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

王黄豆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089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8章:天下归心

王黄豆豆 60893

方继藩连忙揭开了盒子,想看看这金腰带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倒是那宦官忙制止道:“不要揭,回家躲着慢慢……”

方景隆很惭愧,忙不迭的点头:“这个……这个……知道一些。”

方继藩明白了,自己方才太好的表现,简直就是在找死。

杨管事:“……”

他猛地想起,这个时代的经济特征本就是如此啊,土地的价值虽高,可富户们大多都是租给庄户耕种,收来的当然是粮食,而这粮食,也都是用谷仓堆积起来,虽也换钱,不过南和伯府毕竟这么大家业,开销也多,自然而然,也别指望账面上有多少现银了。

于是一个个提笔,兴冲冲的开始答题。

方继藩甚至觉得张懋像个老玻璃。

“只需要经营这么一个区区的小作坊?陛下,不知这作坊有多少人工?”

皇帝一身便服,刘健和李东阳二人也大抵如此,都是一袭儒杉。

他从前还认为继藩或许只是想和太子独吞了这笔巨大的利润,方才故意如此,可现在看来……继藩这是为了太子操碎了心啊。

方继藩轻车熟路的道:“陛下真是用心良苦,儿臣自是心领神会,请陛下放心,儿臣一定好生在此照看着殿下。”

“放心,很快就可以妥当了,儿臣敢打保票,在过几个时辰,便可恢复如初。”

或许……哪怕是想,他也只是简单的认为,或许是因为救治好了张皇后的缘故。

双方彼此寒暄。

而陈彤不一样,正在壮年,又精明能干,有他在,这作坊大小事务,可以令弘治皇帝高枕无忧。

这样的结果,固然是值得欣慰,他们本以为,洛阳城固若金汤,只要能够守住,等三国退兵,一切……也就结束了。

“吾皇万岁。”

洪健已是吓得冷汗淋漓,他犹豫了再三:“不错,是蜀王的罪过,臣等,不过是奉命行事,陛下仁德,还请……”

府中的人,早已收拾好了细软,可城被围住了,就算收拾了细软,又能逃到哪里去呢?

他眯着眼,沉吟了良久:“修一封书信吧,老夫亲自来写,到了子时,你让来福,借着去犒劳城头上将士的名义,将这书信,想尽办法射下城去,信得用帛布来写,包扎严实了,无论怎么说,等楚军杀入了城,只要楚人看过了书信,自然晓得,我们张家,心里还是向着他们的,不至对我们张家有什么侵害。”项正向后疾退几步,身后,便是帐篷厚厚的篷布,而他身后突然被猛种尖锐的硬物一顶,是一根长矛,在这篷布之后,显然……也有人。

其实这个时候,陈凯之的一言一行,对于他们而言,都富含了无数的讯息。

若说不紧张,这是骗人的,因为那中军大帐中,乃是他们大楚的皇帝,是延续了数百年社稷的真命天子啊。

官兵们不知道是谁放出的箭。

一个冲锋之后,骑兵们便纷纷下了马,他们一个个满带着杀意的开始寻觅着零散的人,将他们驱赶到一处。

合金钢所制的制式长刀笔直而轻薄。

他们看不清对面的人,却可以听到,那冲破云霄的喊杀。

只有在这个时候,他们才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子弟,果然回来了。

一般的散兵还有乡勇,是极少形成成规模的骑兵的,毕竟骑兵昂贵,没有足够的军马,根本无法做到,就算有战马,要养活也不容易,更不必说,极容易暴露自己。

上万的军马,集结在了一起,不过显然,依旧还是仓促无备。

于是,当天夜里,大都督吴楚亲自带着人到了位于这洛口的大营里,折腾了一夜,足足抓了七十多人,其中多数都是一些低级武官,还有一个乃是游击将军,到了次日黎明,七十多人的头颅,便直接的悬了起来。

项正微微一笑:“朕已命人前去了洛水仓!那儿,就在洛阳的上游……”

这大军一路而来,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陈人对楚军的仇视。

可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无论是夜行营还是胡人,这不免使踌躇满志的项正,总觉得心里有一些些不踏实。可如此一来,三国围攻洛阳的名义也就有了。

楚军附近,则是蜀军的营地,蜀军大多数,还在汉水一带,可如此大的一块肥肉,怎么肯放弃呢,因此,他们选择了依附楚人,双方做了约定,一旦拿下洛阳,则陈地俱归楚国,至于蜀国,则只得襄阳、金陵。

钱盛乃是西凉皇子,却被陈凯之封为了凉王,倘若,陈凯之依旧保持西凉的话,就不会只封西凉皇室代表的钱盛为王了。

随后,远在武威的西凉文武官员们,则以西凉皇帝的名义,派人向天水方向的刘涛乞降,西凉三州二十五府一百四十五县,彻底的收复。

他出乎意料的,反而不是各国的反应,因为在他看来,这本就是一场心理上的博弈,各国的君臣,各有自己的盘算,胡人放出了消息之后,一旦他们认为此事有极大可能,怎么可能抵得住巨大的诱惑呢。

楚国起兵,袭击了江陵,在侵吞了江陵之后,他们马不停蹄,一路北上,跨越了襄水,兵锋直指关中,跃跃欲试着,甚至妄图攻略关东之地。

陈无极突觉得自己眼眶里已被泪水打湿了。

而那个发现了陈无极的人,似乎已松了口气,他留给了陈无极一个背影,又朝着乱尸的深处走去,去寻觅着他所要寻觅的东西。一声前进,随之而来的,便是附近的官兵一齐高吼:"前进!"

进入新军之前,他们的念头无非是从了军,可以吃饱饭,无非就是从此之后,可以让家人过上好的日子,无非是为了自己的前程。

赫连大汗已带着禁卫们杀入了阵地,看着这一幕场景,他的心底,竟是冒出了森然的寒意,他哪里会想到,自己将数十万人带到了这里,将他们带入了这地狱之中。

这些……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站着的人,似乎和地上躺着的人不会有任何分别,他们最终的归宿,似乎也只是步地上人的后尘。

乌压压的人流出现了。

当他们四顾左右,这时才蓦然察觉到,自己身边的人,竟是不多了。

无数地子弹乱飞,而胡人骑兵的后队所射来的箭雨磅礴而下,一个又一个人的倒下,可倒下的人,很快,便有人迅速的接替了他的位置。

短兵交接,在这狭隘的壕沟里,其实根本没有多少转圜的空间,没有什么施展的余地,所以,只有疯了似得刺杀、劈砍,接着,有人中刀,不甘的怒吼,身上的伤口血冒如注,接着,倒在血泊。

无奈何更多的胡人已自这个缺口涌进来,杀之不绝。

到了次日,天穹依旧还是晦暗,若是登高遥望,便可看到那密密麻麻的汉军营依旧灯火通明,而在外围,里一层、外一层,便是胡人的营地,连绵不绝,一直到天边的尽头。

其实……在不知不觉之中。

而各部首领们,显然还怒气未消,甚至有人瞪着何秀,自鼻孔中发出了冷哼,目中尽是轻蔑。

许杰道:“这练兵之法,本就是陛下制定的,难道陛下自己不清楚吗?勇士营创立之后,此后有了参谋部,参谋部里,将陛下的操练之法进入了透彻的研究,这才知道,陛下的方法是何等的奇妙。”

陈凯之不由失笑,想不到参谋部竟如此无聊,竟将这操练的方法,都研究出了理论基础出来了。

正因为如此,当胡陈真正开战时,他才激动的身子瑟瑟发抖,他很清楚,自己有用武之地的时候到了,这么多年来,他多渴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够为赫连大汗立下大功,得到胡人真正的认可啊。

他忙是拜倒,眼眶竟忍不住的微红,感动的道:“大汗能信任贱奴,贱奴实是感激万分,大汗雄才伟略,贱奴也定当为大汗效犬马之劳。”

自然,他没有什么兴趣去和人争议,许多的大臣,总是对于数字有兴趣,自己何必要争辩什么?

晨曦之下,金帐的穹顶闪闪生辉,在不远处,却有人飞快的进入了金帐,道:“大汗,屠浮王与何先生到了。”

“陛下为何不戳破他们的阴谋诡计,使他们无所遁形,至少,也可警告各国,不敢过份和胡人接触。”

“这无妨,打一打,也就熟练了,谁也不是天生下来,就会打仗的。”

陈凯之一笑,目中却是一沉,此时此刻,是该出发了。

新军中的编制,一营为三大队,大队又有三中队,此后,再是小队,之后,则是最基础的百户、行伍长之类的编制。

因而不少人都极刻苦,席着地,教官们在上头讲授,他们呢,则拿着木棒在手心里一笔一划的跟着学。

“陛下,赫连殿下的意思是,西凉皇帝乃是大汗之子,陛下西征,便如进犯大胡,大胡将视陛下为大胡的敌人,现在大胡已调集了数十万铁骑,只要有一个陈兵出了三清关,那么胡人铁骑以及西凉数十万马步兵,将会如洪水一般,杀入关中,还望陛下对此事,予以慎重。大胡和陛下,其实并没有仇怨,陛下不可因为自己对西凉的野心,而蒙蔽了自己的眼睛,做出错误的选择。”

陈凯之道:“朕也瞧出来了,蜀国天子继续进剿,只会人心向背,所以……”陈凯之笑了笑:“这个时候,该请衍圣公出场了,让他下一道学旨,号召天下各国讨胡吧,眼下,必须得让讨胡成为大义,朕已敢为天下先,就是要让某些人下不来台。除此之外,朕要昭告天下,敕王建为伏波将军,命他自汉中出兵,袭西凉南部,作为策应。”

尤其是在有人高声念着:“陛下讨胡,以报千年之仇,血债需血偿也,关内诸国臣民,无分陈燕,更无楚越之人,同出一源,今胡人日益强盛,西凉向其称臣,此大汉奇耻大辱,于是陛下奉天讨胡,异日出关,不尽诛胡寇,誓不还师,此千年之仇,不报不足以告慰祖宗之灵,今敬告军民人等,若有力者,需戮力而为,来日自有恩赏!”

而根本的问题就在于钱庄。

陈凯之颔首点头,陈义兴已算是主战派了,可即便是主战派,却依旧如此小心翼翼,显然,这六十万的铁骑,加上数十万的西凉官兵,足以让此时大陈文武百官胆寒。

大战迫在眉睫,不是想躲就能躲的。

陈一寿脸色凝重,他心知,陛下的心意已无法更改,于是他上前,道:“陛下,是否派遣使者,立即和各国接触,请他们驰援,一并出击。”

可另一方面,天下百姓,无不将胡人恨之入骨,现在西凉人居然事贼,在令人唾弃的同时,也激起了无数同仇敌忾之心。

钱穆随即叹了口气,一双眼眸看向陈凯之,嘴角勾勒出淡淡笑意,略带嘲讽的意味。

有人出班,道:“陛下,西凉国无耻之尤,不过……臣窃以为,胡人日盛,且兵锋强大,不可匹敌,倘若胡人来攻,我大陈还可以靠着关隘据守,可一旦陈军出关,西凉便占据了地利,不只如此,胡人一下借机南下,我大陈的军马,也可能遭受极大的打击,臣以为,现在不宜妄动刀兵,不如对西凉国,暂不理会,他们既已称胡人为父,那么,自此之后,大陈不与他们有任何往来,只是……这西征之事,怕也要暂时放下。”

只是,勾结胡人不算什么,可是自称儿皇帝,彻底的做胡人的走狗,却依旧让人觉得过了头而已。

钱穆闻言,不禁勾唇一笑。

陈凯之闻言,却是淡淡一笑,旋即便冷冷拒绝道:“朕看,不必了。”

“那么,就实在太令人遗憾了,陛下可能对敝国国师,有所误会。而国师,其实一直仰慕陛下,愿与陛下,一同维持陈凉秦晋之好,此番我来,带来了百匹骏马,这也是国师大人亲口交代过的,说陛下赫赫武功,定是喜骏马之人,西凉历来产马,愿陛下喜欢便好。”

可陈凯之的态度却依旧没有丝毫的转变,依旧冷冷道:“朕看,这些也不必了,朕爱征战的武士,却并不爱马。”

他居然用了敢字,就好似是在说,你不敢的样子。

陈凯之大步流星至文楼,稍等片刻,便见方师叔进来,行了礼:“老臣见过陛下。”

只好……装糊涂了。陈凯之几乎可以想象,各国君主在此时此刻,想要ri狗的心情,不免愉快起来。

不只如此,伍军都督府以及诸多军政衙署开始裁撤,除了兵部负责供应新军之外,一个新辖制新军各营的衙署也开始新建起来,正式在兵部不远挂牌,名曰参谋部。

而在这几个月的时间里,一场大婚,也吸引了天下人的瞩目。

陈凯之下意识的点点头,某种程度,母后说的似乎有理,却依旧还是再次追问道:“可儿臣还是不明白,这和选秀有什么关系?”张昌等人,已被人押了出去,此时,恐怕对他们而言,自尽已是再好不过的事,能够一死了之,某种程度而言,此时能速死,对他们而言,已是天大的恩赐了。

宦官显得诧异,他以为陛下是不肯让这些叛将下葬的,大多时候,都是将其尸首悬挂起来示众,可宦官不敢违拗,忙是颔首点头,匆匆去了。

而一旦成了,大陈将会是什么光景?到了那时,是否当真是四海宾服,进入极盛,对他们这些功臣而言,还怕没有好处?

许多人,终于看到了陈凯之冷酷的一面,这种以将人摧残为乐的冷酷,令人想到了炮烙,想到了烹煮,可所有人都大气不敢出,只是恐惧的看着那大鼎。

而所有人都不为所动,几个锦衣卫力士依旧熟稔的开始烧柴。

“饶命,饶命,请陛下饶命。”许多人开始滔滔大哭,有人身如筛糠,有人拼命的以头抢地。

“臣等遵旨!”似乎生怕陈凯之改变主意,张昌等人再无犹豫,忙是磕头连连,此时……他们只恨自己死的不够快了。杨正此刻的心情,正如他所言的一般,他觉得天命不在自己,所以即便自己无论如何的努力,最终,输给了命运。

而如今,一切成空,所有的努力,俱都付之东流,这等心情,可想而知。

先是叛军入宫,接着又是勤王的军马,而如今,却是浩浩荡荡的百姓,一个个高呼着要勤王,个个胆大包天的样子。

杨正身子想要挣扎,却是挣脱不开,最后只是冷笑,厉声大骂:“狗一样的东西,成王败寇而已,而今,输了便输了,求饶什么,你们以为,你们将一切的罪责泼在我的身上,便可逃过一死吗?哈……哈哈……”他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

张昌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苦涩。

身后,几个军将听罢,眼珠子已开始漂移起来,他们并不愚蠢,自然知道,眼下到了什么时候,任何的垂死挣扎,都已经没有了意义,他们这些人,无一例外,俱将万劫不复。

见状,刘傲天不禁仰天大笑:“哈哈……陛下就在咫尺,孩子们……”

西市这里已是人潮汹涌,许多都是焦虑的面孔,不只是商贾,还有不少的外城百姓,亦是参与其中,朝廷对于京中的税赋,其实是有所减轻的,自陛下登基以来,当朝廷意识到济北一地的税赋几乎可以和无数的苛捐杂税平齐,自然而然,各种名目的苛捐杂税便渐渐减轻了许多,这倒不是朝廷仁慈,而是因为,与其费时费力,动用无数人力物力去将多如牛毛的税赋摊派在小民身上,那么何不妨,直接壮大商贾,向济北的商贾收税。

过不多时,这刘傲天便已是全身披挂,带着自己的家人和护卫,节度使们各自领头,带着人于刘傲天汇聚一起,浩浩荡荡的队伍出了国宾府,便朝着那宫中而去。

现在听闻到了叛乱,军中也乱了。

今天看了下华为发布会,更晚了,以后改正错误。这意大利炮被小心的保存,俱都是用箱子封存,里头充塞了麦秆,这木箱外头,还有小心轻放的字眼,刚刚取出,能清晰的看到,意大利炮油光发亮,显然,是受了极好的养护。

对面的叛军,已是铺天盖地而来。

在这沉寂之中。

那都督听罢,也是一头雾水:“或许……有其他原因吧,又或者……他们的弹药不足?”

不对劲。

可至少,有一点已经可以确定了。

等传令督促着前进的号角吹起,前排的盾手立即树起了大盾,队伍散开,后排则如长蛇一般,纷纷尾随最先的大盾,身子蜷缩其后,另一只手,将小盾举头,以防手弹自天落下。

……………………

所以官方名虽叫意大利炮,而将士们私底下,却叫心想事成炮,于是,众人不得不感慨陛下果然是读书人出身,取个名,都暗藏了这么多机锋。出了殿,陈凯之将身后的百官们抛之脑后,而在自己的面前的,则是纷纷从诸门开始后撤的勇士营官兵。

“空无一人……”

陈凯之一下子,就完成了天子向大将军的转变。

而今,生死未定,胜负未分,今日虽被拆穿,可是大势却不会变,关乎于这一点,他倒是信心十足。

早有不少武官,不知不觉的,朝张昌的身侧拥簇而去,显然……这些人俱都是张昌的心腹。

陈一寿更是显得紧张,而靖王陈义兴倒还显得镇定。

可并不代表,每一个人的心理素质都有如此强大,至少……在陈凯之看来,吴孟如这个刑部尚书,将一切罪责指向了靖王的人,远远比杨正孱弱的多。

“事到如今,你还想抵赖吗?只怕这个时候,那些口口声声,自称护驾的叛军,已经出动了吧,你们……蛇鼠一窝,想要谋害朕,难道到了现在,却又不敢认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