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热线:第47章:负荆请罪

圣安娜热线 作者: 苏憧笙

自从唐毅得知海底人的事情后,他便隐约地觉得这海底似乎还有一种文明。而自己体内的元力说不定就是人家的能量而已。就跟我们的电能一样,只是存储在人体内而已。

“那是当然,唐毅不可能被打倒,只要在水中,在海底,没有什么能够打败他。”

邦迪沃德随手掏出一把手枪,反手一枪朝耕四郎射去!

但这样一来,突袭的效果却也没了。

纪小暖的话刚刚发送了出去,一条喇叭大刺刺的闪过屏幕……

*

莫忻然气喘吁吁的站在冷冽的面前,然后抬了手,手链在手腕上海轻轻晃动着,“这个……是玉鉴吗?”见冷冽不说话,她抿了唇又问道,“为什么把玉鉴弄成这样?”

龙尧宸缓缓转过头,他眸光落在窗外,墨空中那半弯皎月此刻变的迷离而涣散,就和他的心一样……

嘈杂的声音顿时在楼道里犀利的传来,别的教室里的人一脸茫然的看着前面三个女生没命的跑,后面一堆女生拼命的追……就好像在上扬溢出警匪剧一样。

“spark,她是什么人?”sophie傲娇的问道。

“我的天,你,你竟然有女朋友了……”sophie公主好似极为的受不了这样的消息,高傲的她在一次演奏会上看中了spark,千方百计的想要接近他,多方打听知道他单身的时候开心极了……可是,他单身是假的。

苏沐风耸耸肩,不置可否的撇了下嘴角,不再理会乔治的看向昏睡中的夏以沫……

沉暗的眸光透着复杂的光芒,龙天霖就这样静静的抱着夏以沫,直到她哭累了,哭的眼泪都干了……

**

乐乐乖巧的喝了牛奶,龙尧宸接过杯子放到一旁,细心的给他擦拭了嘴后,给他盖了被子,说了句“晚安”后,就拿着杯子离开……

“龙爸爸……”

乔治在那边也沉默了,这些年和夏以沫相处,她是什么样的人他也清楚,如今这样的情况,龙尧宸的势力不说,光乐乐,那就是夏以沫的命,只要乐乐在龙尧宸手里,其实他们心里都明白,早晚,沫沫都会妥协……但是,知道是一回事,如今沐风为了她变成这样又是另外一回事。

点击进入,直接到了一个论坛,帖子后面已经被标注了“hot”,夏以沫只是扫了一眼,就看到上面显示的点击率已经超过五百万,回复也达十多万条……

龙尧宸眸光变的幽深,勾唇说道:“我是故意的!”

抬眸,合起电脑扔到一侧,他眸光深邃的看着夏以沫……

“这个是笑笑婶婶的提议……”看出夏以沫的疑惑,龙天霖边看着餐牌边说道,“笑笑婶婶说,生病住院本来就很闹心了,如果连吃饭都充满了悲伤的情绪,会更闹心,所以,老爸就将龙帝国旗下的医院的餐厅都改了。”

“走吧,你该准备一下了。”刑越说着话,示意sam跟着,二人一同出了病房,和医院里的咽喉科的主治医师接洽相关的事宜。

感情,是需要自己争取的!

龙尧宸淡漠的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只是手指在键盘上飞舞起来,随着他的敲打,一道道dos指令快速的闪过电脑屏幕。

微微皱眉,莫忻然心里猛然间有着什么东西不舒服的滑过,想也没有想的她就下了车,朝着那个男人走去,“不好意思……”她见男人微微蹙眉疑惑的看着她,手不安的比划了下,“我想问下,小……付兰芝在吗?”

不看还好,一看之下,夏以沫脸上的笑容在瞬间就僵硬了……

“有,有问题吗?”夏以沫见龙尧宸如刀削的俊颜上透着一股复杂的情绪,小心翼翼的问道。

夏以沫原本高悬的心一下子跌回了原位,就连眼睛里都闪烁着一丝不可置信的光芒,在灯光的照射下,褶褶发光,她扬了唇角,笑着说道:“谢谢,我下班了会很快回来的!”

噗!

龙天霖虚弱的看着这条简讯,他嘴角勾了抹痞笑后,眸光渐渐涣散,人昏迷了过去……

龙尧宸微微蹙眉,他墨瞳紧紧的盯着龙天霖,好一会儿,方才缓缓问道:“天霖,你对她是不是太过紧张了?”

“吱————”

**

顾浩然冷冷的勾了下嘴角,“信不信由你!”

乐乐猛然站了起来,“妈咪——”

命令的口吻不带一丝温度,龙尧宸说完,就径自挂断了电话,“开车!”

学校。

校长一见凌微笑来了,先是装了装样子的朝着一旁的助理交代了几句后,让他出去关了门,门一关上,校长就满脸堆笑的急忙站了起来,“龙夫人来鄙校任职,真是无上荣誉啊!”

经理没由来的脸上顿变,也顾不得龙天霖,急忙就奔到厨房内,然后就看到一个拿着水管子的厨师助理一脸惊恐的看着众人,而地上躺着那杯乐乐喝的果汁的杯子的碎片,那杯子里的橙汁被水管冲出的水冲刷四散,如今,就算想要化验维c是不是超标,也已经没有了办法。

“是他!”夏以沫猛然大惊的喊道。

女人看完后,嘴角都扬起了笑,仿佛在看好戏一样的说道:“呦,她要嫁人,可惜……”她抬起视线看向龙尧宸,“……新郎不是你啊?!”

见龙尧宸又恢复了淡漠,女人无奈的翻翻眼睛,“夏以沫成了龙岛掌权人的未婚妻,未来可以说不可能替代的主母。那个时候,你,作为龙家人,甚至,龙天霖的哥哥……你能因为爱着夏以沫,将她抢回来?就算你想,恐怕龙先生也不允许你这样做了。”

闭上酸涩的眼睛,饿了一天的她仿佛饿过油了,一点儿胃口都没有,奇迹般在房间里变出来的美食是她一直奢望的,而真的摆到面前时,她却完全无感。

“来来,要吃吗?”对方像是逗狗一般,用食物去引诱莫忻然。

夏以沫并没有看清眼前的人是谁,只是思绪停滞下,一直反应不过来,吓得“啊”的一声惊叫,紧接着就往后退去,可是,她的身后就摆放巨幅海报的架子,她退后的同时,脚一不小心的踩到了架子,顿时,她重心不稳的就向后倒去……

虽然是疑问,但是,龙天霖却已经肯定。

龙天霖看着悠然品酒的龙尧宸,嘴角一侧扬了下,方才问道:“什么事?”

冷冽抬眸,眸光变得深谙到沉戾,过了好一会儿,方才听他缓缓说道:“传出话,我要和他连线!”

而莫宁宇是“y”的成员……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齐亚岛安全局的人没有办法攻克他的黑客程序了……

一路无话,顾浩然和李逸回了议府,李逸并未做停留的就去调查,颜副总统出行,就算是私人行动,也不可能这样无声无息的。

想到最后,龙尧宸的脸彻底的笼罩了阴霾。

刚刚着急,竟是没有去想,夏以沫虽然有着不少的毛病,但是,却不是个毛毛躁躁的人,出门不可能不带包和手机,而唯一的可能,就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思绪根本不集中,这样的情况下,恐怕她根本就没有去管自己走到哪里,人又在何处?

龙尧宸坐在小酒吧前的高脚椅上,手指慵懒的擒着酒杯轻轻晃动着,墨瞳幽深的落在窗外,看着渐渐暗沉的天色,思忖着一些他还没有想明白的事情。

“州长,”李逸凝着眉说道,“曾华在a市!”

龙尧宸淡漠的端起咖啡,刚刚端起,一句“空腹喝咖啡对胃不好”的气恼声音就窜入了脑子,他微不可见的蹙了眉看着手里的咖啡,有些气恼的就往唇边递……

**

夏以沫出了检查室往休息区走去,龙尧宸并没有跟过来,也许是因为眼睛的事情,彼此之间总是存在着一些抗拒吧。

“你……你的眼睛好吗?”向晚问话的时候有些小心翼翼。

sam为向晚检查着眼睛的同时问道:“小宝贝,你有恨过宸少或者夏以沫吗?”

“不合胃口?”

突然,手机铃声传来,夏以沫先是顿了下,然后收回手从包里掏出电话,见是个陌生豪门,她不仅微微皱了下眉,“喂?”

宋美娜死死的咬了咬唇,抓着被子的手也紧了起来,她看着龙尧宸,努力的隐忍着眼泪说道:“宸少,我只是喝醉了酒,是你上了我不是我上了你……”宋美娜撇了脸,咬着唇,泪滑落在脸颊,咬牙接着说道,“你走……就当我,当我……”她没有说下去,只是喉间哽咽了下。

一阵笑声传来,随后就听冥洛调侃的说道:“我说宸少,你还真是少了夏以沫,就觉得整个世界都是无聊的。”

电话里先是沉默了下,随即应了声。

说完,小混混冷哼了声,转身就往酒吧深处的一个过道走去……

“还?呵……就靠你打那几分工?”赵海不屑的冷嗤了声。

蓝影看着夏以沫,她的脸上除了恭敬没有其他,可是,背在身后的手早已经握成了拳。

金花1号看了看前方,“准备——”控制机械靶的人准备待命,“开始!”秒表开始滚动……

“疯子!”刑越大惊,上前一步就在刀尖儿刚刚抵在胸口的位置的时候,大力的握住了他的手腕,“我费了那么大力气把你从鬼门关里拉回来,你就这样报答我的?”

*

龙尧宸不经意的一句话幽幽传来,在酒店里坐了一晚上的夏以沫顿时整个人僵在那里,她反射性的吼道:“乐乐不是你的孩子!”

“你喜欢就好……”莫忻然看着夏以沫笑着说道,“感觉你穿蓝色应该很好看,所以也没有征求你的意见,就选了这个色。”她看着夏以沫满脸的开心,不由得笑意加深,“至于装饰……等下一起去逛逛龙岛的珠宝店?听说龙岛季氏集团旗下的珠宝店很有名?”

莫忻然虽然已经提前从冷冽那里知道了龙尧宸真正的身份,也知道龙岛相较于齐亚岛在国际上有着更高的地位。可是,当车从机场往皇家别苑驶去的时候,她只是路过,却也爱上了这个处处透着让人迷恋的色彩的地方。

夏以沫和莫忻然一起相携去了龙岛位于跃龙区季氏珠宝的总店,莫忻然是做设计的,对时尚有着独特的见解,她为夏以沫挑选了一只石榴红的天鹅水晶发卡,又定制了一双镶嵌石榴红水晶的七分高的鞋,方才满意的和夏以沫离开。

挂了电话后,莫忻然就回了屋子,洗漱过后睡觉……

“要不要这么悬……”莫忻然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夏以沫,和夏以沫相比,她更现实。深蓝色的风信子,就算重生……依旧是深蓝色的。

群号:234049023原来,我们只差了那一步;或者,只是多走了那一步……

有些无力的在沙发上坐下,苏沐风缓缓躺靠在靠背上,眸光空洞着看着前方散发出昏黄光芒的灯……沫沫不是个随便的人,能让她心甘情愿就范的,除了龙尧宸,没有别人!

自嘲的勾了嘴角,苏沐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企图掩盖自己内心的酸楚。

“放开我!”到了餐厅外面,莫忻然爆发的吼了声后死劲扭动着胳膊,她顾不上疼不疼的硬生生的从冷冽禁锢的掌心里抽离,一双已经憋得猩红的眼睛恨恨的瞪着他,“混蛋!”咬牙切齿的声音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她嗤冷的看了眼冷冽,提着裙摆转身就往前方走去……

龙尧宸站在原地没有动,夕阳带着点点温润的暖意落在他的身上,将他平静的俊颜一侧沐浴在橘色的光线下,而另一半因为光线的角度,有些暗沉……这样一半明亮一半阴暗的脸,透着两种极端的性子在他身上不突兀的和谐存在。

夏以沫依旧没有反应……她仿佛所有的思绪都被挖空,只剩下了躯体在这里。

夏以沫本能的,往龙天霖的怀里蹭了蹭,有些贪婪的汲取着他身上那丝温暖,她微微抿着唇,眼睛里依旧默然,蹭了好几下,找到了能将她的脸埋入的地方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是!”刑越应声,转身出了病房。

莫忻然眉心皱到了一起,一抹痛苦之色染上了眸子……

淡漠的话传来,莫忻然悬到了嗓子眼儿的心一下子落到了胸膛。她抿了下唇点头,任由着冷冽过来把她打横抱起的往外走去……

“哦……”夏以沫应着声,不知道为什么,她明显的感受到来自蓝影身上的排斥感,仿佛她好像在生她的气,甚至,可以说好像是很讨厌她。

苏沐风就像疯了一样的拉着,眼泪狂肆的溢出紧闭的眼缝,顺着脸颊蜿蜒而下,滴落在了小提琴上……

夏以沫翕动着唇,她的笑也随着唇的颤动而变的犀利起来,她狠狠的瞪着眼睛看着颜展翔,在充满了恨意的拉回视线的同时,她扭动着被龙尧宸拉着的手,硬生生的挣脱他的手心,谁也不看的悲伤转身,不做任何停留的就往外面走去……

既然她这样多余,可以放任她一个人就好,为什么要将她当玩具一样的丢来丢去?

他们是什么关系跟她有什么关系?

听他这样说,夏以沫一脸怀疑的看着他,由于她的脸上还有泪水的痕迹,看上去竟是像是被欺负了一样,这样的样子落在路人的眼里,竟是有人纷纷窃窃私语的指点起龙天霖起来。

暗暗咬牙,曾月拿着包的手紧紧的握了握,努力的压下心中那股妒火,脸上带着淡淡笑容的说道:“阿浩,我们走了?!”

原以为,这么多年的分开,就算对她还有一份念想,却也能看到她平安就别无所求,原来,一次次的,他都是自己骗自己,其实……他的心里,一直有这那个小丫头,会叫他“阿浩哥”的小丫头。

“是因为……”夏以沫几乎脱口而出真正的原因,但是,话到了嘴边却又被她硬生生的打住了没好气说道,“要你管!”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