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热线:第36章:以刑去刑

圣安娜热线 作者: 苏憧笙

“这是修炼武功返老还童的现象,这个老家伙得有一百多岁了。”陈青云从地上站了起来,占到了陈晴风的身边。

陈静夜也站到了陈晴风两人的身边,现在也算是爷孙三代的无敌组合了,陈家男儿全部到齐了。

顾千城有一搭没一搭的给怀中的小雪貂顺毛,小雪貂舒服小眼半咪,狡黠的眸子时不时就看向秦寂言,然后总在秦寂言看过来前,收回自己的眼神。

对此,武将们很沉默。

自己好是第一位,我不好你们所有人都别想好!

“咳咳……”这话火药味好重呀!

秦殿下却哈哈大笑,似乎很乐呵。

作为一个帝王,如果要靠这种东西去要求一个人忠心,那简直是悲哀。而且被下忠心蛊的人,就是真的忠心吗?

顾家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千城还不肯出手吗?马车一路缓缓向前,等到秦寂言和顾千城赶到江家大宅时,已是下午时分,顾千城在马车上睡了一个好觉,此时精神正好,秦殿下就比较惨了,右手胳膊几乎被压麻了,可是……

“王爷,这就是江家人的尸首,全部在这里,一俱不少。”管事小心翼翼,说话时头埋到胸前,根本不敢抬头看人。

至于保秦云楚的世子之位?

那条河极宽,看不到边际,没有战船根本过不了河,而这个时候坐北齐的战船,会比走支灵川更危险,到时候战船行至水中央,突然撞船、浸水什么的真得说不清楚。

林子里有许多凌乱的脚印还有车轮的印子,可以推断出冲进来的人很多,秦王殿下怕是真得遇到了伏杀。

“埋没人才呀。”顾千城摇了摇头……

“我相信殿下不会让我随便丢命,但圣上的话,我也不敢不放在心上。”金口玉言,万一皇上就是要她的命,秦寂言还能为她造反?

而送走顾承意后,顾千城并没有回京,而是直接出城,在约定的地方等秦寂言,可是……龙宝这一次寒毒发作,用的就是倪月的鲜血提炼出来的药,虽说药效没有圣后的血见效快,可却同样有效。

暗卫没有注意到秦殿下的举动,更不知秦殿下此时的心情,听到顾千城说起炸药的事,一个个激动万分。

这年头,谁家没有一点龌龊事,要是受了委屈的人都和顾千城一样,不管不顾的宣扬出来,以后还如何在京城立足…赵王府有没有知难而退,顾千城现在也不知道,但她知道……

冰墙光滑透亮,能把人照得清清楚楚。左侧约百米的位置,一根巨大的柱子矗在那里。柱子有成年人腰身那么粗,底下有一个大箱子,可以容纳数十人。柱身背后有轨道和绳索,就像杠杆一样,在另一头用力拉绳子可以将箱子升到顶端,只是绳索的另一头缠在顶端,而顶端……

虽然秦寂言不认为季诺知情,不过子车把人带来了,秦寂言还是见了季诺一面。

他就不信了,一个顾千城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左右案情。

“终于要熟了。”秦寂言死死盯着火焰果,生怕一个错眼,火果就落在地上化为灰烬。

“秦王,万万不可。”北齐将领终于明白,什么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忙要拒绝,却被秦寂言打断,“曾将军不必担心,来人是冲着本王而来,如果找不到本王你们也不会纠缠于你们。北齐派你们来是保护本王,本王又怎忍你们为本王牺牲。”

秦王殿下的计划很可靠,可偏偏这个可靠的计划,是当着他们的面说出来的,这让他们无法相信。

“快,快宣太医。”一时间,大殿上乱成一锅粥,刚刚围在封首辅身边的人,立刻散开,就怕封首辅要有个万一,他们解释不清。

虽然波折重重,可在众人齐心协力下,登基大典依旧顺利完成,而现在秦寂言才是大秦名正言顺的皇帝,太上皇想要废了他,也得费一番功夫才行。

登基大典结束后,按说还需要回宫宴请,庆贺,可不等朝臣们转移阵地,宫里的人就报太上皇遇刺了,刺客是长生门的人,幸得顾千城英勇救驾,太上皇才没事。

他们以为这六人是去送死,用他们的生命做探路石,结果却发现他们错得离谱。

居然是景炎的人!

秦寂言经常与太上皇对弈,只看一眼就明白了封似锦的用意,不由得点头称赞,“你很好。”真的很好,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懂太上皇的心情,最主要还敢在他面前表露出来,这胆子真不是一般的大。

“啊……好浪费呀。”顾千城心疼的快哭了。

至于她身边的下人?

原本,猪头六是想把秦寂言拐进房里的,那间房里布满了机关,只要人进去,猪头六就有十成的把握,可以把人拿下,可是……

如何加魔女恩恩的微信?

秦寂言知道,皇后会出手更多的为了她自己,因为皇后绝对没有办法接受,以后要靠讨好顾贵好过活,可秦寂言仍旧很满意。

不是他们不回来,而是六扇门的总捕快说,今天有事要忙,让他们先回去,有事再来禀报。

“时辰不早了,先回去再说。”顾千城知晓秦寂言最近很忙,此时已临近子时,顾千城便催促秦寂言回宫。

秦寂言并不介意景炎算计,但这一次,景炎是真得惹恼他了。他可以容许景炎算计他,却无法容许景炎拿顾千城的安危威胁他。

明明京城离这里更近,为什么是皇太孙殿下比他们庄主先到?

子车在京城一寸一寸的查找,也没有找到子羊三人的下落。同样锦衣卫让京中所有官员,以及他们家中仆人吃了药王谷主拿出来的药,可仍旧没有发现长生门的探子。

“是。”锦衣卫首领沉声领命,片刻也不敢耽搁,一出宫就安排锦衣卫去户部拿名册,一家一家找过去。

“真得?”秦寂言的语气,恢复正常,仔细听会发现还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心疼。

他们进不来!

长生门的人睁大眼睛看着顾千城,或者说看着第九道门。

顾千城虚挥了一下手中的刀,后退一步,在对方反应过来前,一脸欢喜的大喊:“祖父,你终于来了!”

“啊……”那人惨叫一声,摔倒在地,别一个打手反应过来,可是来不及了,顾千城的刀子已经逼到眼前……

顾国公一向养尊处优,哪里见过这样的场面。

她就应该杀了那个罪魁祸首!

“再帮你一次?”秦寂言听到这话愣了一下,随即嘲讽的道:“凭什么?本王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帮你,你是本王的谁?本王有帮你的义务吗?”

秦寂言见顾千城自己慢慢站稳后了,便不再留恋,转身朝自己的马走去,既然不帮又何必浪费时间。

去六部学习,和管着一部那可是天差地别。秦寂言要管着六扇门,那和赵王他们有什么区别?

“有这样心态就好,本王就怕你咽不下这口气,要非赢不可,把身子熬坏。”秦寂言知道焦向笛压力大,可有时候人和人真得没有办法比。

“多谢摄政王。”秦寂言颔首,见北齐太后脸色稍霁,秦寂言又说了一句:“太后娘娘,本王一向心直口快,还忘娘娘别往心里去。”

他承认,他说话的语气一向不好,可顾千城也不是第一天认识他,至于这么害怕吗?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