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绝对宠熊 > 第62章:禹惜寸阴

“晚上十二点整,你一个人来人民天桥。无论哪一天都可以,但是你来的时间一定要是在十二点整。如果你如约而至,那么我会让你知道动物惨死的原因。”

一切都准备妥当,上了飞机的时候,我看见张兰兰用手哗啦啦的翻着那本书。但是翻页的速度特别快,让人感觉她完全都没有把书看进去。

都怪我,今天早上为了臭美,也为了拎的包跟今天穿得这身裙子更搭配。出门时我临时换了包,一时间就忘了将张兰兰给的符咒放进包里去了。

很快的我就不觉得那是我的幻觉了,因为刚才我还觉得饥饿交加身体上的不适,在宫弦的吻中已经不觉得饿也完全没有了渴意。

幸好,可能一切都是我多疑了吧,司机一切都是按照导航的路线走,倒也没有绕什么路。于是不到一小时我们俩人就已经坐在了咖啡馆的包厢里。

小珏却在此时露出了恐惧的表情。还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张兰兰从近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安安静静的,一句话也不说。时而露出一副沉思的表情,时而又拧着眉心。

我们被这个人吓的不轻。我自己都能听到自己心跳咚咚咚跳动的声音。

我现在心情也很不好呢。那两个心情都不很不好的人在一起,能碰撞出火花来的吧。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我戒指上的结界,却打不开。没有了戒指的保护,而张兰兰又说她手头的工具不够。还无法消磨那个,浑身长满了红色血虫的人。

程秀秀一声哭得比一声大,哇哇的停不下来。

“宫弦怎么不像你那样,平日里没事时就多画些出来,现在使用起来拿出来就用那多好,也不至于弄得临时抱佛脚般的现画现用。”我自言自语,见多了张兰兰从怀中掏出来就使用的情形,对于宫弦为何不提前画好符纸而觉得纳闷。

“那怎么办?”我禁不住也替宫弦担心起来。

看着那慢慢西沉的太阳,还有我跟张兰兰相约的半个时辰的约定,我知道我的时间并不多,就是不能速战速结,我也不能再耽误时间。

我跟宫弦两个人的距离并没有隔多少,所以我几乎不用费什么心思都能感觉到宫弦的一举一动。我的手机音量特别的大,所以宫弦应该是已经听到刚刚的电话内容了。

面前的厉鬼不停的撞击着结界,把结界的屏障给弄的一点点的消散。眼看结界变弱的快要消失的时候,我又连忙挤上几滴血到戒指上。

但村里的环境,新鲜而又恬静。可是我们都无心去欣赏这些,山村里的美景。

我看的莫名其妙,该不会是沈琳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吧?我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张兰兰,接收到张兰兰递给我的一个“再问问”的口型以后,我也准备开口。

“真的吗,你真好。”我瞪大了眼睛,脱口而出,完全忘记了我还是被他给气跑出家门这一档事情了。

我出门之后,王鑫马上就走到我身边了,看得出来他应该是很担心他老婆的,也是有那么一个貌美如花的老婆,谁能不爱呢?

“别害怕,我在这里呢,你就见机行事,该怎样就怎样。”突然间,被子里闷出了张兰兰的这句话。

看来张兰兰也正有此意,看着我往外走,她问也问的就跟上了。

黄拓跋的家是三层高的洋房,四周全部被各种各样的鲜花围绕,各种果树也是一应俱全。

就在这时,我忽然看到一个黑影从我的眼前飘过。而且他飘过时,我们周围的温度就降了下来,就好像是那种在家里打开了冰箱门时的那种感觉。

“呆着别动。”宫弦的声音在我的耳边传过来。这还是他下车之后说得第一句话。简短而有力。让我瞬间就提起了精神来。而此时我惊异的发现,我们的车子虽然已经有大半身已经属于踏空,就连两只前面的车轮也都悬空于悬崖之上,纵是如此,车子还是稳住停了下来。

“真是让本尊刮目相看呢,你竟然可以支撑了那么长的时间,不过本来你的功力与本尊势均力敌的,可惜了。。。

虽然我不是很明白其中的道理。可是我也知道,张兰兰是被扔进了怨气坑里,她的身上已经被怨气所吞噬,浑身飘满了怨气。

“你们自己看看,看过以后再跟我说要不要饶了她的事情。”飞天蛮说完,然后身体就飞进了电视机里。这时那原本是关着的电视机自动就打开了。

不知道紧紧的闭着眼睛多久,直到风声呼啸着吹麻木了我的耳朵,我才再三在心里给自己鼓气,悄悄的小心翼翼的睁开了眼睛,不过也只是露出了一个小小的缝隙。

迷雾悉数散去,我也在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心里默默的祈祷,祈祷自己眼前的一切,都是梦境。

我在心中舒了一口气,格林酒店。离得不是很远,就在今天陈媚跟宫一谦吃火锅的地方的楼上。

我“哇”的一声连忙跑了,一直跑,没有目的的乱跑。刚跑进宫家的餐厅,我就看到另一个人影坐在桌子上,好像在吃东西。我又是大声叫唤,直直的就往里面跑。

护士对我说,“还早着呢。”

“后来呢,后来有发生什么事情吗?张先生?”张兰兰看来对于张飞说的事件很感兴趣。不再理我而是去询问张飞。

于是我吃的饱饱的。然后又去旁边的商店买了许多的干粮。

憨厚的司机接过了我的钱,“太感谢了,好人一路平安。外乡人来这儿一定要多加小心。我就先走了。”

我望着前方通往三队的路。竟然是杳无人烟。我试着往前走了走。可是路的前方除了两边的花草,以及松木以外。竟然没有看到能够住人的建筑物。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是你有想过在自己死去的妈妈的面前,和你一个被怀疑跟自己爸爸不清不白的人里面选择,要是你,你会相信谁呢?再就是半夜其实去学校里,我怀疑根本都不是想找东西,完全就是要你买家的女儿去沾染学校里面的阴气。特别是晚上,学校里面的阴气特别重,在家里面还点白蜡烛,这不就是要把去学校里面沾染来的阴气给生生聚在她的身体里么?”

墙上的画是一幅山水画,画中亭亭玉立的宫装女子,正面无表情的看着我们。

“还有什么吗?”大明又看向墙上的画,他的面上现出了疑惑的表情。

看来这个小伙子并不擅长跟人打交道,他看到了我们也并不跟我们打招呼,而是自主的走到屋里那唯一的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找开电脑后,就再也不理会我们了。

“这家店铺周年庆呢,凡是丝织品衣服类都打三折。三折,你知道是什么概念吗?如果今天要是抢不到了,我可是还要再等一年呢。所以如果有满意的,就还是先买了再说吧!”

当我办妥了这一切,小钰也哭够了,她走到我的面前,坐在我的旁边,然后拉起了我的手对我说:“林梦,我真的该好好的感谢你,如果要是没有你,也没有张兰兰,说不定我就要给这个鬼害死了。”

我在心里大喊一声:“不想了,不想了,谁知道见了面以后又是怎么样的了。”这样,我暂时的将宫弦压制在了心底,强迫自己不去想他。

我于是假装很感激的点了点头,然后我又借机上厕所往后面走去。

此时我的心微微的打着冷颤,此时是在高空中,如有一个不小心,小鬼出来闹事,它即使从高空中趺下去也可以无事,可是我和飞机上的人就不一样了。

医生的话还真的是说得过了头,大明与小功倒是态度挺好的直跟他们道歉,然后又面带疑惑的问医生:“医生,我们的朋友在拍片,可是为什么拍了那么久也没有拍,我们也是太过于着急,担心她有什么事,所以这才……”

我边走边用眼中的余光瞄了瞄一眼医生。只见其中的一名医生嘴里喃喃道:“这……”那两名医生相互对看了一眼,也匆匆忙忙的走出了拍片的房间。

曾大庆家里面的门是开着的,我一个箭步冲了进去,也不管那个女鬼跟没跟上来。进了房间里面,发现曾大庆就坐在沙发上,还在看着电视。

我没有掉头往回走,而是倒退着往后退。当我退了好几步时,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叫我掉头往头快跑。

我心头一直被这个念头所驱使。致使我不在后退,反而不退而进。

“哼,这一点雕虫小技又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更何况陆雅也该得到一些惩罚,谁让陆雅出门不带脑子,谁都得罪。”身边的张兰兰对我说着,然后一脸讨赏的看着我。

“对了,张兰兰,你最后离开陆雅家里时,陆雅在做什么。”

“林梦,我进你房间可能有些不太方便,你把东西拿进去就好了,我就不进去了。”宫一谦把补品放到了我的手上,然后扭头就走了。

钟明跪在那儿,看着是那么的虔诚,可是忽然间,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动作的,忽然间他的双手上就同时出现了两个人,我定睛一看,失声叫了起来:“兰兰,蓝先生。”

他活动活动了双手,然后面目狰狞的朝着宫弦走过来。

“更加的妩媚动人了,这可不是个好兆头啊。”张兰兰看向天花板,自言自语的说道。虽然是自言自语,可是声音却大的能让在场的人都能听见。

不知是我的钱起了作用,还是大妈特别的热情。

她先将我们迎进房间里,告诉我们什么地方是客房,什么地方是厨房,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我义正言辞地要求宫一谦删掉手机里的这样的应用。

张兰兰扑哧一笑,笑着对我说:“行了梦梦,宫一谦他也没有坏心眼。”

这样的安排甚合我意。我最是不喜欢跟陌生人同行用餐。

一切看起来都非常正常。却在凌晨时分时,我跟张兰兰被一种脚步声给惊醒。

吃饭动筷子时,欣欣把第一次夹的菜往地上一丢。看着地上的菜,她笑了起来,然后满足的吃起饭菜来。

雕像的样子很小,大概只有成人的一只手那么大。是一个蜷缩的人形模样,头部很像外星人,一双眼睛占了半个脸的面积。头很大,是身体的两倍。娃娃的身体四肢都很像人,甚至5根火柴一样的手指都能看清。它的四肢抱在一起,紧紧蜷缩着,就像饿死的小孩子一样。

今天也没有例外,听见她们在聊着这些八卦的时候,我就打算装作不知道的离开。却没想到其中一个阿姨神神秘秘的压低了声音,对另外一个煮饭阿姨说:“不过你知道吗,今天陆雅哭的可厉害了,在宫家一直可委屈了。”

瞬间我内心的感动的情绪都消失的差不多了,走到了外面一些,宫弦突然转回头,在手掌心中凝聚起了一团黑色的雾气,就要往那个小鬼魂的身上打过去。

张兰兰也有些诧异这个小鬼魂的性格转变,但是还是把小鬼魂的意愿重复给了张先生和张夫人。

等到雾气渐渐散去的时候,杯子里多出了一个小丸子。晶莹剔透。

听完了买家又一通的长话,我还没来得及说话,买家就挂了电话。真是一个奇怪的买家,让我过去也得有个时间、地址不是吗?

说完,她又对着丹凤的脖子舔了舔。脸上的神情如同吸血鬼准备吸血一样的贪婪。我身后的门在这个时候突然被敲响,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

于是我张了张嘴,对张兰兰说:“你应该是可以帮她们的吧”

我不知道张兰兰的感觉是什么,可是从兰兰与蓝先生相谈甚欢的表面来看,想来也是感觉到愉快的吧。

我情急之下,结结巴巴的说:“真的……不行,我怀……孕了……”

第二天,我被一个电话吵醒。谁啊,这么早就打电话,一点良心都没。我含着怒气的拿起电话,发现是王先生打来的。

服务员很客气的对我说:“好的女士,您请稍等。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她又得意的指了指一束玫瑰花说:“看这个,男朋友送我的花。还有墙上,老师发的奖状。我在期中考试考了全班第一,其实我都是乱写的。我运气很好吧?都是宝贝带给我的好运。我们关系可好了。”说完她剧烈的咳嗽起来,脸色都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