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凤叛天下 > 第128章:博闻强记

一句“荒唐”差点冲口而出。好在楚将军及时将这两个字咽了回去,不过,目光里已清晰地流露出了反对之意。

谢明曦略一转头,迎上神采奕奕的六公主,不由得抿唇轻笑。

素来严苛的董翰林,面对一众学生默然中带着雀跃的目光,一张老脸涌起暗红。不知是羞是惭,抑或两者兼而有之。

这一桩亲事,堪称大齐盛事,几乎引来了全京城瞩目!

昌平公主还想发脾气,不知为何,鼻间骤然一酸,泪水冲出眼眶。同窗之间,握着手并肩同行的举动不算稀奇。

五皇子:“……”

方若梦遥遥地和谢明曦对视,微微一笑。

“咚”地一声,听得人心惊肉跳!

酉时一到,锣声锵锵锵再次响起。

太医被丁主事的遍体鳞伤吓了一跳,反射性地探了探丁主事的鼻息,然后将太医院特制的上好参丸接连塞了几颗进丁主事口中。

阿萝回京后,谢明曦对阿萝的要求陡然高了起来。教导精心又严格,为了催阿萝奋进,连激将法也用了出来。

福临宫。

李湘如缩进袖袍中的右手,紧握成拳,指甲深深地刺入掌心。

朝中官员多有门生故交,彼此消息相通是常事。兵部却是例外,从上至下都是武将出身。皇室宗亲勋贵子弟进兵部的,也不在少数。

谢明曦身手敏捷利落,又心急见顾山长,用了不到两炷香时间便到了山脚处。

想及此,四皇子心情颇有好转,举起酒杯,一口饮下。

“都是你这个不中用不成器的东西!连累得你老子也挨骂!”

永宁郡主目中闪过浓浓的憎恶,正要张口,赵嬷嬷已连连使了眼色过来,低声劝道:“郡马说的也不无道理。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闹腾出来,于郡主颜面也不好看。”

谢明曦厌憎冰冷地看了谢元亭一眼,面无表情地动手。

屋子里安静了片刻。

鲜血四溅,众人安静下来。

那亲兵答道:“殿下命我等前来迎救诸位大人。殿下亲自率亲兵前去救皇上和诸位藩王殿下了。”

于他而言,这无疑是个好消息。也省去了许多后续的麻烦。

永宁郡主神色一僵,迅疾恢复如常,淡淡说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有自信是好事,自信过头,就是狂妄了。”

……

俞太后在棺木旁站了许久。

俞太后雷厉风行,短短片刻,便将宁王关进了宗人府,顺带封了宁王府。

盛锦月本不想理会,转念一想,这是李湘如欠她的,她为何不应?

在见到病愈归来的盛锦月时,杨夫子也未多言,只说道:“盛锦月,你漏学了几首琴曲。以后的音律课,我替你慢慢补上。”

盛鸿定定神,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明曦,幸好我有你在身边。”

千言万语,都不必再出口。

谢钧也就罢了,更令人头痛的,是藏在暗处的谢明曦!

内堂里,只剩永宁郡主领着谢云曦,和谢钧沉默相对。

她们当日怀孕初期,不敢声张宣扬,每日都进宫请安。轮到谢明曦,夫婿厚着脸来告病,师父又亲自进宫说情。接下来一个多月就免了这份折腾劳累……

这一日从宫中回来后,便有宫女前来禀报:“谢姑娘身边的丫鬟胭脂求见。”

丽妃赏赐的两个美人,早被冷落一旁。谢云曦伺寝的次数,也少得可怜。便是李湘如再善嫉,对谢云曦也生不出什么嫉恨之心来。

她第一个反应竟不是泛酸或嫉恨,而是喜悦。

李湘如颓然的心情为之一振,满面愉悦的笑容:“来人,去宣太医。”

丽妃:“……”谢明曦,你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好明娘,为父真是为你骄傲。”

俞太后似笑非笑地扫了萧语晗一眼:“你们妯娌两个,互相敬重,互相谦让,和睦友爱,堪称万民表率。”

谢明曦含笑谢恩:“如此,就多谢母后了。”

俞皇后从来不说,顾山长也能看出几分。

原本剑拔弩张的紧绷气氛,也随之冰消雪融。

每隔五日,李湘如便会打发人去一回皇陵,送信送吃的送衣服。

谢明曦若无其事地笑道:“我这般善良正直的人,怎么会随意算计人。师父多虑了!”

……

淮南王心里冷笑一声,目光在河间王的脸上略顿了一顿。

贵妇们不动声色地低声窃语。

仿佛刚才什么都没说过。

盛鸿顶替六公主的身份,见了莲池书院,和谢明曦成了同窗,也日渐情深。

俞皇后不知说了什么,建文帝低声笑了起来,看着俞皇后的目光,满是柔情。俞皇后回以清浅的笑意。

接到顾山长的来信时,他十分喜悦。看完信后,却震惊不已。

谢钧:“……”

永宁郡主冷笑一声,不发一言,拂袖离去。

不知是谁骂了句粗话:“他们竟连朝廷命官的生死也不顾了。真他妈的狠辣无情!惹毛了老子,索性将那几十个官员都拉过来杀了!”

方阁老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努力听着外面的动静,目中闪过一丝希冀,声音却渐渐低沉:“希望这一回,能顺利铲除逆贼!”

关键时候,竟然不向着我!

“娘,”一个肤色白皙容貌娇美的十七岁少女迎上前,扶住杨夫子时,不免要和谢明曦打个照面。

譬如四皇子,譬如五皇子。

三皇子嘴角又是一抽,坚持要出一万两银子。

萧语晗神色有些复杂,想说什么,到底没说出口。

昨日晚上,她特意练了一个时辰,想的便是今日拿个好名次,为莲池书院争光。却未想到好心做了错事……

六公主微不可见的抽了抽嘴角。

然后,眼睁睁地目送建文帝快步出了寒香宫。当建文帝的身影消逝在眼前,强忍着的泪水立刻滚落。

俞皇后站直身体,冲建文帝一笑:“没想到,皇上这么早便来了。”

俞皇后眸光微闪,故作不经意地笑道:“她大概是有喜了,因时日短,羞于张扬。”

尹潇潇笑着揶揄:“可不是么?别人去书院读书,你是去拐骗媳妇。当然美好了。”

如此气氛下,接风宴自是热闹。

众人心里默念一回,然后纷纷出言称赞:“这名字取得极好。”

萧语晗抿唇而笑,看着女儿的目光里满是爱怜和温情。和自己血脉相连的孩子,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是娘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岂有不疼惜之理?

赵长卿露出了然的笑意。

伤心欲绝的梅妃头脑陡然空白,猛地抬头看向穿着罗裙的孩童:“你到底是鸿儿,还是安平?”

提起谢明曦,六公主的目中闪过一丝意味深长的光芒:“她是新生头名,才思敏捷,聪慧无双。我想好好读书,自然愿意和她亲近来往。”

淮南王目中闪过怒气:“我叮嘱过多少回。让你戒骄戒躁,沉稳行事,别胡乱出手招惹谢家。你当面答应得爽快,一转脸就将我的话抛诸脑后!”

谢明曦笑道:“祖母出身市井,却深明大义,对待继子,如亲生儿子一般。将私房尽数拿出来,供父亲读书考科举。父亲有今时今日的光景,全仗祖母。”

李太皇太后颇有些恋恋不舍。

……

他从未真正喜欢过她。

之后数十年,她过得颇为舒心顺心。他在她心中留下的影子也越来越淡。她很少想起他。

最想见四皇子的人,就是她!

第三轮比试,千米竞速,在尖锐的哨音中开始了。

“人多、惹眼。”

“不知道。或许是要送我们去蜀地,那里是七弟的地盘。且山多林多。将我们放置在那一座深山老林人迹罕至之处,定然无人察觉。”

林钰忍无可忍,重重咳嗽一声:“你们两个话说完了没有?我都快吃撑了!今儿个晚上大概是什么都吃不下了。”

徐氏心里嘀咕着,口中当然只字不提。

隔日清晨。

然而,年少的平王何其无辜?

“赵太医所言也有道理。”过了片刻,便有太医出言附和。

俞皇后也不吝啬,给莲香的衣食用度皆是上佳。再调一等,和丽妃等人也相差无几了。

四皇子看似圣眷不如从前,实则势力强劲。外家和未来岳家皆是京城名门。储位之争,谁胜谁败,尚未可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