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凤叛天下 > 第64章:颊上添毫

我条件反射的捂住手机,不敢乱看。生怕再有一条差评同一时间出现了。但是时间就是金钱,就算是我再害怕,我也必须要去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情况。如果真的就像是我所想的那样,又是一个差评,那我也好早点有个心理准备。

听到这里,我的心里竟然一点淡淡的失落,那个本是被我护在手心里的宫一谦,怎么就能够任由着陆雅骂来骂去不还嘴呢,这样的宫一谦真是令我觉得陌生。

也许小珏的血唤醒了百宝箱中的什么东西。我不敢跟小珏说得太详细。毕竟我也只是猜测,只好含糊的说:“那后来呢,后面百宝箱的颜色又发生过什么变化没有。”

当我以为我会跟大地来一个亲密的接触时。忽然我感到后腰一暖,有一个人扶住了我。

果然,始终逃不过的命运。我竟然又收到了新的一单差评。我顺着链接点开了货品的页面,是一款已经下架了的毛笔。

“大明,大明,你醒醒。”我顾不上去看张兰兰与小女孩斗法,连忙走过去察看大明的情况。

电话被接通了,我叹了一口气,官方的按照之前的口吻说道:“您好,我是淘宝店的客服,我看见您在我们的店铺里购买了一把梳子,然后给了一个差评,请问方便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吗?”

“兰兰,不是我想停下来,是我的脚突然间就好像被东西给卡出了一样,我动不了。”

站在马路边,我正准备找一辆空的出租车拦上。却感觉有一只冰凉的大掌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游离,我一巴掌朝着这只手就拍了下去,丝毫没有任何怜香惜玉的想法。

我也顾不上干净不干净,也仰头大口大口地喝起来。直到一碗水进肚,我才觉得我的身体,缓和了一些。

见状,我再也呆不下去了,起身就朝他跑了过去。

“别担心,梦梦,别担心啊。”张兰兰此时也跑了过来,帮我一左一右的扶住了宫弦,并出言安慰我。

我被迫穿上红色的嫁衣,因为恐惧而泛白的唇色都被继母强硬的用红砂纸给染红。精致的化妆术下,我的下巴显得圆润且翘。

我猜测做那个人也许是在看风景,靠在树干上休息,又或者是正在假装没有看见自己等着自己过去自投罗网?

眼见着我跟他也就不到十米的距离,这个时候他却动了。只是,他却并不是朝着我的方向而来,而是一闪身就往前面的树林奔跑过去。

我连忙取出了手机,拨打着宫廷一谦的电话,电话倒是一拨就通,可是却处于无人接听的状态当中。我不死心的拨了一遍又一遍,依然如故的无人接听。

也许宫弦又使用了法术吧,我觉得还没有走多远,我们就回到了白杨树的这一边,有着五栋房屋的地界。

我看的莫名其妙,该不会是沈琳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吧?我不知所措的看了一眼张兰兰,接收到张兰兰递给我的一个“再问问”的口型以后,我也准备开口。

“夫人,小的觉得,大概,可能……”

“梦梦,你还有什么想问他吗?”

“那就说吧。”宫弦伸手挽着我额头的一缕碎发绕在他的手指上玩弄着,见状,我的心里稍微的松了一口气,只要宫弦还有耐心倾听就好。那么黑雾暂时还算是安全的。

“昨天晚上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没有?”我还是很担心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的,毕竟说小慧虽然说回到梳子里边了,但是不知道她晚上还会不会跑出来。

我知道小慧可以听见我说话,我也知道我能听见她说话,其实也不是听见,就是我能感受到她现在的想法,这是鬼魂一种独有的能力,可以让人感觉到你现在脑子里的想法,这样的东西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感觉到的,但是和宫弦在一起那么久了,这点小事,我还是可以做到的。

这又是何苦,我都不相信一个人没了脸皮还能活下去。所以谈什么救不救的,面前的女子将帽子摘了下来,稳稳的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

无论是什么东西,我可都不敢用,但是张兰兰又让我拖延时间,真是费劲。我知道张兰兰正躲在旁边,就为了等着这个女人如果要是图谋不轨的话,也好早些反应过来。

“不好,这头牛中邪了。大家小心。”

看着跟白日里的房屋一模一样的场景,可是当我走到秋千架上,想坐下时。才发现,我眼中的一切都是虚的。

“你看看那个黑影有没有影子。”张兰兰也小声的告诉我。

那个声音一直在不停的挑衅着,通过他的话也已经明白了此时的情况。宫弦本来是可以对付得了他的,而且还很容易就可以灭了他,只是他为了救我们,腾出了右手来抓紧了牵住我们汽车的银线,正是这一条细细和肉眼都差不多看不到的银线,正维系着我跟张兰兰的性命。

陆雅冷哼了一声:“你这人运气怎么这么好,我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一谦在洗澡。你打电话的时候他就洗完澡出来了。”

宫一谦一脸无奈的说:“随你吧,你开心就好。但是你不能跟我一个房间。”

等到我终于看到了一个写着“五”字样的牌子,我才长吁一口气。这里并不像别的普通楼道一样,一般一层楼只有一户到两户人家。长长的过道里面连接着两个开口,这一个楼道里面竟然没有住人,而且还设计的这么宽敞。

谁也不知道,甚至我自己都无法明白。对于可以离开这个罪恶的淘宝店这件事,我竟然希望最快的告诉宫弦。

对方一开始接起电话时是不耐烦的语气的。但当我说明我是淘宝的客服时,对方竟然就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态度那叫热情啊,以至于使我一下子忘了我是客服,她是买家了。

听到张兰兰的惊叫,我连忙低头去查看我的身体,这才发现我的手腿许多地方都流出了黑色的血液。还有虫子在上面爬。我恶心极了,差点就吐了出来,胃里的酸水都涌上了我的喉咙,又被我强制的咽了下去。

看着面前这样的情景,我感觉到心里面慎得慌。除了手术台上面的一盏灯,旁边均是用蜡烛来代替。

看来我被他弄得真是神经质了,此时又觉得我们坐的小包厢里阴嗖嗖有冷风吹过。这个张飞真是喜欢卖关子,真以为谁都那么有空,就不能言简意赅的赶紧点名重点,能不能收掉这个小鬼我也好提前有个准备。

对于那个未知的三队。我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样的事情。这桂水镇好歹也是一个镇,就已经跟穷乡僻壤没什么区别了。

这才叫了一辆阿明说的那种三轮车。让他将我送到三队。

经过了昨天近十一个小时的折腾。我决定将我所能想到的问题都问清楚。

我倒不是觉得三个小时的路程长。经过了昨天,那十一个小时的折腾。这个三小时已经算是小意思了。

我将车费付清,又额外地给司机100元的小费。反正也是小米报销,我何乐而不为。处理差评,我几乎都是带着泄愤的心情来花钱。

于是我连忙给宫一谦打了电话。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只要我打电话给宫一谦,几乎没有超过三声响还没有接通的。

曾大庆神色纠结,似乎还想继续跟我说些什么。但是他张了张嘴巴,也只是对我点了点头。

殊不知金龙可能只是无心的说,却让我感觉到一真的受伤,好不容易才调节到自己的心情变得不那么难受的,现在这人倒是好,哪壶不开提哪壶。

我笑着对宫一谦说:“哟。这个时候跟我开起玩笑来了,你的陆雅小未婚妻呢。”

我小心翼翼的跟在张兰兰的后面,就看着张兰兰极为少见的十分有礼貌的摁了门铃,等到过了两分钟左右,还是没有人开门。

“有了。”激动之下,我连忙喊出了声。

“好的,我等下下去买,现在我先用下你的电脑好吗,我出来二天了,得看看老板有什么工作安排没有。”

虽然我感到很不解,于是我又在电脑上敲了几个字:“为什么?”

我知道但非遇到这种邪门的阵法,往往经不起太阳光线的照射,只要可以安全的待到太阳出来,这些阵法就会自动的消失。

由于这小孩子的声音过于阴冷,于是我回头去想看看这是怎么样的一个孩子,可是奇怪了,我回头看了看周围,却发现我们的旅游团成员中并没有带孩子出游的。

飞机起飞不过才一个小时的时间,我已经被自己折腾得头都痛了,于是我闭上了眼,并用手揉着两边的太阳穴。

同时我也觉得特别的纳闷,医生如果觉得我的腿部有严重的问题,他们不是应该把医院里的权威医生叫过来,让专家给我进行会诊吗?叫大明跟小功过去看有什么用,虽然小功有点儿医生常识,可是大明没有啊。况且医生又哪儿知道小功懂医,再说了,就是他们知道小功懂医,那么术有专攻,小功的医学常识也不是学的如何操作及使用这x光拍照机器吧,就是懂用他又懂看x光片吗?

就当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我这才发现是张兰兰回复了我的信息:“没有关系的,可能是宫弦太累了,所以就睡着了。你把项链放在地下室,他要是睡醒了,自己就会醒来的。”

如果曾大庆要是不同意,那我也没有必要耗着了。还不如愉快的去给自己选上一个跟宫弦摆在地下室一样好看的棺材。

我越想到我之前看到的东西,我就越觉得恶心。干脆到后面就直接扶着墙壁一阵干呕。抓到的墙壁都有些粘稠的液体渗了出来,但是表面上看过去,却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我也还是抽回了手,在衣服上拍了拍。

场景一转,我的视线又回到了宫家。我正在兴致勃勃地布置我们的家。还把那张跟我在地狱与人类的交界处,看到的那张跟宫弦与我的婚床所使用的那张床一模一样。

我的异常立即被宫弦发现。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脸色巨变。道了一声:“不好。”在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他立即伸手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圈,然后再一手拉一个,拉上了我跟兰兰,再伸出脚来对着蓝先生的身上踢了一脚,就把蓝先生踢进了他划上的圆圈里,同时也将我跟兰兰放了进去。

不是我,不是我,刚才那个小女子模样的人不是我。

钟明站了起来之后,我得仰视才能看得到他的全身,现在他的身子忽然又拨高了几米,好在我们被宫弦放在半空中,这样才让我们可以看得到他的全部,若是此时我们是站在地上的,估计任凭我们如何高高的仰头也是看不到他的全貌的。我被我自己的想象所吓倒,腿肚子也发软走起路来踉跄了一下,站立不稳。双手本能地扶在了车身上。

张兰兰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又给自己的杯里倒了几杯酒:“来啊,快活啊。反正我们有大把的时间。”

就这样,我们又在客厅里等了有一刻钟的时间,才终于看到华先生的身影。远远的我看到华先生的时候是很喜悦的,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华先生竟然如此狼狈,精神上也有些萎靡不振。不仅如此,后背还有几道抓痕,深的见血,而胸膛上和脖子,脸颊。更是形状不一的唇印。

“兰兰,等哪天,我们厌烦了城市里的生活。我们就来比隐居吧!”

“你跟踪我?”我执着的问他,并不打算原谅他。

宫一谦怔住了,可能是我的态度过于恶劣。他的脸色阴沉,想了想,终是拿出来他的手机,当做我的面把他跟我的位置共享给删掉了。

这个张兰兰真奇怪,刚才还跟我站在统一的战线声讨宫一谦呢,现在又替他说起话来。

因为我正透过猫眼往外看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人,他也正通过猫眼往屋里看。

我隔几分钟就发一次,希望她能够在方便的时候回我的短信。

我们又与大妈客套了一会儿,这才开启了我跟张兰兰在磨盘山的探险旅程。

“这会不会是一家黑店?”我问。问完后就后悔了。我应该问这会不会是一家鬼店!店里卖的都是仿古或真的古物,有的货品正常,评价也很好,有的货物却是那么神神叨叨。

我察觉到了机会,于是顺水推舟的问下去,“如果我让你女儿变回正常的样子,你就删评价吗?”

我来到欣欣的卧室,里面没有人。窗帘被拉上,让房里的光线很昏暗。在书桌上我看见有一张供台,上面摆着王先生从店里买去的雕像。

接下来的东西我是不敢往下听了,因为我的心跳已经快的我无法承受。生怕再听下去,挖掘到我不想知道的秘密。

张兰兰走在我的旁边,问道:“梦梦?怎么闷闷不乐的,又发生什么事情了。”

发了一会呆,我知道自己只能偷懒这么一小会,多休息一会,我的命离黄泉就近了一步。

张兰兰怎么还不来,再不来我简直要疯掉了。丹凤也一直在问我说:“梦梦,你倒是回答我的话呀?到底发生什么了。”

好在当最后我跟张兰兰走下飞机时,并没有瞧见那个男人的踪影,这让我们心安不少。我们两人相视而笑,都被我们聪明的决定而开怀,可是很快的我们就开心不起来了。我们对于此地的天气还严重的低估了。虽然我们两人都提前的看了天气预报,也大致的知道此处的温度情况,可是还是大大的出乎我们的意料之外,这几个小时的路程,天气又了骤然大降。

当那些气体都已经飞起来了,在周围飘飘荡荡,而尸体却直接就躺在了地上。

张兰兰冷笑着说:“你还有脸说。你这尸体操控的我都怕!”

我们大声说话的举动把老板给吵醒了,我看到客栈我们房间里的灯亮了亮。可是周围的窗户上却有个血淋淋的手印。

说着兰兰就轻笑出声,我虽然觉得这样的说辞也太粗鲁了一些,但是无疑,这样的解释却是最合理的解释。我对兰兰投去了感谢的目光,也对蓝先生露出了不好意的笑容。

况且我还是相信宫弦的能力,既然他已经决定带我离开,说明此处就是还是厉鬼也不在他的眼中了。以我对他的了解,他不是那种做一件事还留下尾巴的。

还有张兰兰跟大陈的无故失踪,这些都显示此事并非属于正常现象的原因。

我“啊”的大叫起来。手脚控制不住的到处乱扑、乱跳起来。到了王先生家后,他们家里没有吵吵闹闹,而是更平常一样。不过王先生的头发比上次白了很多。

“在她房里。”王太太说。

她说,“看雕像的外表和听她的描述,没猜错的话那个是泰国的小鬼!”

听到‘紫色的花’这几个字,我整个人都精神了起来。竖起了耳朵准备从买家的那边得知更多关于花朵的信息。于是我“嗯嗯”两声,证明我有在听。

手也不知不觉的握住了脖子上的项链,企图能够感觉到上次那样烫的炙手的温度。幸亏,千不灵万不灵,好在项链还是有点温度。在这种冰冷的地方,我已经被冻的说不出话了。

“朱咏飞!”我厉声尖叫起来,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还没等我有所动作,那个骷髅就直接伸出了尖利的手指,在我的手臂上狠狠一划。

有的动物竟然还是活生生的被人扒皮。当我回忆起近期这些充斥于眼球的动物的死状,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但是没办法,用宫弦的话来说是,无论我逃到天涯海角,他把我抓回来,也就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品香梅说完,我已经成呆若木鸡状了。真是见过笨蛋,却没见过这么笨的女人。有这么跟情敌来讨论如何将情敌的男人弄上床的吗?

我觉得应该是我还没睡醒,也就没有多心了。一走出去就看到了宫一谦,我对宫一谦展开一个明媚的笑容:“一谦,你来啦。等久了吧?我不小心在飞机上睡着了。”

这一路的颠簸,总算是到了宫家。一下车,我就阻止了想要帮我拿行李箱的宫一谦。自告奋勇的拿着箱子就往里走。

回到了我的房间,我审视着这个行李箱。我把行李箱给平放在地上,但是都能显眼的看到这个行李箱正在用一种我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动作翻滚着。

但是我始终明白,一切都会水落石出的。

果不其然,就这一会儿发呆的时间,曾大庆就又回到了沙发上,然后看着我对我说:“林梦?你这是怎么了?刚刚莫名其妙的拉开了窗帘不说,现在又愣愣的站在这里。你过来不就是为了解决这个笔的问题吗?怎么事情还没弄明白,你就已经快被我女儿通化了?”

而我尽管觉得这些紫色的花儿太诡异了,但是我还是按捺不住好奇心的驱使。刚才我也是一直在寻找着出去的道路,所以我都没有见到这些紫色的花朵是如何枯萎成现在这样的。

因为宫弦竟然俯身在我的唇上印下了吻,细细的品尝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浅笑道:“为夫先找你讨点儿利息,至于本钱嘛,你可记得要还哦。”

打开淋浴头,我又回想了一下这些天发生的事情。感觉虚的像梦。

虽然是很不乐意,可是我还是接下了接听键。小米可是我的衣领父母,背地里议论议论还行,表面上还是得与他搞好关系的。这样我上班时的工作氛围就好了许多。

“这个,这是真的吗?小妹妹?”大明一脸的不确定的看着小女孩,他想要帮小女孩求情,却又迈不过他心中的那份良知的坎。

“这……”大明这一回是彻底的傻了眼,他看向小女孩,不可置信的询问她,“这些都是你们干的。”

我对曽小溪安慰的笑了一下,然后就把注意力转移到了面前的两个女鬼那儿。

“兰兰,不对呀,你还记得我们来到这里的第一个晚上。那时黄拓跋不也离开了这个屋子吗?”我不解地询问兰兰。

张兰兰好看的秀眉皱了起来。看来她对此人也是起了恻隐之心。

起初我还不明白看守的话是什么意思,直到我看到了宫一谦之后,才明白。

短短的会见时间里,宫一谦就一直在那儿说,不知道为什么他能看见鬼了。但是所有人都不信。

很快的探视时间就到了,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就是再替宫一谦担心,他自己选择的路也只能是他自己走下去。

悠悠的看着宫弦,并没有表现的害怕。

晚上,宫一谦离开了我的房间,我看着宫弦,想到宫一谦现在的行为,有些瑟瑟发抖。宫弦抱着我,对我说:“别害怕了。”

于是我连忙用手捂住了嘴,还好这一次我的身体,并没有像刚才那样,不受控制的朝窗边走去。

“张兰兰,你说宫弦会不会有事?我在梦中看到的情景是事实,还是我自己做梦?难道是宫弦托梦给我告诉我他此时的情况吗?”

张兰兰没有我的反应这么严重,但是表情也是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张兰兰问厨师说:“为什么我们要吃骨头汤,我们要吃正常的东西。”

张兰兰看着头顶上深黑色的铁笼边说:“早知道我就多孝敬孝敬爷爷了,跟他多学点东西,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任人宰割。”

张兰兰说:“我没来过,但是一直想来,不过是每次要来的时候我就懒。就直接点了外卖。这家的评分一直很高,特别是他家的骨头汤。”

我冷笑的站起来,跟老板对视说道:“嫌我身上阴气重是吗?你知道我为什么会阴气重吗?”

那个目光,就好像要把我给生吞了。想到他们不人道的厨房,我的心脏没来由的一紧。

更何况事到如今,男鬼好像是一点都不打算来了。

老板似乎很满意张兰兰的回答,但是同样又看了我一眼。

表面上我答应的不知道有多果断呢,但是只有我才知道,我的心里已经麻木的不行。

老板猖狂的大笑:“人都是会有一死的,等我们把我的儿子给养起来了。就算下了阴曹地府,也不用担心了。”

好在越往前走,前面的人越多,我已经可以看到了卫生间的景物了。从我这个方向看过去,也可以看到卫生间里人来人往的,这使我心里的不安感减轻了许多。虽然那嘀嗒嘀嗒的声音一直如影随形的在我的耳边回响着。

我打开房门,准备去找张兰兰压压惊。一连给她发了好几条微信,她都没回我。所以我准备亲自去找张兰兰,可我一开门,宫一谦就看见我了,看他的样子是看到我回来后,要问我昨晚去哪里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最后再确认一下我是否有被侵犯。结果碰上了刚回来的陆雅,陆雅见他要往我房里来,便把昨晚的事告诉了他,但巧妙地把她隐去了。然后两人就吵起来了。宫一谦看样子已经很生气了,便摔门而去了。陆雅看见我好好的站在门口,气的跺了跺脚,追着宫一谦出去了。

本来只是一缕缕的黑烟的,随着所有的花蕊都冒出了黑烟之后,这里本来还很清雅的山谷,很快就被这些黑烟所笼罩了。而我也的身体也在黑烟层层包裹起来。

而当我咳嗽着吸进一些空气时,那双手又加重了力度,又是一副不把我掐死不罢休的样子。

我大吃一惊,也忘了挣扎,就那样呆呆的看着那个怪物不停的吸食着,他的脸上还现出了吃到美味的陶醉的模样。

差评就这样没了,我和张兰兰离开了襄阳。她热情的邀请我去湘西玩,我拒绝了。家里还有一大堆事呢。不过我们互相留了电话和微信,方便以后联系。

“要我嫁谁?难道是……宫一谦?”

我不再去理会那些下载嗡嗡朝我飞过来的小飞虫,抱着似死如归的勇气跳下车。再一把拉开了后座位的车门。

当那些小飞虫向我冲过来时,我以为自己非被它们给吃了不可时,就在此时我的手镯放射出一股耀眼的红光,而那些小飞虫又似乎是很惧怕手镯上的红光,本来都已经靠近我的身上了,它们又纷纷的飞离,躲得远远的。

将女鬼狠狠的阻挡在我的外面。渐渐处于下风的女鬼突然间爆发出了一阵阴森恐怖的笑声,尖锐的声音以着一种高分贝的频率回荡在这个小林子里。

由于不确定能不能开口说话,因此我打定了主意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也不开口,既然眼睛不能视物,那么说话又有什么意思呢。又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况且我们每个人所遇到的情况都不可能是一样的,只能自己救自己,靠着自己的毅力战胜心魔走出来。没有人能够帮得到你。

大明提醒我的方向走错了,我相信这条巷子不可能是一条死胡同,无论往哪个方向走出去,不是出口就是入口,况且我的方向感还是很好的,我确定自己的方向没有判断错误。

就连一直随影随形的感觉一有人紧贴着我的耳边的感觉也没有了。

“梦梦,你看,那边有好多男的在喝酒,真是吵死了,也不安静一点。”张兰兰平时最反感这种场景,所以她见到这种情况反感也不足为奇。

“两位美女,不好意思啊,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准备看一场戏。以弥补今日我那紧张了一天的小心肝。

那个胖管事的身边围上了五个穿着黑衣的打手,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到了房间里面,我跟张兰兰将手机摆在了桌子上。然后关掉了我们这边的声音还有界面,就怕女鬼一不小心看到了我们发现我们的计谋。

把钥匙给了张兰兰以后,我就告别了宫一谦,朝着地下室的方向走过去。

正当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周围的光影都开始忽闪忽闪的。我心中一紧,该不会是有人来了吧。我不敢抬头,只能轻轻的想要把棺材的盖子给合上。

哼,宫弦不告诉我,我自然会去问张兰兰,我就不信了,张兰兰还会不知道。

“林梦你好,我是蓝海东。”

“林梦小姐,从今天开始,我心里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欲望,让我明天晚上去黑雾迪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