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在线 > 第81章:旧瓶新酒

第81章:旧瓶新酒

申博在线 | 作者:歌小白| 更新时间:2019-09-02

“人族已经诞生,天地第一种族,看来还是秉承父神血脉而生,果然天生高贵。”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绝对不会相信,一向冰冷的王爷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

就算凤阑绝现在身边真的没有女人,但是当上皇上之后呢?

“你,你想要做什么?”那个女人的身子不受控制的抖着,还下意识的向后退着,一脸惊恐地说道,“不可以,你不能打掉我的孩子。”红花是这古代的人用来打胎的,这个女人显然也知道。

以前,她以为自己对蓝魅辰的爱已经深入骨髓,已经到了没有他不行的地步,但是这一刻,她却是真的不想嫁到他,似乎有着一种内心的排斥。

她怎么可能会不知道这的危险,这皇室中的阴谋,向来都是最可怕的,更何况这次还扯到了皇上,她知道,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就会丢了性命,但是,为了那些受苦的百姓,为了他,她必须这么做。

“她的肚子里的孩子是本王的,没有其它的可能。”凤阑绝坐在马背上的身子猛然的僵了一下,想不都没有想,突然脱口说道。

凤阑绝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看到她安然无恙时,便也暗暗的放了心,只是想到她怀孕的事情,想到,她可能受到的伤害,望着她的眸子中,便漫过满满的心痛与愧疚,若不是他没能保护好她,她就不会受到那样的伤害,这件事,怪他,都怪他。

凤阑绝微愣,望向他的眸子中,似乎隐过一丝疑惑,唇角再次微微的扯,略带冷笑地说道,“本王倒更想知道,你这次是为了何事来凤月国的?你蓝城的王爷,向来可都是忙的很呢,没事,不可能会跑到凤月国来吧?”

太上皇亲自上早朝。

上官云端微怔,却瞬间明白了他的心思,而心中也更多了几分感动,只为了他的那句,只是你的男人。

虽然封后的仪式还没有举行,但是现在凤阑绝已经是皇上,而他是凤阑绝唯一的女人,所以,那些下人都是直接的喊她皇后。当然,也这可能都是凤阑绝吩咐的。

“哈,你相信他,就因为他是你的夫君,你就相信他,那以前,夜无痕也是你的夫君,你应该也一样的相信他吧,最后,他还不是一样的休了你。”虽然上官云端与凤阑绝的对话很轻,但是那个女子显然很是听到了,突然开口说道。

只是,上官云端却有些不相信她的话,毕竟这个女人刚刚说的谎言才多了。

不是他对上官云端没信心,而是这样的条件,她若是轻易的答应了,那叫他情何以堪?

众人听到她的话,都纷纷的变了脸色,有着几分难以置信的惊愕,这蓝城的公主是疯了吗?

蓝岚的眸子微微的一闪,唇角多了几分冷意,她们就这般的当众帮着那个女人,想要让那个女人赢,而想让她输。

不过惊愕之余,脸上也漫过几分欣喜。

蓝岚有些得意的扫了上官云端一眼,除去她的一百万两,他们根本就没有筹到多少。

等在那儿的年轻男子看起来,看起来倒是忠厚老实,看到走过来的上官云端,显然有些紧张,有些局促,略带不安地小声说道,“南宫大小姐让我在这儿等,是等姑娘你吗?”

话气仍是十分的客气声音中还带着淡淡的轻笑,只是,谁都明白,她此刻对上官云端只怕是恨到极点了。

上官傲天的眸子微微的闪了一下,他倒是没有想到云儿会这么爽快的答应了,若是云儿真的配合绝王,会不会让皇上等人看出她的异样,知道她不傻了,到时候会不会又惹出其它的风波。

“你?”夜如梦气到快要吐血,一只手不断的收紧,微抬,正想要直直地挥向上官云端。这个傻子,竟然对她说教。

此刻整个大厅中,倒是极为的安静,众人都只是静静的吃着饭。

上官云端的眸子微微的眯起,今天的上官凌雨实在是太过奇怪了。

“老人家,你要想别人对你有礼,你起码应该懂的尊重别人。”凤忆希的眸子微微望向她,一字一字慢慢地说道。

看人,首先要看一个人的眼睛,上官云端相信有这样的一双眸子的人,不可能会坏到哪儿,除非是她太过狡猾,隐藏的太深。

虽然暗暗担心,但是却也不得不跟着上官云端进了府。

“没有消息,就证明一切顺利。”凤阑锐似乎微微的松了一口气,低声自语道。

但是,他却一直坚定跪在外面,他也知道,凤阑绝不可能因为同情他面放过留如絮。

这一点,这个男人不懂,或者,他永远都不会懂,这一刻,她突然不想再跟他解释了,只怕她越是解释,他越是以为她在故意的耍手段呢,遂冷声道,“对不起,我还有事,让王爷让开。”

他都为了她做到这种地步了,她到底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为那个女人,这般的费心思,一直以来,都是那些女人主动的靠近他的。

她这一个动作,不用说任何话,便堵住了所有人的嘴,特别是李贵妃的。

“将军,发生什么事吗?”凤阑绝走向前,略带疑惑的问道,只是一双眸子却是忍不住的望向那身着大红嫁衣的人儿,眸子中带着不曾掩饰的轻柔。

只是,上官凌雨却是暗暗惊滞,特别是在听到凤阑绝毫不犹豫的答应了后,心下更多也几分担心,既然凤阑绝这么爽快的答应,而且还要当着爹爹的面为她戴上,便说明,凤阑绝的心中是真的爱着上官云端的。

叶寒的唇角微微的扯了一下,说真的,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人这般的抢过呢,这个女人胆子不小,不过看在她现在心情不好的份上,就不跟她计较了。

皇上推脱不得,只能硬着头皮接下,然后望向那几个黑衣人,冷声问道,“说,你们为何要进宫盗国库?是不是受人指使?”

“父皇问你们话呢,你们还不快说,你们犯的可是株连九族的死罪,快点说出你们的幕后指使人,你们这些大胆的狗贼,定然要将你们一个个都全门抄斩。”二皇子看到那侍卫的动作,心中大惊,生怕他们将他供了出来,便也装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来。

“哼,上官云端你白日做梦呢,你就那丑样子,绝王看你一眼都会吐,怎么可能会选你,你还是不要出去丢人了。何况绝王早就表明,喜欢的人是我跟二姐。”上官凌霜却是一脸嘲讽的取笑着上官云端。

上官云端没有理会她们,不是怕了她们,也不是无言以为,只是不想跟她们浪费口水。

“好,就这么办。”众女子纷纷的附和。

自己的男人这么着急别的女人,她不妒忌,她不生气,她也不伤心,还为她的情敌担心,他是真的不懂她了。

因为,他的话语中似乎带着几分醋意。

不过,他也知道后悔是没用的,错过了一次,便永远的错过了,他说过,她若是真心要嫁给凤阑绝的,他便成全她,如今他已经亲眼看到,应该可以放手了。

府中的那些女人,都是主动的贴上来的,当初夜无痕为了掩饰她的身份,才勉强的让她们进了王府的,但是她们进了王府后,夜无痕却并没有去过她们的房间。

“好了,那就不望你了。”秦思柔唇微翘,略略带笑的说道,说话间,脚步微迈,向前走去。

凤阑锐的脸上仍就有着几分怀疑,若是凤阑绝离开这院子不被他的人发现,倒也极有可能,毕竟凤阑绝的武功极高,那对凤阑绝而言,的确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但是那些大臣们却多半都是不懂武功的,怎么可能会这般突然的消失呢?

“到底是谁逼迫太上皇,你心中应该最清楚。”凤阑绝再次微微一笑,那低沉的声音中更多了几分危险的冷意。

若不是因为先前上官云端中毒的事情,他在自己的王府中,发现了那个男孩,他只怕永远不会怀疑凤阑锐,更不会去调查凤阑锐。也就发现不了凤阑锐的阴谋。

一是,有可能是夜无痕自导自演的这出戏。

“小晚,我知道,我配不上你。”果然,片刻之后,他那低沉的声音再次的传来。

公堂之上说谎,罪名本就不轻,更何况因此便可以断定了李玉与此案有关。

大殿上的众人望向他那一脸灿烂的轻笑,纷纷的恍惚,这绝王笑起来,实在是太美了,简直就不像人,只怕是天仙下凡吧。

她的声音中,带着太多的高傲与自信,似乎这整个天下,就唯她独尊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