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凤叛天下 > 第67章:

我有些无语的看了看自己的头顶,心里面暗想着自己是不是找了一个女疯子回来了。

我开心的蹦了起来,抬头去看宫弦,当我看到他朝我点了点头。并对我说:“不错,没想到你那么快就完成了戒指的认主仪式,从今以后,戒指算是真正的认你为主了。在危险的时候它会以它的能力来保护你的。”

相比之下,张兰兰却显得有些意外:“她?她派你来干嘛。”

这一回宫弦再次带着我拨地而起,他没有让那黑雾平视我们的机会,而是高过了半人高的高度,以至于那黑雾想要答话就必须要抑起头来。

黑雾的喉咙用力的滚动了几下,似乎是在使劲的咽着口水的动作。听到他要说了,我也顾不上去研究今日的宫弦怎么那么的好脾气了。连忙凝神去倾听。

电话一拨通,耳边就传来了张兰兰那关心的话语,我心里顿时觉得暖洋洋的。

这时候我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的类似于梅花的香味。蓝先生没有再理会我们。

好在,隔壁的那栋房子跟黄拓跋的房子是连在一块的。但是黄拓跋的屋子里竟然还有楼梯。

“杨先生,不知道你现在方便吗,如果方便的话,我们去看看你妹妹吧。”张兰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对杨先生提出她的想法,其实也是我的想法。

“各位兄弟,你们的车上有没有迷;药之类的药物,如果有这样的药物,让我把这条蛇给暂时的迷晕了,我们也就可以逃出去了。”

看来他们还是打算采取了要帮到取过来把这条蛇给斩杀的主意,想到此,我心中黯然。连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个时候却如此的感性。

我强忍着内心的惊惧,快步走到一处挂着我的照片的相框前,可没想到就当我的手快要碰上相框的时候。宫一谦从后面走过来,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往后拉。

这样下去,我觉得丹凤都熬不到百日吧。

只听见张兰兰说:“梦梦?你没事了!这一好过来你就闲不住!怎么了?发生啥事了。”

随着一声刺耳的刹车的声音。我们的汽车堪堪的,就在牛车旁边停了下来。

说到后面,越说我越觉得心慌慌。可是就是不论如何,我都不敢低下头朝着我的腿的方向看上一眼。

他知道我遇险,不可能不来到我身边的。可是宫弦为什么没有来?

往回走时,我一改来时的谨慎小心,撒开腿就跑。我边跑边想:这个山谷里绝对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简单。

“张兰兰,你走到哪里去了?可真是把我给吓坏了。还以为你被这里的山怪捉回去当山寨夫人了呢。”

所以一开始我也是抗议的,但当宫弦让我换下原先那件露出胸部以上位置的裙子。穿上了他亲自选的这一件裙子里,我顿时也喜欢上它了。

张兰兰拦住了我,“慢走,我还在等待。”

宫弦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眼中多了一丝的笑意,“刚才我还空出一手来使用软剑,可是此时我却无手可用,这样吧,你自己扶着我的身体,随便扶住哪儿都行,软剑灵气只认得握剑的人,而你一旦脱离了我的任何,也即是说你若是没有与我有肌肤相联,那么软剑是无法帮你那边的。”

他说完之后,小心的望了宫弦一眼,他的神色苍白如雪,那浓黑的睫毛还重重的颤抖了几下。然后他就抿紧了嘴,不敢再多说一句,似乎是等待着宫弦的裁决的样子。

将女人推到门口,我把她的帽子递给她。然后食指虚空的指了一下对面的空房间,就把门给关上了。

“大陈,小心,快松了牛绳。”见状,我吓得花容失色,冲着他大喊。只要他把套在手上的牛绳松开,他就不会被牛牵着跑了。

可是也就是这个时候的宫弦,竟然会让我觉得很可爱。平时姑且不算,至少现在的宫弦我还是觉得挺容易相处的。

曽小溪咬咬嘴唇,似乎是不知道要不要接着做。可是这步棋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后退也已经没有道路了。

就在我到处张望,希望可以透过哪一处地方可以看得到宫弦时,好不容易等到那些趴在玻璃窗上的游魂游走,这才让宫弦重新出来在了我的眼前。

我不觉得上天还会那么的眷顾我,只剩下两只后轮还在地面上的车子能够不失去平衡不往下掉线。

我想着自己的事情。也没有留意宫一谦和陆雅又聊了些什么。不过很快陆雅就挂掉了电话,把手机还给我了。

我跟张兰兰又是一阵惊讶。这个速度,飞天蛮也飞不过来吧,张飞怎么那么快就到了。

顺带着看自己天资聪颖,冰雪聪明,赏给自己一个终身的绝技,让自己出去斩妖除魔,捍卫正道尊严什么的。

他不是什么拥有特意能力的人类,所以他就不能像我看到宫弦那样的看到我。

对方一开始接起电话时是不耐烦的语气的。但当我说明我是淘宝的客服时,对方竟然就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那叫热情啊,以至于使我一下子忘了我是客服,她是买家了。

我见到宫一谦这么听陈媚的话,怒火攻心,立即就想要让宫一谦看看陈媚的真面目。事情都已经这样了,我也不怕破罐子破摔。毕竟张兰兰就在我的旁边做我的靠山。

我被从浴缸里捞了出来,一阵天旋地转之后被扔在了大床上。胃里翻江倒海,恶心的感觉涌上了我的喉咙。我转过身,趴在床上,对着地板就是一阵呕吐。

当时就把我给吓了一跳,抓过手机的手都带着几分颤抖。可是一想到淘宝,这个关系到我生命的东西,我还是忍着颤抖打开了手机。

听到医生这么说,我心中悬起来的石头也算是放下来了,张兰兰找的地方就是靠谱。想必为了让医生接受我这件事情,也给了医生不少好处吧!

我心想,怪不得呢,整个人都阴气深深的,原来是经常做这样的手术,但是想来也奇怪,为什么他们就一点都不觉得害怕呢?

曾大庆却僵着脸,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说:“因为在我们这边,晚上其实不算什么。况且小溪的学校里面也很安全,再加上学校跟我们小区又是几乎连在一起的。所以我倒也没什么感觉。直到我那天经过小溪房间的时候,听到她在房间里面念叨着什么笔仙,什么前世。”

我决定此次死了,回去之后我一定要让宫弦教我一些法术。并不是任何时候张兰兰都可以护在我的身边。有的时候还是得自己靠自己。

我不相信让我陷入困境的邪恶力量会有那么大的本事,可是控制住我们的脚不让我们动。只要大明不在我身边,总是好的。

看到手机开机的界面,我兴奋地蹦了起来,一把抱住张兰兰。当手机已经可以正式使用的时候,我连忙打开旺旺,翻到那一条差评的位置。

很快,我就来到了房间。随着房卡“滴”的一声,我的心也跟着飘进了房间里面。一推开房间的门,确实是让我惊喜了不少。榻榻米的设计,暖绿色的窗帘设计。木质的地板,以及长长高高的装饰设计。

我已经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话来说了,张兰兰皱着眉头说道:“你犯的罪。竟然要你夫人来帮你承担。”

眼看张兰兰要将这本书的内容给念出来,我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巴。百宝箱可就在旁边,一静一动都容易被里面的鬼魂察觉到什么。

小钰这么说的时候,我就已经猜到了。她一定是已经下定了决心了。怪不得叫就连说话的语气都变得这么决绝,只见小钰又说了一句:“你选得这一套衣服确实还不错,那就试试吧。”

没错,这回我听得很真切,我已经确定不是我的臆想了,这种阴冷的声音就是刚才我听到的那个小孩子的声音。

我顿时毛骨悚然起来,因为这个阴冷的歌声就在我的耳朵边唱着,好像是有人附在我的耳边单独唱给我听的。

“怎么了,你们为何是这样的表情,难道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了,还是我的腿部出现了问题。”我难掩心中的焦虑,连忙见到人就问。

行色匆匆的医生停了下来,把我的腿的情况告诉给我们。

曾大庆已经在我的前面走了很远了,整个楼梯里面都空空荡荡。要不是在我的头顶上还回荡着一些脚步声,我几乎都要以为曾大庆抛下我走掉了。

我一边往上走,一边小心翼翼的看着身边的女鬼。她的身上总有一种若有若无的香气,闻着让我有些昏昏欲睡。但是我告诉自己一定不能睡着,不然就只能落成一个任人宰割的田地了。

至从我与宫弦结了阴婚以后,宫一谦平时都不怎么过问我的生活了,怎么今天突然兴冲冲地跑了回来?

“房间里一大堆的补品是怎么回事?这是谁送过来的?”我完全不知道宫弦这个家伙是从什么地方开始冒出来的,突然发出声音,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看到这样的他,我有些不忍心起来。怎么说也是人命一条,虽然我也不知道他还是不是人,估计生活在这里的应该都不是人了吧,只是他也有他的活法吧。就象宫弦一样,虽然他不是人,可是他也有他生活的方式。

看到钟明不躲反而迎上前来,我为宫弦捏了一把汗。生怕他会有什么险招而让宫弦受到伤害。

走之前,华先生抱着夫人,深深的看了我们一眼。用口型说了两个字:“等我。”

我抹了抹额头的冷汗,“你要是不能把这个女鬼给制服,我可就没有大把的时间去跟你快活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张兰兰会突然问这样的问题,这样不会让华先生觉得很尴尬吗?

我跟张兰兰两个人惬意地躺在了花园里的秋千上。一边观赏做花,一边荡着秋千。

“宫一谦,你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公民享有隐私权吗?亏梦梦还一直想着你的好,没有想到你却背后做出来种勾当来。”

门外的女子明明就赤裸裸的站在丹凤的旁边,为什么丹凤却说没有人?

事到如今,想必是瞒不下去了,我颤抖着语调说道:“丹凤,有,有鬼。”

怪不得老板这边的生意不好,无论是价格上还有设计上都是那么的合理。一定是之前已经有人过来,结果晚上不听劝的出去,看到了这些东西……

面前就是一堆尸体,在我神情高度紧张的时候。当时我蹦了起来,脚踩到了地上复杂的枯木。

张兰兰说着,满眼含笑地看着那个的士师傅。

我没话找话的问,“你怎么也来了?”没办法,实在跟他没什么共同话题,加上是被迫相亲订婚的,我对他多少有些抵触,不愿意和他在同一个屋檐下。

我脑海里嗡的一声,连忙摇头说,“没有,不可能。”

宫弦语带嘲讽的说,“又不是第一次,那么怕做什么?”

坐在车上,小月一脸呆滞的表情。不言也不语,看不出情绪。我也不知道小月究竟是怎么了,只好默默的坐在旁边,现在也不是提差评的时候。

只见电工循循善诱的对我说:“这位小姐,我们大伙都挺忙的,能不要这样浪费彼此的时间吗?”

张兰兰大声地说:“我没看错的话,那明明是尸油!”我震惊的瞪了她一眼,尸体熬的油?能拿来涂嘴?

“嘴巴变甜?”我诧异的问。

窗帘被小风吹的轻轻的摇摆着,没有关紧的窗外传来了一种若有若无的幽香。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不起这个味道在哪里闻到过。

我紧按住房间的门,但是无论我怎么往下压都没有用,门上面的把锁就像是硬生生的钉在上面一样!

我又一个健步冲到了窗户的旁边,窗户没有关紧,倒是可以推的开。窗外和煦的风吹了进来,也算是给这个闷热的房间里带来一些空气。

只见他不停的咧着嘴笑,嘴巴里的牙齿发出了一种恶臭味。甚至从喉咙的深处都还爬出了白色的咀。

“听到了又怎样?”我懒洋洋的问,根本就没有把宫弦铁青的脸色当做一回事儿。

如果张兰兰的愿意就是想要告诉我,她搭的并不是顺风车,而是被人要挟而离开的,会是这样的意思吗?我陷入了苦苦的寻思之中。

别打开,别打开。我一直在脑海中想着解决的办法,一边在心里想着让手镯别打开结界,说来也怪,我自己在心里多念一遍别打开结界,我的手镯的热量就淡一分。难道这样可以让手镯感应到我的想法,所以手镯的热量才会慢慢的消失了吗。

虽然品香梅的差评对我很是不利,但是由于我对她的亲热不起来,所以我也就有些没好气的开口:“说说吧,你用了那盒胭脂以后怎么了?”

“是的,我的常识都是这样跟了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以后而得来的,这还都是托了这一盒胭脂的福呢,要知道我在没有使用这盒胭脂时我是一名家庭主妇,我的文化连小学都没有毕业呢。”

我大惊,觉得十分的神奇。已经不敢再继续深究下去了,杨美玲突然在门外大声喊道:“梦梦?兰兰?你们在里面吗。怎么去拿了个点心就看不到人了。”

“嘿嘿嘿。”我胡乱的笑了一声,打算把这事情翻篇。

幸亏没有在宫一谦的面前打开这个箱子,吓死我了。

有这么痒吗?我走近一看,还没见到曾大庆的脖子,却直接对上了程凤的眼睛。明明没有瞳孔,也能给我那种被人死盯着的感觉。

直到我看到程凤捂着脸的手背都已经变得有些焦黑,她才用她那种清冷的语气对我说:“你确定要跟我作对。我告诉你,是他负我在先,你要是胆敢阻挠我们的家务事,别怪我连你一起收拾。”

我也真的是醉了。这个程凤也是够了,一边用袖子当着阳光,一边还不忘了威胁我。

我放下心来,继续找寻着回去的道路。可是我绕来绕去,却总是回到了这一片带着紫色小花的花园处。绕了好几圈,仍然绕不出去。

上次跟张兰兰在那个络新妇那边的时候也是遇到了鬼打墙,不过那次是因为有宫弦来把我带出去,可是这边是寺庙。所以宫弦感应不到我的存在。

“好,那我姑且就信了你。”信与不信相信不久就能够得到答案了。

我一直觉得那个倒塌的木屋很值得推敲,一个那么热心帮助乡里乡亲的人又何要独居,这不是自相矛盾吗?而在他死后,那个貌视是装着徐浩的棺木却又被网魂斗罗给网住了,让他的灵魂不得转世,照理说一个那么受到乡亲们喜爱的小伙子,不应该受到这样的待遇才对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清醒过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床柔软舒服的大床上。我一眼开眼,就印入了宫弦的身影,他正一手托着头,侧身就躺在我的身边。

为了安慰我自己,我一直把张兰兰当作失踪看待,我不也敢去想别的可能。哪怕是一点点的念头我也不敢去想那种可能性。

只见他一弹指,黑雾就不知道从哪儿冒了出来。一见到他,我立即先将宫弦抛到了一边,此时我才顾不得什么利息本钱的,我的心里全部都张兰兰的下落不明的担忧所替代了。

就在这个时候,浴室的门突然被拧开了。张兰兰可总算是出来了,我整理了一下散乱的思绪对张兰兰说:“你一定要等我出来了你再睡觉啊。”

只有双数没有单数。也就是说换算成我们正常的楼层,就应该是九楼。区区一个九楼,电梯竟然才。

宫弦嘴里念念有词,随着一缕缕的黑烟从小女孩的头顶上冒了出来,小女孩的脸色越来越白,直到她的身体趋向了透明,然后慢慢的化为一丝的星星点点,消失于我们的眼前。

我有些惊讶,这女鬼看上的好看的男鬼,该不会就是宫弦吧?我的天啊!我看着宫弦,有些不可置信。

姐姐颤抖的说:“你这意思就是如果要是曽小溪老了,我们也会变老吗?”

我想要安慰她,但是张兰兰直接拉住了我,对我缓缓的摇摇头。

张兰兰摇了摇头对我说:“这荒山野岭买不到我需要的材料。况且待到天亮时,也就意味着我们又浪费了一天。况且就是磨盘镇上有我需要的物品,我们也没有办法回到魔盘镇。”

宫弦见状,连忙过来帮忙。我担忧的看着宫弦替张兰兰诊脉,心里祈福着张兰兰千万不能有事啊。否则我无法原谅我自己。

我换乱的应了一声就挂掉了电话,不知道宫弦离我这么近究竟是不是好事情。毕竟我的血液中还含有一些符纸的碎末吧。

我知道张兰兰说得没错,可是我的心中还是为宫弦甚至是宫一谦担心着。但我看到张兰兰那又疲惫的模样,心中更加不忍心了。张兰兰都是因为我而陷入到如此地步的。

我连忙摆摆手说:“宁愿饿死,我也不愿意吃这种东西。”

我感觉老板也是在等着我的回答,于是我也照着张兰兰说的话又念了一遍。

忽然我灵光一动,想到了从宫弦给我的那本百鬼录上写到。有一种怨灵专门以吸取活人的怨气来增加自己的修为。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好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一些。直到我觉得我的气顺了许多之后,我才把刚才我经历过的事情告诉给了张兰兰。

“就是你小时候的邻居宫家,他们家有一个儿子好像叫一谦吧,跟你玩的不错。他们家如今是发达了,在外面买了大房子,公司越做越大呢。”

宫弦身上散发出来的白雾则由原先的一团一团的,降为了现在的一丝一丝的。看到此景,我直觉宫弦的力量已经大为薄弱了,想到了刚才张兰兰的话,无论如何我都得缚一下了,否则我们会拖累宫弦的。

张兰兰似乎也是看见了我的疑惑,对我说:“梦梦,这是种好事。这样里面的东西就不会太敏感你的气味。”

现在古曼童正坐在我的头上,捂住我的耳朵的同时还帮我按摩了一下疲惫的大脑。人一放松下来就容易出事,女鬼冷不丁又要将她这个黑色的长指甲糊上我的脸。

宫弦俩手一挥,面前的僵尸都定在原地。宫弦手再一挥,僵尸直接躺在了地上,然后化成一滩污水。

“我没事啦,这件事情说起来话长,你呢,你在哪里?”

我在脑海中细细的回记着张兰兰的说过的话,刚才并不知道她会那么坐的挂机,一时的沉浸于接通她的电话的喜悦之中,就怕她还交待了什么而我没记全。

大明他不是小孩子了,我也交待够清楚,基本上就是在转述着张兰兰电话里交待的那些话,我都大概的明白该如何走出去,他不至于不懂。

就在我一时的迷失了自己,差点儿就忘了现在自己的任务是闭着眼睛走出去,我都已经准备眼开双眼了。却在此时,体内的欲望又如潜水般的涌了上来。致使我下意识的绷紧了全身,自然也就连眼睛也紧闭上,就是这一瞬间的变动,让我恢复了神智,知道自己此时不能睁开眼。

跑动起来还有一个好处就是,自己不容易东想西想,也就是刚才听到的那些乱七八遭的声音就再没有想起。

我们安静下来,仔细的观察了一下手里面的菜单,正准备要点单的时候,突然发现有点不对劲了,边上桌子上的一堆醉鬼们突然都站了起来,有一个醉酒的大汉直接就朝着她们两个的方向走了过来。

张兰兰降妖的本事还行,可是跟人打架这种事儿就做不来了吧。而那个蓝先生,明显的就是一书生的模样,也不像是可以打斗的人啊,我则就更不要说了。剩下宫弦一个人,双拳也难挡众怒了。对方都说了,这么好的生意的场馆,那是你一句话说让关就关的啊。

女鬼在一阵烟雾中现出了形,兴高采烈的拉着宫弦的手。开始不停的讲着她那位先生离开后发生的事情。

“我知道啊,一直都知道的。你不是我的先生。”

我想到今天女鬼痴情时候对宫弦说的话,摇摇头说:“没有,她要找的人我们也不知道是谁。不过并不是你,现在她已经离开了。”

把钥匙给了张兰兰以后,我就告别了宫一谦,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走过去。

刚才我听到了蓝先生跟我说,按照以往的经验,去到了黑雾迪厅后,必须要呆到了午夜零点以后才能离开。

“梦梦你别担心,明天晚上我陪你一起去。”张兰兰试图安慰我,减轻我担忧的心。

张兰兰也不客气,回手搂住了我,对我说应该的,应该。

我眨了眨眼睛,又朝着那对情侣坐着的地方瞄了过去,发现并没有什么不妥。我耸耸肩,可能是我多心了吧。正当我打算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的时候,突然刚刚那个女子朝我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