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凤叛天下 > 第40章:鱼肉乡里

见李建山冲了出去,唐毅也不敢有丝毫滞留,也跟着冲出了蜂群。

嘭!

暗暗深吸了口气,夏以沫转头看着苏沐风,“阿风,谢谢你……我回去了。”

可是,龙尧宸仿佛没有感觉一般,不停的踩着油门加速着。

`“冷冽——”

颜展翔偏头,微微蹙眉:“你还有条件?”

这时,传来门被打开的轻响,颜若晞脸上顿时放出期望的光芒,急切的唤道:“宸!”

纪小暖眼睛一转,“你好,我要再打包一份巧克力慕斯,另外多加两份蓝莓布丁,一份草莓布丁!”

“如果你一辈子看不见,”龙尧宸声线平静,脸色更是无波的说道,“我就陪你一辈子!”

听到对宝宝不好,夏以沫吓得急忙缩了脚,微微咬唇的看着乔治,好似怕骂一样。

两天的时间,从来没有这样忙碌过的医院上至院长,下至护士,每个人都在待命着,人人脸上凝重的不得了。

龙尧宸看着抓狂的夏以沫,他的心好似被放到绞肉机里一样,被绞的血肉模糊,他冰冷的说道:“夏以沫,你,很快就会收到律师信的!”

揶揄的话让夏以沫不由得笑了下,是啊,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就算时间再怎么变,仿佛……每次她绝望崩溃,或者乞求一个怀抱的时候,都是他……龙天霖在她的身边。

病房内静缢的只剩下了彼此的心跳,龙尧宸没有打破这份安静,甚至,他不希望任何人打破,他贪婪起这样的感觉,那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平静,就像那个雪夜……他拉着夏以沫的手在街边公园漫步,那种平静是他之前奢望的。

“不要?”冷嗤一声,龙尧宸墨瞳幽深的就好似沉寂千年的古井,随时将人的灵魂吸食殆尽,“怎么,不想见乐乐了?”

乐乐乖巧的喝了牛奶,龙尧宸接过杯子放到一旁,细心的给他擦拭了嘴后,给他盖了被子,说了句“晚安”后,就拿着杯子离开……

乔治看了眼病房,刚刚看到是夏以沫的电话,他就出来了,沐风早上才刚刚醒来,可是,因为高烧和并发症,他还迷迷瞪瞪的,“阿风暂时不想接你的电话!”

电话一接通,夏以沫没有说话,龙尧宸沉沉的问道:“什么事?”

“咚咚!”

“我给少夫人开点儿药,打一针,应该能缓解一下,但是……”医生轻叹,“恐怕让少夫人方下心里的事情才好。”

龙尧宸拿出手机,快速的拨出了一组号码,但是,电话里传来的是“正在通话”中的提示,他俊颜淡漠如斯的摁断了电话,冷漠的说道:“我不希望有下一次。”

“药的刺激性有多大?”突然,龙尧宸开口打破了沉寂,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好似大提琴般的醇厚,却又优如小提琴般的绵长,截然不同的感觉增加了他声音的魅力,就好似他那张菱角分明的俊颜一样让人舒逸,只是,又透着让人不敢忽视的压力。

龙尧宸坐在走廊里的椅子上,修长的双腿交叠着,上面放着电脑,他看着屏幕上的股市走势图,淡漠的回道:“还好。”

付兰芝默然的将登机牌交给验票的人,脑海里是方才沈麟的话……在监狱里的那些年,她迫切的希望能够早些出来,可是,不管她多么努力都没有办法,哪怕最后那些曾经欺负她的人,因为孩子被抢走渐渐开始同情她,也没有人欺负她,使得她能够好好的表现,也没有办法得到假释。

“怎么来公司了?”冷冽轻咦的看着莫忻然,随即起身走向她。

“你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吧。”沈麟淡漠的说道,视线看向前方,“怎么应对莫小姐,我想不用我说……但是,有些事情该说还是不该说,你要掂量清楚了。”

龙尧宸微不可见的蹙了下眉,spark的本名,除了几个极为亲近的人,他怎么可能让别人知道?

“有,有问题吗?”夏以沫见龙尧宸如刀削的俊颜上透着一股复杂的情绪,小心翼翼的问道。

暗暗自嘲的笑笑,夏以沫才发现,此刻竟然比站在门口的时候还要冷一些……

夏以沫撇过脸,没有心情理会龙天霖,一晚上没有睡觉,加上早上的事情,让她头疼的厉害,这会儿,她只想回去好好的睡一觉,什么都不想。

就这样好了,从她靠近龙尧宸的身体的那刻,就这样好了……

夏以沫眼帘轻轻扇动了下,她看着龙尧宸,她任由着手被他握着,他的手很大,将她的手完全的握住,温热的感觉就这样从手上传入了心里。

乐乐猛然站了起来,“妈咪——”

夏以沫吸吸鼻子,难过的问道:“阿宸,我是不是快死了,流血过多快死了……”她开始呜咽起来,“我不想死,我还不能死呢……我还没有回到你身边呢……我怎么能死呢?”她有些语无伦次的哽咽着说道,“我不想死,阿宸,我不想死……”

何俊手快的一把将刑越拉住,沉声说道:“这个是宸少的决定!”

刑越咬牙,低吼了声:“宸少这么骄傲的一个人,那个女人凭什么?”

何俊皱眉,看了眼龙尧宸,龙尧宸依旧一派淡定,仿佛说了句玩笑一般,可是,他能清晰的看到他眸底深处那抹狠戾,“刑越,宸少做事自然有他的分寸,不管夏以沫值不值得,你只要知道,宸少认为值得就好!”

“哈,哈哈哈……”宋冉冉不屑的嗤笑声传来,“啧啧啧,莫忻然,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她一脸受不了的摇摇头,仿佛莫忻然就在跟前一样,“你不会以为我哥就你一个女人吧?天啊……这简直是我听过最大的笑话,哈哈哈哈……”宋冉冉很假的笑了几声,随即厉声说道,“你也不想想我哥是什么身份?”

夏以沫的脸色因为脑子里的思绪不停的变换着,她想要努力的去搜索当时的记忆,可是,除了那几处印象深刻的话语和见面的时候的场景,剩下的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不知道自己到底帮了那个男孩儿什么……甚至,想到最后,她都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龙尧宸。总有种感觉,她自己太过想念龙尧宸了,最后,将本来一件不出奇的事情给理想化了……

莫忻然暗暗咬了咬牙,没有说话了,只是屏气握着手里的玉鉴,企图让自己冷静以对……这个人是殿下,一个可以决定你生死的人。她不怕死,可是,在没有等到阿湛的时候,她不甘心。

龙天霖脚步没有停的直接到了院子里,看着龙尧宸一脸认真的在夏以沫的指挥下捏着雪人头,微微挑了眉眼,嘴角勾起一抹狂狷的笑意,缓缓说道:“这大半夜的……哥还真是有心情。”

苏沐风穿着一条黑色的休闲裤,上面穿着一件圆领的t恤,外面罩了一件驼色的休闲夹克,格子的羊绒围巾随意的在脖子里围了个结,一个大大的茶色墨镜掩去了他透着复杂情绪的眸子,这样的他静静的在舞台的一角站立着,从观众席打向他的白光将他映照的如梦似幻,仿佛一切都是虚影……

成为演奏家并不是一朝半夕的事情,没有人真的愿意去拿自己的艺术生涯开玩笑,所以,就算大家真的有心,可是,却并不是每个人都真的有胆量的……当然,就算你有胆量,spark也不一定会买你的帐。

苏沐风在最后一个音符落下的时候,拿着琴弓的手在脱离琴弦的那刻在半空中停顿,然后,好像手腕被坠了千斤重的物品一样的将他不愿意放下的手,缓缓的,缓缓的拉下……直到无力的垂落在身侧,琴弓的顶端抵在了地上……

他的手刚刚接触到夏以沫的手,夏以沫危险意识本能的就拽住了他的手,但是,夏以沫的身体已经向后倒去,这样慌乱的情况下,夏以沫更加的用力的拽着苏沐风,然后,两个人同时重心不稳的倒了下去……

“是你!”龙天霖轻轻的应了声,顺势浅尝了口红酒,随意的问道:“找我有事?!”

“天,我的平板也是!”

“咚咚!”

一直以来,就知道龙天霖是个危险的人物,可是,这样一个人物,却总是在她需要的时候出现,让她每次都是好了伤疤忘记疼,而就在她忘记了疼的时候,他又一脸含笑的狠狠撕裂那个伤疤,让她自己看到伤口是什么样子的,这个男人……他某种程度上来讲,狠戾的程度根本不下于龙尧宸。

轻柔的声音透着优的魅惑,加上龙天霖那火热的眸光,夏以沫的脸色变了几遍,就在龙天霖轻轻俯身靠近她的时候,一把推开了他,她微微喘着气儿,冷了脸说道:“我是龙尧宸的玩物,但,我不是你们掠夺的玩具!”

龙尧宸看着沙发上的包和手机一眼,脸上有着明显的怒意,这个女人,果然不让人省心!

人已经出去两三个小时,她难道就没有想过,她不在……手机不拿,包不拿的情况下,有人会担心吗?

刑越轻轻叹息了声,看着还静静拥在一起的两个人,脸色也变的凝重,如今的现状,他无法预知宸少的心思到底是怎么样的……夏小姐回去的事情在她踏进家门的那刻宸少就知道了,而夏志航的目的宸少也清楚,至于如今颜展鹏跳出来承认夏小姐是他的女儿,恐怕目的也不简单,毕竟,当年的事情他是被颜展翔设计了,而夏以沫也确实是薛惠验过dna的。

刑越依旧没有动,只是看着这一幕,当两个身影消失在眸底的时候,他彻底迷惑了,而就在怔神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苏浩说的话,不由得紧蹙了眉心,如果宸少对夏以沫动了心……绝非一件好事,至少,目前来看,不管是颜小姐要回来,还是颜展翔那边,都会对宸少造成麻烦。

第二天。

龙尧宸垂眸看了眼腕上的表,当看到时间指针在十点的时候,不由得也微微蹙了剑眉,他淡漠的抬起眸光,视线幽深的落在外面被雪覆盖了萧条上,说道:“我在别墅,你过来这边!”

苏浩脸色有些痛苦,在商场上,他恣意猖狂,有龙尧宸这样的一个人物在背后,可以说,他将自己的才能可以毫无忌惮的发挥到极致,因为此,外界知他的人哪个不对他攀附巴结,但是,这样高心性却在苏沐风的面前,卑微到尘埃里。

龙尧宸驱车离开医院,夏以沫一直垂着头默默的坐在副驾驶,龙尧宸没有说话,经过那会儿等待的焦躁,其实,看到夏以沫出来,能在他身边,他此刻已经很满足了。

“你又知道?!”sam一副受不了的样子。

龙天霖微微蹙眉,“不是尽力,我是要绝对。”

这下,换做曾月霎时间变了脸……

交代完,龙尧宸就挂了电话。

夏以沫的眉头皱的更紧,疑惑的问道:“你是……”

“乐乐,等下妈咪要去办事,你和爹地和苏妈一起,好不好?”夏以沫整理了下乐乐的帽子,笑着问道。

乐乐很是同情的看了眼还在和流浪乐手说着什么的乔治,想了想,仿佛有些不忍心,但是,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想着,颜若晞看向龙尧宸,正好对上龙尧宸深凝着她的墨瞳,顿时,心里洋溢了欢喜,宸,果然还是爱着她的。

龙尧宸下了楼,他没有再进酒会现场,而是径自去了地下停车场,找到了冥洛的车,看了眼锁着的车门,拿出钱包,从里面拿出一根极细的钢丝线,不一会儿功夫就将车门没有损坏的弄开了。

“她会保护自己。”

“沫沫,”苏沐风轻叹,“很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夏以沫眸光看向龙尧宸旁边的女人,心渐渐往下沉,她目光又落在龙尧宸身上的时候,缓缓说道:“没有意外,我和天霖将会在这个月举行订婚仪式!”

“沫沫,过来吃些东西……”龙天霖将酒店服务送上来的午餐放到桌子上,他视线轻抬的看着夏以沫的背影,眼睛里有着矛盾和复杂。

夏以沫躺靠在沙发上,目光却落在礼单上面,突然,她觉得这样的红变的刺目。

“妈咪,你难道……”

没有人可以回答苏沐风,就像此刻,夏以沫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一样。

听着对讲机里金花1号的冷漠的声音,ling翻了翻眼睛,不置可否的没有说话了。

想到龙潇澈,carina突然皱了眉,原本被保养得宜的脸上顿时出现了褶子。

不过就是一个号码,明明知道她一遍遍的电话来的目的,心里却不愿意正视,甚至,奢求着什么……

龙尧宸眸光转向夏以沫,夏以沫咬着牙却将脸撇到了一旁,泥人还有三分泥性呢,她当然也有,不就是要教训她吗?反正都这样了,她也没有什么好怕的,有本事……有本事你龙尧宸直接结束了她的好,省的她活着还对世界充满了可怜的希望!

说着,夏以沫视线里全然是期待的打开包装精美的礼盒,适时,就听莫忻然说道:“一件婚后的礼服……想着婚纱也不是我强项,加上想要给你准备的人怎么也轮不到我……”

夏以沫耸耸肩,“不知道神神秘秘的去忙什么了……”听着抱怨,可她眼底却仿佛有着什么期待,“我让人做了下午茶,休息下我们去看看配饰。”

顾俊青躺靠在沙发靠背上,眸光深深的看着莫忻然,一脸的不解,“你到底在纠结什么?”他重重一叹,“有时候真搞不懂你们女人……明明爱着,总是一二三,三二一的有着什么东西让自己止步不前!”他哼了声,“回头小心有谁让冷冽的心不在你身上了,你就等哭去吧。”

“……”莫忻然显然对这个答案十分的意外。

睡意渐渐侵袭,莫忻然看着蔷薇花的视线变得迷离起来,她眼皮沉重的耷拉了好几次……玻璃门轻轻的响动声传来,她无力的颤动了下眼睫,却没有睁开眼睛。

苏沐风偏头倪了眼仿佛失去了灵魂的夏以沫,纵然心里有着许多疑惑和担忧,他还是轻柔的应了声,“好,”他拉回视线,“那我带你去个地方……”

苏沐风将小提琴搭在肩窝里,眸光深邃的看着坐在那里的夏以沫,她现在只是一个失去了灵魂的躯壳,神情里没有了一点儿生气。

“沫沫!”苏沐风打断了夏以沫的话,他看着她,因为伤心,她的神情十分的憔悴,他鬓角轻动了下,“我,虽然现在没有办法拉琴,可是,我的双手却能做出美味的蛋糕,不是吗?”

莫忻然抽噎着偏头看向了冷冽……雨点打在他的身上,不如她的狼狈,他依旧一副冷漠的傲然,哪怕一丝不苟的头发被淋湿,你也没有办法从他身上看出任何的无措。

“五年后,冷氏集团正式坐落在齐亚岛上,”冷冽嗤嘲一笑,“那年,我七岁,冷轶六岁,冷湛和冷昭四岁!”

“你好,”庄纯声音柔和,她暗暗冷嗤的看着莫忻然,脸上却纯柔结合,“我是冽的女朋友!”悲剧的到来让人措手不及,直到那刻,始终纠结自己无法释怀的事情仿佛一下子都变得清晰。可是……就算明白,一切也都已经晚了!

“以沫,那个车……”小可爱看着那辆已经被撞的变形了的车痴痴的问道。

夏以沫的手上的血迹已经干涸,到了医院,因为有苏浩在,她只是担忧的看了眼被医护人员带走的苏沐风就匆匆到了这里。

龙天霖微微蹙眉,“小泡沫?”

墨瞳渐渐变的阴沉,龙尧宸有些粗粝的指腹轻柔的拂过夏以沫的脸颊,眼底闪过一丝不自知的心疼。

莫忻然目光一凛,“除非,离开齐亚岛!”不自觉的,她自喃出声。

一名穿着特种作训服的上等兵走到办公桌前立正,敬礼后利落的说道:“报告!首长您找我?!”

他说:爹地喜欢小提琴,这把更是一直想要的,可是……现在爹地最喜欢的却是你妈咪和你,和你们两个相比,别的对爹地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

夏以沫屏住了呼吸,此刻,她已经没有办法去思考这突然起来的转变,她不明白,眼前的人明明就是颜展鹏,怎么又成了颜展翔?

她不是一个玩具,她也是一个人,难道……就没有一个人愿意考虑一下她的心情吗?她不需要家人可不可以?他不要爸爸可不可以?

夏以沫看了眼侧前方,那是a市一家很有名的饮食城a-magic,看着饮食城旁边龙帝国的logo,夏以沫不由得耷拉了肩,她拉回视线看着龙天霖,此刻,她自己都不得不承认世界上巧合的事情太多了,仿佛真的每次她最彷徨无助的时候,天霖就像守护神一般的降临在她的面前!

轻轻抚摸了下已经空空如也的肚子,夏以沫轻抿了下唇,思忖着等下是不是真的会被毒死……而就此时,兜里的手机的屏幕又闪了下,一则简讯飞入了手机。

苏沐风好似看懂她眼睛里的疑惑,笑着说道:“wing是我的学姐,虽然隔了好几届,但是,我对她还是很倾慕的,毕竟……像她那样不拿慈善当作秀的人太少了……有了好奇,自然就会想了解……知道龙尧宸也就不奇怪!”

“怎么?还这么怕看到我?”颜若晞嗤嘲的看和夏以沫的背影,“这个方向……你从绯夜来的吧?!怎么?又没有见到乐乐?”

这下,夏以沫彻底的没有办法淡定了,她转身,冷冷说道:“我爸爸只有一个……颜展鹏,他不是我爸爸!”

“天霖,”夏以沫深深的吸了口气,“我想乐乐……我真的好想,可是,我根本看不到,我要怎么办?”

“还有两天,你不就可以看到他了?!”龙天霖偏过头疑问。

夏以沫凄凉的扯了下嘴角,她又用手蹭掉嘴边苦涩的咸气,无奈的反问:“你认为他会让我见乐乐吗?”

“你去换衣服,等下就好了。”

夏宇会和她凑到一起,龙尧宸和龙天霖在片刻怔愣后也大概想通,毕竟,“冰心”的一次注射,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起的,何况,黑寡妇做的就是毒物买卖!

龙尧宸听着夏以沫的抽噎声,竟是薄唇微微扬起,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哭着,可是,他却满足着,也许是她刚刚的那番指控,也许是她此刻的娇嗔的指控。

刚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店铺这里,这会儿……由于龙天霖他们的目光,众人纷纷回头望升上来的扶梯处看去……

轻咦的声音溢出薄唇,声音平静的没有过多的情绪,低沉而富有磁性,明明好听的不得了,可是,夏以沫却觉得好像是来自地狱里的一般。

“是!”沈麟应了声,转身往外走去,嘴里还小声嘀咕着,“那么怕传染给她,为什么不去看医生,早点儿好了不就可以看莫小姐了……明明每天晚上都有去……”

“叮!”

夜,不管在任何时候的齐亚岛下,都绚烂的让人沉迷在这种外观所营造出来的繁华下,让人只愿意沉沦在自己的糜烂生活,无法走出。

“总裁,老爷子他们在主厅包厢等您。”大堂经理亲自引领着冷冽往包厢走去,一路上,他被冷冽身上弥漫出来的气息压得几乎喘不气儿,直到给冷冽开了包厢门,恭敬的等他进去关上门后,他才长长下嘘了口气。

何医生看着她难过的样子,终究,心生不忍的点了点头:“好,我可以暂时不说!”

**

“夏宇,你跑不掉!”凌微笑的话很平静,她看看一旁双手抄在裤兜里,一双鹰眸淡漠的不起任何波澜的看着前方的人,暗暗一叹,“从你进学校开始,就已经在我们的监视下了,或者说……从你离开戒毒所的时候,我们就已经知道了你的目的。”

小别墅群里肯定有对方的人,只是,对方还来不及下手,一路上,他就思忖着对方的目的,终究是他小觑了这些人。

“沫沫,沫沫……沫沫……”龙尧宸轻轻唤着,夏以沫身体猛然一惊,然后睁开眼睛茫然的看着龙尧宸,过了好一会儿,仿佛回神,“阿宸……”

“当然有……”乐乐笑着说道,生病中的他笑容都显得苍白。

“那……”

夏以沫停下,努力的吸口气,转头,“我要去找工作,早饭就不吃了,你慢慢吃!”转身,离开,留下偌大的空间里传来轻声的响动。

“放开……”夏以沫拧了眉瞪着男人,“我又没有答应你,是你自说自话!在说了,我和你又不认识,我为什么要陪你,我又不是陪玩!”

“怎么会没有人喜欢呢?”夏以沫有些着急了,“你拉的真的很好听,我没有骗你,我本来心情很不好的,可是,那会儿听到你拉的小提琴,就好像让人一下子都轻灵了起来。”

夏以沫撇了撇嘴,也算是认可了,可是,她此刻却不知道的是,苏沐风取这个名字的真正意思,她也没有真的去想过……这个曲子,这一生,苏沐风真的只为她一个人拉过!

他放下夏以沫,拿过一侧的棉签蘸了水擦在她那因为高烧而起了一圈白皮的唇上,看到她本能的探出舌尖贪婪的舔着唇边的水,龙尧宸的眸子渐渐染上了一层情/欲的色彩。

手机的震响突然打破安静的空间,龙尧宸没有理会,径自用棉签蘸着水涂抹着夏以沫的唇瓣,随着夏以沫的动作,他的目光越发的贪婪起来,渐渐的,他的唇角一侧扬起一丝戏谑的玩味,脑海里再次映出若晞那次发烧时……他也蘸着水给她润唇,而若晞,也是这样用小舌贪婪的汲取着唇上的湿润的。

浅浅的探戈:星星眼,好像是大神的女人被人诬陷,事件男不承认,然后……大神怒了!

只是路过:非也非也!明明是一段传奇的四角恋……

风吹pp凉:……

世界频道被一堆人刷过省略号后,后知后觉的纪小暖方才明白自己刚刚干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愚蠢到她忘记了悲伤,只是怔愣的看着趴在她人物脚边的那一声皎月白长袍的墨发男子。

也幸好夏洛怀抱坚实,否则……龙忆雪这样冲击力,一般男生绝对接不住。

“想吃什么?”夏洛宠溺的轻轻锊了下她因为奔跑而乱了的发丝,“今天不许吃路边摊。”

酸溜溜的声音带着嫉妒飘荡在骄阳的中午,龙忆雪早已经习惯了,夏洛也一脸的无所谓,任由大家去说去议论。

你见过有人拿着各种烧烤、关东煮、炒年糕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法国餐厅吃吗?恐怕……除了龙忆雪,绝对不做第二人。

龙忆雪感觉一阵恶寒,实在很难想象自己的天子出现的时候,那是一个怎样的光景……她看着自己面前的一片狼藉,除了夏洛,恐怕没有一个男生受得了她这样的吃货吧?大哥有时候都没有办法理解她的肚子是什么构造的……就连老妈都在怀疑,她上辈子是不是饿死鬼投胎的。

冷冽黑沉着脸,锐利的眸子阴森森的看着女人,“你不想被我扔出去,那就三分钟内说明你来干什么?”

寒暄了两句,议员夫人笑着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啊?”莫忻然有些转不过弯,等转过来的时候,人已经被冷冽拉上了车。

夏以沫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已经八点了,她看着上面的未接电话,打开后是丽姐和小可爱的,眼底闪过一抹不自知的失落。

夏以沫看着托盘上冒着热气的晚餐和姜汤,心里趟过酸涩……他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么会吩咐呢?

夏以沫惊叫出声,一身冷汗的坐了起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小麦甜甜一笑,露出可爱的酒窝,她点点头的同时探手触摸了下夏以沫的额头,“嗯,不烧了。我让兰姨给你弄点儿吃的,等下还要吃药呢。”

“真的吗?”夏以沫一把抓住了小麦的手,眼睛里闪烁着盈光,这是这些天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颜若晞开始大口的喘息着,她缓缓转头,视线看着天花板,嘴里惊恐的喃着,“不,不可能,不可能……”

“颜小姐,”男人开口,“由于你父亲涉及扰乱龙岛政权秩序,你需要回去接受调查。”

“你放开她!”龙天霖顿时暴怒了,“你还管小泡沫干什么?你去管你的颜若晞好了!”

“我说,让龙梓熠维c超标的橙汁,是你给的……懂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