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热线:第35章:秤不离砣

圣安娜热线 作者: 苏憧笙

裴淼心的声音就像是猫儿,轻轻的,柔柔的,却是每一句都直刺进他的骨髓,浑身酥酥麻麻的,好像不断有电流击打过他全身。

安小柔理也没理她就冲下了楼。

张口以前他总会用手指挡住她的双唇,凑近的时候到她耳边,“不管你现在看到的男人是谁,都只准看着我一个人而已,淼淼,我会等,等你眼里不再有别人。”

曲耀阳沉默了半晌之后才道:“其实臣羽出生的时候我父亲并不知情,原本他母亲也知道我父亲在国内的事业和他的妻子。这样相安无事地过了很多年后,有一天下着大雪,我还记得那天特别特别的冷。他母亲突然带着他回国来,就跪在我的家门口,求我父亲认他,带他进家门。”

郑惠华说完了就去看曲耀阳,“耀阳,michelle之后成为brent的妻子,就会是你的弟媳,你们是一家人,来,站在一起。”

幸好夏芷柔是体贴的,一贯娇娇柔柔地偎在他的身边,抚平他所有烦躁的情绪。

所以人事总部那边,好不容易在分公司里帮她找到一个“设计部经理”的职位,让她直接过来接下工作就可以了。

“我明白!”年婷双眸红得厉害,“就是因为明白我才觉得更不甘心!以前上学的时候是我先喜欢你的,可是你眼里看得见的从来都是她,要不是后来我们一起到国外留学,我也不会有机会同你一起,可是她……你回来的时候就应该知道她变得跟以前不同!她做过鸡啊!她配不上你,耀阳!”

坐在床边的裴淼心眨了眨自己漂亮纯净的大眼睛,继续用手中的小勺舀起一点白粥,轻轻吹凉了才递到她的唇间,“我不我不,我要奶奶先吃。”

“相信在场的很多人对我并不陌生,曾经我也在这里,与一些人共事过,只是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我离开了公司。”

“现在已经很晚了,刚才的事情我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你快回去吧!”

敛着眉站在原地,曲耀阳面无表情地说了这么句话出来。

“淼心?!你怎么会在这里,裴淼心?!”

“奶、奶奶……”

一阵酥麻快意的感觉窜过她的全身,先前那些带着血丝的酸与疼这一刻都好像变得清晰起来。

他的团队已经在积极运作,“玉奇”总公司那边的工作将由“宏科”分管珠宝业的朱副总裁接手,至于“玉奇”旗下的几间分公司,包括香港、深圳和a市,在总公司那边进行工作交接的同时,都要有“宏科”的工作人员在场。而曲耀阳则亲自带队,坐镇a市分公司这边。

严雨西扬头一应“当然”,关上门去望蹲在地上收拾东西的裴淼心,过去就扑在她一边的床上,“淼心,你可记住了,在这千万别告诉别人你真名,不然以后回到a市你想再抬起头来做人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她刚才说的那些话和做的那些事……她不是说她是沈俊豪的女人,不是说她是鸡,怎么又会紧迫成了这个样子?跟夏芷柔还有徐娇都是不同,就算曾经与他疯狂过一个日夜,可她还完完全全是个小姑娘。

旁边的房门正是大开,他与她这样紧密相连的姿势,但凡有个人经过,都能轻易窥得双方的狼狈。

“耀阳……”被他拽得踉跄得不行的裴淼心,还是哭喊着叫出了声。

“当时把我做检查的医生,陈……陈什么医生,我忘了。”

吃完晚饭她突然想起问钢笔的事,曲耀阳说:“行,不过钢笔是邢秘书帮我定的,周末咱们不是要叫朋友到家里来吃火锅吗?那到时候就把她跟陆离一块叫上,你当场问她就行了。”

“咚咚咚!”

看到厨房门口有人进来,一声轻叫声后,他顿了顿喝水的动作,侧眸望着出现在门口的女人。

“啥美妞啊?”雷少的话刚说到一半,突然又开始摇头,“算了,我还是不问好了,就你那眼神可不好使,就年前那次,趁我在‘月光’里喝醉了就说介绍一美妞给我认识,害我第二天上午一醒,超大号特写,我差点没被丫‘美女’的尊容给吓死,满脸的褶子,看上去比我妈年纪还大,我上当了!”

“你还有什么好说?我已经拿到臣羽的身体检查报告了,你根本从一开始就在欺骗我们,你一直都在愚弄我们,把我们当成傻瓜一样玩得团团转,这下你可开心?”

“我也是事后才知道,amanda在臣羽回国之前给我发了封邮件,说她怀疑臣羽是借着滑雪的名义自杀,可我却是相信我的弟弟,他一定不会是个那么脆弱的男人,他一定不会去自杀,他不会!”

他顺道又去夺了那空姐手中的登机牌道:“抱歉,我们不走了,现在飞机可以起飞。”结果第二天夏芷柔没有等来曲子恒被收拾的消息,反而等到满城的报纸披露的都是与她有关的事情。

“曲耀阳你没资格这么说我!”

她想着都要苦笑出声。

她睁大了眼睛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男人一把扯开她身上最后的遮蔽物,大手熟稔地抓握上她其中一只,下方紧紧贴着她的,一前一后开始运送。

他将她放下,落在地上。裴淼心的小脸红红,感觉着他从她身子里缓慢退出的瞬间,那种濒临绝顶的空虚和寂寞。“吃吧!”她为他添好饭,晶莹剔透的白米饭,每一粒每一粒,都像数着数似的,舀得特别慢。

曲母几乎使劲了全力也没能将曲耀阳拽住裴淼心的手给松开,正在着急,到是裴淼心扯了扯唇角道:“大哥,放手吧!周围这么多人,咱们……咱们总得做人的不是?”

“可是我不要他为我失去什么。婉婉,如果你真心爱过一个人你就应该明白,真正的爱不是掠夺,而是给予。”

裴淼心下意识去挣,“易琛,你……”

回头看曲耀阳的时候,曲臣羽只见后者已经紧闭着双眼,到底是累极倦极了,只是单手压在车把手上抵着脑袋,都已睡熟。

他皱眉盯着屏幕看了一会儿,想起自己先前答应了她的事情,也不过还有小半个月的时间就到两个人的婚期。

“那是你自作孽不可活!”曲母的话才说完,就挨了重重的一记巴掌,陈妈一声轻叫声中,她已经捂着脸颊歪倒在一侧。

背后是曲耀阳嗔怪的声音:“谁是你的二嫂,臣羽是我的弟弟,你还唤他二哥,这到底算是什么关系?”

“嗯。”曲臣羽没再多话,很快将车子开进了老宅的停车库里。

那女孩年轻貌美,又带着曲耀阳最喜欢的清纯与活泼可爱。她还记得自己初遇他时的每一个场景,那时候她大抵也是说过与那女孩同样的话的,只是那时那地她与他已经相遇得太晚——他们之间还横亘着一个夏芷柔。

“哼!他要能懂到还好了!我们曲家的男儿从来都是人中龙凤,像你爸爸,就算再不济也好歹是一市之长,像你大哥……”

坐在副驾驶座里的芽芽,先前早就在他们的争吵声中挣开了眼睛。

收拾完行李又收拾屋子,挂断了ailsa的电话,再去看曲耀阳当年送给她的这套房子,漂亮的大平层,号称空中别墅,客厅的阳台望出去就是a市著名的海,无论采光还是交通或是生活配套都是最好的,就像她曾经的他一样,是只消看一眼,你就会全心全意地爱上。

二话没说,冲上前单掌扣住她的后脑勺就是疯狂的一吻。

所以这次没再给他机会冤枉自己,裴淼心抢先开口道:“我都已经辞职了,怎么曲先生现在才想要为你老婆伸张正义?”

“对了,还有臣羽,他这段做物理治疗的效果很好,虽然关于从前的记忆多少还是有不记得的时候,可是他心里一直都很敬重你这位大哥,有时间你去看看他吧!”

她低头看了眼拿在自己手上的便签本,挣开他的钳制侧头,“不用了,我可以自己搞定。”

“对了,我听上个月从香港出差回来的同事说,好像看见裴总监和一个男人带着一个孩子,还是一个小女孩,那小女孩还叫你‘麻麻’来着,我这没看见你戴戒指,所以不知道,裴总监你……结婚了啊?”

“其实,我们可以不必住在这里,我应该还有其他地方的住处,咱们可以带上两个孩子搬去哪里……”

“嗯。”曲耀阳轻吟了一声,什么都没有再说。

“太太今天不舒服,待会到家叫吴医生到家里看看!”

“你知道我根本不可能再与他一起。不论是现在的情况,还是我跟他的身份,我跟他根本就不可能在一起。”

桂姐见他的气色不佳,过来推了他到门外,说:“这话我也不知道当说不当说,可是刚才那会儿是夫人给二少奶奶打的电话,小小姐在旁边看着她妈晕倒,可把孩子给吓得。当年老夫人还在世的时候就说过这话,以后不管你同谁结婚都尽量离那个家远一些,那一位没有容人的量。”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