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热线:第11章:渔翁之利

圣安娜热线 作者: 苏憧笙

人们听着,发出了惊呼。

一下子……京师震动,天下哗然。

他们不放心,希望股东们自行组织一个股东局,亲自去查问,毕竟,一个是假他人之手,一个是自己单干,前者让人心里犹豫不定,还是后者,睡得踏实一些。

弘治皇帝对于都察院,现在怨念很深,当年虽觉得他们说啥都有理,可现在……

他们来了……

呃……呃……呃……

突兀两眼死死的张开,双目之中,竟是赤红,他面部扭曲,疼的他已要昏厥过去,他发出了更凄然的惨呼,此时,连求饶都已喊不出来了。

方继藩在旁,看得目瞪口呆,他喜欢伯安讲道理的样子,很认真,很专注,道理明明白白。

这一脚,直中下腹,咚的一声,已如烂泥一般的突兀便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出,天坛乃是高处,因而,这一百多斤的汉子,竟是生生飞下天坛。

谁晓得那礼官,手里拿着竹简和笔,跑的更快,说不准陛下在下高台时,还会有什么交代呢。

一切看来……似乎还算顺利。

他语气开始微弱,现在说有,和说没有,有区别吗?

方继藩脸色惨然:“跟我没关系呀。”

他没料到,事情到这个地步,下意识的,他想要放声大吼。

萧敬磕磕巴巴的道:“齐国公……齐国公……这样会死人的啊。”

“自宋灭亡之后,中原人和蒙元人的厮杀,已经太久太久了,彼此之间,多是相互戒备,那血海深仇,还近在眼前呢,想要让他们死心塌地,大明,自当也要有所表示,这也是朕亲往大同,与诸部首领会盟的原因,朕是要让他们知道,只要他们肯真心归顺,朕依旧有海纳百川的胸襟,朕可以是他们的死敌,也照例,可以是他们的君父。朕将草原诸部的子民,也当做朕的子民,自此之后,大漠之内,再无纷争。”

方继藩心里舒服了一些。

方继藩没闲着,立即书了一份章程,至奉天殿。

这里的天至尊,就是天可汗。

每次听到邓健都会用‘亲的’两个字来,来区分方家和王家,王不仕都有一种后娘养的感觉,敢情你姓邓的狗东西,是专寻我这‘不亲’的来坑哪。

至于葡萄牙语,那是后来,朱厚照接触了佛朗机的俘虏,学来的。

…………

可他还是决定,没羞没躁的忍辱偷生下去。

陛下格外开恩,也可看出,这四洋商行的厉害。

一方面,他们想要见证一个继铁路股之后新的股票神话。另一方面,又担心,或许……这是铁路股票暴涨之后,故意设下的一个‘骗局’,商人嘛,难免要谨慎,因为一不小心,就可能一切化为乌有。

弘治皇帝似想起来了什么,颔首点头。

邓健嘲讽的看了他一眼道:“你这蠢货,这便不懂了,西山金行里,炼制出来的白金,你没听说过?用白金!”

妇人冷笑连连,不屑的看着他道:“你这狗东西,自你来了我们府上,就没好日子过,这鸡飞狗跳的,怎么着,你还想鸠占鹊巢?”

邓健又道:“还有一个女儿,嫁给了江南的一个顾家少爷,是不是?这顾家,在江南倒是有一些声色,可我家少爷只需捏捏手指头,就教他全家死绝,一家三十七口,一个不剩。”

王不仕照旧去当值,似乎……风平浪静,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王不仕也算是服气了,正要匆匆上车,这时,却听身后道:“老爷,老爷……”

这是啥意思?

弘治皇帝震惊了:“那你命那邓健到御前来,朕且看看。”

看着阔别已久的京师,然后……他迷路了。

“少爷……”一见到方继藩,邓健的眼泪,便一下子泛滥起来,几乎抱着了方继藩的大腿,开始拿方继藩的裤脚擦拭自己的涕泪。

这哭声,神奇的戛然而止。

方继藩朝他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滚。”

这就是虚数,反正天知道具体的数目多少,直接用百、千、万的单位,至于到底是几千,是几万,或者,只是单纯觉得,霸气一点,用个万字,可实际上,却不过几百,也是有的。

这样的情况,王文玉此前就遭遇过,因而显得格外的镇定。

这东西,你可以不相信,可是每一个人,都会被如此的寓意所迷惑。

那念诗的人,不及念完诗,顿时打起精神,众人呼啦啦的朝着那大篷马车蜂拥而去。

整个邓宅,顿时乱做了一团。

一车车的东西,开始收拾起来。

这是他除固定资产之外,手里能拿到的最大现银了。

五百万,不是小数目,若是玩砸了,那个王不仕,肯定完蛋。

当然,这世上,历来是买涨不买跌。

刘瑾死死的盯着朱厚照,眼里放光。

在新政的过程之中,他和他的那些属官、属吏们,会遭遇到层出不穷的问题。

现在……欧阳志遇到了他最大的困难。

“发出讯号,派人来,搜索,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远处,飞球营的人马,一见到浓烟,便立即一窝蜂的骑马飞驰而来。

这家伙,也是大功一件。

虽然现在其税收暴增,可看着,确实很吓人啊。

苏门答腊。

箱子里,有剃刀,有锥子,有刮刀,有匕首………琳琅满目。

方继藩觉得好像自己和欧阳志沟通确实困难。

这支探险队之中,有两千多人,其中大多数,否是奴儿干都司抽调的精兵强将。

弘治皇帝想了想:“这些话,也有道理,妇人除了做女红,还能做什么呢?三纲五常,女主内,男主外,也罢……朕不说这些……免得你去张皇后面前,说什么闲话?”

这一刻,这满朝文武,俱是鸦雀无声,静得一点声音也没有。

何况……这女医,好似是吏部侍郎梁储之女。

上了贼船,下不来了,那就做贼吧,做个响当当的贼。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一双明亮的眼眸凝视着刘文华,而此刻那宦官则打开旨来,掷地有声的念道。

他不禁吞了一口唾沫,期期艾艾的道:“陛下,我………草民,草民不敢隐瞒,这梁如莹,她……去学医,引来人口舌,草民……草民怕他侮了家声……”

可是,举人的功名没了,甚至……这永不叙用,就意味着,自己一辈子不允许参加科举,自己…………完了。

这是朱厚照大展身手到时候。

“你再说一遍!”

“噗……”刚刚喝了一口茶压压惊的吏部侍郎梁储一口茶水喷了出来。

用有身孕来形容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在这个时代,是极恶毒的。

不只如此,所有女学生,还需进行适当的锻炼。

可问题在于,祖宗之制,又和大明的体制,发生了巨大的冲突。

脉象开始徐徐的平稳。

梁如莹听罢,却显得有些不乐。

自己那个未婚夫,自己从未见过,就这么许配了过去,从前,不觉得什么,女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可现在……

张皇后笑了:“呀,看来,还是个有为的年轻人,男才女貌,真是天作之合。”

萧敬会意,便忙是弓着身,上前。

“太子殿下,齐国公,太皇太后已是转危为安,陛下有旨,这天,眼看着要亮了,还是待开了宫门,再入宫探望吧。”

怎么……这太子和齐国公,大清早的就来了,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啊。

他捋须,一脸安慰的样子,朝刘文华颔首:“待会儿,谨记着,不要紧张,要行礼如仪。”

梁储似乎也看到了刘文华,想当初,刘文华几次拜见过梁储,都是彬彬有礼,很是殷勤。

刘文华对于这些话,听不真切,不过瞧许多人低声议论,有的人,面上露出了忧心忡忡之色。

其他的御医和女医也纷纷涌了进来。

她蹙眉,便立即将手放开了。

可是……

她深呼吸,紧接着,狠狠的朝太皇太后的心室按压下去。

她是读过书的人,怎么会不知道事情的严重。

自己最好的选择,本该是索性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可是……她耳畔里想到了方继藩的教诲。

张皇后依旧微笑,反而去安慰朱秀荣。

女医们,个个都显得有些慌乱。

宫里本有一个蚕室,不过过于简陋,现在的医疗已有所发展,因而,还需让人入宫,重新修葺蚕室。

这……

两个兄长也急的满头是汗,不断的推开,那些拥挤的人群。

车里的梁如莹,已是泣不成声,一旁的女同学,一面焦灼的看着车窗之外,寻觅自己家人的身影,一面安慰他。

自己还是将这个时代的男女大妨,想的太简单了。

他一脸遗憾的样子。

西山足彩,现在可谓是门庭若市,这玩意价格便宜,花不了几个钱,却也让自己枯燥的生活里,多几分乐趣。

萧敬忍不住道:“陛下,这可是六比零哪,是不是,他们厉害的过了头。”

女子们倒是学的很认真。

他穿着冕服,行动笨拙,待又行过大礼,而后,率百官至东配殿,东配殿里,香火鼎盛,弘治皇帝目光,落在了方景隆的神位上。

却在此时,通政司一封快报传来。

他一副无事人一般,捏着纸卷,而后,轻轻的摊在手心上,眼睛瞥了一眼。

一张老泪纵横的脸,突然变得滑稽起来。

这是问李东阳,古时候,有没有发生过相似的事。

这样的场合,如此冒失,这是冲撞来了英魂啊。

“……”

这是老实话。

方继藩嘴巴张得有鸡蛋大。

却见此时,东配殿里,弘治皇帝在朱厚照、方继藩等人的拥簇之下,疾步而出,什么都没有说,径直出了太庙,不见了踪影。

祭祀继续进行。

念诵了祭文,接着便是献食,而后是燔烧,焚香祝祷,更是不在话下。

于是亲自授了唐寅钦命,唐寅捧着圣命出宫,回到了西山,他本是想去见一见恩师,聆听恩师对于这东方不败舰队的看法。

或许是年纪大了吧,他面上虽挤出笑容,浑浊的眼里,却禁不住湿润了。张懋拿手,抹了一把老泪,突然,有一种英雄迟暮的感觉。

他打起精神,掰着指头想给方继藩细细的解读,可想想,摇摇头,现在要教这小子,不知要猴年马月呢,虽说包教包会,可不能耽误了祭礼啊,时间不等人。

他心里复杂,总是不相信,自己的父亲死了。

章节 设置

上一章 | 章节目录 | 下一章

章节X

武魂

设置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