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绝对宠熊 > 第93章:误打误撞

速度超过秦羽所遇到的任何攻击,比当初青血剑仙的攻击最起码还要快十倍以上,秦羽连反应躲避的能力也没有,秦羽只感到身形一震,一股恐怖的冲力让秦羽整个身体被刺地朝后方飞去。

大猿皇这一举动,这一番话,倒是让秦羽心中对大猿皇没有了丝毫芥蒂。

“不。”大猿皇摇头,“总之我一时难以说清楚。”

熟悉的模样,迥异的气质。

“秦羽大人,有一件事情不知道当不当说,是有关于主人的。”在旁边的史战看向秦羽。

秦羽倒是一惊。

“黄石宫”,在黄石星算是本土势力,只是高手并不多,最强的一个才九级妖王而已。

“轰隆隆~~”被黑洞之力包裹的‘山腹密室’直接冲出了山头,强行闯出了一极为广阔的通道。

这一次对禹皇的打击太大了。

禹皇脸『色』很是平静,只是有着一丝病态的苍白:“木延,听到外面那些普通修炼者在说什么吗?他们在传扬着秦羽的大名。”

对于未知的东西,一般人都有着好奇心,秦羽自然不例外,这屋蓝说的没错,现在知道了对秦羽也没什么用处。

“大神通啊。”

忽然禹皇朝左边看去。

秦羽笑了起来:“这里是姜澜界内部。”

“空间神器?”屋蓝一脸的震惊。

敖无虚冷然点头道:“算,我绝对不白求你,你让我在姜澜界中修炼,我会多给你一次命令我的机会。”

强的让秦羽心颤。

“屋蓝先生。”秦羽心中有着惊喜以及吃惊。

“属下鼎觉,拜见主人。”这是一个三级妖帝的中年男子。

这三个人,加上逆央仙帝,何惧禹皇、玄帝?

“是我连累了他啊。”秦羽心中尽是愧疚。

“哈哈……秦羽,好一个秦羽啊,我看你如何逃?”禹皇脸上『露』出了兴奋地笑容。

“万兽谱,这要开启第三层必须需要一级仙帝的实力啊。”秦羽握着手中这张卷轴,心中很是无奈,他已经试图开启第三层。

忽然秦羽目光一冷:“没想到这个禹皇还没放弃。”因为秦羽感觉到外面竟然一个个仙帝疯狂攻击自己的姜澜界。

一位正是一袭紫袍的禹皇,至于另外一位则是一身白衣的俏丽女子,这女子眉心部位有着一点金光,整个人散发着一种压迫感。

一口气,极为连贯地,秦羽一下子结出了三十六道手印诀。

高手寂寞。

“恩,说的也是。”龙皇赞同。

“丰禹老弟能够知道,我知道也不足为奇了。”青帝笑呵呵的。

“池青兄,算我说错了吧,只是你为何要如此维护秦羽呢?”禹皇心中有些焦急,如果青帝铁了心要维护秦羽,那他要杀秦羽,就真的难了。

左边那白衣青年恭敬道:“如今已经有十六个仙帝到了那三个集结星球,其他仙帝还在赶来途中,估计一日之内,绝对有四十八个仙帝赶到。”

“很好。”禹皇这时候心情很好。

禹皇麾下出名的仙帝有十八帝,三十六君,同时还有不少仙帝没多大名声,可是实力也很强悍。

那光罩呈现圆形,一口气包裹了整个礁黄星。

这一刻,整个礁黄星就仿佛一个蛋黄,被光罩这层‘蛋壳’完全包裹了起来。

“银花大姐说的很有道理,当年我年轻的时候,一口气修炼到八级仙帝,几乎都是和人争斗厮杀中成长的,那速度……可比这些年的修炼快的多了。”青帝也感叹道。

“姥姥,晚辈自当努力修炼。”秦羽心中有些奇怪。

银花姥姥却不语,只是站了起来,抬头仰望天空,目光仿佛透过了碧波星大气层,透过了无尽的虚空……

“啊,秦羽,我要出去忙了,以后我们再聊。”松石忙对秦羽说道。

“敖前辈?你也算我儿子的兄弟,以后叫我伯父就行了。”龙皇对着秦羽微笑着说道。

“狡猾。”青帝大笑。

“倪皇,这位你应该认识吧。”龙皇笑着指向银花姥姥。

秦羽施展飞行之术,转眼间便飞临月牙湾上空。

降下身形,秦羽落到了月牙湾边缘。

“在下正是秦羽,应青帝前辈之命过来的。”秦羽也很是有礼的说道,在仙魔妖界,秦羽是不想惹人的。可是有些人……秦羽却是必须惹的。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

跟在青帝身后,秦羽是一言不发,只是看着这月牙湾的各处建筑布局等等,这月牙湾一路看下去,给人一种自然、蕴含勃勃生机的感觉。

以禹皇的速度,这么长时间以来估计也能够过了一两个星域了。

“羽梵,以那人的本事想必你要追也追不上,我让你不要追,同样是让你告诉禹皇一声,在我的地盘上,就不要动这个人。至于出了我的地盘,你们要怎么样我都不会管。”青帝声音清晰在羽梵仙帝脑海中响起。

“你对域的感悟还算不错嘛,可惜……和我相比起来还差的远呢。”羽梵仙帝淡笑道,他刚才那一剑看起来并不快,可是却挡住了极快的破空指。

并不是所有地方完全有。

“玉清子,受死吧。”秦羽传音怒喝道。

一个六级仙帝,秦羽不是对手,但是一个六级仙帝同样不能将秦羽怎么样,以秦羽的防御,绝对可以在羽梵仙帝的保护下杀死玉清子。

玉清子见有羽梵仙帝、冰涟仙帝出现,心中也安稳了许多,当即站在了羽梵仙帝身旁,对着秦羽冷喝道:“你是何人,我与你有何仇怨,你为什么要杀我?”

那一刻……秦羽的灵魂清晰感觉到宇宙空间的波动,秦羽的破空指也随着波动而轻微的拨动着,破空指威力达到了最大的地步……

“如果那个秦羽真的那么幸运,刚好在我们的人没有监视休息的时候出来,那也只能说秦羽运气好了,好的那种程度,只能代表……老天也在帮他,那『迷』神图卷暂时和我们无缘了。”雪天涯淡笑道。

第二种,是直接施展将别人气息模拟出来传入对方脑海。

所以在秦羽体内,有一道由生命元力构成的通道,这一条通道直接从丹田连接到秦羽的手指。那股黑洞之力便会穿过这一道生命元力通道,按照食指指出的方向『射』出。

不知道怎么回事,秦羽似乎回忆起了在潜龙大陆的岁月。

只需要在禹皇的地盘小心点,不要惹事,自己就应该非常安全。

早晚要渡劫,为什么拖?

秦羽疑『惑』。

“这个青帝还真是够神秘的,还被龙族定为仙界最不可惹的人物。”秦羽脸上有了一丝笑意,青帝为什么一直停留在八级仙帝他懒得管。

秦羽清晰判定出来,因为玉清子所居住的那块区域有几十个人,这几十个人身上气息都不同于冰风宗门人气息。

雪天涯也是自嘲一笑。

随着江河水流的涌动,秦羽那姜澜界变成一粒普通的沙石沉在了江底。

自己如果收敛灵魂之力完全融入在流星泪内部,同时不使用体内能量。就是禹皇、雪天涯也绝对察觉不到他。

“怎么办?如果要现在走,通过中转星球去仙界根本不现实。难道要从魔界绕路?”秦羽心中在思索着,秦羽根本没有想过,直接靠大挪移从蓝湾星域到仙界。

该选哪一条?

时间流逝……

一柄神剑,两件神器战衣,足以让一个八级魔帝眼红了。

只是八级魔帝,秦羽认定对自己安全有威胁了。

即使修养再好,在面对神器战衣‘黑凝雪’,万兽谱,以及最重要的『迷』神图卷的时候,都无法保持心里平静的。

二人距离再次缩短,只有六块方形岩石距离。

他们不想麻烦,所以都不约而同地隐藏身份变幻容貌。

到了这个时候,秦羽连伪装都不伪装了,因为自从禹皇施展‘天籁音术’,雪天涯也不再隐藏本意了。

而此刻在地底。

宇宙空间中,两个星球间一般危险不大。而两个星系之间距离比较远,危险也比较大。至于两个星域之间……距离将非常的大。甚至于还有宇宙碎金流一类的恐怖能量存在。

他看到了一个人。

秦羽有些感叹。

“我还从来没有尝试过,全力施展‘黑洞’进行修炼呢,看看速度有多快。”秦羽脸上有了一丝兴奋。

秦羽冷静了下来,仔细感受一下自己吸收元灵之气的速度,秦羽忽然发现了一件非常怪异的事情……

秦羽脸上有了一丝笑意。

而三个时辰的修炼让黑洞中的两个圆环能量愈加精纯些。

这次他们父子可都是吃了大亏。

“两件?”

“秦羽兄弟,无名大哥。”君落羽挤出一丝笑容,“这次和血衣的战斗让我清醒了,我不再想其他,我现在只想安心修炼,回到当年我的家乡……‘蓝水星’,我当年修炼的地方,那个清净的小岛。等下次我们兄弟相聚的时候,我至少是六级仙帝,甚至于更高。”

“这是什么速度?”秦羽感受着姜澜界元灵之气吸收的速度,心中骇然了。

林隐摇头:“我说三个要求就是三个要求,不可更改。这第二个要求,你只能选择答应或者拒绝,如果拒绝,后果你知道。”

自己做的对错,又怎么会在乎别人评价,这次自己之所以出手,正是因为这个‘林霖’是自己那死去的徒弟所喜欢的女子。

“最后关头?大哥,你就不怕霖儿她和她父母一样……”白仙帝刚说,林隐脸『色』就是一变。

从那一天后,蓝湾星域就没了‘明翎星’。

“那个血衣,雪天涯也该好好管教管教了,还真以为他想要谁陪葬谁就陪葬了。”林隐冷然说道,随后目光『射』向东星城方向。

“对。”魔帝血衣点头,“他就是个废物,那个女孩同样是个废物,自身实力那么弱,就仗着师门长辈宠爱赐予的宝物可以保住小命,攻击力却那么弱,这种人我从来都瞧不起。”

“你再说一遍。”姜妍眼中仿佛有着怒火在燃烧。

这个时候一名光头男子走了进来。

但是……

“我打开了,终于打开了第一层。”

即使他如今是姜澜界的主人。

但是这个空间神器不同。

黑袍黑发男子点头道:“上一次『迷』神殿降临,那时候我们还只是功力弱小的小人物,但是那一次『迷』神殿降临仙魔妖界,引起了宇宙空间震『荡』,震撼了所有人,但是那一次宇宙能量流的震『荡』,也只是覆盖两三个星域而已。”

“对,现在仙魔妖界已经被无数的恐怖能量给汇集了,有宇宙碎金流,有寂尽天火流,薰冥流……总之各种恐怖能量都汇集在隐帝星星球外围。”怜竹脸『色』很严肃。

“快去叫落羽和秦羽。”

“算了,不想了。”怎么都想不通,秦羽只有放弃了。

秦羽深吸一口气,他清晰感受到自己的变化。

秦羽丹田中的黑洞通道在刚才连续震颤了许久,那金『色』光环也是一阵震颤,最后秦羽还是坚持住了。

“不用。”君落羽脸上无丝毫变化,“血衣,抢走我妻子、杀死我妻子的人,我做梦都要杀死他,在他面前,我绝对不会逃避。”

“嗤嗤~~~”方圆百里之内的建筑无缘无故地化为齑粉,整个地面都下陷了整整一层。

“你也在我的传讯灵珠中留下仙识印记吧。”秦羽递出了自己的传讯灵珠,林霖微微点头也同样在秦羽的传讯灵珠中留下了仙识印记。

传讯灵珠之中正有一道传讯:“师尊,我找到了我喜欢的爱人,我看到她的第一眼就知道,我爱上她了,她一定会属于我的,师尊,等着,我会带她去看你的。”

所以他只有按照次序,排队依次通过星际传送阵。

可是等到他来到这个时候,他的徒弟‘郭奴’已经死了。

魔帝血衣冷冷看向秦羽:“是你杀了我的徒儿‘奴’?”魔帝血衣那犹如实质一般的气息散发开来,压迫向秦羽。

或许秦羽实力远不及对方,但是却不可能让秦羽害怕屈服。

“咦,看来你的师尊对你挺宠爱的啊,刚才你是不是将他们收入你的洞府中,能够随身携带的洞府,哪一个不是经历苦心炼制?”

“噗哧。”

秦羽只是刺入一寸便刺不进去了。

神器战衣,数量极为稀少,连白发血魔‘血依冷’也没有神器战衣,可以想象这神器战衣的珍贵,但是这魔帝‘血衣’却拥有一套。

秦羽脸『色』却是一变。

秦羽和魔帝血衣的差距真的很大。

天空渐渐阴沉了下来,酒楼中的人反而越发多了起来。

“小姐,你看那个人。”黄衣侍女思思轻轻推了推自己的小姐,轻轻指了指秦羽说道。

“你。”红发少年盯着思思,“闭嘴。”

“弱者依附强者,这是我们魔界的铁律。”郭奴说话铿锵有声。

那中年人被红发少年盯着,感到自己仿佛被死神给锁定一样,他毫不怀疑,只要他再说一句话,红发少年的战刀会出鞘。

“最后一次机会,你是否愿意成为我的道侣。”红发少年眼中发寒。

“呼!”

手握战刀,郭奴划出一道光线便到了秦羽身边。

焱玄之戒……双重力领域!

郭奴只感到一阵发自灵魂的战栗,随后整个人意识便模糊不清,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只是看到那冰冷的双眼。第四十一章 小友是谁?

到底怎么回事?

隐帝星的周围终于恢复了往昔的平静。

禹皇感叹道:“宇宙碎金流、乌陨流、寂尽天火流……来自于整个宇宙空间的无数的恐怖级数能量齐聚在隐帝星,如此大动静,仙魔妖界形成以来,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啊。”

最怪异的是……这个青帝,不知道多少万年前就达到了‘八级仙帝’层次,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同辈的高手或成功渡神劫飞升了,或已经渡劫失败死去了。

但是只有这个青帝,还是八级仙帝。

“灵魂的修炼无声无息,可以在这密室之中修炼,我这功力突破,必须要炼化金仙元婴,到时候能量澎湃,还是到青禹仙府中修炼好。”

“一个八级金仙元婴,我倒要看够不够。”秦羽直接从焱玄之戒之中取出了一个八级金仙的元婴,“黑洞前期,我的实力估计也就堪比五六级的金仙,一个八级金仙元婴应该足够了。”

一道金『色』气劲便从秦羽的手指『射』出,『射』在了青禹仙府的防御禁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