白崎冷声道。

白崎眼睛一亮,立即厉声喝道:“去,快去,去将那胡童给我抓来!就是他,他是内贼!!!”

他想报复,可是,他感觉不到自己有报复的能力!

“四位大人,胡童大人他今天早上就赶回华丰城了,说他知道华丰城内有一名医,他要为都统大人请那位名医过来。”面对滕青山四人,一名兵卫惶恐说道。

“果然,那胡童是内贼。”万凡祥冷笑道,“不过那胡童也聪明,看到白崎重伤残废,知道不妙,就逃掉了。”

“大人,大人。”外面忽然冲进来一名黑甲军军士,急切喊道,“统领大人来了!”

“青山兄弟,统领大人已经去白崎的住处了。”万凡祥也刚穿好衣服,和滕青山一同跑着,滕青山低声道:“统领大人,竟然这么快就赶来了,连夜赶路!宗内,对这事情是非常重视啊。”

在这个世道上混,谁也不是胆小之人。

滕青山、田单等四名百夫长在一起。

“一点东西都没查出来。”万凡祥、刘和二人也摇头,万凡祥嘴里咒骂道:“那些狗日的,还真有手段!这紫金矿区戒备这么森严,他们竟然能够将十斤紫金给带出去。到底怎么带出去的!”

另外三名百夫长都点头。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