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凤叛天下 > 第80章:大街小巷

就算许了的手下,杨书华都未必肯,让出这此机会。

但詹琦就窝火了,暗骂自己怎么就比尤歌慢了一步?假如她再快一点,比尤歌先下手,这生意兴许就属于她了。

“唔唔唔……”尤歌在他肩膀上捶打,只不过这点力气根本只能算是“雨点”。

心里惦记一个人,那是随时随地都会想着对方,尤歌就是这样,只是不知道容析元是否也会想她呢?

终于,她认清了一件事……容析元是早有准备的,他只怕不会对尤歌放手了。

奕宝贝也是满眼渴望,恨不得爬上天去。

“哇,尤歌,这汤太好喝了,怎么办,你这如果是把我的胃口养得高了,我以后喝不到这么美味的汤,我找谁去啊……”龙晓晓故作委屈地瞅着尤歌。

但是璇宝贝就有点调皮,跟哥哥一样是吃的蔬菜粥,可是却不喜欢吃绿色的菜叶。其实菜叶已经被捣得很碎了,是因为绿色,才让孩子产生一种不喜。

无论是在感情还是其他方面,尤歌都是个念旧的人。

“啊?”尤歌愣住,却没有挣扎,因为她感觉出了他的不对劲。

翎姐在自己房间里,据说,她晚上没吃饭,是刚一上桌就吐了……

尤歌嗓子发干,分明是何碧翎这个贱人的错,为何此刻她有种强烈的不安?

佟槿此刻也是一筹莫展,他知道容析元的手机是不会开定位的,并且他早就根据容析元的要求,在手机上安装了可以屏蔽位置信息的软件,因此,即使容析元使用的手机是全世界都知道的安全隐患,可有了佟槿自己设计的软件,容析元的手机就会格外安全,除非他自己打开定位系统,否则,很难得到他准确的位置信息。

尤歌是当事人,她的心情难以释怀,整个人都被怒火包围,加上沈兆和那女人的对话,更加让尤歌火冒三丈了。

尤歌和容析元四目相对,一个微微错愕,另一个就是怒发冲冠啊!下一秒,尤歌冲上去,愤懑地拽着容析元……看样子,今晚不解释清楚那就麻烦啦!

沈兆静静的等着容析元的吩咐,他这次猜不到少爷会怎么做,难道出手对付唐虞梅?那个女人可是何矩的正牌老婆啊!

香香那双黑溜溜的眼睛望着尤歌,毛绒绒的脑袋轻轻蹭着她,很像是在安慰着,可它也很安静,像知道主人不开心。

身后传来郑皓月的冷哼,她早就过来了,见到尤歌手里的扣子,郑皓月眼中闪过一丝淡淡的诧异,随即嘲讽地说:“不就是一颗扣子,我还以为你发现了什么大不了的东西。”

啪……灯亮了。

此刻,唐虞梅又进来了,她刚从外边回来,脸色不太好,见容析元还躺着不起来吃饭,她这火气就上来了。

...宝瑞集团通过各种渠道都没能在两天之内凑齐需要的大溪地无暇黑珍珠,这是一种耻辱,是摆明了有人在暗中捣鬼,收购了市面上甚至是私人藏品的同类珍珠,加上时间紧迫,才造成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尤歌讪讪地笑了笑:“那个……可是我都已经跟许炎说好了租游艇的事,临时又变卦,不太好吧。”

总之,这一锅粥挺奢侈的,可是那味道闻着都能让人食欲大增,太诱人了。平时虽然家里吃得都挺好,但像这样炖个大补汤的时候,还是第一次,就连翎姐以前在这里养伤也没一下子在一锅汤里加这么多名贵的食材。

他从不曾这么放低姿态说话,软软的语气让人的心也跟着软化下来。

佟槿此刻更像个所要索要糖果的小孩了,他对过去有种深深的眷恋,因为在孤儿院的时候虽然全都是非亲非故的一群人,可对他来说,那都是亲人,是值得怀念的一段时光,是记忆力值得珍藏的片段。

没有人刻意刁难,尤歌就会轻松很多。随着对工作的熟悉,尤歌的表现越来越好,这是连店长都不得不承认的。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道坎儿,尤歌能不能跨过去,跨过去之后又是什么样的风景?她暂时无法去想象了。

尤歌是第一次坐私人飞机,在这么宽敞的座位上,她不用蜷缩着腿脚,她可以自由伸展,可以躺着坐着站着都行。机上的厨师只有一位,但却精通中西餐的菜式,尤其拿手的是各种精美可口的糕点。新鲜的鸽蛋核桃酪,香蜂起司蛋糕,配上水果布丁,还有鲜榨柚子汁,有香浓的玫瑰咖啡……

“是真的不要么?”他勾唇一笑,不着痕迹地压下一丝惊讶,她居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而是令人心悸的温暖紧致,让他身体里越来越肆虐的渴望。

这个念头,使得许炎自己都感到诧异,一闪而过,又继续唱歌,不想那些了。

三个月的赌约,不知道到时候会是什么结果,苏慕冉也有些迷茫,假如三个月到了,许炎还没爱上她,她还能潇洒地走出他的生活吗

郑皓月被调去澳门这件事,在宝瑞上下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很多人都不明白这是为什么,因为郑皓月在宝瑞算是一个老人儿了,有功之臣,但大家对她和尤歌之间的恩怨都不清楚,不知道这个女人私下里都干过什么恶事,都被她漂亮的外表和工作能力所蒙蔽了眼睛。

尤歌怀孕了,这件事对翎姐的冲击也不小,她到现在都没去看过一次,借口说太忙,其实是不想去看。

没有密密麻麻的高楼大厦,没有拥挤的交通,蓝天如洗白云悠悠,绿化面积达到50%以上,空气干净清新,道路上几乎看不到垃圾的存在……

她没有说得那么慷慨激昂,淡淡的语气里却透着属于她的坚定与决心、勇气。

郑皓月被尤歌的态度惹得恼羞成怒,差点爆粗口了,但最后还是忍住,狠狠地瞪了尤歌一眼,这才转身出去了。

一份菠萝焗饭,女孩儿几分钟就吃完了,简直像是赶去去投胎似的。

“糟糕!嫂子,刚才那女的是不是跟我一样的手机?”

“咦,怎么我们不是进展厅吗?”尤歌觉得地方不对,这不是展厅。

尤歌懵了,呆愣两秒之后明白了他要干什么,她粉润的脸颊立刻浮现出怒气。

“我要将香香带走,还有其它狗狗,你不要,我要!”尤歌情急之下也不顾那么多,忽略了最重要的问题。

这就是抓住了软肋,抓住了尤歌致命的弱点。从某种意义上说,夺回公司与香香,是同样重要的事。

尤歌那双会说话的眸子仿佛在嗔怪,怎么进来的不是容析元,而是上次那个轻浮的男人。

一切看起来都在朝良好的方向发展,容析元的笑容也越来越多,每天都有好心情,生活在浓浓的家庭氛围里,他应该是幸福的,但为什么偶尔又会陷入莫名的伤感呢?

虽然所拥有的财富惊人,可她的内心却是极为孤独的。父母不在,也没朋友,而郑皓月很多时候都忙,所以尤歌最忠实的伙伴就是香香了。只有香香才会每时每刻都陪伴着她。

“这是哪里?你不是带我去休息室吗?”尤歌感到不对劲,停下脚步问。

劲撕咬着那个男人的裤腿,用它的牙齿用力咬下去!

“出海嘛,没问题,不过,谁是佟槿?男的女的?”

有钱人的书房真是宽阔啊,赶得上许多人买的小户型一家子住的面积了。复古的装潢风格,仔细看就会发现,这里连书柜都是金丝楠木的。

果然,这话起到了震撼作用,一个个的都来精神了,笑得那叫一个灿烂啊,都在想象着假如真是到了分家产的时刻,自己能得到多少呢?

...澳门很小,要知道唐虞梅住在哪里,并不难,尤歌三人虽然急于将容析元救出来,但也不是傻子,知道什么叫低调行事。

“嗯,也只能这样了,监控器是挺麻烦,唐虞梅想得真周到,呵呵……”

旁边有大树,尤歌此刻死死抱着树干,浑身都在战栗,因为太激动了,生怕一不小心就晕过去。

“哎呀,我吃太饱了,这个粥……我喝不完……”尤歌皱着小脸,有点可惜的样子,这么美味的粥,她才吃了一半,多浪费啊。

蔚蓝色的游泳池里,容老爷子戴着泳帽从池子里上来,批上毛巾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喝着铁观音,闻着那有安神效果的熏香,本该是一件很惬意的事情,但他的脸色却不怎么好看。

最关键就是容析元结婚前容老爷子亲自去隆青市见孙子,后来容析元当晚回到香港,发生了什么事,或是爷孙之间有什么样的协定,兴许在没有第三个人知道了,这一直就是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容析元哪里能听这种话?这不是在蛊惑他立刻变身么?变成一匹勇猛的金刚狼才好。

尤歌紧紧抱着他,主动吻上去,吧嗒吧嗒亲吻声,她嘴里还在不停说:“我喜欢跟大叔玩游戏……我可以啊……我们玩游戏嘛……唔……大叔,我想你……”

尤歌柔软的小手在他脸颊抚摸着:“老公,从今天就可以看出来,其实老爷子不是不看重你,只是你们可能以前都是习惯了硬碰硬,从来没有去试着了解和体谅对方,加上你父亲的事,你耿耿于怀,一直没能原谅老爷子当年赶走你父亲。其实……你看看啊,老爷子都年过七十了,以前的恩怨就放下吧,我想,如果你父亲在世,最想看到的就是你和老爷子能和睦相处冰释前嫌。”

苏慕冉悄悄地瞥了一眼,忍不住偷笑……许炎不是说爆米花是垃圾食物吗?看吧看吧,他在吃!

苏慕冉一个眼刀甩过来,瞪着他,没好气地说:“女金刚也是人,是人就会有生气的时候。那个女的以前是我闺蜜,可现在我一看见她就反胃。”

“呵呵……瑞士?郑皓月你当我傻子呢?随便扯一个远在国外的陌生人,我就会相信你?天真!”孙洪青脸上的表情尽是狠厉与不甘,他不会这么罢休的,他会继续追查下去。

苏慕冉想了想,他说的话虽然不好听,可也是事实,假如交往之后出现问题,哪一方感觉不适合结婚,那也只能和平分手了。

但霍骏琰却脸色却不太好,打开车门,语气不悦地地:“你在这里做什么?都快十点了!谁让你在这里等我的?”

霍骏琰和龙晓晓是单独来的,可在这一群人精面前,依然是被看出了破绽,那就是,两人手上戴着同款的小叶紫檀手链!

“我……我顶多也是亲了你一下,可你却扯掉我的扣子,你……你不是*是什么?就算我喜欢你,你也不能对我耍*!”

这小妮子,理想还真远大!

欲动。

朱坤,是本市一个小混混,放高利贷的。霍骏琰知道这个人,在警方也有案底,只是想不到龙晓晓家里居然是欠这个人的钱。

霍骏琰很少这样去留意一个女人,尤歌算是个例外吧。

凛冽的狠意在释放,他好看的嘴角轻轻勾着嘲讽的弧度:“说她是傻子么?呵呵……我见过的很多人,跟她相比,都应该自惭形秽,都应该在她面前低下所谓高贵的头颅。如果戴着一副自命不凡的眼光去看待,那么,你就没资格评价她。”

沈兆带的保镖也是个机灵的小伙子,按照事先的计划,他现在该做什么呢?

龙晓晓轻轻咬了咬下唇,苍白的脸颊略显粉红,很认真地说:“霍骏琰,你是不是因为我受伤的事而内疚,所以才会对我好?你不用这样的,那天的事,与你无关。本来你也没有必须要帮助我的义务,所以现在你也不用因此自责。你的好意,我心领,至于医药费的事,就不麻烦你了……上次你来,是给我交了两万的医药费吧?那个钱,我出院之后会立刻去上班,我会尽快还给你的。”

尤歌清澈的眸子睁得大大的,轻咬着粉粉的唇,无意中的表情真是呆萌十足,可爱极了,容析元看得那是心神荡漾,真想将她就地按倒。

容析元依旧在移动脚步往电梯方向走,可是记者们也在追着不舍,当郑皓月出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热闹的场面。

一时间,记者们更加兴奋,可郑皓月就窝火了,她那么爱面子,此刻最怕的就是被人捅出容析元已经和尤歌结婚的消息。

容析元憋着一肚子火,在中途下了车,吩咐沈兆送尤歌回别墅,他自己没说去哪里。

尤歌眼里闪动着好奇:“你是说容析元他有洁癖,可这跟找女人鬼混有何关系?”

她怎么能甘心?她在第一时间通知了容家老爷子,以为可以得到庇护,但没想到,容老爷子使出了“杀手锏”却也没能阻止容析元和尤歌去领结婚证。

尤歌一边听,一边抬头望望,眼底藏着丝丝凝重……怎么还没动静?容析元在搞什么?

“是真的,好美啊……这颗是什么珠?”那位站在尤歌身边的贵妇也提出同样的疑问。因为先前没注意,现在灯熄了才看到这宝瑞的珍珠如此上乘,她有点激动。

“嘿嘿……那个……他后来打电话说他有事来不了,我就自己回去了。”龙晓晓硬着头皮说,心虚地不敢去看他的眼睛。

“容析元,你禽兽不如!”郑皓月怒吼一声冲过去,朝着容析元甩出一巴掌!

前边一个个应聘失败的,走出来之后经过尤歌身边,都会难免投来一阵怪异的目光,因为她们失败了,就意味着后边的人更多了一份成功的机会。

好一个口齿伶俐的丫头,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一刻,容析元能百分百肯定尤歌的企图,她就是非要死气他才甘心?

“自重?这玩意儿能当饭吃么?这桌只有我和你了,他们走得很是时候。”

容析元千万赏金的大手笔,可以说是史上最豪迈的寻人了。不仅震撼着外界,同样震撼着容家与宝瑞集团。

“嗯?”容析元抬了抬眼皮,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后方的人,他的堂弟容桓。

一群人赶紧地跟上老爷子走了,唯有容桓最慢,刻意经过容析元的身边,阴狠的鹰眸与他对视。

“你……”郑皓月想说点什么,可他已经走了,她只能赶快跟上去,带着香香。

容析元低头看着箱子里那个虚弱的小身影,毛茸茸的一团,肚子上的白纱布很刺眼。香香的伤,应该就是被冯奎他们弄的。

容析元站定在冯奎面前,嘴里却是在对香香说:“看着啊……”

尤歌……尤歌……尤歌!你为什么就算不见了我还不能安宁?

容析元面不改色,眼神却更加冰冻:“我不是说过吗,将来就算我们结婚,尤歌也会是家里要照顾的对象,我会保她一生衣食无忧,但我的妻子会是你,为什么你还不满足?”

这话说得……怎么听都有点不对劲啊。

“我去花园里走了一圈,前后大约也就半小时吧。可能是最近睡眠不太好。”容析元简单地解释,却能让尤歌感到很窝心。

“你……”

“你有什么权力惩罚我!放开!”

尤歌脑子有点乱,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容析元竟然买了一大盒这东东回来……这是准备每天用几个吗?啥时候才用得完啊天!

“什么?不需要?你的意思是你更喜欢直接的?”容析元嘲讽的语气中带着戏谑。

尤歌使劲用手抵着他的身躯,最后一丝防线不能失守啊。

但是,唱什么呢?

之所以叫黑珍珠,并不是真的漆黑如墨,而是有着梦幻般深邃的颜色,“黑珍珠”的品种里,以深孔雀绿最受人青睐,无暇的黑珍珠又是极为难得的。

“尤歌,你听我说,不是你想的那样……”容析元露出少见的焦急。

这张男人的脸,依旧那般魅惑十足,完美得无懈可击,精雕细琢的五官轮廓清晰而又立体,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去都是一副赏心悦目的画面。可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眼眸里却没有尤歌熟悉的柔情蜜意,只有令人心寒的冷静。

尤歌缓缓抬头,望见的是佟槿歉意的脸,还有他眼里的关心,那么熟悉,却已经不是她所需要的了。

检查,这两个字才是重点!人家哪里是男公关,人家是警察在办案!

没错,霍骏琰还是个单身人士,曾经有过一个女朋友,但因为她生日时,他去外地查案了,没能陪在她身边,结果当晚那女的跟朋友去酒吧庆祝的时候,搭上一个富二代,等他回来时,女朋友果断提出了分手……

尤歌还在回忆,脑子里搜遍了却再也想不起其他的了。这种感觉很令人抓狂,就好比是一个在山里迷路的人看到前方有道,但就是怎么绕都出不去。

不管怎样,案子重新调查,这就是良好的开端,是值得欣慰的事情。但远在m国的容析元暂时还不知道这些,他目前最要紧的就是盼着翎姐的手术能成功。

“嗯?这词不错……”说着,他灼热的气息已经铺天盖地袭来,攫住她粉红的小嘴,一瞬间,呼吸加重。

尤歌的工作其实并不算是很顺利,但她心态好,有毅力,并且有着超常的决心,所以还能继续坚持,跟郑皓月这个恶毒的女人死磕到底。她越是想踩尤歌,尤歌偏要发挥小强的精神,不屈不挠。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容析元的声音……

“老婆,我给你拿干净衣服来了!”话音刚落,浴室门就被他推开,果然这货拿着衣物进来了。

“你tm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会议室里出现了短暂的寂静,不管是公司领导还是小职员,全都呆呆地望着尤歌,直到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口,这一刻,那纤细的轮廓竟变得那么清晰而高大,分明是她炒了上司的鱿鱼,但仿佛她得从容,看起来不像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而是笑傲职场的成功者。

“奢侈品这个东西,只是一种称谓而已,是否奢侈,其实是因人而异。假如一个存款只有一百块钱的人却成天想要买价值一万块的东西,那当然对这个人来说是奢侈的。但如果存款一百万的人买了一万块的东西,对这个人来说还算是奢侈么?市场不会看轻每个消费者,都有对应各种消费水平而产生的商品档次,理xing消费,理智看待,不嫉妒也不自卑,这样市场才会更和谐。”容析元不急不慢地说着,他低沉浑厚的嗓音不会被周围的声音所掩盖,犹如一曲耐人寻味的大提琴演奏曲,动听之极。

“人工钻怎么可以跟天然钻相比?你们以为弄些个人工钻就能忽悠我了?呸!把你们经理叫来,看你们怎么解释!”贵妇怒不可遏,只差没掀翻展柜了。

赫枫神情怪异,轻轻拍着美女店长的后背,温柔地说:“去,打开让警官看看。”

原来如此。

赫枫假装很认真,美女店长可就肆无忌惮地笑起来,花枝乱颤,那笑声,对三位警察来说真是一种极大的讽刺。

但郑皓月该做什么还是继续在做,她知道尤歌那孩子很善良,过几天消气了就会打理她。

第二天郑皓月就送尤歌去了医院,检查很顺利,在医生的追问下,尤歌才说出了一件事……原来她已经有几天都没吃药了。

紫蓝色的勿忘我!精美的包装,新鲜的花朵,让女人们都露出艳羡的目光,纷纷看向尤歌。

此时此刻,某医院里,许炎正在接诊看病,忽地打了两个喷嚏,浑身一个激灵……

“噗嗤……”赫枫实在忍不住笑出声,有佟槿在,总是会有意想不到的笑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