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热线:第20章:绿叶成阴

圣安娜热线 作者: 苏憧笙

“不急,我们还可以好好谈谈。”站在神殿内,清风圣主开口说道,他也是对纪宁那无孔不入的可怕速度忌惮了。躲在神殿内,借助神殿的阵法禁制纪宁也是奈何不了他。

“别过来。”旁边的银眸老者却连道,“你千万别踏上拱桥,拱桥外,已经是我和这老家伙的禁地了。你若是靠近,他必定再次下杀手。”

在挡下围攻时,纪宁感觉到一道道奇异的穿透力在交手时迅速传递到自己身上。钻过主宰甲衣,朝自己体内渗透,让自己神体都有些麻痹感。

“北冥兄弟实力了得。”一旁的东牧连插嘴说道,“我刚回来也没来得及细说,这次我被清风圣殿的五名世界境追杀,幸好北冥兄弟出手我才逃过一劫,北冥兄弟当时仅仅剑意外显,便轻轻松松擒拿下了那五名世界境。”

天一道君则是叹息道:“北休……唉,乌蛟三神兽害死北休,我天苍宫当然不会饶他们,虽然他们早早就逃窜了,可在御斗的推演下,他们三个还是被我天苍宫斩杀了。”

“圣主,那个北冥不过是有了际遇,得了些宝贝而已。祜风道君不是说了么,他是被一尊三步巅峰的傀儡给压制,尔后又中了阴招。再怎么样,那个北冥也就是世界境而已,在圣主面前,毫无还手之力。”身后的世界境izi立即说道。

“嗯。”天一道君笑道。“那我就看纪宁你的厉害了。”

“停。”纪宁忽然停下飞舟,收了飞舟。

一时间金色雷电、碧绿神水在虚空中肆意奔腾,且这雷电、神水好似阴阳交替,几乎瞬间这些雷电、神水就化作了剑光!无数剑光奔腾混合,形成了阴阳剑意领域。如今纪宁的阴阳剑意领域,更加的狂暴,更加的迅猛,更加的可怕。

“嘶哗哗~~~”

纪宁见状暗暗感慨。

纪宁点头。

“太大了,没法挪移走,只能慢慢开采。”丹尊者轻声说道,这样的矿山,这一方宇宙敢直接占领没谁敢废话的也就屈指可数的几个,丹尊者就是其中一个!当然如果是被其他某位先发现,丹尊者同样也不好插手。

两道身影凭空出现在了这冰面上,一高大一娇小,高大的当然是阚雀了,娇小的是一名穿着绿衣的女子,二人明显情谊浓的很,且劫后余生此刻自然感情更深。

“是。”阚雀他们二人也明白。

“回来了。”白胡子老者面带笑意,“回来的好,这次去异宇宙的就剩你最后一个了。”

“尤姬。”纪宁笑了。

弃火帝君的洞府,在三叶境的边缘地带了,不过这里往来的修行者却很多,毕竟弃火帝君的法宝吸引力实在太大了,就算买不起,看看长长见识也是好的。

“看你这样子,恐怕心思完全在你的剑上了。”弃火帝君笑了起来,“我也就不逗你了,诺,这便是你的那六柄本命神兵。”说着他一挥手,在他的身旁半空中就出现了一黑幽幽的剑鞘,剑鞘内隐隐是叠放在一起的六柄神剑。

比之前预料的要轻松的多,直接悟透了‘天崩剑意’,更水到渠成般五大剑意就结合了起来!

竟然是这个理由,就仿佛男人和女人看对眼,这宇宙之宝也要看对眼了才愿意跟随!显然它受那位主宰影响很大。喜欢的是主宰那一类性格的修行者。

另外两位永恒帝君,几乎将宝物都留给了徒弟,宝物很多,那么多宝物加起来的价值,是非常惊人的。

“一般的世界境根本没必要知道,毕竟疆域太大,路途又充满危险,世界境根本跑不了太远。”木华宫主说道。“而你终究不同,成了道君后,这些还是需要知道的。”

“死敌?”纪宁一怔。

自己在芒涯国听说的,只有很逆天的道君,成就永恒后才是主宰!没想到丹尊者竟然是个例外,这修行之路,果然还是留有一线机会。

好大的口气!得何等的自信,才敢说一方宇宙能和自己炼丹相比的还没有。

当初他和纪宁他们一起去走本源锁链,当时纪宁和风一成功度过,可他失败了。

……

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忽然凭空出现了一名白衣少年。他平静的坐在那,看着金袍老者。

“前辈请问。”金袍老者心中有些胆寒。

金袍老者连陪笑道:“前辈要杀我,怕是弹指间便能杀死,晚辈绝对不敢隐瞒欺骗。”

纪宁如果身死,信符若是感应到,会直接裂开。

“主人,一定要活着。”苏尤姬对纪宁的感情很复杂,纪宁的实力,以及数次纪宁救她于绝境,她内心中也有着爱慕之心,可是她又感觉到纪宁内心中一直在牵挂着某人,这使得苏尤姬一直犹犹豫豫,不敢开口。

……

“道友。”

侧门前也有侍者接待,侧门上方更是悬浮着三件法宝,一件通体泛着火光的珠子,隐隐散发着澎湃的威能。另一件是一朵白色花朵,散发着一阵阵白光,沐浴在白光下情不自禁心中宁静祥和。还有一件是一幅画卷,画卷上隐隐有山水世界。

丹尊者……炼丹第一。

“虽仅仅只是半成,用来炼丹,却比前面三章全部学会要厉害多了。”纪宁心中欢喜的很。

“大哥,你不是一直不屑一顾么……”青甲身影忍不住嘀咕。

化作一道直线,直接怒劈向了纪宁,这一刻,这个世界都仿佛一暗,只有这最可怕的一剑当头劈来。一时间竟然让纪宁根本没法躲避,只有抵挡一途。

白衣男子则是道:“北冥可是掌握了足足五条剑道,剑道彼此轮回,他的剑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个缺点,甚至每一项上都达到极致……如果说韧性,这北冥的剑道,绝对是韧性最强的。”

“如果和其他同样剑道能完美结合的妖孽交手,其他妖孽在剑道上还会有缺点。可是北冥,却是各方面都擅长。他完全能以己之长,攻敌之短。”青甲身影也赞叹,“厉害厉害啊,悟了足足五条最强剑道,将来若是能成为合道边缘的道君,完全有可能会是最强道君。”

他们严格意义上算不上生命,而且他们需要永远留在这,为主人挑选弟子。他们虽然也很心甘情愿,可还是有些向往波澜壮阔的外面世界。

纪宁一怔也停了下来。

两道愤怒的声音响起。

“咦?”纪宁看着眼前的两道身影,那名白袍银眸男子虽然也算气度不凡,可在起源之地内域世界本就有些很逆天的道君,纪宁自然很平静。

“符博。”丹尊者看了眼符博帝君,“我提醒你,别乱掺和小辈的事。”

bsp;丹尊者看了眼,嘴角微微翘起,一挥手,就收了那玉符。

“对,定是永恒帝君。”

“这位帝君。是谁?”

“我会逆转时空复活你们的,大哥,二哥,三哥……”黑纱曼妙身影轻声念着,她已经念了太久太久了,她的目光更是完全落在那拄着巨剑的魁梧男子身上。

一名背负着长剑的清秀白衣少年忽然从虚无中走出。

notice:??undefined variable: hostd:webxs.\.phpline

“我俩的主人,他们当初都是跟随主宰。”青甲身影低沉道,“你可知道有资格被尊称为主宰,意味着什么么?那是能够主宰一切的存在。”

“唉,他可能会在这条路上死去。若是不死,定会成为无尽疆域中最耀眼的存在,让无数修行者甘心臣服。”青甲身影也说道。

******

轰,轰,轰。轰。

纪宁接连往下闯,下面的一层层深渊都只是些魔主罢了,终于,纪宁冲进入了第三十六层,也是万魔深渊的最底层。

就算是庆桓、风一他们。也不至于这么碾压自己!

纪宁完全被轰飞,六柄永恒神兵根本没法抵挡,一碰即溃,甚至有两柄神剑紫光琼都被轰击的抛飞开去。

进攻方面一直在进步,甚至都悟出了两条最强之道。

六柄永恒神兵同时动了起来,都在施展唯心式,彼此开始契合。渐渐的,六柄永恒神剑都在彼此有着些微调变化。他亲眼看到对方施展,且又交手多次,纪宁明白其中的一些关键。真正的融为一体,不是施展一模一样的招式。

而是施展着不同的部分。

试验了多次后。

“吼。”

“第一层到第十三层,都能看到很多修行者死后遗留的宝物。那些恐怕都是些土著留下的,那些土著留下的最多也就是些道之神兵。第十四层到第十八层,一件宝物都没看到。”纪宁神色有些郑重,“可是这第十九层竟然遗留下永恒神兵。”

纪宁明白了。

“宁可没有。”魁梧男子摇头,“要选,必须选最完美的。”

他是尽皆都掌握了,剑道的一切方向尽皆包含。就仿佛瓷盘的五份碎片都得到了,所以根本不需要耗费什么心思,自然而然轻轻松松就能拼合在一起了。。因为他们原本就是剑道的五个部分。

他的剑,不再局限于固定的一式。

没有空间穿梭,没有其他秘法痕迹,就这么的,纪宁却消失了。

“不管在何处,不管是哪里,宇宙本源都能够影响。我的剑,只要能融入这一切,自然无影无形。”纪宁就此明白了自己的无影剑意追求的目标,所以他在内域呆了六千八百九十三年,沉浸在不同的道的痕迹,终于悟出了这一剑。

“对。”风一心君点头,“这里的三十五具尸体,隐约分成三个派系,三个派系都各有一位领袖,眼前这位盘膝坐着的散发金光的大能……便是其中一派系的领袖,应该是一位心力修行成就永恒的大能。”

“我不会弄错。”风一心君双眸有些炽热的看着那坐着的散发金光的尸体。

手游官网链接地址:离开灵仙界大陆后,纪宁他们一路奔逃了三年有余,觉得逃的够远了,这才开始分宝物。

纪宁、风一、庆桓都有些追随者,火晋其实也有,只是火晋觉得没适合他这么大力栽培的。至于皇子天火芒涯……之前是孤独漂泊,被掳到芒涯国后。也依旧孤独中,都没追随者。

……

黑袍道君乃是他主人,那道君一死,它这傀儡就恢复了自由,自然清楚主人死了。

说着他双手拔出了背后的紫色、金色两柄神剑,同时另外一柄白色神剑也自动出鞘,化作了一抹白光,悬浮在他的身旁。

“啊,他是有一种穿透性毁灭性非常强的剑术。”青甲身影连道,“我也必须硬碰硬正面才能挡住。”

滴血式,的确是克制虚无剑界的。当然现如今的滴血式还很稚嫩,也就欺负这白衣男子本身力量是祖神层次。当然如果纪宁将来成为永恒帝君,滴血式发展到永恒帝君那一层次,也一样能破解那位帝君亲手施展的‘虚无剑界’。

即便境界比自己高的,实力比自己强的。也得受到这‘黑洞’的影响,威力大减。

“二哥。”一道声音响起,旁边凭空出现了一名青甲身影。

“别泄气,不是还有我们陪你?”庆桓皇子笑道。

“哈哈,我们也不必泄气。”庆桓皇子却是豪气的很,“机缘终究只是辅助……修行者终究要靠自己!我们在外域,他们在内域,我们不一定比他们进步慢。”

世界境极致……是三万六千丈。

“永恒帝君,是真正永恒存在的,死,也必定是被杀死的。”

“嗯。”风一点头。

“之前我已经拼尽手段,才勉强排第四,得以进来。”火晋大步前进,周围水浪汹涌,“风一、庆桓、北冥,个个都比我强些。更别说在芒涯国还有更加惊艳的贝塔莱厄和东修!”

……

纪宁、庆桓他们都笑着夸赞,而远处的浴枭道君、十二名世界境们都盯着看着。

四百里、五百里、六百里……

在七百余里处,火晋速度陡然减缓,让原本还有笑容的纪宁、庆桓都是面色一变。

“竟然这么难。”

“永恒帝君又如何?我师尊杀永恒帝君,轻而易举。”庆桓皇子冷声道,“你最好还是乖乖放了我们,否则以我师尊的手段,要查出谁是凶手,或许有些麻烦,可也并非不可能!到时候不单单是你,就算你背后的三蚕帝君也扛不住!”

三蚕帝君,是个罪孽滔天的大魔头,用怨气培养千叶彩霓花也是他琢磨出来的,由此可见,罪孽怨气之类他掌控起来何等轻松?且因为罪孽滔天,得罪的大能也很多,可至今依旧活着,虽然仅仅只是毁灭神庭的一位神将,却也显现了保命能力极强。

“怎么办?”风一、纪宁、庆桓皇子、天火芒涯、火晋他们五个相视。

“伏周,见过几位道友。”

纪宁他们一个个看的皱眉。

“本源锁链的影响,他一点都不在乎?”

“真是惭愧,差点就没能抗住。”天火芒涯笑了,他过去漫长岁月孤独一个,自诞生时就已经是世界境了,诞生没多久,就被伟大主宰掳掠去,心灵方面终究差的太多了些,这次也是仗着天赋了得才扛得住。

“主人,幸亏这些年我在洞天世界参悟师尊‘飞仙圣君’的法门,在心灵意志方面大进,否则还扛不住呢。

“刚来的?”独角强者笑眯眯的降落在纪宁他们的飞舟上。

“前辈请。”

纪宁他们点头。

“不过内域太神秘,我也从没去过,你们八个恐怕也进不去,想也没用。”独角强者说着。莫刹傀儡非常乖巧,主动让纪宁炼化了它,这让纪宁暗暗感慨……这变脸,变的可真快。

“神将违背禁令,也是要受到惩罚的,不至于对我们下手。”纪宁轻轻点头,说道,“至于星君,恐怕我们还没资格招惹到星君。”

“起源之地。”

“北冥兄,你说进起源之地,这最基本的考验,就是意志考验?”庆桓说道。

纪宁点点头,他还以为这四大仆从傀儡有什么办法呢。

不过根据纪宁他们所知,只有自然环境才能孕育出来,可现在看起来,似乎有大能刻意来培育。

独角强者开始介绍起来,将一些名气大的危险之地都说了,越是蕴含大机遇的地方,一般也伴随着风险!

纪宁他们也感激感谢,正因为符博帝君追杀三蚕帝君,他们才没有后患。

……

*******

“这本源锁链无形的力量,的确越来越强了。”纪宁不断朝内域前进,那乐曲声音也在变大,不断惑动着自己,在乐曲中仿佛有绝世美姬,有无尽宝物,有高高在上的主宰,有温暖的亲情,有至死不渝的爱情,有热血冲天的兄弟情……

苏尤姬他们也紧张看着。

阴阳剑意领域,毕竟是最强之道,乃是七大道之神雷、七大道之神水尔后施展出的可怕剑意领域。

那乐曲声越加飘渺玄妙,引人入胜,诱惑纪宁沉浸其中。甚至纪宁都隐约看到了一个个幻境世界,只要他心中一放弃抵抗,就会立即被拽入幻境,完全沉沦了。

“险之又险,总算到了。”纪宁说道。

“北冥兄能抵达,很了不起了,这本源锁链对心境的惑动,的确很厉害。”风一感叹道。

纪宁点头。

他们的力量,终究还是世界境的法力、神力。

在没动手的时候,谁都看不出纪宁他们到底多强!

紧跟着风一、纪宁、天火芒涯、火晋他们四个脸色也都变了。他们也都立即感应到了一股可怕的雄浑力量从高空降临迅速冲向了巨大牢狱。那力量从高空中来,显然是源自于那笼罩了整个灵仙界大陆的巨大阵法。

“啊啊……”佝偻身躯道君更是发出了惊恐的怒吼。

天火芒涯、火晋水君,瞬间一道火红色的尾巴,以及两条纠缠的巨大水龙,同时冲击过来,原本在阴阳剑意领域、庆桓皇子双掌下快崩溃的黑色大蛇,轰然就直接崩溃了,跟着阴阳剑意领域、水、火之力都是同时轰击在了那佝偻身躯老者身上,那位道君虽然也驾驭着法宝,可根本抵抗不得。

嘭的一声……

“嗯。”火晋点头赞同,“这些傀儡都是被我们击杀的那位道君的,应该就一位。”

“不管是一位道君,还是两位道君。”纪宁说道,“我们都要前往灵仙界大陆中央的那座道君洞府!因为整个大阵还在维持运转,大阵的控制中枢应该就在道君洞府内,去了道君洞府,我们才能破坏大阵,才能离开。”

“你还真是。”

“阵法已经崩溃,我们可以离开了。”庆桓皇子露出喜色,“不过到现在我们都不知道,这灵仙界大陆藏着什么秘密,要让永恒帝君施展此等阵法,还命令手下镇守。”

杨屈定毕竟是一凡人,即便脱胎换骨也没法承受纪宁要传递的一些记忆的,所以纪宁只能拿出自己的一道神念剥离开留在这杨屈定的识海内承载。就像当初的‘雪鉴帝君’留下一道神念,不过雪鉴帝君那是因为早就离开,只能这么传授弟子。

纪宁是因为弟子太弱了,承受不住。

这‘青竹’杨屈定,则算是纪宁第二个弟子了。

杨屈定一愣,跟着脑海中大量讯息涌入。

手游官网链接地址:嗖嗖嗖嗖嗖,纪宁他们五个都穿梭虚空朝那座巨大的火红色矿山靠近过去。

“疯了疯了。”火晋、天火芒涯也蒙掉了。

“真是该死。”额头上有着九个毒瘤的阴冷少年盘膝坐着,咬牙切齿,“符博这老家伙,还真是阴魂不散,都已经十九个混沌纪了,还在追杀我,他就不嫌累么?该死该死该死!真是后悔,谁知道这老家伙不声不吭的实力竟然这么强,早知道,我就不惹他了,要不是我三蚕擅长逃命,早就死在他手了。”

轰,轰,轰……

“是,主人。”下方传来低沉的声音。

刚下有一刹那,他已经被拍击的失去意识了,幸亏他有永恒法宝甲衣庇护,同时金像护体神通已经完全练成,所以才能在这一拍击下活命!如果他的护体神通差点,比如神体勉强媲美道之神兵的话,刚才恐怕会活活震死。

幸亏纪宁的神体能媲美道之极品法宝,不是那么好毁掉的。

“北冥兄,快躲。”庆桓皇子再度六个金色手掌降临,拍击向那傀儡,那头傀儡再度挥动了他的盾牌,那可怕的威能再一次降临。

“收。”一名笼罩在黑雾下的身影出现了,他看着纪宁,“遵循主人的命令,你可以让我出手一次,我已经收了这傀儡,承诺完成了。”

纪宁也是松了口气。

瘦小老者身体一颤,眼中露出恐惧:“他,是众魔鬼的主人,很可怕,很可怕……我被关押到这后,曾见到他两次来到牢狱,他更施展了可怕的法术,亲自折磨我们,无数修士同时被折磨,他太强大了,太可怕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