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凤叛天下 > 第1章:风雷灵

漆黑楼阁内,滕青山默默坐着。

“朱果啊朱果,这炽热能量,比之黑火灵根,又怎么样呢?”滕青山坐在马上,心中感叹着。

那母亲眼睛也红通通的:“珺珺,我们逃的快,那些贼人应该没发现。等咱们到了武安郡城。娘身上的银票,也够咱们过日子了。好好过日子吧,别想那些贼人了,咱们两个女人,报不了仇的。娘,只想你以后好好过日子。”

在后退中,臧锋心中焦急万分。

“我,我不是内劲浑厚,是经脉宽。能瞬间爆发内力多。”滕青山说道。

在一群女弟子中,有些人跟滕青雨关系好,可也有一些女弟子则是看不惯滕青雨。

“哥,你得换一下衣服。今天可是宗主正式收哥你为弟子的大日子!到时候会在大殿之上,邀请诸多长老、护法等人一起到场呢。”青雨连说道。

而庞山、臧锋、关绿三位统领心中也静不下来!

一直刻苦潜修的臧锋,实力是很惊人的。年轻一代诸葛云等人和他交手,都是被轻易击败!

臧锋对自己信心十足。

一个是创造了‘摩尼寺’,创出佛宗修炼方法,被称之为佛宗祖师的‘释迦’!

轻易地解开!

宝贝易得,弟子难得!

诸葛元洪微笑着一伸手,只见一股深青『色』流光从他掌心飞出。

“不知宗主有什么本领,能教我!”滕青山盯着诸葛元洪。

爆发同样的力量?

气爆,并不好!

赤鳞兽四蹄悄无声息地走出了老巢,一双比铜铃更大的红『色』双眸,蕴含的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艰难地刺透表层鳞甲,而后刺入鳞甲下密实的肌肉,鲜血顿时从碎裂的赤红鳞甲表面渗透出来!

“吼~~~”赤鳞兽在那愤怒的咆哮几声,最后只能离去。以它的智慧,它明白,它虽然刚刚蜕变,可是距离它的巅峰还有距离。如果它体内蕴含的火属『性』能量够多,那就不会吐出一口火焰就疲倦了。

是因为前世妻子,也是这种冰冷的人吧。

“咦?”滕青山遥看前方一只队伍,密密麻麻正是归元宗的人,“关统领,你怎么在这?”滕青山身体一窜,就飞过去。

作为一个先天强者,鬼狐‘司马庆’以狡猾出名,一个先天强者要捞钱,当然轻松简单。年过百岁的‘司马庆’这么多年来,积累的财富当然达到一个惊人数值。以他『性』格,可不相信别人。

“奇特东西,倒是奇奇怪怪。”滕青山发现包裹内,除了金票外,就是一些很『乱』的东西,比如银针、兰云珠这些闯天下必备的,还有一个小瓷瓶。除此以外,还有两张……

“不好!”滕青山脸『色』微变。

噗!

无论滕青山,还是王陨,都抱着同样的念头!

作为妖兽,它听力也强的可怕,它的一双耳朵,清晰地听到上方兵器撞击声,甚至于能根据声音,辨别每一个人所在方位。

“赤鳞兽!”

滕青山和那银发老者‘王陨’二人,却都发出了猛烈的攻击!

“吼~~~”

“我,就要这么死了吗?”冀鸿倒飞着就要往下坠,他根本没法子,甚至于冀鸿都感觉到一阵火热从后背传来。

一道幻影飞速从岩浆湖边极速飙『射』向岩浆湖中央的黑『色』大石,滕青山六识敏锐:“嗯?是那个银发老者!他竟然还来!”被赤鳞兽扑飞的五大高手中,一个身死,一个残废。黑长老也有些惊惧了。

“锵!”

在场的武者有几个过去亲眼看过岩浆?

原本蠢蠢欲动疯狂的武者们,见到这一幕,倒吸一口气,疯狂的气氛一下子凝结了。第六十四章 杀死他们!

天下间谁不知?

“归元宗……”古世友随即又看向乌岱,“那隐秘地方,在哪?”

滕青山依旧平静走着,他甚至于距离岩浆只有一两丈远,清晰感觉到,岩浆中喷发的一阵阵热气侵袭自己身体:“这热气温度,估计在一百度左右!一般武者,的确难以抵御这等温度。”

“不知道,那些鬼地方我也不敢『乱』闯。当时下来,只是沿着火岩浆一路走。我知道,这样回头也容易出去,不容易『迷』路。”那精瘦汉子说道,“愈是往前,就愈加的热。那黑火灵果所在处,最是热!”

那坐落在湖中央的石头周围,仿佛泉水一样不断泛起一阵阵岩浆流,那泛起的岩浆流都是白『色』,白的刺眼!就感觉仰头看太阳一样,刺眼!

这一路下滑,滕青山也发现,这裂缝深处愈加的黑暗:“即使以我的视力,也最多勉强看五六米距离!如果是一般一流武者,怕只能看到自己的双手吧。”滕青山也感到一股硫磺的炽热气息扑面而来。

那精瘦汉子熟悉地在前面走,同时说道:“滕都统,这是地底深处了,特别的热。”前面渐渐有些红光,即使是微弱的光芒,滕青山也能一下子看清数十米远,只见前面有着模模糊糊的浅红『色』雾气。

乌岱睁开眼,一个翻身便爬到压边,朝下方峡谷看去。果然,有三个人在一起。

来到火焰山已经一个月零三天了,上万名武者齐聚在山脚下,令这火焰山山脚下满是帐篷,一束束火把,不计其数。此刻滕青山、关绿、冀鸿三人在帐篷里,商议着。

许多苦修高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选择一些大场合,公开一战,一举便扬名天下。

“蓬!”长枪枪头近距离砸在那重剑上。

这银发老者摇头笑道:“我那点实力,你们不清楚?跟人家《地榜》级别高手比?嫌命长么?”周围几名武者也笑了起来,大家也是开这个‘王陨’的玩笑,王陨,是徐阳郡范巫城的一位实力不错的武者。

“不过,同一招,我为什么威力就弱这么多呢?”滕青虎嘀咕道,这一夜,滕青虎练习枪法练了大半夜,滕青山之前展示枪法,给他的触动很大。

滕青山笑着点头。

滕青山一怔。

从头到尾,他们三人根本没看见对方出刀!

能在《地榜》中排前十,还是残废,这人天赋、毅力,绝对可以说是可怕。

到了那,已经是正午。

滕青山这两三天,也来过三次。

这男子看了看自己左臂,随即不在乎的继续喝酒、吃肉。断臂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过去,他曾经绝望过,疯狂过,可时间抚平了一切,苦修二十年,再度拥有强大实力,他比二十年前天子骄子的自己,更加沉稳,更加可怕。

原本闭眼养神的赤脚青年,眼睛睁开了。

“兄弟,那个杀神,能给你金子,你就算走大运了。不给你,你又能怎样?”其他护卫嬉笑道。

……

这里正是归元宗在桦城的一个驻点,滕青山他们便暂时呆在这。

对普通武者而言,得到黑火灵根,就直接一跃成为一流武者,也是宝贝。

“不急。”冀鸿笑道,“根据消息,那赤鳞幼兽还在成长期,最起码还有一月左右,才能成熟,达到过两丈高。黑火灵果,肯定是在赤鳞幼兽长大后才成熟。这是规律,所以我们最起码还有一月时间。”

这天地自然,很是神奇。

像那赤鳞兽出生时,全身为黑『色』,而后一天一变,极速成长,短短数月就达到骇人体积。当吃了‘黑火灵果’,全身就从黑『色』变为赤红『色』,成为一个真正的令先天高手也忌惮的可怕妖兽。

而黑火灵果,同样未成熟时为黑『色』,成熟后,才变为通红。

冀鸿连道:“那好,带我去你那。”这冀鸿显得心急。“现在?”滕青山有些错愕,可还是带冀鸿去自己的住处,将那柄名气不小的‘血月刀’给这位过百岁的老统领仔细观看。第四十九章 黑『色』怪物

“不可能空『穴』来风,能传成这样,或许,还真有一个黑『色』怪物。”滕青山说道,此刻,他脑海中回忆起老家‘大延山’中的那头蛟龙,这个世上,连蛟龙都有。那一个能瞬间吞掉人的黑『色』怪物,也不一定没有。

“没实力,还来找那黑『色』怪物,真是找死。昨天看到黑『色』怪物的,可是一个二流武者。连二流武者,都看不清怪物移动,单单那速度,就够可怕了。”段侯感叹道,“不过秦狼兄,看气度,就像个高手。”

“哦?”滕青山饶有兴趣笑道,“高手从外表看得出来?”

“幸不辱命。”其中一人说的铿锵有力,“咱们和其他商人聚集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商队,护卫近千人。一路上虽然有些波折,不过咱们的货物一点都没少,四箱子货物都带到了这。”

……

“呼!”那位闭目养神的铁衣门高手‘靳涛’却是脚下一点,宛如一道幻影,直接到了远处屋顶,随后飞到了更远处的屋顶,很快,便消失在视线范围内。

滕青山也跃上了屋顶,控制内劲抵消身体重量,身轻如燕,飞速行进在屋顶上,一口气直接冲到了金家庄的东北位置,而后盘膝坐在一家屋顶上,开始盘膝静坐,静等那个黑『色』怪兽到来。

那鬼精灵般的双眸扫着周围,耳朵偶尔还转动。

呼!

嘶喊声仿佛奔雷一般响彻在整个金家庄上空。

“吼~~~”妖兽急了,大吼一声,似乎想威胁滕青山。

“看秦狼兄这么晚才到,应该是去追杀那妖兽的吧,不知道秦狼兄有没有追到?”段侯询问道,这话一出,聚集在练武场上密密麻麻的大量金家庄族人们都期盼、紧张地看向滕青山。

那靳涛立即瞪向滕青山,可滕青山无视他。

“不可能!!!”孟田心中根本不愿意相信。

“蓬!”

在九州大地上,每天有许多妄图成名的人去挑战《地榜》高手,可《地榜》高手很少出手,即使出手,大多能赢。许多妄图成名的人在挑战中被杀。可还是有很多人去挑战,只为了名传天下!

“对方死了八十几人,还有十几个人见势不妙,逃掉了。”杜洪说道。

“哈哈,滕青山,看在你不足二十岁份上,如果你能挡住我这一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孟田起了爱才之念。

滕青山惊讶,他却不知道……孟田是何等的震惊。

“是你找死!”孟田咬牙切齿。

划破天际!

至于商人还练武,对他们而言,只是自保而已。

低温,滕青山可以承受到极低地步。

“大概持续了半个月,每天都丢一个人!这要说是旁边的火焰山上有狼下来吃人,可也得有尸骨,有血迹啊。最起码人死了,得惨叫一声吧。可没人看到,没人听到。人就凭空没了。大金庄的族人,当然害怕恐惧!最要命的是,半月前开始,每天凭空消失两个人!”

“你们这些人。”杜洪一身重甲,冷漠看向另外一些人,“朝旁边挤挤,让出一张桌子来!”

“哗!”

滕青山霍地站了起来,手持轮回枪,目光扫向旁边的三名店小二。

“下来!”滕青山一声暴喝,手中长枪猛地一砸旁边的墙壁。

后面,那位大当家正带领着大军,悠闲地跟随着。

可是……

“死去吧。”大当家手中长刀,直接劈向在半空中的滕青山。

顿时马贼们立即让开一条宽阔的道路。

这次,他们大当家,这个在徐阳郡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丢了大脸面!这大当家严令,今天发生的事情不得外传。

这是滕青山靠个人实力弄到的。在黑甲军,如果一支黑甲军队伍扫平一伙强盗,即使军官没出力,得到的金银,都是军官占大头。更何况这一战,黑甲军军士们一人都没有出力。

滕青山索要这笔银子,并非是为敲诈:“刚进入徐阳郡没多久,我们车队,就遇到这么一伙强大的马贼帮派!徐阳郡地大物博,要走出徐阳郡地界,最起码还要六七天功夫。如果今天不狠狠惩罚这伙人。一旦传出去,估计其他马贼团伙也会抱着侥幸的念头,即使抢劫不成,也不会受到惩罚!”

车队这一方心情轻松,谈笑风生。可是马贼这边就『乱』了,普通马贼们惊恐不已,就刚才那么一会儿,就被滕青山杀了两百多名马贼。还有大当家身旁最精英的四名马贼,连还手之力都没就死了。

好宝贝!

“算你凑够了,我饶你『性』命。”滕青山直接将地面的金票、银票、景玉佛都放进怀里,至于其他东西都拿在手上。

“都统大人!”

来到黑甲军接近半年,滕青山还不知道都统是住在哪里的。

青姑娘转头看向滕青山:“青山大哥,我带小雨她先出去逛逛啊。”

说话间,滕青山他们一群人已经到了黑甲军军营的北门口。

“嗯。”青雨也看向滕青虎,“表哥,路上多听我哥的!别惹事啊。”

滕青山心底暗赞,那位财神‘朱童’教育儿子也有手段,这朱崇石谈笑间都让人如同沐浴春风,心里舒坦。滕青山最讨厌遇到那种自认高人一等,将别人呼来喝去的纨绔子弟。

出了城门,行进在官道上,速度略微快了些。

在九州南方,被称为‘南荒’‘南蛮’‘蛮荒’,无边的南荒中毒蛇猛兽极多,那里可以说是人类的禁区!因为,那里有太多无穷无尽的危险,甚至于一些可怕的妖兽。不过传说中……许多武者追求武道,前往南荒进行苦修。在南荒中,也有不少武者死去遗留的秘籍、珍宝等。

一名赤『裸』着上半身的光头汉子走出堂屋,他的胸口有着两道狰狞的伤疤,此刻,他不满地看向这精瘦独眼男子:“小四,你说有肥羊?一般事情,让手下兄弟们做就是。”

虽然战马身披重甲,可依旧不可能全部保护住。

这些都能看出马的『毛』『色』来。

天『色』昏暗。

“那些马贼竟然惹咱们,还真不知道死是怎么写的。我才杀十一个马贼,身体刚活络起来,还没尽兴呢,他们就逃掉了。”

这车队一天才行进过百里,自然有不少时候是住在野外。当然……这官道上,路边偶尔也会出现一两个客栈的。不过荒郊野外的客栈,条件很差。

赐予一人秘籍,如果这人满天下『乱』传,那归元宗还有什么秘密可言?所以,秘籍只有本人能学,如果传于外人,那罪责可就大了。

“是,表弟师傅!”滕青虎嬉笑道。

而‘火树银花’‘烽火燎原’难度太高,滕青虎只能算是『摸』到边,至于最厉害的‘火尽薪传’,须知就是滕青山,上辈子就懂得黯然之境,也耗费许久,才创出这一招。滕青虎对这一招,是一窍不通。

战马飞奔,清晨出发,待到太阳刺眼时,滕青山他们已经出了华丰城区域,进入宜城境内。

“律律~~~”

“终于可以回家了。”滕青虎大喜。

“下马!”杜洪喝道,一片重甲铁片撞击声,五百军士尽皆下马。

“哈哈,各位终于到了!”宜城城主‘杨柯’迎接上去。

“哪来的骑兵?马贼?可就两个啊。”

几人都点头。

“青山,你当都统了,你那一队人马的百夫长,怎么选?统领大人可是让你来定的。”田单问道,“青山,要不让你表哥滕青虎当?”

田单话音一落,其他三人眉头一皱。

滕青山心中暗叹,那胡童本来是城卫队大队长。可因为这事,胡童连辩解机会都没有,直接被处死!

一查,有十五人,是苦工中公认的头目,他们会经常集中紫金,然后统一缴纳。

董延却是状若疯狂,冲过去。

滕青山不可能为了帮白崎泄愤,而暴『露』实力。

还真是偷鸡不成蚀把米!

“啧啧!白崎都统,田单兄,这一袋子紫金,最起码得有十斤啊,甚至于可能还超过十斤。”滕青山拎着那小布袋子赞叹说道,同等体积的紫金,要比黄金要重的多。这也是为什么传说中,秦岭天帝的‘天剑’就需要过百斤紫金的缘故。

“我有匕首。”旁边有一个兵卫喊道。

白崎那苍白的脸上阴沉的很,目光更是阴毒,再也不复过往的潇洒。

白崎扫过眼前四人,心中愈加愤怒,暗恨不已:“这群混蛋,见到我残废了,都看不起我了!”虽然恨,可白崎也不敢过分,因为他清楚……他一个残废的人,都统位置肯定坐不了。以后孤家寡人,如果得罪眼前四人狠了,对方完全可以以后折磨他。

忽然,白崎感到脑袋一阵眩晕,便又无力地倒在床上。毕竟他失血过多,刚刚苏醒,现在情绪波动太激烈,又这么发疯嘶吼,自然身体受不住,又处于昏『迷』『迷』糊状态了。

滕青山四人相视一眼。

在这个世道,每天都有很多很多的人在杀戮中死去,有的是为亲人,为族人,或许还值得别人感叹几声,钦佩一番。像白崎这样的,贪财而遭难的,不值得同情。

滕青山立即冲了出去,老远便看到远处人影憧憧,滕青山立即飞速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