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凤叛天下 > 第138章:如此而已

现在易峰面前是一条笔直的地下通道,看上去很长,通道两边的墙壁都是由石块堆砌。这些石块还透溢着微弱的光芒,却也使得通道显得不是那么昏暗,以肉眼可以看出十米远。

南宫神君说到此处,忽然顿住,而是笑着看向易峰。而易峰此时则是霍然立起,随即又老老实实地坐了下去。易峰自然懂得,这南宫神君如此说,肯定是已经知道了自己与南宫雪琪的关系,这也必定是南宫雪琪说出去的。

没有异常,才是最大的异常,易峰坚信可以出去,而方法就在这密室之中。

虽然受伤不轻,不过,易峰还能调动体内十系神灵之力,咬了咬牙,易峰让魔化神婴继续发动裂变神通,而自己继续防御。

出动后魔化神婴,看似模样稚嫩,却是嘴角流露出与面容不相称的邪魅冷笑,跟着那魔剑蓦然高涨,通体流转着骇人的十系神灵之力,临空被飞抡了一圈。

“什么东西?”易峰心中反问一句,他确实是不记得了。

沿着妙云岭边缘行走了三、四天,易峰发现绕了一个半圆,此时方才看到,在巍峨的妙云岭山脚下,有着一片覆盖范围极广的建筑群。

的确,这新郎官尽显沧桑老态,真是有点像阅历丰富的智者。

“呵呵,我的灵魂修为不够,来神界的日子太短,还没有弄清神界空间的波动规律。”易峰轻松地笑着应道。

当时魔化神婴见事不妙,十分利索地躲进了易峰的丹田,也正是因为魔化神婴镇住了丹田,才没有让其中的星辰金丹与剑婴爆掉,不然易峰就完蛋了。

墙上说,按照贪婪指数,前三名的修士可以得到不同程度的奖励,而后所有人都可以进入下一关继续接受考验。

不用斩天说明易峰也能猜出,那六角星芒阵是一个强大的困阵。极品仙剑都有着强大的灵性,不禁锢起来,很容易就飞天遁地。

那位不死主宰当即色变,停下了靠近易峰的身子,又腾空而起,向四方看去。

“你……”韩烟儿扭过身来,撅着小嘴,鼓着香腮,指着易峰竟是没能够再继续说下去,小脚一跺,又别过身去。

“知道。他也是我的手下之一。”九魅狐妖如实答道。

任谷与魏阳实力相当,二人也都有所保留,并未全力拼杀,虽然打得有声有色,但一时半会儿肯定难以分出高低来。

再说了,这次只是易峰私人欠血焰魔帝的人情,与别人无关。

轮回山在哪里,其实易峰也清楚,因为就在浙州地界,比较靠近妖族。在之前,轮回山一直在云空天尊的掌控之下,云空天尊陨落后,轮回山便被围攻云霄山的那些大势力所掌控,又兼轮回山在浙州境内,所以负责守护轮回山的应该是浙州方面的高手。

当易峰收回拳头时,炎傲立时疲软下去,身形下坠不到一米便化为一蓬血雾,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

——————————————————————

穿着一身黑色战甲的小黑,脸色显得有些惨白,嘴角还挂着血丝,由龙鳞化成的黑甲也碎裂了许多块,显得十分狼狈。

————————————————————————

听此,易峰等人都是连连摇头。虽然大家都有过目不忘的本领,可惜时间太多,大家根本就没有对图画中的情形完全过目,记下的也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

不过,斩天却是提醒易峰,这一等肯定时间漫长无比,让他趁着空闲干点别的。

在听到易峰这句狠话后,那脾气最不好的麒麟不愿意了,而且还怒了,愤愤然地道:“你可选择答应我们的条件,然后将神牌送过来;你还可以选择不答应,而我们自然会动手强取来。这神牌原本就应该属于我们,只是被你们的手下捡了便宜而已。虽然你手下发动秘法伤了修为,但也不至于让我们付出那么沉重的代价。而且,我们能够和和气气地与你们细说,就已经是给足你们面子了,你们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当武门等势力一方的气势波动稍稍失调,康州方面的高手的气势立即大涨,瞬时便盖住了敌人一头,而顷刻间,康州方面的高手也抓住机会,果断出手。

易峰也没有多想,更不敢在此处多留,驾着斩天剑就向星空而去。

易峰本来已经快要入定,还服用了一粒凝元丹支持自己突破修为,灵台就要一片空灵时,一条条身形庞大、颜色各异的蟒蛇群出现在灵识之中。

“还是斩天你来说吧。”裂天与戮天都看向了斩天。待韩烟儿从易峰床上跳下来,凌乱的衣衫还未收拾整齐时,来人就已到了屋中。

易峰更加不会知道,那个密室的存在,以及那个石像的存在,所以他现在前进的方向有点漫无目的,哪里的不死生物密集,他就超哪里去。

不过,易峰也苦闷的发现,若是争斗继续下去,这个经营了许多年的康庄星,估计就危险了。而且就算是康庄星不会爆掉,却是在附近多了几颗星球,也会对康庄星以后产生难以预料的影响,至于是好是坏就不得而知了。

他们一直都觉得易峰不凡,虽然易峰的修为程度与他们差别很大,但他们靠近易峰时总是会觉得心中有紧迫感。当然,这大多是因为易峰身上的混沌之力与九系神灵之力太过高级,微微透溢出的波动,自然会使得神君级高手感到压迫。

当易峰站起来时,很少有人注意到他,唯有麒麟兄弟与沙鼠妖眼睛顿时明亮起来。

可那禁制却不会与易峰一来一回攻击,易峰的第二次攻击还在准备时,禁制的攻击又扑了过来。易峰对此也早有准备,手中以九系神灵之力结出的镇天诀迅速打出,将那禁制线路炸成漫天银光。

“是吗?上次我可是拱手将两位帝君级手下的命交给你了。”九魅狐妖应道。

“很好,你去领赏吧,我代表魔尊大人赏你五万极品灵石。”南宫雪琪说着,丢给了那四劫散魔一个令牌。

正常修士,修炼个五千年左右就能飞升,而散魔可是至少都要修炼一万年才行,对能量的消耗也远远超过一般修士,他们对灵石的渴求度也更高。

有的时候,数量确实可以扭转个体质量的劣势。

这些东西,也是在十分短的时间里,斩天分析给易峰的。而得出的结论就显而易见了,那就是易峰与冷依依的神牌对革膺帝君而言,志在必得!

易峰也不怠慢,紧握斩天剑临空劈出一道由四系真元力组成的剑芒迎上。

还是先让这小子多吃点苦头,我再提出要求,想来他肯定欣然而允。

天尊高手亲自封印的东西,岂能平凡了。如果平凡了,天尊何苦去封印,直接将之抹杀便是,显然里面封印的东西连天尊都无法抹杀。

月牙玉没有坠落,反而悬浮起来,就在易峰的头顶,洒下了让人心神舒坦的清辉,缓缓流入易峰身体,进入易峰的识海……本来两万独立军的实力就十分强大,足以战胜这支前来阻击的五万妖兽大军,再加上易峰的漫天鬼头大军襄助,岂有不胜之理。

同时易峰也在思量着如何出去——

不过,那无形波动的大范围涌动并不是在易峰所在的山洞,而是不断向上,而上面则是露天的,无形波动的冲击力也是直入长空之中,让星球的外围更加危险。

“停吧,我信了!”易峰连忙出声,让东辰天尊停下来。

银甲地龙王快要靠近易峰时,小黑便变成原形挡在易峰身前,银甲地龙王也同时止住了前进的驱使,低吼两声。

望着越贤的父亲逃走的方向,易峰苦笑一声。方才斩天剑正在以混沌剑芒进攻,无暇为自己供应混沌之力,而那魔化神婴也没有苏醒,单凭自己体内的十系神灵之力,却不足以发动一次裂变神通,以星辰之力与剑元力发动的裂变神通又不足以抹杀对方,故而易峰才选择了发动十系神灵之力加持的镇天诀,却不曾料到对方居然发动了混沌之力的裂变,如果自己的战术变化一下,就算留不下对方,也能重伤对方。

“奶奶的,人啊有时候真的不能太得意,更不能太大意,我怎么就没想到革膺帝君的儿子革坦会有如此造化呢?”易峰此时有点自责。确实,如果他知道革坦会有今日之成就,估计当时不会那么痛快就杀掉革膺帝君。

最近些年来,易峰确实成长了许多,稳定和成熟了不少,只是世事难料,逆天修行这种事儿,可是随时都会丢命的,没有谁会一直好运下去,也没有谁会不受挫折,只是心思缜密的人会受的挫折少点而已。

距离如此之近,自然是谁都能看得清楚谁,又是片刻不到,就有一位看似年轻的雪人族女子有点忐忑地靠近过来,却是被一位同样看似年轻的雪人男子拉住。

易峰可以肯定了,自己的面子还真没有这么大,人家不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于是乎,年轻修士接住自己的仙剑之后,浑身剑意蓦然高涨,周围的空间居然剧烈沸腾,宛如波浪一般向四面八方而去。

易峰万分纳闷,空间主宰身负重伤和强悍的诅咒,本来就功力亏空,此番却又将功力转移给自己,岂不是在加速她自己的消亡速度?对她稳定伤势,延长能够坚持的时间,又有什么好处呢?

时间主宰是最后加入,并没有给易峰什么功力,似乎她修炼的时间法术也不需要功力,这世界似乎也根本没有所谓的时间之力。

而诅咒的能量,则掺杂在几个漩涡之中,还有一部分正在作用于易峰的肉身,让他苦痛不堪。最为关键的是,那些诅咒的能量还在侵蚀易峰丹田中其他的能量中枢,还在侵蚀着易峰的其他魂珠。

如今那些幻灵星的高手已经失去了自己的踪迹,想要再次组织人员来追杀,且不论迷幻森林妖兽肆虐、危机重重,纵是想要找到自己也与大海捞针无异。

“有魔道高手正在森林中厮杀,位置就在那地龙谷附近。”斩天对易峰说道。

山腰之处,果然有个幽深的山洞,自洞口向里面望去,竟是黑漆漆的一片。

“哈哈,我先行一步了,如果你们不想白跑一趟,不如在这里等我回来。”

没有人回答易峰的疑惑,那渡劫中期修士也在漫天鬼头的撕咬下死去。

顿时就见,半空之中,一柄极品仙剑不住地颤抖着,每次抖动都有无数剑光分出,顷刻之间,以易峰三人为中心,四下里全部被都剑光包裹。

饶是有着无数修士的阻挠,但易峰速度太快,很快就要突出重围。剑域太强了,挡者无不披靡,又兼易峰那斩天剑专门格杀了几位实力强横的仙帝,让大家也不敢力战。

可就当易峰要带着二人杀出重围逃入星空中时,一道黑白光剑从天而降,在斩天提醒易峰的声音刚刚响起时,就已经将易峰的剑之领域破掉。

易峰赶紧调到灵识去控制丹田内的暴乱,可那原本平静的,而且一直受斩天控制的斩天剑却是其了意外——

据斩天估计,易峰现在只有半个时辰不到时间。

确实啊,来到修真界这么久,易峰很少一个人真的安静下来,不去想修炼,不去想一切与自己无关的事情。此时正好合适。

毒雾入侵之下,易峰的魂力消失速度加快,他却只能勉强支持着,努力让自己的意识不昏厥过去。

事情缓缓发展着,易峰也在等着黑风老怪如何让火池中的火焰减弱威势。

一位大乘中期的连破穹,说实话易峰还真不多担心,就怕那个快要成为八劫散魔的连坤也在这里,人家父子都是能够越级挑战的强者,一旦联起手来,易峰岂会有好果子。再则,如此受到魔尊赏识的高手,岂会没有仙器级别的魔器?

易峰来到戎武星的传送阵,却是见到传送阵的广场此时被挤得满当当的,从那些魔修统一的战甲装束可以看出,他们正是驻扎在戎武星的魔修军团。

刘一川听此,骨子里的贱气与傲气同时发作,以奇快无比的速度飞来,伸手就要去扇南宫雪琪。南宫雪琪虽然修为不高,但她身边可是有高手保护的,连坤却是陡然出手,以同样迅疾的速度抓住了刘一川的手腕。

抱歉今天更新晚了。。。没有任何意外,原阳仙君本来就想一直与易峰保持联系,期望着有朝一日易峰带他去神园,此番易峰主动示好,他岂会拒绝,这本来就是对他那炼火仙门有利之事。

岚辰星的大海上资源一般,广袤的海域之中,并没有什么强大的仙门,也没有什么强大的修士,在斩天那变态的神识之下,易峰等人自然可以找到最合适的降落地点,可以规避岚辰星上所有高手的注意,他们的仙识也笼罩不到这里来。

“之前我没有当即开口答应与他双修帮他度过危险,他应该是有点不舒服吧,可……哎,还是算了吧,毕竟他也没有对我真心表白过,更没有承诺过什么……”梦嫣仙子在一会儿的时间里,心中已经是纠结了无数思绪,宛如一张难以挣脱的网将自己的心死死缚住,任凭她如何挣扎,也无济于事,始终都在其中不可自拔。

这芸霜除了长相看着像蓓蕾初开的奇葩,芳容清秀干净,看着却有女子都有的柔弱感,站在台上,脸上还挂着青涩稚嫩的笑意,怎么看都不像有多么强大实力的人。

新的身躯虽然蕴含了海量的生命元力,但易峰的肉身品质却不怎么高,只是易峰也不担心,有了如此多的生命元力在体内作为支撑,自己以天妖诀来修炼肉身,绝对可以在短时间内让身体品质恢复甚至超越以前的巅峰水平。

明天继续,至少四更,如果金牌回归第一,直接六更。方才易峰虽然有机会将所有神器收起来,但他犹豫了一番就错失了机会,后来虽然还有机会,但机会却是要分开他们为代价,故而在传送时,易峰心中虽然有点不甘,但却没有自责。谨慎并不是错误,易峰自认为此事自己没有什么大的过失。

如此这般,易峰继续前进,不多时后又见到了一株神草,品级虽然在神界不算很高,但对于易峰这种级别的修士而言,就是好宝贝了。

身后的树林里,还有无数宝贝,说实话易峰在进入那门户之前,的确有点不舍,毕竟这些神物都是唾手可得,如此舍弃在这里委实有点浪费。

几位主宰早不见了身影,此时也不知道跑到何处大战去了。

场面触目惊心。

偶尔会有强大的不死生物将弱小的不死生物那令人恶心的身体吞下去。

这种完全靠杀戮对手而获得进步的修炼方法,让这里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

忽然,九魅狐妖睁了眼眸,缓缓凝化成人形,却是一身白衣胜雪,青丝垂落直至翘-臀,若是细细看去,会发现那一瀑黑发之中还有九股被扎了起来,长长的衣裙不仅将之娇-躯包裹,还拖在雪面上。

“我说我并没有恶意,你会信吗?”九魅侧过脸去,话语伴着白气一道透出口中。

易峰轻哼一声,斩天剑蓦然绽放彩光,长达几丈的彩色剑芒登时迸发出来。

九魅狐妖轻咦一声,无数年来,就算是神界神君的护罩都不能挡住自己的音波,这易峰却可以,可见那驳杂的能量融合起来委实不凡。

那九魅狐妖攻击力应该不算很强,决计不能破开易峰的十系神灵之力防御罩,故而易峰才大胆地准备星云剑诀。而易可儿等人则是早早飞退了去,虽然没有上去帮助易峰,但也不想被易峰的剑诀攻击。

骨龙与两位麒麟商量的言语中,含含糊糊,却是没有将神牌的具体用法告之,这也让麒麟兄弟十分怀疑,暗道别中了这存在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家伙的奸计才好。

那金色骨架身前之所以遭到迫害,兴许就和那三块玉简的内容有关。因为三颗极品神丹与三件极品神器,应该不会惹来那么大的麻烦,毕竟能够将那群建筑中的修士全部格杀当场的修士,岂会在意一些神丹与神器?

莫说是一些骨怪了,就连六爪骨龙与两位神君级的超级神兽麒麟,也是神情骇然,随即连忙让易峰等人加速,似乎要仓惶逃窜一般。

易峰将斩天剑收入体内后,冲着星尘子会心一笑,而后脑袋一沉,一口淤血喷了出来,人便晕倒在台上。

用斩天的话说,九系神灵之力一旦融合成功,那品级几乎已经不再是神灵之力,而是一种更为高级的能量,以星辰之力的品级确实难以撼动分毫。

斩天剑寒光闪闪,剑芒无法透溢出来,但其无坚不摧的品质却很明显,转眼间便已经腰斩几位天界强者,更是将十几件神兵法宝崩裂。

在这种情况下,速度实在太过重要,因为没有速度,你打不到祖神的化身,只能被祖神化身打,同时被几位祖神化身攻击,即便是易峰也扛不住。

掌门的老脸上又流露出淡淡的笑意,自己孙女的厉害他可是最清楚的。

“嗯!事实就是如此,理应芸霜获胜!”

发现这群魔修实力并不强悍后,易峰果断落下来,而后二话不说就直接以噬魂魔杖攻击,杀光之后,他进入了传送阵。这还是易峰第一次见到并使用传送阵,心中多少有些紧张。

先是在传送阵的几个凹槽中填充灵石,接着深深吸了一口气后,易峰在传送阵那类似于星际图标一般的罗盘上,对着一个小光团点了一下。

传送结束了。

死亡的钟声,在二人心中激荡开来,深深的恐惧感疯狂地撕咬着二人的神经。

血焰魔帝听此,明显一怔,而来人也没有动,只是等着他给答案。

待易峰再次蹲下去后,器灵骄傲地回道:“剑名斩天,神器品质,至于如何炼制,以何物炼制,我就不与你详说了,说了你这小白也不懂。日后你叫我斩天即可!在斩天剑被炼制完成时,神剑中还封存了一套星辰剑诀!这剑诀威力强大无比,修炼到顶峰,可以一剑覆灭一个星系那么大面积的星空;就是剑诀第一层境界‘星辉’,若是炼到大成,一样可以引动寰宇星空的星光能量,足以傲视修真界!”

袁清是易峰的恩人,此时明显是慷慨赴死,易峰却笑得那般开心,而这一切似乎又是易峰一人在掌握着,再想起易峰曾与袁清的对话,再看不出个端倪来,几位妖皇与妖族长老就白活那么一大把年纪了。

而那魔气不仅攻击易峰的丹田,还直入识海之内,欲将易峰的灵魂也绞散。不过,识海之内有斩天那位神秘莫测的存在,岂会让些许魔气伤到易峰的灵魂,几乎是瞬间,侵入识海的魔气就被全部扫荡一空。

不是越贤故意拱手相让,而是他觉得那一男一女很不简单,只怕是不好对付,自己三人没有必要首当其冲,大可以等吉雄等人先上去拼斗一番,自己三人坐收渔人之利。就算那一男一女不敌,被擒或者被杀,自己三人也可以再做计较。

易峰听此,眼眸顿时眯了起来,同时还后退了两步。

然而,就当战局被易峰一人全面控制之际,那蓝冰火灵却是感受到了天火的存在。可能是因为它也是火系属性,竟是如遇到兄弟一般扑了过来,速度太快了,易峰根本来不及将天火玉净瓶收起来。

又找了一段时间,易峰率先领会了流光遁,因为这种神通只要有功法配合,有足够发动的条件,其实发动起来并不算很难。

就算是龙皇自己,也没有实力如此轻松突破龙星的防御体系直达龙宫上空。

不过,看似极其美丽的星球,却是令所有知道煞罡星的仙界修士都心寒无比。

不过,这些法宝还未发威之时,那巨钳也再次与斩天剑硬拼了一记。易峰再次撞在石壁上,而那螳螂的巨钳上也有两个豁口,显然其品质不能媲美斩天剑。

当最靠近妖婴的鬼头将妖婴的能量完全吸收后,易峰惊讶地发现,居然有几十只鬼头的实力直接跃升到了自己根本无法分辨的地步。

然而,那诅咒之强大,也是很难想象的,连斩天剑的星空剑诀都能瞬时化解,那诅咒的强大之处就可见一斑,绝非轻松就可以破掉的,即便是混沌剑灵也是一样。

混沌金剑乃是混沌剑灵的组成体之一,而整个混沌剑灵则是有着极强的灵性,当它知道无法破开诅咒,无法解除认主关系后,便没有继续挣扎下去,却是忽然对着易峰横扫一记。

也就是说,易峰对斩天剑认主与对混沌剑灵认主,需要的魂力和精血不同。可易峰也同时纳闷,认主也不需要这么多精血和魂力吧。若是需要这么多,当初刘一川岂不是早就被吸成干尸了。

郭师兄刚刚动身,步伐闪动三下后,蟹婴兽的一只巨钳却是无比准确地击中了他。

那战刀被干扰了攻击,似乎很不乐意,当空又盘旋着聚拢威势。

没有给易峰片刻思量时间,银甲地龙王挡住易峰后,张开便吐出一口龙息。

“神君大人,听仙尊大人说这里有我两位朋友,不知此时何在?”易峰饮一下一杯后,便是对那神君开口问道。易峰所言的两位朋友,自然指的是南宫雪琪与南宫老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