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安娜下载

王黄豆豆-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60893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21章:万丈乾坤

王黄豆豆 60893

裴淼心被他这一语双关的话弄得满脸通红,两只小手在身后的床单上四处抓寻也没能找到稳住自己身形的支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用力将自己顶上顶下,也不知道刚才他话里说的,是她哪一张嘴。

裴淼心拧不过这两人,只好重新回到病房里喝了碗汤,又定了定心神。

曲耀阳说的话极是动听,裴淼心远远站在台下,看着他衣着精致严谨,说着这么一番动听话的时候,场下多少女人尖叫,多少女人为之倾倒。

“可是我穿这样……而且我马上就要出院了……我想换洗一下收拾完东西就搬出去……”裴淼心也不知道是不是早上那顿没有吃饱,还是昨天饿了一天,大病初愈的人总归饿死鬼投胎的模样。

曲耀阳的手指僵住,回头神色复杂地看着裴淼心的脸,“我明天早上还要回公司,睡沙发会很不舒服。”

“正是。”

曲耀阳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原地看着她。

曲耀阳侧身去看,曲母的旁边果不其然还坐着聂皖瑜,后者看到他也是甜甜一笑道:“耀阳,我跟伯母今天上街买了好多东西,还有几件衣服是给你的,回去你试试,一定喜欢。”

曲耀阳的虎腰越摆越快,那好似熟悉的因为撞击拍打而产生的“啪啪”声在卧室里变得越来越清晰。

他同夏芷柔一起这么多年,始终没有让她怀孕生子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不想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孩子步上自己的后尘。她一笑,曲臣羽就皱了眉,他以前只觉得这小姑娘又单纯又黏人,却从不曾想,她的心,竟也细腻成了这般。

夏芷柔敛了敛如水的双眸,轻轻抽泣了两声,突然捂唇哭了起来。

不耐烦地抬头,正好一眼撞进那小姑娘清澈的眼眸里。

发烧的难受和刚才剧烈的疼,都在瞬间剥夺了她所有的力气。

车子一路呼啸而过,到了梁家那栋气势恢宏,堪称王府工程的“沁心园”大门口时,电子遥控的厚重雕花镂空大铁门缓慢地向两边敞开,完全显露出从正门口一直长长延伸到主园正厅门前的六条绿化带。

夏芷柔一听就唬了脸冷哼一声,一边摆弄着自己手上的戒指,一边暗了眼神,“再红再有名又怎么样,说到底不过也是个打工的罢了。今天我高兴,就买一点她设计的东西,改天我要是不高兴了……她求我买我也不会给她好脸色好。”

裴淼心没有说话,安静了几秒以后才道:“所以当年,他其实一早就知道你做过修补手术?”

她简直怒不可遏,最后的自尊仿佛再次被这男人丢在地下狠狠践踏。

似乎是为了曲家二公子无缘无故失踪了的事情。也是数日前发生的事情,michellepei千里远赴伦敦,结果回到伦敦才发现曲二公子曾经住过的地方早就人去楼空,甚至就连他最亲近的秘书amanda也没有任何音讯。

她怪他是不是在背后做了什么小动作,他则气她差点用一杯酒将他给害死了。

“我再跟你说一遍裴淼心,这事跟我没有关系!再说臣羽是我的弟弟,是我的亲弟弟!就算我跟他在某些事情上存在一定的分歧,我们也……深爱着同一个女人,但我绝对不会去伤害他的,我还没有你想的这么龌龊!”“芽芽是不是做噩梦了?”曲臣羽挑唇,他一向极疼爱这小公主,也知道她的脾气,在国外长大独立惯了的孩子,一直都是自己睡,若不是真被噩梦弄得害怕,也不会半夜突然过了来。

“其实,我看得出他是喜欢你。”背靠在栏杆前抽烟的严雨西望着裴淼心的方向淡漠出声。

“你干嘛?”

她放下书侧头,“苏晓,我知道你是为我,可我跟耀阳还没有离婚,就算要重新开始,可不可以别这么着急?”

“……通常你求人都是这个态度?”他一边擦头发一边拧眉对着她轻笑。

她不知道这些新闻为何如此恶毒,甚至就连当年她如何从夜店里出来,勾搭上市长公子,以及之后如何破坏市长公子的婚姻,当年了多年小三才挤进家门的事情都报道得极为详尽。

“我尝一下你,只尝一下你就好……”皱着眉低喃,对于他的纠结,她听着都要笑出声来。

似乎也没谁真的想听裴淼心说话,任她凭的挣扎,曲市长跟曲母就是不让她有机会说话。

裴淼心,若说从前自己对她这个儿媳妇还多少抱有些幻想,觉得她可以成为一个理想的儿媳妇,那这么多年以后,之前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浮云。

他以为,在她决定要他用心来交换这段感情的时候,她就已经不会再这样对他——好像他是个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她永远是朵开在彼岸的花,可望而不可及。

曲婉婉转身离去,主园的阴影里,突然又走出另一个人的身影。

“爸,我人不太舒服,我先回去……”

这一摔,夏芷柔的手腕用力触在地上,霎时一阵剧痛袭来。

他扬手示意餐厅经理选定了瓶酒,“刚才在你写字楼的楼下,好像遇见一位熟悉的老朋友了,只是一时半会儿,没有想起那人是谁。”

“大部分的事宜已经准备差不多了,到时候张太太可有空过来参加吗?”

答案当然是不会。

那怒目来视的男人猛然间贴近,牙齿狠狠咬在她的下嘴唇上,直到她吃痛开始抬手打他,他才贴着她的唇瓣道:“你说这话我可不爱听了,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那么不值得信任的人?”

打电话过来的人是苏晓,说已帮她找到一份还算简单的工作。

她喉头有些哽咽,“不吃了,我刚才好饱,已经吃不下去。”

清了清喉咙后他才道:“因为他们对你不好吗?还是他们欺负芽芽?”

小家伙摇了摇头,扁着唇。

所以这次没再给他机会冤枉自己,裴淼心抢先开口道:“我都已经辞职了,怎么曲先生现在才想要为你老婆伸张正义?”

“嗯。”又是长时间的沉默,曲耀阳居然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洛佳的心头跟着一紧,又去望了眼窗外,但愿吧!

“自己搞定?怎么搞定?据我所知,a市稍微好一点的幼儿园半年前就已经没有名额了,我若不是拖了一些关系,又多交了一些赞助费,现在根本就没有幼儿园愿意收插班生。”

曲母望着女儿本已满是怒气,但看到厉冥皓亦回了身望过来,只得继续勾了唇笑:“我这女儿就是调皮,肯定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把这小区的门卡给丢了,这样可不安全,我们得去找回来。”

“你就给我待在里面,好好的想想,妈妈怎么会害你的!你现在就是脑子不清醒了,跟你爸一样的白眼狼!我是怎么对你的,怎么对这个家的,可是你们一个个都是怎么回报我的?你现在就给我待在里面好好想一想!”

“妈!妈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我同您说过了,嘉轩他不是那样的人,他不是为了我们家的钱和地位才跟我在一起的,我爱他!你放我出去好不好……”

“婉婉,你没事吧?”尤嘉轩的声音是同样的焦急。

两个人一齐过去,到了那房门口,却无论如何都打不开房门。

先前帮腔的女同事徐姐赶忙递了茶到裴淼心面前,“这个……裴总监你别怪她,洛佳她也是感情路不顺,听说这段正在闹离婚!她跟她老公啊!交往七八年了,这不,好不容易结了婚,才发现这些年她老公一直都在骗她,他外面有人!却到秋天,那小三大着肚子闹上门来她才发现,原来她老公骗了她这么多年,那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二胎,老大都快上小学了!这到弄不清,洛佳跟那小三,到底谁是小三了!”

“哦。”曲耀阳恍然大悟地转过头去,大脑里一片空白,似也没什么心思与她闲聊下去。

曲婉婉走后,曲耀阳才拿着车钥匙寻到停车场,准备开车回去。

她的模样似曾相识,只是一眼,却似乎让他的心脏紧了紧。

“我要!”夏芷柔一声急吼,赶忙又轻下声来,“我要来,何太太你可别忘了,咱们现在都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更何况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谁先翻船了都不好,你说是吧?”

她其实想问的是,他还是不是像当初一样那么爱着自己、义无反顾地相信自己。

小家伙被裴淼心逗得咯咯咯直笑,两母女在医院走廊上打趣的时候,曲母的电话急匆匆过来,劈头盖脸就问:“你把我孙女弄哪去了?”

“麻麻?”

楼梯口遇到刚从花园散步回来的爷爷,直问:“好些了吗?”

她焦急一声轻唤,说:“算了,你别去。你妈她毕竟是芽芽的奶奶,她想带芽芽出门本来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我们做得太过反而会惹得她的不开心,到时候妈妈还要怪我们的不懂事,你别去。”

一行人接了裴母便赶忙往家里赶,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裴母才是一怔,“怎么……会是这里?”

凌晨时分按照早就定好的吉时,苏晓不知道从哪去邀的一名好命婆,一边帮裴淼心梳头,一边振振有词。

找到写字楼大门前的花园长椅上坐下,左脚已经肿得发胀,私底下该用的药都用了,可这旧患总也不见起色。脚疼,连着心也是疼的。

他向来就不大喜欢方便面的味道,又因着刚才的谈话多少有些胸堵得厉害。随意几口便重又回沙发上躺着补觉。

陆离一顿,仰起头来有些怔然地望着曲耀阳,“你刚才说什么?她还是个处/女?你跟她都结婚这么多年了,她怎么能还是个处……这事伯母知道吗?曲耀阳你够可以的啊!娶了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进门,居然能守住这么多年都不去碰她……”

腰间突然落了一双大手,温暖而有力地,将她整个人向后圈在怀里。

裴淼心一怔,“什么?”

“姐夫……”

“可能是这次在渔村待了些日子,也让我想了许多,太过唾手而得的东西反而没有凭借自己的努力去获得的东西来得珍贵,我想,子恒也应该一样。”

拓已君放下手中的购物袋,伸出右手,“你好。”

他忍不住勾着唇去掐她鼻头,等到她彻底喘不过气来时,才突然松手,重重吻上她的双唇,“整个人都是你的了,说吧,你想要我身上的哪儿?”

好几次眼角余光里,这昏暗的灯光下,歪着身子坐在床边的男人和似乎有些没有关紧的房门都让她的心颤了颤。

她记得,厉家在北京也有很多很多的关系,更说不定,以着厉冥皓那花花公子的脾气,他也曾经同这骄横的大小姐之间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写字楼上的曲耀阳和裴淼心也一齐往下走,她回头看他的时候说:“小张送婉婉回去了,你开车来了吗?”

“我想加入董事会,就是想他在董事会里的势力能再多一个人。虽然我未必就能帮上什么大忙,但至少在涉及‘玉奇’方面的决议时,我能让他尽量减少腹背受敌的几率。”

“‘心工作室’的事情先缓缓,我暂时还不打算将它与‘玉奇’合并,毕竟‘玉奇’的高定部已经存在多年,‘玉奇’又刚刚被‘宏科’接管,这个时候再有什么大的动作都会使民心不安。”

裴淼心倒抽了一口凉气,“妈,咱们之前不是说好的么,等芽芽的幼儿园开学了就送两个孩子回来给我吗?”

“婉婉,我们是人都会犯错,就像我,曾经如果不是我的执着和执拗,也不会弄到今天,害得这么多人都那么难过。”

可她说出来的话又好像句句在理,不管他跟裴淼心之间,曾经是谁先负了谁,谁又伤了谁,他就算心里再多着急愤怒也要忍着,他是再不能把这小女人给弄丢了。

怕这几年神经脆弱到浑身都痛,怕那从心底开始向四肢百骸蔓延的寒。

曲耀阳的话让裴淼心一怔,曲婉婉也在这时候回转头来,“淼心姐,我哥……是真的很疼爱孩子,刚才他说的话你也听到了,在法院的判决书下来以前,他是不会对你们怎样的。只是这孩子……作为一个父亲,是到这么多年后才知道自己在这世上还有一个女儿。我哥的心情虽然我未必能够完全明白,可是他的意思我懂,就一个晚上,让他跟芽芽相处,让他了解一下芽芽,好吗?”

“嗯?”曲婉婉低头,索性在她跟前蹲了下来,“怎么了,芽芽?”

再不敢在这鬼地方待,能跑多远跑多远,他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惹了曲耀阳的不快,这会子他把火药拿到自己跟前烧,还是走为上策。

那护士到是不痛不痒的说完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们两个长得一点都不像,说是妹妹还真又点不像……”

她轻轻一颤,自己都要吓了自己。他今天气色不对,整个人周身的气场都不对,这样恶狠狠看着她的模样,就像是积怨了一天,到现在仍无处发泄。

他没有给她多少思考的时间,撑在门上的那只大手还保持着原来的姿势,抵得她没办法逃脱和动弹,另外一只却是狠抓了她箍在自己腰上的小手,用力加深了这个吻。“你……你对臣羽……”

裴淼心抬头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什么也没有多说,拉开车门就坐进了副驾驶座。

芽芽小朋友此刻正坐在后座的安全座椅里,手中一只ipad,一边打着游戏,一边抬眸看着前座里的两人。

小家伙却摇了摇头,“我要跟巴巴一起,麻麻先去吧!”

他们只有三个人,这么铺张浪费可不行。

裴淼心这下才算是放开心怀的哈哈大笑,再去看旁边的小芽芽时,就见小姑娘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没想到她的老爸还是这么不受教,居然才这样就扛不住了。

之后的某一天,有人曾在一份本城的报纸上看到,“宏科集团”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曲耀阳,为博爱妻一笑,竟然甘愿扮熊,在本城名流富商出入最为频繁的高档中餐厅内,疯狂示爱。

曲臣羽捏了捏她的手,示意她不必激动,扶着妻子往沙发方向去的时候,正好对上曲市长道:“爸,我有话想要同您说。”

聂皖瑜推辞不过,只得在曲母爱怜的目光下解开围腰,乖乖巧巧地走到沙发边上,唤一声:“二哥,二嫂。”

他拉着她挨桌的敬酒,他手中的自然是一等一的白酒,而她因着身孕的关系,只让吴曦媛拿着白水在旁边跟着,等到实在扛不住的时候才由一向就挺能喝的吴曦媛把真酒倒上,帮忙喝着。

曲婉婉看得心灰意冷,只觉这一家子就连表面上的和谐都已不复存在。

可是两个月后,他再去看面前的这张纸,已经签上了他想要的名字,却为什么,看得他眼睛都有丝疼?

“你觉得……我能有什么样的居心?”她抬起眼睛看他。

她焦急侧头要去解释些什么,两片柔嫩的双唇碰上他的,整个人都是一惊。

“哦!”小家伙点了点头,那副懵懂的小样子,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听懂。

有人作势要去扒乔榛朗的裤子,乔榛朗一惊握拳回击,“**,你耍流氓也不挑地儿,这么多长长辈辈的在前面坐着,要亮剑你亮,你给我站到台上去亮去!”

曲臣羽笑着推了伴郎团的几个兄弟一下,“行了,脱吧!我不介意的。”

“怎么会害怕?这一区的治安本来就好,我住在这里挺安全的,你不要担心。到是刚才在宴会厅里,你是不是还在误会我跟易琛?我跟他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而且我已经有芽芽跟思羽了,我现在只想为你们,大家好好一起生活,不好吗?”

医院走廊上“咚咚咚”的脚步声,是急寻而来的曲子恒,一进门就问:“妈怎么样了?”

裴淼心心痛到了极致,脚疼反而有些麻木的感觉。

他知道她想要什么,这样的隔靴搔痒远比真的碰上她更让她难耐几分。她被他逼得就快要发疯,想要退开想要抗拒,可又偏生只能任由自己最原始的本能,跟随着他手指的东西不断蠕动起伏。

夏芷柔站在专柜前发呆的时候,夏母已经大包小包的拎了过来,“这些全部都是今年最新款的冬装和包包,现在不是至尊vip都拿不到这些东西,还好我早交代过这里的店长,冬装一来立马就给我打电话,你看,这就是效率,我保准你是整个a市第一个拿到这些新款的有钱太太。”

老人闭了闭眼睛,又睁开,好整以暇地望着她的眼睛。

“可算赶得及了,这汤可是桂姐我煲了很久的老母鸡汤,又加了几根极品的虫草和党参桂圆枸杞,正是提气的好东西,你无论如何都得给我喝一碗再走,知道吗?”

“去幼儿园!”小家伙拍着小手,一副特别欢喜快乐的样子。

裴淼心没好意思再去拒绝,只得跟在他的身后出来,副驾驶座上系好安全带,才侧身将芽芽抱了过来。

“我爱过她,或许在一段不算短的年岁里面,我是真的爱过她,想要同她结婚。可是当你彻底离开我的生命以后,我却开始彷徨和迟疑——只因我已不大确定,她到底还是不是我想要的女人。”“对了,你不说我还忘了!叫你过来当然是有事,不想办什么会员也不要紧,姐姐我在这里罩着你,我就不信里面的人他敢拦你!”

该吼的该骂的,甚至连拳打脚踢裴淼心都用上了,可男与女之间的那点力量悬殊还是让她拿面前这该死的男人一点办法都没有。

四年来,他依然背负着曲家长子的身份,一面用心经营着公司,一面又要照顾家中的老小跟弟妹,哪怕一个人被工作和生活的烦躁压得喘不过气来时,他总会时不时地想起她,以及她身上浅淡的薄荷香气。

可是她突然不告而别。

他已经忘记当初的这段感情,到底是他们谁先变了质,变了心。

曲母恰在这时候打岔:“听说忠宁近来的生意做得极大,上回海关的廖家平还在同我们家老曲说,这忠宁的进出口贸易是越做越大了,现在a市市面上好多流通的好货都是从他那里进来的,若不提早预订,很多东西都还拿不到,实在紧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