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绝对宠熊 > 第88章:大吃大喝

内阁似乎想要讨价还价一番,不过显然,他们决心再股监会上头进行争取。

可是……

于是忙是拜倒在地,惶恐不安的道:“这……这……”

朱厚照正跪在地上,傻乐着。

这些人哪怕是臣服了,也是牛气的很,脾气还大,总是咋咋呼呼,觉得自己如何如何勇猛,瞧不起大明的文弱风气。

四目相对。

人们欢呼着,心悦诚服的高叫着万岁。

突兀打开了一张羊皮卷,这是祭坛的图纸,他在这羊皮纸上,指指点点,开始进行布置。

‘皇帝’自马车上下来。

侍寝的宦官在数十步外,不敢靠近,这是太子进来之前亲自交代过的。

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此刻,他面上带着狞然。

朱厚照:“……”

说着,抬头看着大同这巍峨的关墙,不禁叹息道:“大同乃九边之一,更是我大明京畿之门户,这城楼和高墙,自太祖高皇帝以来,屡经修葺,是时候,这墙该撤下了。”

方继藩忙道:“没,没有。”

方继藩点点头:“有这个想法,可惜……”

方继藩却是心念一动。

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这话听得,朱厚照就很不乐意了。

这个时候,大家并不会觉得,对方戴了眼镜,是对对方的不尊重,反正你戴我也戴,来呀,互相伤害呀。

这认购的过程,极快。

竟是一个时辰之后,一千多万股,便统统认筹了出去。

这墨镜,和自己的眼睛度数相仿……

邓健连忙感慨道:“夫人果真是懂明理。少爷教诲的果然没有错,他一直教导我,现在时代不一样啦,打打杀杀的时候,都过去啦,出门在外,讲的是情理,也不是所有人都是不讲道理的。少爷真是英明哪,果然,小的出门跟人讲道理,大家都爱听。夫人您放心,这里里外外的事,小人都会安排好了,保管是妥妥帖帖,教您满意放心的,呀,夫人,咱们老爷,家财亿万,竟只给你这一身行头,这出门在外,是要教人笑话的,这不行呀。来人,来人哪,赶紧拉一辆车去恒源珠宝行,给咱们夫人拉一车首饰回来,只拣最贵的!再来一车胭脂水粉……”

他不禁一脸怒容,可是这怒容,被硕大的墨镜挡不住了,没人能看清他的表情,这一刻,他浑身焕然一新,竟有了几分我是你二大爷的豪迈。

……………

因此,改变社会风气,鼓励商贾们敢于拿出银子,是重中之重。

弘治皇帝心里,还是略有几分担心。

弘治皇帝仍旧气愤难平之状,狠狠瞪着朱厚照。

方继藩很明白弘治皇帝的心里。

可凭这一点,大致可以清楚,弘治皇帝即便身为天子,他所能做的,也是有限了。

朱厚照来劲了:“说来说去,这也怪不得别人,要怪就怪咱们的列祖列宗,也就是太祖高皇帝……”

“好的。”朱厚照一边咧嘴一边连连朝弘治皇帝点头:“父皇放心,儿臣一定尽心竭力。”

朱厚照便连忙抽出了袖里的一本章程,呈到弘治皇帝面前:“父皇看了便知。”

何况,这海外之事,并不牵涉大明内部,自是不疑有他了。

他继续道:“这战略保障局,既是刺探海外,可要打开局面,却是不易。海外的事,太过复杂了。奴婢在想,不妨,先在西洋,建立一个千户所,西洋那里,汉人、土人、佛朗机人,甚至是大食人杂居,先派出人员,在那里适应环境,一部分,伪装成商贾,途径西洋,与诸国交易。而另一部分,则交好当地的佛朗机、大食人,先慢慢熟悉他们的习性和乡俗,而后,再选出目标,看看什么人,可以加以笼络,此后,再将其收纳进战略保障局里,令他们回到佛朗机、大食,甚至进入军中,此等事,只要打开了局面,就好办了。”

老李等人,对此习以为常。

老李在旁舔舔嘴:“王先生,我们……可能要发财了。”

这不但需要,有足够精准的眼光,你能透过无数虚虚实实的小道消息,一眼看到问题的本质。

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却又听王不仕开口道。

他确实是谨慎甚微的性子。

自己,就好似被遗忘了一般。

他们一路经过了奴儿干都司,此后,穿过了白令海峡,迎着无数的风雪,穿过了冰原,按着舆图和罗盘,一路南下,足足走了一个多月,越往南,天气越是暖和,而终于,这里告别了风雪。

“就在此扎营,还有,采集土壤的样本……注意观察附近有什么作物和动物,刘画师,你注意着,画下来……老李,你拿着火铳,去打一头鹿来,这两日,就在此盘桓,接着,咱们继续南下。”

他们实在无法承受,这寒风凛冽的煎熬,最重要的是,在那冰原上,完全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窒息感,比之寒冷,更加可怕。

可现在,不是要建蒸汽船队吗,那个叫唐寅的家伙,狮子大开口,都是从内帑拿银子的,这银子如流水一般的花出去。

许多人身躯一震,眼里放光。

除此之外,铁路局还拥有沿岸三十一个站点的土地,这点站点的土地,若是将来,运营一点别的什么,又有多大的利润呢。

刘瑾磕头如捣蒜:“谢太子殿下,谢干爷爷。”

朱厚照一脸无语之状:“喂,本宫还没有答应呢。”

“何止看得起,臣略有一些薄财,所以打算购买三百万股,所需的花费,乃是三百万两,用着三百万两,来支持铁路局,那么陛下认为,臣是否对铁路有信心呢?”王不仕轻描淡写的道。

战战兢兢的,跟着方继藩和朱厚照二人到了西山飞球营。

飞球已升至极高。

刘瑾:“……”

这降落伞,乃是方继藩的新玩意,配合着飞球使用,效果更佳。

不过……显然,这从高空降落,挑战性却是更强。

这个时代,虽然有朝廷亏空,或是地方官府卯吃寅粮的问题,可这毕竟,还很原始,而似这般,大举借贷的,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方继藩道:“陛下……蒸汽火车,是花费了无数的心血才有了今日的投产,虽然这车,是太子殿下领的头所研发,可所动用的人力物力,都是惊人。不只如此,未来铺设铁路,都需训练有素的巧匠,才可做到万无一失。还有钢铁作坊里,无数的匠人就不必说了。”

理发师先是去了刮刀,瓜下了贵人头上的几缕头发。

理发师拿起了剃刀,抓住了贵人的手腕。

王细作回头,看着那巨大的府邸,这时候,他忍不住挠挠头………

再者,这铁路一修,简直就是利国利民,对于新政的推广,有着更大巨大的好处。

梁储苦笑,颔首:“老夫……明白了。既如此,那么你去回禀吧,这门亲事,自此断绝,梁刘两家,再无瓜葛。”

你陈列,好歹是奴儿干都司下头的指挥,那奴儿干都司,是何其苦寒的地方,怎么会受不住?

陈列颤声道:“陛下,臣非是贪生怕死……”

弘治皇帝面上没有表情:“王文玉呢?”

这个徒孙,学了天文地理,倒是一个人才,若是死了,实在可惜。

弘治皇帝朝梁储摆了摆手,笑道:“卿不必谢朕,谢方卿家吧。”

却不禁失笑。

可是……这人格独立的第一步,必定是经济上的独立,万事开头难,开了这第一步的头,我方继藩的精神,似乎又升华了。古时历来有母凭子贵、妻凭夫贵的说法。

他的叔父刘焱,先是面带微笑,而后,笑容逐渐的消失,再之后,他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他觉得自己的腿有些软,身子也有些歪歪斜斜的了。

“陛下……”刘文华嘴角哆嗦着,很是艰难的道:“草民……草民不敢接受。”

他指望自己的叔父,为自己说一句话。

外头,梁储的两个儿子,早就到了,却不敢进来,一听到梁储要动身去寻方继藩,吓着了,冲进来,一人架住梁储的胳膊:“爹,爹啊,不能去啊,去了就是肉饼子打狗,有去无回啊。”

弘治皇帝不禁吹胡子瞪眼,你沈文是翰林大学士啊,引经据典,难道就找不到一个古时的先例来诠释?便不禁道:“那么张卿家,卿乃礼部尚书,卿来说说看。”

大家都松了口气。

“不对!”听到此处,一旁的朱厚照老半天,才明白什么意思,他不禁道:“父皇,若是钦天监说这不是祖宗们和上天的意思呢,若如此,岂不是更麻烦,这样弯弯绕绕,有什么意思,多大点事啊。”

弘治皇帝面红耳赤,不是因为被朱厚照问倒,而是觉得,自己怎么生出这么个玩意。

萧敬会意,便忙是弓着身,上前。

朱厚照无奈,顿时没有气焰,整个人像霜打的茄子焉了,安静的等待着。

不错了。

更多人一头雾水。

这是何其哀痛的事。

她想起了方继藩教诲她的事,便道:“为人医者,当有仁心,若有一线生机,便需万分的精气去救治,小环,你来……辅助我!”

所有人都痴了,一脸无法理解的看着,此时的梁如莹无视所有人的目光,先上前,接着双手死死的捂住了太皇太后的心口。

“呀……”一旁的老御医,发出了古怪的声音。

“好,好,这便好,晾他也不敢造次。来,去看戏。”

这样夜深人静的时候,正是看书的好时候。

毕竟……这是第一次,在宫里出了特殊的情况。

好在方继藩内心强大,忙是行礼:“儿臣能为陛下所信重,为陛下所厚爱,起于阡陌,实是荣幸的很,儿臣自当效犬马之劳,为君分忧,是儿臣的本分。”

方继藩咬牙切齿:“传我的令下去,凡是我的徒子徒孙,谁敢议论这是非长短,不管其他的,先打了再说,不打他个半死,就别说是西山出去的,若是对方敢还手,立即来报我,我看看谁不长眼睛!”

难道往后,还要负责她们一辈子?

至年前,方继藩上了奏疏,大抵是说,女医已有小成,可以入宫值守了。

在这空荡荡的看台上。

萧敬干笑道:“皇孙殿下,乃是龙种,非寻常人可比,入选,并不稀罕。”

朱厚照对于女子们的开放运动,也很热衷,他听到了风声,便忙不迭的跑来了。

此前,他一直不相信这个事实。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都化为乌有,留下的,不过是一丝给至亲的念想而已。

汉家不幸,虎狼环伺,神州陆沉,中原板荡,异族入主,自此,华夏血脉,几绝矣。

……

李东阳随即,将纸卷蹑手蹑脚的塞进了刘健的手里。

刘健又忍不住,老泪纵横,他死死的捏着纸卷。

李东阳沉吟了很久,摇摇头。

李东阳觉得有理,对,事急从权,都已经到了这个份上,难道将错就错?

可谁敢拦着内阁首辅大学士和内阁大学士呢。

朱厚照耷拉着脑袋。

刘健苦笑:“臣不知。”

新津郡王……还活着……

弘治皇帝颔首点头:“预备诏书吧,登岸之后,就将诏书,传诸天下。”

方景隆此刻,却是叹了口气:“老夫现在,倒很是担心哪,新津遭遇了佛朗机人的袭击,损失惨重,老夫……可谓是责无旁贷,怕就怕,朝廷要降罪下来了,老夫这辈子,是活够了,受过苦,也享过富贵,担心的是,若是因此,而影响了方继藩,也就是你的恩师,那么……哎……”

“还没有,还有一大半呢。”张懋道:“这都只是小规矩,方才说道哪了,对,站位,此乃国祭,你当披麻戴孝,面南而立,就在陛下……”

朱厚照看着方继藩:“后日,就要祭祀了,我看你脸色不好,老方,你可要节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