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申博在线 > 第13章:天付良缘

第13章:天付良缘

申博在线 | 作者:歌小白| 更新时间:2019-09-02

故而,大家在阅读时,不要往七神器那边想,原来的楔子也已经作废。

本来,双修功法对男女双方都会提升很多,特别是第一次。这个提升也不仅仅体现在功力上,还有魂力以及生命元力,对于修士而言好处很多。

可月上中天,群星璀璨之时,易峰才发觉,自己的这个选择简直是糟糕透顶。

易峰甚至没有时间去召回斩天剑,那五道虹光就已经迫在眉睫,无奈下,易峰只得挥动手中的中品仙剑笔直迎上去。

但就是这么一个军士们飞升了都不见得能打上一仗的军团,却是拥有着堪比魔道东方军团的实力,委实让易峰有些意外。

平定了下心中惊讶的表情,易峰走出了传送阵。自己的威名其实也这是魔道东方的星域中多有流传,这北方偏隅星系,未必就有人能够认出自己来。

大鸟本来是飞行类猛兽,而且风系属性,速度自然是奇快无比,可它似乎看出了金色大蜈蚣的状态,竟然没有利用速度来消磨金色大蜈蚣,而是悬浮半空,一动不动,一副与金色大蜈蚣硬拼的架势,显然是有恃无恐。

有易峰在,那些所谓的强者,绝对不敢打两个铁盒子的主意。

二人无比郁闷地在星河中飞行着,期望着能够达到一颗有神石存在的星球,不管那神石在哪里,易峰都会将之夺来。

如易峰这般修士,已经在许多系法则上取得圆满之境,根本不需去破解什么法则奥义,一眼看破本源,无拘无束,神游四方,这便是天级高手的表现,虽然易峰没有晋入天级,但也差不太多,已经初具天级高手的威能。

易峰暗自庆幸,若自己也急匆匆地来到这里,而忽略了第一、二重天宫,虽然自己依然可以比那些大主神要快,毕竟自己有着十系魂珠,但绝对不会比现在的自己快,只怕是每个台阶上都有停留百年以上。

不过,易峰却有了自己的算计,若是让这位貌美无比的空间主宰帮助自己,是不是她一样能够把自己再送回去呢?

易峰握住韩烟儿的粉拳,阴笑着道:“你不嫁,我先将你办了,看以后谁还要你。”

斩天剑的诅咒完全被破解!

虽然损失了天火玉净瓶,但这风火珠与上品火龙甲的收获也能弥补。

分神后期修士接住自己的上品灵剑后,竟是发现上面出现了几丝裂纹,心中更加笃定易峰手中的飞剑乃是极品灵器。

这个却是直接导致,阵法受到更为充足的能量支持,那黑洞的吸力也再次被加大,而易峰抵挡起来也相对困难了很多,对九系神灵之力的需求也加大。如此之下,九系神灵之力由于被调动太多,暴乱的倾向越来越明显。

易峰连连摆手称不是那样,但也没有多去解释。

那骷髅架十分光洁,只有两个眼窟窿中分别有着一团豆大的绿色幽火在跳动。

而就在此时,斩天却是适时提醒易峰:“小子,千万不要心神失守,这老家伙没安好心。我只能助你一直震荡灵魂,使你不至于陷入昏迷,至于身体的苦痛,你要自己扛住。”

“放心吧,这老家伙只要觉察不到你是修神,肯定不会把你怎么样了,毕竟你对他而言,可是不可多得的晚辈弟子,他怎么可能自断羽翼。”斩天很肯定地说道。

当然,神王级的魔化魂力波动,加上十系神灵之力的波动,如此之下,估计就算是神王来了也会惊颤。

神识笼罩之下,很容易便能找到体型不一的妖兽,或是追逐厮杀,或者俯卧林间。

由于是曲线前进,易峰不知不觉间又到了雪人族驻地的北方,气温极低。一路上虽然也碰到过雪人族的修士,但个个实力较低,不适合易峰去施为。

不过,小黑也有天赋神通,而且还是十分厉害的天赋神通,也是它能够统领一方的最大依仗之一。在感觉到自己快要支持不住时,小黑毅然发动了天赋神通,由于它吸收过不少妖帝级的龙魂,它的天赋神通也发生了不少变化。

而混沌光辉的笼罩之下,那锈迹斑斑的铁片们渐渐有了光彩。

很清晰,就是山川地图。

五十年后,那仙丹依旧未成,而易峰对肉身的淬炼却是难以再进一步。

紧跟着,在斩天的诱惑下,易峰又打起了那丹炉下星辰真火的注意。

——————————————

可惜的是,四劫散仙功力卓绝,比之那三劫散魔而言要高出许多倍,他虽然不能分身来攻击易峰,但却是可以保证自身不失,渡劫期的鬼头即便是成群攻击,对他也作用不大。而他手中的极品灵器级别的金色长剑,却是迸发出百丈剑芒,但凡被其刮中的鬼头无一不当即溃散成黑烟。

****

那堆积如山一般的灵石,明晃晃的闪动着灵光,让易峰一阵阵欣喜。

另外一边,双方都各自加入了一位天尊级高手,依然是打得难解难分。

三位妖族天尊也见到了那位仓惶而逃的胆小者,虽然很是愤怒,但更多的却是畏惧,能够让一位妖族天尊不战而逃,肯定是有着十分强大的威慑,那威慑力自然就是来自于易峰,因为易峰方才出动,十系融合领域已经展示出了强大的气势波动。

果然如裂天之前的猜测,这座天宫的主人,即便不是创世级高手,也是天级高手中的佼佼者。

他面对着一扇天门,而他身后则是有无数道流光飞射而来。

让易峰纳闷的是,那些原本被甩开了无数台阶的修士,竟然飞速靠近过来,似乎一点障碍都没有了。也不知道是为何,存在于台阶上的所有神通法则都已经溃散,台阶成为了真正的台阶,而那些修士自然可以快速接近。

而易峰想要率先进入天门,取得最大利益时,天门却将他排斥了,他竟无法进入其中,纵然是顶着那甲骨的霞光也是一样。一直静坐了几个月时间,易峰虽然没有将那些功法或神通完全领悟,也受益匪浅,至少是心神状态已经到了巅峰水平。在此期间,易峰还吸收了不少神石中的神力,用以使九系神灵之力更加浑厚。

当然,想要将那些神功或功法完全领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易峰却可以将黑风老魔传来讯息再次整理一番。

拿着令牌,四劫散魔连连告谢后方才出了议事厅。五万极品灵石,对于一位身份平凡的四劫散魔而言,确实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呃……这个还用试吗?”易峰有点头大地说道。

以易峰的眼光看来,这人的容貌比起自己而言要帅了太多,而且还透露出一股子桀骜不驯的气质,特别是那犀利如刀光剑影般的眼神,绝对没有秒杀许多花痴的芳心。

血焰魔帝的这个表现,也让易峰更加坚定了不得罪他的决心。

“怎么?”那青年修士也是颜色稍变,紧紧盯着易峰。

所以,易峰回来后才会招来骆氏兄弟,目的便是让他们知会情报组,尽最大能力监控南宫家族的驻地,同时在奥庆城门口准备拦截有可能到来的冷依依与南宫雪琪。

这还只是一点,另外还有四个巨猿分身,实力一样是突飞猛进,不仅所有的伤势大好,似乎比以前更加生猛。易峰细细一看才发现,四个巨猿分身之中的原本属于易峰的四个能量中枢——星辰金丹、魔化神婴、剑婴、空间金丹全部都有长足进步。只是,无论是四个能量中枢,还是四个巨猿分身,其中关于易峰的灵魂烙印都已经被化掉,它们已经不属于易峰了。

铁盒子上面有小字,记录着开启铁盒子的方法,除了那小字介绍的方法之外,那修士用了无数种办法,都没有将铁盒子打开。

小黑也没有客气,双臂全部本体化,成为两只龙爪,悍然拍出。

云空天尊等人修为都很高,自然可以听到暗彬之言,脸色顿时涨红了起来。不算忽然出现的小黑,神界大陆只出动了元畅,却是落得惨败。

这个亏,小爷今日认了,小娘皮的,日后万莫犯在小爷手中,不然的话,小爷一定将你**,丢到大街上,让那些臭乞丐……易峰犹豫了一会儿后,还是选择了试试看。

观那仙帝的享受表情,易峰知道,如果自己不拦阻,这家伙绝对可以将整个龙珠中的龙魂吸收干净,肯定不会给自己留下一丝一缕。

天典的全部内容,莫说是一般天尊,纵然是祖神只怕是也会为之疯狂。

如此这般,妖婴最终还是被连连击中,口中不断喷着鲜血,随着冰霜巨龙被魔焰完全蒙蔽意识,妖婴也在当空一晃,接着就坠落下去。易峰连忙飞上去,将冰霜巨龙的妖婴禁制起来,收进了储物戒指中。

这也是易峰第一次听到那雪人族公主的名字,虽然听着很像乳名。

那修士扫量一眼周围的星空,眉宇深深蹙起,而后有数道霞光从其身上激射出来。

稍稍思量一番后,刘一川便是乖巧万分地在虚空之中跪拜下去,对那修士连称师尊。

一轮炼化,却是用了易峰整整十天时间才得以完成。易峰又去了那个小岛看了看,小岛半空依旧飞旋着一个巨大的阴阳鱼,道道惊雷却是从天而落,打击在小岛中。

之所以要与妖兽战斗,易峰是想锻炼下自己的战斗技巧。现在有了星辉后期的剑诀攻击,还有着品级提升了几样强大法宝,他需要为自己量身打造出几套适合各种情况战斗的攻击、防御模式,尽量考虑全面,避免临阵慌乱。

于是,炎傲祭出了自己的法宝,乃是一柄阔刃战刀,通体被火光包裹,甫一出现便在炎傲手中居然颤抖,像是要挣脱出去。

隐隐之中,战刀里还有鲜血在流转,似乎曾经饮过无数高手的鲜血。

说着,不等易峰同意,那三眼碧水猿周身忽然泛起朵朵水花,转眼就将易峰几人包裹起来,随后水花缓缓消散,而易峰几人与三眼碧水猿也消失当场。

最先完全融会贯通自然是剑之领域,可这也是十年之后了,而神界大陆依然很远。

而小莲也安慰了易峰一把,她赞赏地道:“以你这剑域的威力,在神君之中绝对是无敌的存在,即便是一般的初期神王,只怕是也会对这剑域感到十分棘手。特别是你那剑婴本身就带着慑人心魂的剑意与杀机,而由你斩天剑来配合剑域发动剑诀,可不是一般人物可以抗衡的。而且,你那斩天剑的星空剑诀,实在是有点变态!”

麒麟兄弟肯定是同进退的,沙鼠妖虽然只有一个但实力不容小觑,易峰五人也是一条心的,不过除了易峰之外,其他四人实力都太弱。

而不多时后,八个大字轰然消散,化为漫天光点,几乎覆盖了大厅的每一个角落。

“你别那么着急,那魔女既然在你身上打下烙印,应该就是想你来取这灵物,她肯定会将魔龙拖住给你更多的时间。里面应该还有小魔龙,你自己小心点。”斩天适时说道。

“不像,因为那个阵法布置的不久,而且很快就能自动破开,其中的灵物也很快就出来。最为诡异的是,以那老头仙帝后期的仙识,应该能够找到那灵物的位置,可他却一直等待着。”斩天又解释了一句。

易峰望着那圆形的小岛,却是看到上面居然显出了如同八卦罗盘一般的图形,看上去极为诡异。进入小岛的修士,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出来,也不知道遇到了什么。

易峰此时在丹田之中,一片火光炫目,以前那金属性金丹的璀璨光芒完全被压制住。

有了这句提醒,易峰心中就安定不少,而那沙鼠妖也继续说话了,他对易峰道:“只要你配合,我保证是不会伤害她们俩的。”

自己的魂力与龙魂在识海内进行天人交战,而他还得关注着丹田内的变化,至少要保证原本就存在的四系元婴不受损害。此时的四系元婴也是小孩煞白,闷不吭声地躲在丹田的一角偏隅之处,瑟瑟发抖着宛如小孩撞见恶狗一般。

噗!!

一位大乘中期的连破穹,说实话易峰还真不多担心,就怕那个快要成为八劫散魔的连坤也在这里,人家父子都是能够越级挑战的强者,一旦联起手来,易峰岂会有好果子。再则,如此受到魔尊赏识的高手,岂会没有仙器级别的魔器?

易峰境界没有芸霜高,并不敢用灵识去窥测,只得继续关注比斗,想从中看出些什么。

整整用了一天时间,易峰将这座死山翻了个遍,在那特殊波动气息最为浓郁的地方停了下来。而在这一天里,那位跟随易峰的不死强者,时时劝易峰离去,显得十分惶恐。留在这里的时间越久,可能会消失的概率也越大。

失去耐心后的易峰,也不再以紫色星辰剑芒攻击了,而是催发混沌之力为剑芒,那巫妖在硬接了第一道而受到巨大冲击险些受伤后,就开始反击了。

而为了让这将要被炼制出来的噬魂魔杖具有更好的空间,斩天还让易峰投入了大量的空冥石。空冥石其实就是炼制储物戒指的主要材料,在仙界并不算什么罕见的材料,易峰也收购了很多质量不错的空冥石。

谁都知道,在炼器时器胎若是毁掉了,就等于炼器失败,这个后果可是易峰不能接受的。易峰正要出声回绝这个提议,斩天却是建议易峰试一试。

但易峰还是毅然踏入了那个闪着亮光的门户,进入到了一个笔直的通道之中,用了大概百息不到的时间,就进入了又一个大厅之中。

而神园居然可以限制天级高手的神念,这也让易峰多少有点意外。

当大军赶到地方时,那魔气蒸腾的星球上十分平静,宛如一滩死水。

当然,也不排除人家最后清扫了战场,将自己一方死去的修士尸体带走了。

忽然,九魅狐妖睁了眼眸,缓缓凝化成人形,却是一身白衣胜雪,青丝垂落直至翘-臀,若是细细看去,会发现那一瀑黑发之中还有九股被扎了起来,长长的衣裙不仅将之娇-躯包裹,还拖在雪面上。

高台上的应成子眼光比较高远,他可以看出易峰倒底受了多么重伤,得意地立起身子后,他哈哈大笑一声,迈开大步就走下了高台。

还好的是,在那位祖神想要抓起寰宇天晶时,反应稍慢但却及时赶到的几位祖神化身合力将之震退,而几位祖神化身则是在那百丈方圆里激斗起来。

这对易峰而言,是个好消息,他的肉身强横无匹,纵然不比某些祖神,但也比祖神的化身要强,斩天剑的品质那就更毋庸置疑了。

又过不多时后,让人惊讶的一幕出现了——

不过,听了应成子的裁判后,一直好强的芸霜却是不愿意了,她辩解道:“成爷爷,你这话就显得有点偏心了。你说我是凭借法宝硬撑着的,可易峰他的法宝难道就比我差吗?他的飞剑可是极品灵剑哦。而且,你也看到了,比赛之中,易峰使出的灵符也不少吧?我在法宝上根本没有占到任何便宜。虽然是我离场在先,但大家都可以看出来,易峰他是强行发动了自己根本无力掌控的剑诀,若不是我还有点本事,怕是直接就被他给抹杀了。他这种狠辣的行为,却是比斗大会一直明令禁止的。以此也应该判他为负!”

接着郑林又分别给韩烟儿与梦嫣仙子发去讯息,韩烟儿依然没有回复,而梦嫣仙子却传来话语。

梦嫣仙子此时也在星空之中,只是已经驾着飞行法宝,快要降落到一个未知星球上。

若是易峰取出的是正常的灵剑,势必会有灵力波动引起鬼妖的注意,而斩天剑却没有。

易峰忽然挺直身躯,眼中寒光熠熠,他步履沉稳地走向那公子哥,道:“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你这败类,活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不如……去……死!”

————————————————

而在此期间,正道高手中也有人对天火玉净瓶动了手段,那二劫散仙甚至也祭出了一件极品灵器,但他们的法宝中却是没有三劫散魔那黑色长鞭那样的特殊性,若是攻击还行,想要卷走极品灵器级别的天火玉净瓶却是显得有点无力,天火玉净瓶根本不为所动。

至于嘴巴里是不是有舌头,就不是易峰能够看清楚的了,那嘴巴几乎是在张开的瞬间就有一道雷霆喷射出来,蜿蜒着扑向易峰。

于是乎,易峰也不再去刻意躲闪了,任凭这些能让自己全身酸麻的电流刺激着。

随着第一位南武门高手的法宝轰向易峰二人,易峰二人与南武门的决战瞬时打响。

许多年来,易峰实力不断进步,加上有斩天相助,都无法破解这个镇魂神符上的封印禁制,云空天尊此时说不能破解,易峰也没有太意外。

“哦?”云邪方才并没有想到云空天尊忽然要对付易峰,故而方才并没有说,云空天尊自然有点疑惑。

见到漫天鬼头与那蓝冰火灵一起扑来,心中顿时萌生退意,可在魔尊眼中不战而退的魔修,都是不忠诚的,特别此次乃是为了魔尊女儿之事的进攻,即便是面对强敌才逃跑的,也要面对魔尊的雷霆怒火。

然而,就当战局被易峰一人全面控制之际,那蓝冰火灵却是感受到了天火的存在。可能是因为它也是火系属性,竟是如遇到兄弟一般扑了过来,速度太快了,易峰根本来不及将天火玉净瓶收起来。

让易峰很纳闷的是,以前也有许多仙界修士进入过神园,他们为什么都没有发现这些传送阵呢?对了,不是没有发现,或许是发现了却没有启动传送阵的玉牌,而那些玉牌必定是这次才亮相出来,恰好被这一批的修士发现。

若是沙鼠妖现在动手,没准还真能拿下易峰等人,可惜他向来谨慎,此时不敢动手。

可惜,那负极能量似乎也只能被黑暗系的能量抵御,直接就穿透了螳螂妖兽外放出来的能量,透入到了螳螂妖兽的身体之中。

当最靠近妖婴的鬼头将妖婴的能量完全吸收后,易峰惊讶地发现,居然有几十只鬼头的实力直接跃升到了自己根本无法分辨的地步。

鬼头都是没有灵智的,对于易峰的任何命令都是不折不扣地执行,即便是易峰让它们去攻击仙帝,它们也一样会悍不畏死地扑上去。

那株植物此时正躺在洞穴底部,两片大叶子也不再扇动了,那颗核桃般大小的透明珠子也显得毫无光泽,就像是一颗十分普通的透明圆珠。

易峰这才明白,血焰魔帝方才是让自己准备好逃走,自己方才没有弄明白,但现在则是再清楚不过了。没有去多想理由,趁着纳兰帝君还未回转,易峰、易可儿带着冷依依便冲了出去。本来冷依依还惦记着她师傅,可争斗如此久,她师傅也没有出现,她只能先顾着自己的性命了。

而同时,龙皇大人则是取出了不少补充魂力的丹药,其中还有品质不错的神丹,自然还不能少了补充生命元力的材料,乃是一颗拳头般大小的绿色果子,宛如没有成熟的苹果一般,只是一眼易峰便能看出,这也是神品。

为首之人见墨蛟正与一分神后期妖兽搏杀,那风卷残云、昏天暗地的场面,不禁一阵心悸。而只有金丹后期修为的易峰却就浮立在一边,默默看着,跟个裁判似的,表情很轻松。

咬了咬牙,易峰还是硬着头皮冲了过去!待材料齐备以后,老者非常熟练地将材料分开,而后手掌中忽然多出一团淡紫色的火焰。

熠熠生辉的银光中,包裹着的却是一头壮硕如山的银甲地龙,那个头比一般的地龙至少庞大了十倍有余,而且额头上的双角已经是淡金色,一身银色鳞甲中也隐有金光透出。

没有给易峰片刻思量时间,银甲地龙王挡住易峰后,张开便吐出一口龙息。

于是乎,她便将快要变成仙识的灵识沉入易峰体内,细细查看。

这一招,若是易峰在此,一定能够呼出名字来,因为易峰早在修真界时就领教过,这乃是剑宗剑域之万剑凌虚,属于剑宗上乘剑诀。

山洞的末端,确实有个祭台,而且建筑在一个十分宽阔的山腹大殿之中。进入城池后,乃是一条笔直而又宽阔的街道,易可儿虽然跑得很快,但她同样对路边的热闹很感兴趣,时不时会停下来观看一阵,易峰跟在后面很快就追了上去。

在酒桌边上,还有几位容貌秀美的女仙,她们不断向下抛出绣球,哪位仙人能够接住,就可以上台去品尝一杯酒水,几乎每一个上去的都是十分满意地下来,显然是那酒水很不一般。

抢了绣球后,易可儿却没有上台去,竟然行到易峰身边,将绣球递给了易峰。

“玄仙中期。”易峰随意应付了下,他上来只是抹不开面子,可没有真想尝尝酒水。

此时在吉雄与越玄心中,自己想要找的人,都是瓮中之鳖而已。

“哦?那你认识这位小友吗?”老者说着,竟是以功力在梦嫣仙子面前将易峰的影像拟化出来。

魔化神婴无奈之下,只得再次回来帮忙防御,只要他稍退出一时,敌人的攻击便会异常猛烈。

饶是如此,没有多时,易峰二人已经到了绝境,防御罩屡屡被突破,受到冲击最强的易峰口中不断喷着鲜血,胸前已经被血迹浸透了。

现在又有两位高手前来,强盗团的仙帝以下修士也全部聚拢在一起,形成合力之下,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实力。

易峰这是要一次性解决问题,同时还顺道弄点仙石。当易峰说出这个计划时,末原仙帝其实也犹豫了一会儿,因为此事的风险真的不小,但强盗团每次抢劫都没有十足的把握,冒险越大,自然收获越丰厚。

斩天压下心中的起伏,对易峰说道:“混沌剑灵乃是天地孕育出来的剑宝中才会有的剑灵,一般是不会离开本体,可是这位修士身上根本没有混沌剑宝,其混沌剑灵怎么会在他体内落户呢?”

当金色大蜈蚣经过易峰头顶的天空时,易峰见其速度太过,便先是以十系融合领域限制其速度,随后才发动时间静止法术与空间凝固法术将之定住。

轰隆隆的炸响不断在天空激荡,死光、寒光、金光交织,神魔的悲嚎再次响彻天际。

易峰直觉自己的领域正承受着巨大考验,而金色大蜈蚣周身的时间与空间波动也沸腾了起来,很难再被易峰封锁。

——————

——————————————————————————————

让蓝骄帝君稍稍宽心的是,阵旗之中的独立空间一直没有异动,而其中的情况,也只有他才能看个通透,革膺帝君就算是本事再高,也断然不能窥破其中一丝端倪,除非是天神下凡。

蓝骄帝君心中一片惊愕,也不顾那六位仙帝正在养伤了,当即唤醒他们,让他们继续执掌各自的阵旗,欲用阵法之威来压制敌人的做乱。

而蓝骄帝君更是知道,以革膺帝君的本事,随时都可能召唤来大量的帝级高手。而且,革膺帝君收拢了纳兰帝君的旧部,手下高手的实力骤增不少,已经远胜从前。

饶是主持阵法的几人都竭尽全力了,但在易峰那狂暴的攻击下,不到一盏茶的时间,空间节点被轰开,易峰的九系神灵之力也涌动出去,就连斩天剑也脱离了易峰,呼啸着飞窜出去,在阵法之中又开始聚集漫天星辰之力。

黑色波纹不是别的,就是斩天剑中的诅咒之威的体现,入体之后就直入易峰的丹田和识海,欲攻取易峰的能量中枢与灵魂。

而蓝骄帝君在短暂失神后,不禁大骂一声:“革膺老儿,你真是卑鄙之极!”

易峰刚刚实力大升,又执掌一块帝君的令牌,就算是因为暴露而抛弃牵乌星的驻地,但也应该十分高兴才对啊。

一个多月后,易峰等人在一个蛮荒星球上停了下来。这个星球没有名字,虽然体积庞大无比,但仙灵之力却不浓郁,几乎可以用稀薄来形容。

易峰倒是不在乎星球上仙灵之力的浓郁程度,毕竟以吸收天地仙灵之力来修炼,速度十分缓慢,并不是康庄仙门发展的路数。而且在这里发展,也不会引起有心人的注意,可以默默崛起。

易峰想也没想,便是回道:“这个要看你说的消息,是不是真的对我很重要,如果让我满意,不杀你也罢。”

凌王府中,凌灵仙子的阁楼一楼。

如此美人儿,又做如此之态,真是令人心中发软。易峰虽然不是什么怜香惜玉之辈,但竟然有种不想继续动手的冲动,当然,这不是易峰已经中了九魅狐妖的媚功,而是一位有血有肉的修士都会有的反应。

不多时后,让易峰更加惊讶的是,自己与斩天的魂力居然都被一种莫名的波动给牵扯着,虽然是可以发现九魅狐妖的本体,却不能将之锁定。

九魅狐妖知道如此下去必定会落败,在易峰表现出超强的魂力与速度后,她其实已经知道自己会落败,但如此败了她确实有点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