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阳光在线手机版 > 第83章:月夕花朝

第83章:月夕花朝

阳光在线手机版 | 作者:顾玖媤| 更新时间:2019-09-02

虽然我很是开心于今后不需要再天天放血了,但是我看着手上的伤口,虽然说宫弦他不知道给我抹了什么药,伤口很快就已经结疤了,但是想想那几天,我还是心有余悸。

我相信张兰兰一定能够看得懂我想说的事情背后的事情。毕竟那么多单差评张兰兰都是跟着我一起死里逃生的。

忽然我发现我们前方的路两旁开满了美丽的鲜花。开始我对这花特别的喜欢。因为它开着特别的艳丽。可是我再仔细的观察的时候,我却大吃一惊。因为我发现此处盛开的鲜花,竟然是只有在地狱里面才会出现的曼珠沙华。

说完,他拿起了雨伞就要冲出去。张兰兰见状,也连忙过来拉住了杨先生。我起初只是想找一个不要回到车站的理由,却在把话说开了以后,我竟然忽然间就觉得这条蛇是有灵性的。让我对这条蛇起了怜悯之心,不愿意伤害到它。

我抬头看过去,原来是另外一个帮忙正在固定住蛇身子的男人。

张兰走到了我的身边,对我说道:“放心吧,梦梦,我会永远陪着你,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我都是你的朋友。”

继母一边走去开门,一边仍然不死心的对我说:“梦梦啊,再多想想。”

“陆雅,你来何事。”我纳闷的看着她。

可是我不能睁开眼睛……

于是我努力的对丹凤说:“手机,手机。”

我又重新的在我的身上摸了起来。尽可能的想要找出可以送给游离魂的东西。

这个女鬼全然收起了之前嚣张的气焰,满脸煞白,被强行从体内抽出来的灵魂耶变得更加的接近透明。她的脸上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神情。

由于刚才惊吓过度,虽然此时,张兰兰时就在我的身边,我还是觉得身体发虚,两脚发软,站立不稳。

“小功小心。”车上所有的人除了小功之外都惊呼大喊起来。

而且刚刚第一只鬼距离我还有一段距离,如果能直接触碰到我的头发,那么就只能说明这只鬼距离的我太近了。

张兰兰从宫弦的手中接过她的行李箱,大笑道:“梦梦,你也知道他本来就是鬼。这么大惊小怪的做什么?我可不敢把它给抓走,我怕某些人晚上夜不能寐还怪我哟。”

因为离得不是特别远,所以我们走着走着也就能走过去,于是我们也没有坐车。

“阿明,真的是你吗?你从哪里来?你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继母一听,就立马知道宫建章一定是被上了身。连忙谄媚的好言相劝,还一边对着吴兵说:“吴兵啊,这件事情就这样吧。你也先回去吧。”周围叽叽咂砸的人们,看到事情演变成现在这样,顿时间都鸦雀无声。

在这个寂静的山林里,别说是出现了一个人,就是出现一只小动物,都是特别唐突的。

面前的女鬼在我们一个不注意的时候,它那个原本红雾状态的身体突然间就化成了锋利的爪子,然后就像抓娃娃机里面的钩子一样,狠狠的将那些还在痴呆于它美貌的人给抓到了她的身边。

“我们昨天晚上遇到了……”

对对对,可以打他电话。我真是急晕了头,怎么忘了还有电话可以联系了。

当她的身体离我已经近在咫尺时,我忍不住伸出手去想要触摸她的身体,却被宫弦突然拦住了。

想到此,我失声痛哭起来。

黑雾听说了我的话,他的身体猛烈的一颤,本来只是笔直的跪着的姿势,就伏在地上,连声说:“夫人饶命,夫人饶命,小的只是奉命行事,真的没有想要害夫人的意思。”

但是张兰兰同时又跟我说:像这样的情况,要是直接拒绝她,未必那么容易能把她给收掉。而且如果要是这样的话,那么在她被收掉的时候,脸上的面皮也会干涸。那么就算是再有能力,也救不了这个面容原先的主人了。

比如说来磨盘山之前,我从电视画面里面看到的那个求救的男人是怎么回事。那个被镶嵌在大妈屋里面大门上的那个灵体又是怎么回事?难道仅仅只是巧合吗?

说完我才知道不妥。这样太容易引起他们的怀疑。尤其他们是警官学校的,本就比旁人多了一些判断力。

他停了下来,转身对我露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

说着他就发动了洗车,却不知为何,随着汽车马达的声响起时,那头牛就摇头晃脑的看向汽车的方向。

更糟糕的是,我们出来时,张兰兰并没有把她的包裹带过来。

估计宫弦被我这种诡异的视线给看的不好意思了,轻轻的把粥给推到了我的面前。

我挑了挑眉,无话可说。要不要改天跟宫弦说我要搬回家住算了。哦对了,我没有家了。

张兰兰将我扶到床上坐了下来。她则走到飞天蛮的跟前,左右的打量起飞天蛮来。

楼梯间并没有像这个过道一样设计的特别广阔,反而还略略有些拥挤。我敲了敲旁边的墙,竟然是实心的。

再加上今天看到的那个空棺材,金龙肯定不是第一次打开这个棺材,而这个棺材里面是没有东西的,金龙也不可能会不知道,所以这么一想,金龙还带我们去女主人的棺材这一点,就让我觉得疑点重重。

想起自己经历的一切,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脚下的深渊,我不自觉的冷笑。

如果生活变成了这样,如果再也无法逃脱宫弦的掌控,那么自己为什么还要活着?宫一谦之所以能找得到陆家窃取机密证据,也要从我一次不小心看到了陆雅的短信说起。那天还在酒吧里,从陆雅的手机中看到了那个短信,是一个未知的号码发过来的,总得就是让陆雅继续接近宫一谦。

如果不切掉,就一直不会好。但是要切掉,就必然是鲜血淋漓。

我趴在桌上,再也无心上班了,满脑子都是刚刚看到的那一款白玉手镯。因为这款白玉手镯它的色泽太纯正了,而且还在白玉里隐隐约约的透出点点的梅花,白里透红犹如美人如玉的美女。

张兰兰疑惑的看着我,“怎么了,梦梦,你改变主意了?不去了?”

正当我感觉到奇怪的时候,突然间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喊了一下我的名字:“林梦,过来。”

因此当我看到三轮车的司机眼神不对时。

经过了昨天近十一个小时的折腾。我决定将我所能想到的问题都问清楚。

我都佩服起我的适应能力了。竟然这么强。昨天还满身疲惫,满身狼狈呢!今天就已经可以谈笑风生地开启了下一个旅程。

“你是?”

张兰兰没好气的看了我一眼,我也只能对着她吐吐舌头。只见张兰兰坐直了起来,给我挪了一个位置,然后说:“怎么样,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我看向宫一谦,问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我被宫弦突然凑近的面孔给吓得瑟瑟发抖,瞳孔不受控制的收缩,整个人都往后退了一大步。

我担心会给张兰兰添乱,想帮忙却又怕弄巧成拙,因此我坐到了床上去,安静的看着张兰兰制药。

在我觉得我已经控制不住我的身体时,我连忙朝着张兰兰大声的喊道:“兰兰,我控制不住我的身体,它想要去打开窗户。”

拿着书,我指了指外面。示意张兰兰跟我出去。

“你们没有觉得此事很邪门吗?这么短的距离,别说我们已经走了近十分钟了,就是五分钟不用都可以走到了距离却走不过去。”大明已经停了下来,疑惑的看着前方。

张兰兰掐指算了半天,就得到了这么一个结论,我无语望苍天,只好自己随意四处打量里此处的情况。

“这是……”大明用手指了指周围,他也感觉到了温度的不对劲。

“啊,吓死人了,小妹妹,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好象从地底下冒出来似的,怪吓人的。”大明着实吓得不清。我跟张兰兰对于这种事情早已见怪不怪,很快即适应了下来。

当我办妥了这一切,小钰也哭够了,她走到我的面前,坐在我的旁边,然后拉起了我的手对我说:“林梦,我真的该好好的感谢你,如果要是没有你,也没有张兰兰,说不定我就要给这个鬼害死了。”

空姐有点奇怪的看了一下他,不过很快就热情的对他说:“当然可以了。虽然现在离飞机到达目的地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了,不过我们不会拒绝乘客任何合理的要求的,您确定你现在要升舱吗?”

说着他又指了指我说,“这位姑娘,麻烦你再如刚才那姿势再躺好。”

我的脸上已经现出的惊吓到的样子,手也跟颤抖起来,整个人看上去应该是已经被吓到的样子。

这一切的事情都做好以后,我直接就走出了地下室。地下室里面不仅阴暗潮湿,而且一点儿信号都没有。带着手机去地下室,都不过只能当作是一个照明的工具。

曾大庆已经在我的前面走了很远了,整个楼梯里面都空空荡荡。要不是在我的头顶上还回荡着一些脚步声,我几乎都要以为曾大庆抛下我走掉了。

我赶紧快步的跑上去,密闭的空道里空气闷得狠。一剧烈运动就让人感觉喘不过气来。我只好放慢脚步,但是我一直听到的脚步声也放慢了下来。

难不成我一直听到的声音,其实是我自己的脚步声?这里一切都充满了诡异。刚刚脚步声明明还在上面,现在脚步声却在我的周围徘徊,就好像我的身边就站着一个人一样。

说完她对我笑笑,然后就朝着我走出来的方向,也就是那条巷子往里走。

我的前任,正是因为没有在期限内把差评改成好评。活生生的就死在我的眼前,那个场景至今还历历在目。我怎么可能为逃过此劫。我并不相信上苍会对我单独有所眷恋。

也正因为如此,当他坚决否认时,我也信以为真了。

“殿下明察啊,小的今日没有掳了人回来。”

我的异常立即被宫弦发现。他回头看了我一眼,脸色巨变。道了一声:“不好。”在我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时,他立即伸手在半空中划了一个圆圈,然后再一手拉一个,拉上了我跟兰兰,再伸出脚来对着蓝先生的身上踢了一脚,就把蓝先生踢进了他划上的圆圈里,同时也将我跟兰兰放了进去。

我认真的看了大陈,他的决定关乎于,当我提出要他删除差评的时候,他的态度。张兰兰倒是没有我那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抓住那个女鬼,而是慢慢悠悠的品尝着酒杯里的红酒,脸上荡漾着淡淡的笑意:“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先等等吧。”

张兰兰一边说话,一边迅速的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那个酒杯的面前。神色复杂的将杯子里面的红酒全部倒掉,然后仔细的观察这个杯子。就像能从里面找到什么稀世珍宝一样。

“那你还要不要我们把你的夫人给治疗好,前提是你的夫人会恢复之前的容貌还有那纯良的秉性。”张兰兰漫不经心的向华先生询问道。

原来是这样,张兰兰这次真的特别认真,我本想劝她不要那么执着,但是想到这也关系到我的性命。我也毕竟不是什么大好人。

不知道是大妈人就本善,还是我的钱起了作用。只起码比大妈很是热情的说:“没问题呀,就是我们这乡村里也没有什么好东西,如果二位大妹子不嫌弃的话,那就回屋去稍等一会儿,大妈马上就帮你们准备一些吃的。”

在房间里闭关休息的这两天,每每当我走出房间的时候,总会听见有下人说陆雅的话,家里的下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重新换过一批了,也就是说之前见过陆雅的那些人都已经不见了。

这时我才感觉到陆雅的表情好像有点不对,怎么好像是一副生气的样子,再仔细一看,发现又是一张笑脸,我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可是谁能明白我那疲惫的心啊,我这哪是旅游啊,简直就是在跟时间赛跑。

此时我真是连死的心都有了。今天才刚刚处理完一件差评,竟然连让我缓缓的时间都不给我,新的差评又来了。

门外的女子明明就赤裸裸的站在丹凤的旁边,为什么丹凤却说没有人?

说完,她就伸过手来试探触摸我的身体,可是只见她的手带着一股冷气,然后硬生生的穿过了我的身体。

事到如今,想必是瞒不下去了,我颤抖着语调说道:“丹凤,有,有鬼。”

张兰兰冷笑一声说:“谁知道呢,听天由命吧。做这样的事情就早晚有一天会料到这样的后果。”

这个兰兰也够直接的。我心中暗笑,不过心中也很好奇。想听听的士师傅怎么说。

我对蓝先生笑笑,让他随意好了,我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人,有那么多的美食不吃实在是因为我肚子太饱的原因。我一边把手镯放进了我怀中的贴身口袋中,一边在发现手镯的周围四处观看,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眼见太阳渐渐的西沉,我的心也跟着焦急起来,我的时间所剩不多了,也不知道大明跟小功能不能把大陈跟张兰兰找回来。否则我的性命堪忧啊。

回到老家后,几个亲戚见了我就问东问西的。“你最近在外面做什么工作啊?”

吴兵见状就抬起手准备扇我一巴掌,手指在空中停留了一下后,他又收回去了。他急躁的说:“不行,我不能娶你这种不干净的女人,这婚不结了!坚决不结!”

吴兵掰着一边手指头一边气呼呼的说:“不止5千礼金,还有我给你买的手机和吃的,你都得还钱给我。”

回到家里,我一个头两个大。

我赶紧起床,准备赶去湖北。凭我可是一己之力行吗?于是我边抓紧时间洗漱,边联系客服小米,小米说给我介绍一个住在湘西的道士,能够降妖除魔。

虽然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但是整个房间里却还是有太多的地方是我目光的死角。外面奇怪的声音一直持续了好久才停下来。

可是我的短信还没有编辑好,那边就又飞快的回复了一句:“客服小姐呀,我能不能知道你们的店里都在卖着什么东西啊?你看我买的这个花瓶,虽然说是仿照乾隆时期的花瓶没有错,可是,你说这个赝品啊。它就算是仿的再美轮美奂,它毕竟也是一个赝品呀!怎么就能这么娇贵呢?”

朱咏飞浑身上下都发出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就像是骨头也会生锈一样。我的手臂上面灼热的痛的有些不寻常,难受的要命。我连忙低头一看,这才发现我的手臂里竟然不停的冒出黑血,甚至还有一些小小白白的东西,跟虫卵长的一模一样……

我望了望了窗外的烈日,明明是入冬的季节,却好像一年中最热的时候。

可是我一心求死,有人也不会让我如意。

不过宫弦对我的吐槽明显没有什么了解的兴趣,我也没有跟他分享的欲望,所以我只是懒懒的看了他一眼,撇嘴不说话。

“没听到我说话吗?”

我跟品香梅两人一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觉得这个世界真是太小了。小到这样都能再会。

“是的,我的常识都是这样跟了一个又一个的男人以后而得来的,这还都是托了这一盒胭脂的福呢,要知道我在没有使用这盒胭脂时我是一名家庭主妇,我的文化连小学都没有毕业呢。”

我又再仔细的看了看相片,还真没有觉得有哪一个是我该认识的人。

再说了,怎么折腾也比我现在的装扮要好一些。

宫一谦若有所思的看着我,不知不觉走到了他的车前。宫一谦把我的行李放进了后备箱,很绅士的帮我把门给打开了。我礼貌的对他说:“谢谢。”

像是要把什么情绪给发泄出来一样。

就像宫一谦说的一样,里面一定是有什么东西。不然不会一直动,就是我单单看着眼前的这个一直动来动去的行李箱。

再一次确定了他们两个人没有朝着我的方向看过来,我一把拉开窗帘,为了配合我演戏,我还大声的喊道:“曾大庆你来看,你家这里的风景可好了。小溪毕竟还是个小孩儿,你就别想那么多啦。等她回来了。我再找她好好聊聊。”

程凤还没有走,她身上的皮倒是变得有些参差不齐。刚刚我发愣的那么点时间里就已经让曾大庆对我有所怀疑,所以到了现在,我也只是装作不在意的瞄了程凤几眼,然后就移开了视线。

所以在黑雾愿意说实话之后,我第一个问题就问起了这件事情。